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9章 晏氏之女-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79章 晏氏之女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1:54Ctrl+D 收藏本站

????“晏染?”

????君执的眼神本是望着他的妻,却在听见北郡药王的惊诧后转过头来,跟着他念了一声。

????几个时辰前太后曾提及晏氏女,他还没来得及去查,这会儿却又从他舅父的口中听见,即便君执长了一双拙眼,也可瞧得清他舅父脸上的异样神色。从他记事起,他的舅父虽救死扶伤,却从来铁石心肠,即便濒临绝境如他,他的舅父也仍旧不疾不徐泰然处之。

????君执惯常拿捏人心,无论臣子或是长辈,天下人他皆想控于股掌之中,清冷如薄延有短处在他的手上,四大豪族人人自危,连同他的母后、外祖父,无人不对他敬畏三分。独独这位早已远离荥阳白家的大舅父,始终不得掌控。

????可就在他的妻生死之间,君执却目睹了他的舅父失魂落魄的样子,他顺着舅父的目光看去,见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龙榻上他的妻那张脸……

????君执狭长的冷眸眯起来。

????“舅父,朕请你来,是……”

????“她……她是谁?”北郡药王如梦初醒一般,打断了君执的话,指着百里婧道:“她……是谁?”

????君执本是要发作,他的妻已痛不欲生,他哪里有闲情逸致再同他闲话家常?然而,君执却完全发作不得,因为他瞧见他的舅父从来波澜不兴的眼中有浑浊的泪水涌出,双唇颤抖不已,一步一步地拖着沉重的身子往龙榻走去……

????君执的剑眉蹙得越来越紧,他开口问:“舅父,你认识她?”

????北郡药王浑然听不见他说了什么似的,步子未停,整个人几乎要被瞧不见的箭矢击倒在地,他只看着龙榻上的女人,只朝着她走。

????君执的脾气和耐性向来不好,一个跨步上前,将他的妻搂在了怀里,一手挡住了他逼近的舅父,面无表情地沉声道:“舅父,你冷静冷静,你现在这副模样,朕如何放心将朕的皇后交付与你诊治?!”

????百里婧痛楚万分,整个人蜷缩着,她揪紧了君执的手,迫使君执低下头来。瞧见她皱成一团的脸,君执那些本能的算计通通都湮灭了下去,着慌地吻她的唇和眼睛:“婧儿,心肝宝贝,朕在……”

????一遇到他的妻,他什么亲情伦常也顾不得了,转头冲北郡药王发作道:“她若是……”

????“她长得太像她了……”北郡药王仿佛得了失心疯,喃喃地重复道,“你瞧,她的眉眼,太像她了……她今年多大?晏染死的时候是隆德廿年,她多大?今年多大?”

????君执被他的舅父逼得快怒火中烧,却在电光火石间想起,隆德廿年,曾有一个女人的死轰动了朝野,自那一年起,他有了一门娃娃亲,也是自那一年起,大秦第一豪族白家明里一时无两,实则正式分崩离析。

????君执恍悟,脱口而出:“舅父所指的晏染,是隆德廿年过世的三舅母?”

????然而,据他所知,那位三舅母并非姓晏。

????“让开,我给她诊治……”北郡药王的疯劲还没过去,却化作满满的紧张,他险些就要动手去拽开君执,方才在温泉池中那种漠不关心的淡漠都已散去,仿佛不治好她,他绝不会苟延残喘地活在人世。

????君执从来不会讳疾忌医,若有病症,自然得让大夫来瞧,他也从来相信他的舅父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可一个人的转变如此之大,对他的妻关心之重,已远远超于对他。

????一位险些失心疯的医者,即便是被传为北郡药王,君执仍旧不太放心,亲自守在一旁,半步也不肯挪。

????北郡药王熟稔地以银针刺穴,封住了百里婧数处筋脉,吩咐着那些赶来伺候的太医们去备药,末了,却质问君执:“为何会中了这些毒?她的身子虚弱得厉害,可怎么受得了!”

????方才在温泉池中,是谁说让他找个身子康健的女子孕育子嗣,是谁说将她泡在蜜罐子里也无用,倒不如早早地弃她不顾?

????脸面变得太快,君执有些哭笑不得,索性不答,反问他:“既然药王如此关心她,她的毒可是解了?”

????北郡药王再怎么性情大变,于药理上的造诣无人可及,他蹙眉道:“她身中三种毒,其中,‘取次花丛’的邪毒,唯一的破解方法便是有孕,下药之人以同房之苦,折磨得本为处子之身的女人生不如死,及至诞下了恶徒的子嗣,一生已是毁尽,往后便再无意义可言,邪毒至此可解。”

????“而那毒瘾以毒迫人上瘾,发作时痛哭流涕,如万蚁钻心啃噬肌肤,必得服同一种毒,症状方可缓解。她方才便是此毒发作,老夫以银针刺穴迫使她忘却周身所有,此刻她已昏睡,醒来毒瘾已暂缓。可这毒瘾,并非一朝一夕可解,她若是没有过人忍耐之力,恐怕难以撑过。在此之前,她是否已寻死多次?”

