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8章 独臂将军-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88章 独臂将军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2:50Ctrl+D 收藏本站

????


????    白湛归来,以如此狼狈的姿态,且莫名其妙冒出一位皇后娘娘,种种变故几乎断了白家的念想,弄不清如今清心殿那位皇帝是何种心思。

????    因此,这些日子,国舅府同慈宁宫安分了许多,连白露同君越也闭门不出,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另作打算。

????    今日似乎略有不同。

????    刚入夜,白太后身旁的红人曹安康一阵风般刮进了慈宁宫,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太后娘娘,方才探子来报,大事不好啦!”

????    白太后正靠在凤榻上闭目养神,曹安康这一叫,两个为太后捶背捏腿的宫女力道没把稳,惹得白太后猛地睁眼,险些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    “奴婢该死,娘娘赎罪!”宫女立刻跪地连声求饶。

????    白太后如今没这些心情同奴婢计较,挥挥手让她们退下,这才对着曹安康发难:“曹安康,你每日能说些新鲜话让哀家听一听吗?整日只知大呼小叫,哀家还不如养一只鹦哥!起码还能看得懂哀家的脸色!”

????    曹安康面色为难,明知不好,还是一口气道:“娘娘,奴才不敢知情不报,也不敢专程给您老人家添堵。方才探子来报,说是见一人一马自东北方向入了长安城,径直往宫里头来了!”

????    白太后锐利的眼眸微微一眯:“一人一马?那是谁?别遮遮掩掩的,说来哀家听听!”

????    曹安康结结巴巴道:“娘娘听了可别生气,奴才着实不知为何有此变故,只知那飞骑入长安的,是、是白大元帅!”

????    “白大元帅?”白太后沉吟着念了一句,忽地身子坐直,一旁的茶盏被她失手打翻,惊讶道:“你是说天下兵马大元帅白岳?!”

????    “正……正是!”曹安康见太后反应如此之大,吓得抖如筛糠,结结巴巴道出了太后惊讶的缘由:“十几年前,白大元帅不是曾发过誓,说……说此生不再回长安,奴才就想,元帅此番归来所为何故啊?”

????    即便白岳同白太后再不对付,到底是太后一母同胞的三哥,曹安康不敢放肆,言辞间恭敬无比,小心翼翼地试探。

????    白太后难得呆了呆,半晌,从凤榻上下来,曹安康忙上前去扶她。

????    “你没有听错,的确是白岳回来了?”白太后在殿内踱了两步,忽地发问。

????    曹安康忙道:“是,探子不敢胡说,奴才也不敢胡言乱语。”

????    白太后的眉越皱越紧,静默了片刻,道:“曹安康,继续盯紧了清心殿的动向,立刻请国舅爷入宫!”

????    “是!”曹安康丝毫不敢耽误,忙领了旨奔了出去。

????    偌大的慈宁宫只剩白太后一人,她的心莫名地躁动不安,那个女人死后,白家分崩离析,她三哥白岳对天起誓永生不再回长安,除非江山易主。

????    若非清心殿内有了什么异动,他怎会冒然回来?且单骑入城如此匆忙?

????    ……

????    二月十五,长安的夜色清冷,一轮圆月挂在天边,幽幽地发着白光。君执批完紧要的几份奏折,正准备起身回偏殿,却闻到门外飘来一阵香气。

????    待他走近,那香气随着一道小小的人影动了动,君执还未开口询问,那香气后的矮小人影先说话了:“大美人,你辛苦一天了,娘娘吩咐御膳房给你做了宵夜,快尝尝吧?”

????    梵华一边说话,一边咽了一口口水,眼睛根本没看君执,而是盯紧了托盘里的那碗宵夜。

????    她的一举一动君执都瞧在眼里,笑问道:“娘娘吩咐的?”

????    梵华还在咽口水,险些被自己呛到:“咳,恩,对啊,娘娘吩咐的,娘娘可心疼大美人了,都没有心疼我……”

????    君执虽疲惫,听了这番话心里柔软了下来,揭开盖子瞧了瞧碗里的东西,看完了,却大方道:“拿去吃吧小猫儿,朕不饿。”

????    梵华猛地抬起头,那双眼睛瞪得圆圆的,不可思议地望着君执:“大美人你说真的?是娘娘吩咐我送来的,我不敢和你抢,我一点都不想吃!”

