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2章 三国鼎立-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302章 三国鼎立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4:11Ctrl+D 收藏本站

????


????    含笑饮砒霜这种行径,一早在东兴左相府便受够了,那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如今又有谁敢强迫陛下就范?

????    难不成娘娘并不知陛下中了毒?

????    可陛下也是奇怪,从前百般姿态做尽,什么模样没被娘娘瞧过,躲在女人裙底也毫不知耻,为何如今却对中毒一事秘而不露?

????    桂九的心思恐怕也是众人的心思,可帝后之间的种种旁人无法插手,这是帝后在赌气或是较量,谁敢细细过问?

????    宫女接过浅了一半的汤碗退了下去,路过梵华身侧时,梵华还踮起脚尖探着脖子瞧了瞧,很遗憾地咂巴了一下嘴。唉,大美人喝汤也不肯喝干净……

????    暗卫忍耐的功夫极强,哪怕是火烧了眉毛,他们也能淡定自若,可他们未必能如大帝一般,饮了毒药还能谈笑风生哄那位皇后娘娘欢笑。

????    桂九一直提心吊胆地等着,待那位皇后用过了午膳喝过了汤药歇下后,大帝这才起身离去。

????    才踏出清心殿偏殿的门没多久,只听身后一道声音响起:“吐出来吧。”

????    桂九不用看,也知晓是北郡药王。可方才这位大帝的亲舅舅,眼睁睁看着得到饮下毒药似的补汤,竟连一个字也不肯说,这并非长辈所为。

????    大帝并没有听话,他的耐性向来比暗卫更甚,待镇定自若地入了御书房,这才运功将饮下的汤逼了出来。

????    运功过后,大帝的脸色一片苍白,这种苍白曾出现在墨问脸上——只喝了几口汤,大帝的旧疾虽不至提前发作,可这些不合时宜的东西或多或少会诱发毒性,若非是那位娘娘亲手所喂,大帝何至于此?

????    亲眼瞧着大帝“受刑”的几个亲信都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桂九不敢先张口,直到北郡药王轻描淡写般问道:“为何要喝下去?你身子本已不妥,若是出了事,让她如何是好?”

????    孔雀同黑鹰站在暗处,哪怕再担忧也不能上前过问。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大帝的亲舅父也好,生母也好,从未认真替大帝操心过。

????    三年多以前,大帝初中毒生死未卜,往鸣山之中寻北郡药王替他医治,这位北郡药王也是漠然多过担忧,连鸣山的地界也不肯踏出半步,只命自己的义女孔雀服侍大帝身侧。

????    是以,这些年来,大帝的亲卫袁出等人从未见过北郡药王的真面目,更不消说知晓北郡药王乃是大帝的亲舅父。

????    方才好不容易听得北郡药王担忧大帝的身子,关心他不该喝下毒药般的肉汤,竟是因为担忧那位皇后会因此而无所依傍。

????    骨肉亲情淡漠至此,帝王身侧连个知冷暖的人也无,他们这些奴才也跟着心寒。

????    每个人都在等大帝开口,解开他秘而不露的缘由。

????    大帝这百毒不侵的心肠,被亲舅父冷落也不觉有何不妥,苍白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笑意,狭长的冷眸寒气逼人,空阔辽远的声音略有一丝不稳:“朕可以装柔弱,却不可真柔弱,皇后如今将全身心托付于朕,朕岂能让她失了信任?舅父有所不知,她虽可爱,却素来不喜哑巴同废物……”

????    听罢这句似笑非笑的自嘲,北郡药王注视着君执的眼神微微眯起。她不喜哑巴和废物,而他恰是,空有一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空有颀长身子,内里却已破败不堪。

????    北郡药王难得蹙眉,静默一瞬后,还是毫不留情戳破君执的美梦:“四月将至,你终会被拆穿,哑了便是哑了,中了毒便是中了毒,并非戴上人皮面具便能改换。”

????    孔雀、黑鹰等人都垂下了脑袋,当初在东兴左相府的西厢偏院之中,“墨问”的身份第一次被拆穿,当时的大帝百口莫辩,便是输在了哑巴和废物的说辞之下。那时的东兴荣昌公主何等暴烈,局面决绝无法挽回。

