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3章 伺候娘娘-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93章 伺候娘娘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3:19Ctrl+D 收藏本站

????


????    “一重又一重的秘密和故事,恐怕神医说到明日也说不完哪。”百里婧微笑道,“不如挑些紧要的说说,也好省些力气,而且我也有些乏了。”

????    她面色仍旧苍白,可眼神并无虚弱,君执拥着她,听她说乏了,也不论真假,顺着她道:“舅父快些讲,她累了,孩子也累了吧?”

????    大秦的皇帝太疼爱皇后,在两个与她息息相关的男人面前,他也无须遮掩,千依百顺也不过如此。

????    百里婧听罢君执的轻声询问,柔软的身子越发亲昵地往他怀里靠了靠,她依赖他,至少表面瞧着的确如此。

????    白岳的一颗心都扑在尚在人世的女儿身上,无论她的口吻如何颐指气使如何不懂礼数冷嘲热讽,他也丝毫不去计较。只要她活着,什么模样她都可接受。

????    白苍的立场全然不同,他是犯下了重罪的恶徒,在晏染女儿的面前只想赎罪,哪怕她让他立刻去死,将他自己千刀万剐,他也会听从,连眼也不会眨一下。

????    若说白苍作为西秦大帝的舅父,从前他尚能在这个外甥面前任性一二,还能以长辈的口吻规劝他趁早另作打算,可如今却是半点脸也顾不得了,索性将过往都撕开,露出血淋淋的伤口,他也没打算再继续遮掩。

????    “当年,在去往鸣山之前,我虽不知会遭遇雪狼,可我知晓晏氏部族之中,有不少能人异士,他们能单凭气味判定一人是否为晏氏族人。换句话说,只需他们闻上一闻,便知晓来人是否为异族……他们从皮面一直嗅到人的骨子里,闻到血的气味。”白苍幽幽说道。

????    担心他们听不明白,又便耐心解释道:“譬如薄延家的那个孩子,她自小定是跟随雪狼长大,因此不惧严寒,且她的嗅觉天生比寻常人灵敏,若是配合巫蛊之术,她便是绝佳的利器……”

????    有些话,百里婧从前已单独同白苍探讨过,白苍答应会全力助她,自然不会在君执面前说得更详尽,将梵华被训练用作寻人之用一事略过不提。不过他已说得如此明了,梵华的身世几乎不用再猜,以君执的智谋无须刻意隐瞒。

????    “你方才说得对,当年我之所以笃定能融入晏氏,不被察觉血脉不同、气味有异,是因为……白家与晏氏本就是同宗同源,这一点,甚少有人知晓,连白家的子孙也多被蒙在鼓里。”白苍话音未落,连君执的眼神也微微一变,这种史册之外的秘密,连他这个一国之君也一无所知,可见隐藏之深。

????    “古晋国时候,晏氏共分九支,除嫡系之外的八支旁系宗室各司其职,掌控着整个天下的运作。原本一切相安无事,直至有一日其中一旁系宗室因犯下大过被放逐……百余年后,他们改名换姓回来,挑唆古晋王削夺晏氏地位,以晏氏女为妃,致使晏氏遭受不复劫数,退而隐居鸣山之上。继而九州大乱,天下二分,这个晏氏的旁系宗室借着乱世之力,从籍籍无名到位高权重,以百年时光将晏氏从史册上抹去并取而代之。”

????    “‘晏’氏颠倒即为‘白’,这便是荥阳白家的来历。”白苍字字沉重,似有千钧之重。

????    白苍话音一落,整个殿内安静无声,连一贯与他不对付的白岳也沉默不语——家族的秘密多说与长房长子听,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也仍旧只有少数人知晓。

????    以白岳在白家的排行和年纪,知之甚少也无可厚非,他原本也不曾参与多少家族的阴谋之中。

????    “‘晏’氏颠倒即为‘白’……”君执竟沉吟了半句,唇边染着喜怒不明的笑。他的身份在这些传说中一波三折,由他人说。

????    他身为大秦皇帝,从来自命不凡,以为自己象征真命天子,可原来在传说之中,他的妻竟比他要尊贵上百倍——

????    “得晏氏女可得天下”,这句谶语中最重要的是“晏氏女”,而那个成为九州帝王之人姓甚名谁无关紧要,贩夫走卒亦有可能。

????    因此,若要论血统尊贵,君执该觉自卑才是,毕竟君氏窃国白家卑微,“苍狼白鹿”的传说也是虚妄,而他是君氏与白氏的血脉,自然得在他的妻面前低矮下半个脑袋,须得高高捧起她的身子,尊之为“心肝宝贝”“镇国之宝”……

????    后又来了反转,说白氏与晏氏本为同宗同源,他君执似乎又不必太自卑,且他的妻为带着晏氏血脉的白氏女,又或是带着白氏血脉的晏氏女,本也无甚差别。

????    “既然晏氏与白氏本为一家,朕从前若立白露为后,一样是得晏氏女而得天下?太后也是这般作想?”君执的手臂圈着百里婧的腰,宽大的手掌抚着她的小腹,说出让百里婧觉得陌生的名字,显然是问北郡药王。

????    百里婧微微侧目,却见君执的神色带着戏谑,可知他从未将血统血脉这些规矩放在心上。帝王便是帝王,无论他出身如何,是高贵的晏氏女的后人,亦或是街头蝼蚁贩夫走卒的野种,他稳坐龙椅之上,傲气与生俱来,无半分自卑自怜。

????    白苍摇头,竟也难得笑了,微微发苦:“白家当年被晏氏驱逐,族人卧薪尝胆许久才重新回来,直至今时今日,白家的家规之中占据第一位的仍是家族利益。如今我已离开白氏久矣,也算不得白氏族人,倒是可以实话实说……”