????    君执不愿同梵华耽搁,再不理她,抬脚往偏殿的方向去,只丢下一句话:“拿到一边去吃,吃完找地方睡,娘娘夜里只需朕照顾。”

????    梵华的心被盘中餐勾得死死的,天人交战了许久,才总算说服了自己——

????    “嗯,吃完了再去窗外守着,娘娘,我不会被大美人几顿饭收买了的,吃饱了才有力气保护娘娘,嗯,就是这样没错!”

????    这么一想,梵华开心了起来,揭开盖子,对着自己的方向扇了扇,肉汤的香气越发重了,香得她恨不得去啃自己的鼻子!

????    梵华忍不了了,快速走到清心殿外的台阶上,席地而坐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心里还一边嘀咕着:“大美人真是奇怪,肉汤都不喝,啧啧,不懂享受,难怪薄薄说大美人吃素呢……咦,娘娘都不知道大美人吃什么吗?”

????    如风卷残云一般,梵华不消半刻便解决了碗里的所有东西,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最后一丝残渣。

????    连残渣都如此美味啊!

????    摸了摸肚子,她好像没太吃饱,白日里不是偷偷藏了些点心吗?这时候掏出来吃时机刚刚好啊!

????    说干就干,梵华开怀地丢下碗筷起身,还没站直,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在夜里头听来动静格外大。

????    梵华不管来的是谁,不满地对着前方的黑影喝道:“大胆,娘娘都已安歇了,你吵什么吵?吵醒了娘娘,小心陛下诛你九族哦!”

????    梵华没忘自己是娘娘的人,又有陛下撑腰,狐假虎威才不害怕呢,只管路见不平一声吼。

????    可当她吼完,那道黑影往前行了两步露出整个面目时,梵华还是被那人一身煞气逼得后退了半步,脚边的碗盏都险些打翻了:“你……”

????    “何人在此喧闹?!”

????    清心殿守卫森严,被黑甲军层层包围,大帝有旨,娘娘休养期间,连一只苍蝇也不能放入,更别提有人擅闯殿门。袁出身为御前侍卫统领,四下巡逻之际见有喧哗,遂喝问道。

????    那道黑影气势未减,亮了亮手中的金牌,梵华看不懂这是什么,袁出却惊讶万分,忙上前去迎来人,急道:“大元帅,是您?这么晚了,陛下已歇息了,您这是……”

????    黑影像是未曾听见袁出的话,北疆风沙碾过的粗粝嗓音冷硬道:“去禀报陛下,说白岳求见。”

????    不是商量的口吻,是知会,让袁出务必听从他的命令,如同这位元帅在战场上一贯的作风,不容商榷。

????    可这到底是皇宫,并非北疆战场,白岳即便再有能耐,也绝不该凌驾于陛下之上,以如此态度命令御前侍卫统领。

????    袁出从前为大帝亲卫时,曾与白岳共事过一段,知晓这位大元帅是大帝的三舅舅,出身白家,声名显赫,因此他无法动用武力。

????    正要晓之以情地继续劝说,斜刺里传来一道漠然的声音:“这么多年了,脾气还是没改。已入夜,那孩子身子本就不好,你就不能安心等一等吗?外甥也心疼得紧,定会让你吃闭门羹。”

????    袁出自然知晓这是谁的声音,北郡药王自入宫起,夜半也时时不睡,黑甲军几次报与他知,他不得已去禀报了陛下,得到的也不过是默许——陛下担忧那位皇后娘娘的身子,若是北郡药王睡不着也好,能随时为娘娘看诊。

????    这会儿见北郡药王竟出言教训白岳大元帅,袁出的脑子都懵了,担心依着大元帅的脾性,没准要打起来。

????    可当袁出迈出一步,预备拦在二人中间随时戒备时,却见脾气狂躁的白岳大元帅将披风的帽子摘下,露出粗糙而英挺的面孔,如同北疆常年不断的风沙肆掠,目光死死地盯着北郡药王。

????    然而奇怪的是,白岳大元帅的唇抿着,当真没再吵嚷一句,也没再提立刻求见陛下。

????    “无处可去的话,不如随我走走。”北郡药王负手而立,似乎已断定白岳不会乱来。

????    两人在夜色里对视,暗流涌动。

????    袁出被眼前的一切弄得不知所措,细细瞧他们的面容,长相有五六分相似,忽然想起二人算起来原该是兄弟……

????    白岳大元帅不出声,那双狠戾眼眸盯着北郡药王:“你还有资格回来?”