????    没想到大帝竟将荣昌公主的话记到了如今,惊采绝艳不可一世的暴君在她的面前卑劣如斯。

????    “能瞒一日,有一日的好处,能瞒一时,也有一时的功效,舅父不必担忧,朕自有分寸。”大帝竟没恼怒,而是默认了北郡药王的说辞,他以内力发声,若是内力震荡,声音也会随之不稳。

????    北郡药王从不是死缠烂打的性子,活到如今这个岁数还能让他惦记着不肯放手的,恐怕也只有晏染的女儿了。

????    他的外甥从来都是有分寸的,他听了他的承诺,便不再继续追问,不过他也要让他放心,便道:“她的身子已康健不少,距封后大典还有一月,到那时定能像个普通人般行动自如,旁的部署便只能你看着办了,至于你三舅舅那里……”

????    北郡药王打住没再继续往下说,忽地叹息了一声:“是他的女儿,他应当也是有分寸的。”

????    说完,不再停留,折身朝外走去。

????    见北郡药王离开,大帝停顿了会儿,双眸扫向桂九:“有消息了?”

????    桂九为难道:“鸣山甚大,地势险峻,常年冰雪覆盖,寻了许久也不见线索,听闻传说中的鸣山谷底要得机缘巧合才能进入,是桂九无能,请陛下责罚。”

????    大帝素来不会让自己受制于人,未曾亲眼所见之前,他只会留无数心眼。何况这晏氏部族本就是传说中的东西,若有一日忽然出现,他没有把握能制住,更不消说晏氏女还睡在他的枕边……

????    是以,他不仅命薄延去查遍经书典籍,还分派几路人马去寻,所有的线索必得控在手心里,才能睡个安生觉。

????    “找不着?”大帝苍白的脸上忽地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他那双寒波生烟般的眸子盯着桂九,又似没有瞧他,出声道:“找不着便顺藤摸瓜,九命猫可不会防着你……”

????    桂九心下一惊:“陛下的意思是……九命猫是晏……”

????    大帝的眼神似笑非笑,不含半分暖意,桂九很聪明,知晓不必再问了,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好,必得找到晏氏部族的下落。

????    可是,谁不知九命猫是薄相的宝贝疙瘩?他若要回头对付小猫儿,恐怕到时会死得很惨,比倒霉的聂子陵要惨得多。

????    桂九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好好一丞相府的暗卫,现在两头不是人,被大帝逼着去对付旧主子,他的心煎熬得呀……

????    “陛下,薄相大人在殿外等候传召。”

????    忽地有人在殿门外禀报道。

????    桂九吓得一跳,猛地转过头去,大帝从来不给人活路,前脚刚拿甜言蜜语哄好了枕边佳人,后脚便烧起炉子炼着他们。这不,刚下了命令对付薄相的小猫儿,这会儿又传召了薄相来商讨国事,真是物尽其用不择手段啊!

????    “宣。”大帝的眼神已望向殿外,摆出一副爱卿平身爱卿受累的模样给薄相瞧。

????    桂九有泪只能往肚里流,半个“不”字也不敢说,在薄延一脸沉静地迈入殿门躬身请安后,桂九悄悄地退到了一旁,大帝同薄相这两只老狐狸,又在合谋着算计谁了?

????    ……

????    大秦皇帝册封皇后的消息几乎与改元荣昌同时昭告天下,县府州郡皆为封后大典精心准备着,挑选各色贡品进京,官道上每日尘土飞扬。

????    这一日,两队人马汇合在一处,彼此尚带着防范,一打听才知都是押送贡品入京的队伍,熟了后自然打开了话匣子。

????    “李兄,各州府从大秦各地赶来,近点儿的怕是三月就已入京了,咱们这两队却闹到了四月,过不了几日便是封后大典了啊!若是赶不上,我回去可没法儿交差!”一个身形魁梧的汉子擦了擦额头的汗道。

????    另一位身形消瘦些的白面书生看了看那汉子的打扮,笑道:“胡兄一看便是从北地来的吧?路途遥远耽搁了些也是情有可原。我这趟活儿虽说不是赶着赴封后大典,却也十分重要。”

????    “哦?李兄不是为的封后大典?这车里装的难道不是贡品?”那汉子惊讶道。

????    书生轻轻摇了摇头,继而双手合十面朝西方道:“胡兄知晓,自今春吾皇迎金身佛像入长安,建护国寺、万佛塔,造福大秦百姓,今年是大秦的百姓初次庆贺佛诞日,我这押送的便是西域白马寺的圣物,也是为吾皇、皇后还有大秦百姓祈福的意思。”

