? 第308章 密谋大事-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308章 密谋大事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4:45Ctrl+D 收藏本站

????


????    望着望着,百里婧忽然反应过来,因她的眼睛和那个女人太过相像。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    不仅如此,她还有那个女人的鼻尖、嘴唇,血缘亲情是无法斩断的东西,当相似的容颜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想逃避却避不了。

????    那个女人不说话,只是望着她,身下的血越聚越多,一直蔓延到她的脚边,百里婧不能躲不能上前,眼睁睁与她四目相对,看她因开膛破肚血竭而亡。

????    “不……别死……不要……”百里婧惊叫着醒来,睁开眼,一切梦境消失无踪,她的眼前只有恍惚的黑,忽觉小腹刺痛,梦中的那个女人究竟是别人还是她自己?

????    “婧儿……”

????    她正惊魂未定之际,有人伸手将她拽回了人间,百里婧本能地抓住了身侧那人的手臂,顺理成章地埋进了他怀里,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淹没,盖住了鼻端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    枕边人已习惯她的依偎,手臂收紧搂住她,低头吻在她的额上,声音将醒未醒,沙哑含糊:“做噩梦了?别怕,我在。”

????    他的确时时都在,无论她先前多厌恶多排斥与他共枕,他却从不肯放她一人睡去,让她一醒来便摸到他,从虚幻回到现世,从大兴到了这陌生的西秦。

????    唯一不同的是,从前他是她的陪伴,口不能言却让她安心,令她暂忘了所有不如意,留待醒来后再去计较,他是她伤痛过后的药,能治心病。

????    如今他是西秦大帝,能说能做无所不能,他强大无畏,也越发可憎,他每开口说一句,她便会想起痴傻愚蠢的自己,牢记着即便是药也不能再吃,只因那药本也是毒。

????    她的手抚上枕边人的脸,在黑暗中摩挲着,君执唇角微微勾起,眼没睁开,将所有软肋暴露,对她的抚触全然不设防。

????    百里婧开口道:“今日惹了太后发怒,陛下为何不去关心关心?自回宫后便一直陪着我……”

????    君执呼出一口气自睡梦中睁开眼,见她盯着他瞧,很是好学的样子,他微微一笑凑上去,吻了吻她的鼻尖,嘟囔道:“小心肝儿,才三更天,朕睡得正香……你做噩梦梦见太后了?不怕,朕在呢。”

????    百里婧怔怔一笑:“是啊,梦见太后不喜欢我,不许陛下娶我。”

????    君执脸埋在她发间,听罢笑起来,呼出的气息逗得她的颈侧麻酥酥的痒,他又闭了眼,半梦半醒道:“朕是一国之君,封后娶妻都由朕说了算,太后又能如何?”

????    因她有孕,君执不敢贴得太紧,怕压着她,只是将脸贴过去,半靠在她的肩头,一只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哄道:“睡吧婧儿,你不睡儿子也该睡了,乖……”

????    百里婧“嗯”了一声,却迟迟没能闭上眼,若一国之君强势而伟岸,不容任何人插手他的婚事,又怎会任由太后骂他骂得如此难听却一丝也不恼?

????    西秦大帝的暴烈之名是建在弑父夺位大逆不道之上的,他合该冷血无情到底,没想到竟对生母宽容如斯。

????    百里婧睡不着,忘不了梦中那个女人的眉眼,一切的来由便是白日太后那番惊恐不已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活在许多人记忆和传言中的晏染,她忽然很想知道她的故事、她的死。[?超多好看小说]

????    死定不是好死,因北郡药王和白岳的欲言又止情绪不稳,因白太后见了她的脸惊恐万分……百里婧的手漫无目的地抚上了枕边人的发,枕边人哼哼着将头靠近她,下巴上新生的胡茬微微扎她的脖子。

????    这亲昵的举动和酥酥麻麻的触感夺回了百里婧的心神,凝神注视着他的侧脸,轮廓分明美不胜收。她恍恍惚惚地想,腹中的孩子是不是也会有和他一样的美貌?是像她多一些,还是更像他?