????    “其实,白家与君氏从来不和,不过是相互提防、相互依仗,彼强我弱,彼弱我强,我这一辈,能完美继承白氏祖先遗志的人,并非是我,也非白岳,甚至连白川也算不得,而是白瑶。”

????    “白瑶”是当朝白太后的闺名。

????    “白瑶能为家族利益做到什么地步,你我都见识过了。”白苍望着君执,却并没有挑明。

????    “没错,为保血统纯正,白家的男儿的确从不与外族通婚,白露为白川之女,若依‘苍狼白鹿’的传统,你当立白露为后,因白露是白家嫡系宗族中唯一的女孩,可如今……”白苍的视线落在百里婧脸上,声音低下去,不敢吓着她似的,道:“白静回来了,从生辰上看,她是白露的姐姐,白家的女儿讲究长幼有序,这后位该是谁的无可厚非。”

????    北郡药王的一番话似是为百里婧的身份正名了一般,可他叫出的“白静”一名再次惹恼了白岳,他挡在北郡药王同百里婧面前:“不准你叫我女儿的名字!我的女儿也不稀罕做什么皇后!”

????    护女心切,白岳所言皆为真心实意,他护着自己的女儿,不肯让她受一丝丝委屈,皇后或是庶民,都不重要。

????    耳边是两位舅舅的聒噪和时不时的争执吵闹,君执怀里还拥着他的妻,却听他的三舅舅、他的准老丈人说不稀罕她做什么皇后。

????    他是皇帝,他的妻不做皇后做什么?那一片渴慕女儿投以注视的心,他能理解却无法赞同。

????    君执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开口却是不容置疑:“好了,今日的故事且说到这,皇后得休息了,两位舅舅先出去吧。”

????    一听君执让他们出去,北郡药王的神色如常,他已养成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悔恨和痛楚占据了他的心这些年,他唯有赎罪这一个念头,那些爱与悔,都化作更深的对晏染女儿的弥补。

????    然而,从边关匆匆赶回的白岳却有一层血缘的执念,他为人父十七载,未曾听得女儿叫他一声父亲,他即便是死了,也无法瞑目。因而,他一面想听从君执的命令离开,一面又无法让自己动弹,那双威严森冷的眼睛带着盼望向百里婧。

????    百里婧目睹了所有人的神色,也听见了他们的争执,却顺着君执所言,返身投进他怀中,将白岳的期盼目光抛在脑后,更别提他对她所说的她原本该叫的名字——白静或晏姝。

????    “三舅舅先行离开吧。”君执本能地揽住他的妻的后背,声音也低沉下去不怒自威。说故事时,长辈是长辈,如何放肆都能原谅,可故事说完,君是君臣是臣,便该恪守本分遵从圣旨。

????    白岳艰难地起身,一只空荡荡的袖管晃动,左手自怀中掏出一样东西来,放在了龙榻旁,笑道:“父亲没有别的东西送你,北疆的天珠、雷石是圣物,这串天珠,父亲十七年前便想送给你,你若不嫌弃,便收下玩玩……”

????    他说完这话,却等不到百里婧回头,只得拖着沉重的铠甲和瞬间老迈的身子朝殿外走去。他有一个女儿,十七载未见,她不认他这个父亲也无可厚非。

????    待白苍白岳皆离去,君执轻拍着他的妻的背,一手抚着她的发,叹道:“婧儿,累坏了吧?”

????    百里婧紧贴在君执怀中,闷声问道:“陛下是不是觉得我有一颗铁石心肠?”

????    对父亲视而不见,对长辈毫无礼数,连一声答应也曾给,如何不是铁石心肠?

????    君执自怀中扶起她,双手捧着她的脸与他对视。

????    从前只有望着她的眼睛,他才能做出如何算计如何收手的谋划,如今即便是望着她的眼睛,他也无法确定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    然而,只要她还在他怀里,他就什么都可以忍受,他的双目与她对视良久,微微一笑低头吻住她的唇。

????    每日都要吻她几遍,将唇舌的滋味尝个够,才能确信她活着,良久松开,抵着她的唇角邪肆一笑:“若是比铁石心肠,天下间无人比得过朕,小心肝儿,朕方才尝过了,你还嫩着……朕有个地方倒是铁石一般了……小心肝儿你知道是哪里吗?恩?”

????    连身子抱恙怀有身孕的妻都不放过,言语暗示满含逗弄,仿佛一心醉于风月,因不可得而心痒难耐,西秦大帝果然何止铁石心肠?

????    百里婧的脸羞红一片,咬着唇道:“孩子该听见了,陛下收敛些……”

????    君执还要逗她,吻她的耳际,呼吸略重:“朕若是收敛了,孩子从哪里来的?朕收不住才有的他……婧儿,你该体恤体恤朕的辛劳……”

????    “……”百里婧已说不出话来,他让她体恤他,自然不是言语上的体恤,而该是以别的方式让他满意。

????    一番折腾下来,西秦大帝以他的实际行动表现了他的“铁石心肠”。

????    “呀,大美人又在欺负娘娘了!”

????    外头一阵响动,吓得君执险些没把持住,将他的妻弄伤,百里婧捧起君执的脸,又羞又窘:“陛下,小猫儿听见了。别闹了。”

????    君执正在兴头上,哪里受得了中途打住,又听得外头的九命猫咋呼道:“老薄薄,都怪你来了,我都睡昏过去了!我要去伺候娘娘了!你快走开吧!”

????    ...

????    ...

????    (..)--21mh+11138213-->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