????    那姓李的汉子一听,忙不迭双手合十,郑重地俯身对那马车拜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啊。胡兄护送有功,功德无量。佛诞日是四月初八,那可要赶着点儿路了。”

????    书生看了看天色,笑道:“也快了,到长安还有不到一日的车程,眼看着天色不早,寻个地方先过一夜吧。”

????    “也好。”

????    两队人马遂在同一地休息,夜里燃起篝火,不免要说起平生乐事来解闷,书生笑道:“原来李兄也是边塞人士,不知莽苍山一带与中原相比何如?”

????    那李姓汉子喝了口酒,哈哈笑道:“莽苍山这地方乱得很,边境之地,流民多,也见过东兴人、突厥人出没,胡兄知道的,讨生活嘛,什么人不要生活,不能因为打仗了便不要吃穿了啊。若说莽苍山名扬天下的缘由,便是去年大帝命人在此坑杀了突厥近十万俘虏,啧啧,到如今还有突厥人后怕呢!我曾听突厥人说,你们西秦大帝喜好什么他们不清楚,却是决计不敢再碰一朵虞美人了!哈哈哈哈!也是好笑……”

????    书生念了句“阿弥陀佛”,坑杀十万突厥俘虏的罪孽,哪怕是皇帝也难洗清,多少人在背后说着大帝的残暴,觉得他引佛法入长安,便是在为他自己洗脱罪孽。

????    李姓汉子说到了兴头上,忽地压低声音道:“胡兄,虽说草民不谈国事,可我还是有一桩事想说出来大伙儿听听。”

????    “李兄请讲。”

????    “方才胡兄不是说到四月初八佛诞日吗?这日子我从前倒是不知道,只因一路走来听人说起,四月初八有大事发生!”

????    “哦?”

????    “去年真是多事之秋,突厥南下过后,东兴也内乱了,北郡府那伙人不是隔着济水把东兴分成两半儿了吗?听说,今年的四月初八啊,北郡府那位世子要登基称帝了,这天下……恐怕是要变了!”

????    “……”所有人都震惊了。

????    半晌有人哆哆嗦嗦问道:“这事可是真的?吾皇会不会被蒙在鼓里?”

????    姓李的汉子又喝了口酒,摆了摆手笑道:“别闹了,咱们这些小人物在这儿议论朝政国家大事,长安城宫里头的吾皇会比咱们消息闭塞?整个边塞几乎人尽皆知的大事,吾皇不知道才怪呢!轮不到咱们操这份心!”

????    ……

????    大秦历荣昌元年四月初八,尚衣局送来了封后大典上帝后的礼服,不同于东兴婚服的大红色,大秦帝后的喜服为黑色底面。

????    百里婧在宫女的服侍下换上黑色凤袍,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变换——深沉的,不可撼动的,属于大秦皇后的威严,权力和地位的象征。

????    “娘娘,你这衣服和大美人的好配啊,大美人老是穿一身黑……”梵华在一旁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    百里婧抬起手臂,挽了挽袖子,祥云纹用金色丝线绣成,每一个针脚挑不出一丝差错,她盯着那些完美无瑕的针脚,笑道:“不好看吗?”

????    “朕的皇后自然是好看的。”

????    梵华没能继续恭维,也没能适时说出真话,便被自外头走来的大帝抢了先:“若有人敢说半个不字,朕饶不了他。”

????    梵华忙捂住嘴,半个不字也不敢说了。

????    大帝在两步开外顿住脚,低头打量着凤袍加身的女人,她也在看他,看他虽未着礼服,一身常服也是黑色作底,她的确已同他十分相配,梵华不曾说错。

????    不知大帝想起了什么,面上已露了笑,上前两步将百里婧搂在怀里,道:“婧儿,今日是四月初八佛诞日,你的身子虽已好了许多,宫外的护国寺却是去不了了,朕带你去拜拜宫里的金身佛像,可好?”

????    从前对佛法无甚兴趣的西秦大帝,竟清楚地记起了这个日子,都是拜某人所赐,他在他的妻面前提起,无畏无惧,无论她想起什么,他不会刻意躲避。

????    ------题外话------

????    无耻推荐:《重生之黑萌影后小涩妻》高干大叔娇宠妻作者:凝玉雪儿

????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