????    他话虽然说得莫名,人却是朝北郡药王走去,马靴摩擦着地面,踏出沉重的声响。

????    袁出不知他们要做什么,听二人的对话,兄弟关系并不太好,他担心他们打起来,本有意跟着,北郡药王似乎猜中了他的心思,对他道:“袁统领,你做好你的巡防,同往日一样。我们随意走走,不会给你添乱。”

????    袁出忙应声:“是。”这本就是大帝对他说过的,他们甥舅也算心意相通了。

????    见二人一前一后朝清心殿后的长廊走去,看了一会儿戏的梵华忽然出声道:“好奇怪啊,这里都是怪人。”

????    袁出听罢,嘴角一抽搐,扫了一眼台阶上那个空了的碗,九命猫确定自己不奇怪?半夜敢坐在清心殿的台阶上吃完大帝宵夜的人,除了薄相的小猫儿,还能有谁?

????    梵华却丝毫没觉得袁出的目光有异,她的视线还盯着远去的白岳大元帅呢,忽地瞪大眼睛一声惊呼:“呀,他没有手!”

????    “……”袁出被梵华叫得头皮一麻,忙喝止她:“小猫,再叫,陛下可要生气了!什么好吃的都没了!”

????    梵华忙捂住嘴,一个字也不敢说了。

????    袁出叹了口气,薄相将这九命猫放在大帝跟前,心也真是够大的,换了旁人,谁放心啊?

????    见梵华不再咋呼,袁出的目光也追着北郡药王兄弟而去,白岳大将军应是觉得燥热,将披风解了下来,露出了锃亮的铠甲,更添了几分森寒的威严,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左边袖管空空——

????    是的,整个大秦,乃至九州天下都知晓,大秦的天下兵马大元帅白岳是位独臂将军。因此,袁出并不觉得奇怪。

????    只是自从那位荣昌公主入了大秦皇宫,几多传说中的大人物接二连三出现,且不分时辰、不论轻重缓急,袁出真不敢断定还会发生何种变故。宫中的岁月从未有过的波涛汹涌,他心知躲不过,竟也隐隐期待某些翻天覆地般的变革。

????    ……

????    君执回到偏殿,见他的妻肩头覆着一件披风,正站在窗边。

????    月色怡人,从镂空的窗看去,别有一番风景,中原的月色同江南相比,到底略有不同,连天地远近似乎都有变化。

????    君执去过江南,也居中原久矣,所思所想倒也能顺着她的心。

????    他故意放重了脚步,不想忽然出现吓着她,百里婧果然听见响动回头看了过来。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她的身子恢复了不少,脸色较之往日也红润了。

????    “陛下回来了?”她冲他笑,眉目柔和,少了许多年轻气盛张狂明媚,多了为人母后的内敛沉稳,还有一些君执无法看透的迷幻。

????    然而,无论君执如何自信满满天地无惧,她肯活着、肯生下孩子,已是对他最大的恩惠。就像此刻她在窗边伫立,守着一室温情等他,是君执从前的岁月里从不敢去想的。

????    因此,哪怕为了片刻暖心,君执宁愿罔顾那些看不透的迷惑。他朝他的妻走去,自背后拥住她:“小心肝,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    “陛下不在,睡不踏实。”怀中人的回答熨帖着君执的心,君执唇角染笑,脑中却一闪而过梵华端来的宵夜……

????    他俯身吻她的面颊和耳际,笑道:“朕回来了,抱你去睡,嗯?”

????    “嗯。”百里婧并不拒绝他的殷勤,任由君执将她横抱起,小心地放在龙榻上,为她宽衣解带,再拥她入怀,细细地拍着哄着睡。

????    “孩子乖吗?朕离开后有没有再吐?”

????    百里婧笑:“神医说孩子还小,不知道乖不乖,又吐了几回,比昨日好多了,应是乖的吧?”