????    ……

????    白太后自见过百里婧便一病不起,成了宫中太医的一大心头事,明日后便是封后大典,没了太后娘娘出席,这封后大典多少有些不妥当。

????    清心殿那头没什么动静,帝后二人都忙着,礼官、钦天监、薄相众人都在,听着帝后的吩咐,仔细叮嘱需要注意的事宜,众人也向帝后二人介绍要走哪些路、行哪些礼,授予凤印、祭天祭祖等等,务必确保封后大典不出差错万无一失。

????    相比之下,白太后的慈宁宫却是乱成了一团糟,白国舅白川、承亲王君越等人经由白太后之口得知了未来皇后的身份,一个个不肯相信。

????    白国舅是当年恩怨的参与者,多少比他们这些小辈清楚来龙去脉,却瞪大眼睛惊异道:“太后娘娘,莫不是看错了?当年晏染死的时候我们瞧得清清楚楚,她腹中的孩子的的确确是死了,血肉模糊的一个女婴,她怎么可能还有一个女儿?莫不是有人在捣鬼?皇帝的心思可重着呢!”

????    白太后脸色苍白,一提起晏染的名字,她的身子便禁不住一抖,一看便是经历了天大的恐惧,没有人会忘记那种恐惧的感觉。

????    她喃喃道:“不会错,如果不是晏染的女儿,为什么大哥和三哥都回来了?你说还有谁能让他们同时违背十几年前的誓约?回了长安城却连国公府的门都不入,一心只扑在清心殿,定是和那个丫头有关!而且、而且那个丫头她……她和晏染长得太像,太像了,二哥你若是亲眼所见,你定会和我一样……难怪三哥上次那般嚣张,一提晏染他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    “他们回来报复我了,他们回来了,晏染的死,定会怪到我的头上……”白太后从来胆识过人,不怕什么意外灾祸牛鬼蛇神,加上执掌后宫几十载,她的手上不可能没有人命,却独独对晏染之死无法释怀,始终心虚且惶然,“皇帝一早就算计好了,他一早就知道,现在找着机会了,联合晏氏来报复我!”

????    她忽然拔高了声响,抬起头来,喝道:“君越,你所谓的计划呢?你不是说好到了四月你有办法吗!”

????    君越听得一头雾水,这会儿见矛头指向他,只得答道:“母后,快了,您瞧着吧,那皇后不是有孕了吗,还能逃到哪儿去?儿臣这便回去同白烨、白湛商议一番,明日的封后大典定不会让它顺顺利利……”

????    仿佛一夕之间所有帮手都归了君执那边,连同白家的旧人也都回来了,让人明白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    白太后精神不济命他们早早退下,君越与白川一同回了国公府,已经这时候了,也不需再过避嫌。

????    白国舅素来对白太后言听计从,自己的主意却是不多,两人下了轿,同往府里走去,见君越心事重重,白国舅便问道:“怎么,想到了什么主意?”

????    君越叹气:“连母后也失了方寸,真令人头疼。时日一久,似乎越发对我们不利了。”

????    白国舅叹息了一声,他已经折了一个儿子,白家还有什么指望?他想起什么,抬头对君越道:“清心殿那位皇后也是姓白,这件事千万别让你表妹知道了,她的性子你清楚,指不定要怎么撒泼,唉。”

????    说完,白国舅便回了书房,君越熟门熟路地摸向后花园——白烨从小身子不好,素来喜静,不在那花团锦簇的东厢正屋大院住着,只在小花园里侍奉他那些花花草草,鲜少见人。

????    君越找去白烨的住处时,听下人说二公子去给大公子送饭,这会儿该是在后院,他便又奔了后院去。

????    白湛弄成那副模样回来,成了国公府的秘密,为防皇帝来查引火烧身,便在后院安置了下来,守着白家的祠堂。

????    君越踏入后院,总觉有些阴森森的意思,门窗紧闭略阴暗的房子里,一个面目全非的人坐在角落,白烨正俯身将食盒中的饭菜端出来,放在那人面前的桌子上。

????    听见脚步声,白烨同白湛一齐朝门口看过来,君越不是第一次来了,可瞧见白湛的脸他还是抖了一下,更别提对上白湛狠戾的眼神,像是地狱爬上来的厉鬼。

????    难得白烨无畏无惧,神色平静地直起身来,唤道:“哦,是二表兄来了。”

????    君越这才回过神来,跨过门槛进了屋内,笑道:“湛表兄,烨表弟。”

????    白湛双眸突出,面目狰狞可怖,他没理会君越,夹起一筷子的菜,吃了一口,忽地将筷子重重拍下,哼道:“你们什么事都办不成!如今任由韩晔当了皇帝,仗打不起来,我的解药拿不到,你们的宝藏拿不到,什么事都成不了!还亲亲热热地叫什么表兄表弟?!”