????君执听罢北郡药王的话,知晓“取次花丛”一毒已解,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心痛:“那毒瘾一发作,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几次三番要撒手离去不管不顾,今日知晓有了孩子,才肯勉力活着,陪在朕的身边。舅父……”

????君执瞧了一眼百里婧的睡颜,她的眉头还微不可察地拧着,他躬身抚平她的眉,才道:“孩子呢?太医说孩子恐怕难以保住,舅父务必替朕保住这个孩子,这是朕留住她最后的筹码。”

????北郡药王不知在想什么,听见“孩子”这个字眼,他浑浊的眸子灰暗了三分:“若是孩子生下来病魔缠身,你可曾想过她能否接受这重打击?”

????君执的喉头一噎,人也退后一步,可不消一会儿,他便握紧了龙榻上那个女人消瘦的手,在她的榻前矮身坐了下来,伏低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苦笑道:“只要能留住她,若是孩子病魔缠身不得善终,后果朕一力承担……”

????他的心真狠,狠得要对那尚未出世的孩子下手,他为了留住妻子的性命,以一个未成形的孩儿牵绊她,想要将她留在身边,留住一刻是一刻,留住一世是一世。

????“孩子还没有生下来,舅父也只说可能会病魔缠身,但也许他会健康,会毫无病症,朕如何能因尚未出世的孩子,放弃朕挚爱的妻?如果这是笔买卖,朕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哪怕折损了长久的利益,也非如此不可。”说得越多,似乎便越能下定决心。

????北郡药王看着他与榻上的女孩亲热,那种爱怜之情,任是谁瞧见也会动容,北郡药王的双唇抖了抖,却再没有出言恶毒,而是较为温和地提醒道:“第三种毒,传说中的‘九死一生’,世人倒是找着了不少克制它的法子,效果好坏不一,却从未找到解毒之法。毒性一发作,十日内必死无疑,你可曾想过,若是‘九死一生’的毒发作,你拿什么救她?”

????君执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在迷津谷的那个夜晚,他的妻抱着韩晔,说要与韩晔远走高飞,那时她的毒发作,只有韩晔能救,这是他耿耿于怀的第一次挫败。

????“孔雀曾说,一颗还魂丹可保十年寿命,那红莲蕊是药引子,可惜数十年才开一次花,世间当真再无红莲蕊?”君执记得清楚,从未忘记寻找九死一生的解药。

????“三年前,倒是听说雪上之上的那株红莲将开,老夫为求稀世药材奔波了许久,可到达雪山之时,却发现红莲已被人摘下,那颗世间绝无仅有的红莲,自此下落不明。”北郡药王的眼神仍旧流连在百里婧的脸上,“从她这身子来看,九死一生想必已发作过一回,必是为那还魂丹所救,一株红莲蕊可炼制六颗还魂丹,定是有人还掌控着还魂丹的所在。”

????君执永远都能从旁人的言语中找到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无论是北郡药王关切的语气还是低沉下来的声音,亦或者是从方才起便截然不同的性情,都可为他所用。

????他暂且丢下红莲蕊不问,往他此刻最关切的疑惑上试探道:“舅父觉得朕的皇后容颜熟悉,朕初次见到她,也觉得莫名眼熟,却始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方才舅父脱口而出唤她晏染,那似乎是位故人,可朕的皇后年纪尚小,东兴景元元年出生,如舅父所言,恰是大秦隆德廿年,至如今乾化十三年,她尚未满十八岁……莫不是舅父确信她的来历与那位已故的三舅母有关?”

????北郡药王苦笑,他什么也不愿多言,只是退开了一步,自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青瓷瓶子,拔开瓶塞,一只近乎透明的蝴蝶自瓶中钻出。

????那蝴蝶在榻前翩跹飞舞,最终落在了百里婧带着隐隐约约伤疤的脸上,停在那道未愈的伤疤上不肯离去,扇动翅膀,一张一合,仿佛正在吸吮伤口中的血,翅膀渐渐由透明状变得赤红……

????“舅父你做什么?!”君执伸手想捏死那只蝴蝶,他知晓他的舅父性情乖张,却不懂他在故弄玄虚些什么!

????蝴蝶一受惊,忙飞走,待君执的手离开,它又停在了同一处地方不肯离去。

????北郡药王拦住了君执的怒火,神色是君执看不懂的悲悯和哀痛:“召你三舅舅速回长安,告诉他,他的女儿并没有死。”

????见君执不明白他的笃定从何而来,北郡药王伸出手,那只蝴蝶飞回他指间,他看着它笑,仿佛瞧见了遥远的触不可及的回忆:“晏染的幻蝶,以她的血养大,只认她的血脉,晏染死后,它已快二十年不曾进食,乍一碰见她的血脉,只顾着进食……”

????他忽然就变了脸色,冷笑着对君执道:“你也可以去告诉你母后,她所害怕的晏氏女……回来了,带着白家血脉的晏氏女……天意如此,谁也拦不住。”

????------题外话------

????【小剧场】

????大帝:寡人的心肝是三舅母的女儿,却惊呆了大舅舅,一秒变女儿控,信息量略大,容寡人喝杯毒酒冷静一下……

????小白:……心略塞,一起喝,干杯。

????小帝:(哭瞎)毒药当水喝,有这样的爹娘,我也真是醉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