????    君执抚着她的发丝,从上到下,低头,呼吸都喷在了她的脖颈处:“婧儿,朕希望你生个儿子。”

????    百里婧仰头看他,觉得好笑:“陛下说过,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陛下都喜欢的。”

????    君执的手摸上她的脸,细细地摩挲了一阵,吻了吻她的唇,叹了口气道:“女儿太娇弱了,朕不舍得她吃苦。另外,朕想过了,朕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是你,若是以后有了女儿,朕会觉得对不起她,朕不会爱她像爱你一样多……”

????    百里婧笑了一声,钻入君执的怀中,捏着他的耳垂,比往日都要亲昵,叹息:“好,都依陛下,生个儿子吧。”

????    她不反驳他的任何提议,好像她能控制腹中孩儿是男是女一般,她默认他对她的爱,默认他说最爱她,可她并没有给予他回应,答应此生最爱他。

????    “陛下,我让小猫送去的宵夜吃了吗?”百里婧问道。

????    君执面对着她在朦胧的烛光中脉脉温情的眼,忍不住吻了上去,应道:“吃了,朕很喜欢,婧儿有心了。”他的嗓音有异,发声有些许不稳。

????    百里婧不躲不避,任他各种摆弄,笑道:“陛下为我的身子操劳了许久,也该补一补了,明日还让御膳房去备宵夜,陛下近来也十分憔悴。”

????    她开始关心他的饮食起居,当然是好事,无论那些补品合不合他的心意,他能否吃得下受得了,都另当别论了,当下君执心里藏着另一件不得不说的事——

????    他一早知晓白岳的行踪,何时入长安,何时入皇宫,他了如指掌,他在意的是如何向他的妻解释她的身世——假如北郡药王所言无虚,她理所当然是他的白鹿。

????    可她如今这身子、这心肠能受得了所谓的身世吗?

????    又说了会儿话,耳鬓厮磨了一番,君执在百里婧临睡时忽然发问:“婧儿,朕有些话想对你说,却又怕你不肯说与朕听,在你看来,什么是父母之爱?”

????    百里婧的身子微微一颤,缓缓睁开双眼后,神色倒是平静如常,她还在笑,往日黑亮璀璨的双眸看不分明:“对我腹中的孩儿来说,父母之爱就是陛下与我。陛下说甘愿做孩子的牛马,我也有此意,这便是父母之爱罢。”

????    君执听罢,也不反驳,也并未赞同,他知晓她的心里必然想起了她的父皇母后,爱恨却已不再分明。

????    “那陛下觉得什么是父母之爱呢?”百里婧索性与他探讨起来。

????    君执被问住,想起了遥远而漫长的过往时光,他沉默了片刻,才收回目光与她对视,唇边的笑容有一丝苦涩一丝宽慰:“朕不知,朕初为人父,还有许多不足要与婧儿商讨,与为人夫君一样,都需婧儿包容体谅。”

????    百里婧点头:“我也是初为人母,若有不足之处,还望陛下多多包含。”

????    两人皆话中有话,谁也不能说破,也未将话说满,似乎已达成了共识,君执还是说不出白岳来,便索性留作明日再议。

????    大手抚上她的小腹,轻轻地摸了摸,道:“睡吧小心肝,睡吧乖儿子。”

????    君执说完,忽然理解了民间为何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说法,这是一个男人千金不换的幸福。

????    才闭上眼没片刻工夫,就听窗外有轻微响动,君执的火气蹭地往上冒,他知晓是谁在外头,已经捣鼓了不止一夜了。他一忍再忍,不愿在孩子面前发作,那小猫儿真没完没了了?

????    眼见君执恼了,怀中人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纤细的手按住他的胸膛,不让他起来,枕边风柔柔吹道:“小猫也怪可怜的,本在丞相府里锦衣玉食地宠着,如今却只能睡在窗下,夜里冷了也没人问,薄相知晓该心疼了,陛下就算了吧,何苦为难她?”

????    君执听罢,唇抿起来,手指轻捏住怀中人的下巴,那双狭长凌厉的黑眸瞧了她几眼,才凑上去轻轻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喜怒不明道:“别在朕的面前提薄延,朕对他憋着一肚子的火呢。”

????    百里婧抿了抿唇,主动偎进他怀里,乖顺道:“毕竟我对这里生疏得很,薄相也算是熟人了,陛下既然下了旨,我以后不提就是了。”

????    “小心肝,这不是朕的旨意,这是朕的醋意,你闻闻看,酸不酸?恩?”君执凑近她的鼻子,又一次毫无察觉地做起了“墨问”从前的勾当,这些话从口中说出,比以手写出果然要顺溜得多。只是以内力发声太久,他的气息有些不顺。