????    这番话谁都不爱听,加上白湛嗓子哑了,说话时像有人在撕扯着他的喉咙,便更令人不悦。

????    可看在他一无所有的份上,君越也不和他计较,只是将现在的局势说给两兄弟听,让他们一起想想对策。

????    白烨不说话,白湛依旧冷笑不止:“抓住那只九命猫,捏住了薄延的死穴,斩断龙椅上那人的左膀右臂,就算封后大典结束了又如何,叫他们窝里反!”

????    君越沉吟:“这……”

????    “不行,九命猫不能动。”白烨难得开了口。

????    白湛斜睨着他,那双眼睛越发可怖:“旁人的事你不管,薄延的事你倒是上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姓薄呢!”

????    白烨也不恼,为白湛倒了杯酒,解释道:“大哥,你不可轻举妄动,薄延告诉我,大帝下了杀令,你若是冒了头必死无疑。薄延那人摸不透,之所以会给我递个风声,只因我曾救过九命猫一命,他在还我的人情。你不抓九命猫还好,抓了她,兴许就死路一条了,你以为薄延坐上如今的位置,是靠着那张笑面迎人的脸?”

????    没有人否认白烨这番话,薄延不好惹,哪怕他看起来再温和无害。

????    白湛狠狠嚼了一口菜,将骨头吐出来,翩翩佳公子已失去了任何风度,被丑陋的面孔和破败的身子折腾出满腔的戾气,他恶狠狠道:“谁又是好对付的?韩晔?龙椅上的那人?像你们这些闲坐着的公子王爷,知道什么是步步杀机吗?!我为了白家出生入死,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你们就只管看着,左右也不会危及你们,还能风花雪月安稳度日!”

????    “湛表兄,我知道你受了苦了……”君越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    白湛却不领情,直截了当道:“菖蒲那些药怎么样了?”

????    “长安城所有的药铺都买绝了,从各地入长安城的药材也禁了菖蒲那几味药,照这样下去,他绝对撑不过四月,我想在明日的封后大典上再来个惊喜,不知可行不可行?所以特来问询两位表兄弟的意思。”君越总算说到了重点,他兴许不是帝王之才,可好在肯听各方建议。

????    “说来听听。”白湛道。

????    君越在白湛的询问中道出了计策,末了问道:“两位觉得是否可行?”

????    白烨沉默,白湛却露出狰狞的笑意:“行倒是行,只是未免太过便宜了他。二弟,你是我们白家头一号的好人,从不与人交恶,不如由你出马玩得更狠些,来个双管齐下,不必再去等龙椅上那人倒下,自有可整治他们的法子!到时候承亲王想要坐上龙椅还不是轻而易举?”

????    君越心中忐忑又紧张,急问道:“如何来玩?”

????    白湛冷笑,盯着白烨:“承亲王还不明白,若是我这好弟弟肯玩,即便是薄延在又如何?我这个做大哥的可惭愧的很。”

????    白烨兴许是被白湛的冷嘲热讽弄得心烦意乱,难得坐不住地起身走开,转过屏风之前,白烨回过头来,道:“我试试吧,若是行不通便罢了。”

????    白烨走后,白湛看着君越,道:“若是他日承亲王荣登大宝,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    君越仿佛已看到那时的光景,唇边泛起笑意:“自然不能忘,若是他日我坐上皇位,第一件事便是替湛表兄找到解药。即便此番不能对北郡府开战,我也会命人去寻解药的下落,让表兄早日脱离苦海。”

????    憧憬总是美好,值得人在幽暗中蠢蠢欲动密谋图画。

????    ……

????    四月天气不错,长安宫阙熬过了凛冽寒冬料峭春寒,繁花盛开一片祥和。

????    御花园内,百里婧在梵华的陪伴下散着步,身边难得没有君执。

????    “娘娘,大美人好奇怪啊,见了我也不搭理,匆匆忙忙地跟老薄薄跑了,我要跟上去老薄薄还不让,怕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似的!他们一定有鬼!”梵华叽叽喳喳地控诉着不满。

????    百里婧没怎么把梵华的话放在心上,走得累了,她想寻个地方歇一歇脚,便往凉亭里去,才转过一丛盛放的牡丹,她看到了前方一袭素色白衣。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