????    百里婧似乎也无所察觉,笑着躲闪,抵住他压下来的胸膛:“陛下,小心孩子,别闹了。”

????    这句话听起来也像薄延,帝王心难测,君执一旦偏执到极点,什么都能附会上,他皮笑肉不笑地停止了动作,沉吟道:“也好,为了朕的孩子,不闹也罢,明日朕让薄延亲自来瞧瞧,他家的小猫过得如何,朕不能一人心酸。”

????    百里婧始终含笑,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埋在君执胸膛上,双眼却盯着他的脖颈和他披散下来的长发……其实对她来说,无论君执折腾薄延还是梵华,她其实都无所谓。

????    对西秦大帝来说,薄延是臣,梵华是把柄,那么对她来说,薄延是棋子,梵华便是诱饵——打开她身世的诱饵,控制棋子的诱饵。

????    二月中的长安城,夜里冷得要命,除却巡逻和守卫的黑甲军,谁会三更半夜坐在帝后寝宫的窗下?妨碍公务不说,还容易扰了帝后清净。

????    袁出逮住小猫劝说了几次无果,一到夜半,小猫照去窗下无误。薄相这是养的什么童养媳?山上的狼崽子吧?

????    然而,说来也奇怪,梵华似乎并不怕冷,她穿着普普通通的袄子,连件挡风的毯子都没,居然能在寒风凛冽中睡着。夜里惊醒了,猛地坐起来,一脸戒备地看着四周,做出防御的动作,好像她正保护着帝后的安危。

????    黑甲军一夜轮值两次,几夜过去,几乎所有的御前黑甲军都已见识过薄相家九命猫的本事。

????    今夜大约是喝了大帝赏赐的肉汤,梵华在窗下睡得格外香,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有两人站在她身前不远处,正在打量着她。

????    梵华一个激灵吓得完全清醒,对着其中穿铠甲的魁梧男人叫了一声:“呀,是你啊?”

????    “你认识我?”那穿铠甲的男人面色森冷,不苟言笑,唇角抿着不怒自威,他的右手按在腰间的剑上。

????    袁出不知为何大帝的二位舅舅忽然对梵华起了兴趣,可他对梵华的性子有点害怕,可他没法提醒梵华别乱说话,梵华已不出所料地做了让袁出想死的动作——

????    她指着白岳大元帅空空荡荡的左袖管,想了想,大约觉得当面说不太好,又想不出别的词汇来表达,只好诚实地说道:“哦,昨晚就是你在吵嚷,我记得你没有……的。”

????    白岳的脸色更阴沉。

????    袁出忙解释道:“元帅,药王,这孩子是薄相家的童养媳,大帝觉得娘娘无聊,找来陪娘娘解闷的,向来天真烂漫口无遮拦,二位莫要跟她计较。”

????    梵华一听说起娘娘了,立马附和,声音都大了几分,异常有底气似的:“是啊,我是大美人找来陪娘娘玩的!我是娘娘的人!”

????    谁料梵华话音刚落,几人耳边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喝:“九命猫,你给朕滚进来!”

????    传音入耳的秘术,声音不会吓着枕边人,却足以震慑众人。

????    梵华吓得一抖,忙连滚带爬地往长廊尽头跑去:“呀,大美人叫我了!娘娘肯定需要我!”

????    她虽然身子圆滚滚的,跑得倒快,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剩下袁出一人尴尬地面对着二位活祖宗,尴尬地笑道:“这……”

????    “走吧,你外甥正在发火,那孩子想必也醒了。”北郡药王没理会袁出的尴尬,率先朝梵华离开的方向走去,出口的话明显是对白岳说的。

????    白岳停在原地,看了一眼自己空空荡荡的左袖管,右手握紧了腰间的剑,迟疑了片刻,这才跟了上去。马靴黏着北疆的黄沙,踏出沉重的声响,他不知怕惊扰了谁,几步过后,脚步声竟渐渐放缓了下来。

????    ------题外话------

????    祝亲们白色情人节快乐,驴管麻麻和龟奶奶生日快乐,然后……结局模式开启,这次不是演习,月底【姑且当成31号吧】上传大结局(上)。视情节而定,无论结局是三章还是两章,都是下月完结。么么哒,欢迎监督,鞭挞。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