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6章 天命白鹿-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76章 天命白鹿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1:37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一瞬过后,太后便清醒过来,笑得轻蔑极了:“若果真依皇帝所言,那人的确该是天命白鹿。只是可惜了,几百年间,唯有晏氏女曾有过鹿桑花胎记,那还是在古晋王时候,如今,晏氏早已灭族,哪儿来的胎记?”

????“这……”太后走入了君执的圈套,被自个儿先前的话堵住。

????谁料皇帝忽然笑了,反问她:“身负鹿桑花者,命定为后,若是有人自一出生便带着鹿桑花,那标记并非族徽,并非刺绣纹身,而是与生俱来的胎记,那么,母后觉得,她是朕的天命白鹿吗?”

????“皇帝应立刻下旨,让那女子搬出清心殿,孩子有便有了,生下来也无所谓,但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子嗣,都无法继承下一任苍狼,她还不配。”太后见君执面色犹疑,仿佛被她的言语所动,便趁热要求道。

????难怪那一朵开得恰到好处的鹿桑花,是在她有孕之后才渐渐显现出来……

????太后本是刻薄地指桑骂槐,以血统来论成败,君执却忽然理顺了,喃喃自语:“白鹿更应当是苍狼孩子的母亲……难怪……”

????大约想彻底堵住君执的话,太后看着他道:“其实,白鹿不只是苍狼的妻子,更应当是苍狼孩子的母亲。哀家为白鹿,生下了皇帝你,继任了下一任苍狼,成为大秦的皇帝,这是一个血脉相传的过程,并不是随便哪儿来的民女,带着她们下贱的血统,便可成为白鹿。皇帝,你明白吗?”

????“白鹿是个传说,身负鹿桑花者,命定为后。我白家的族徽便是鹿桑花,唯有我白家的女儿可做得大秦的皇后。百余年来祖制如此,哀家便是佐证!”太后似乎又找着了合适的理由,桀骜地扬起了下巴,回答了君执的疑问。

????太后茫然地眯起眼睛,盯着君执,想要弄清他想做什么想问什么。然而,她什么也没看清,似乎皇帝的确只是一问罢了。

????“苍狼就是朕,朕是天子,是大秦的皇帝,那么,白鹿又该如何找寻呢?”

????在太后的质问同白露等人的静候之中,大帝忽然开口,提了一个人尽皆知的疑问。

????“太后可知,苍狼白鹿的含义?”

????袁出想的是,太后恐怕要无功而返了,大帝在那位娘娘身上花的心思,用尽江河湖海的水也道不清。可太后第一次这般开诚布公地道尽那位娘娘的身份和迷惑君心,若大帝没有十足的理由,怕是无法服众。

????袁出是侍卫统领,即便大帝来了,也不可能舍了太后,先顾及到他。他仍旧跪在原地,与曹安康等人一同匍匐,眼神只敢望着地下。

????“哀家此来,是为了昨夜的梦和今晨的卜算。哀家昨夜梦见你祖父高祖皇帝和你父皇,他们十分担忧社稷,怕你一意孤行会毁了大秦的百年基业。哀家噩梦中醒来,便去太庙祭拜,让钦天监卜算了一卦,卦象中说,清心殿内那女子乃是惑星转世,有她在宫中一日,大秦将不安一日。哀家念着近日皇帝种种作为,更是忧从中来,总而言之,哀家听从你祖父和你父皇的意思,断不能容那女人再惑乱后宫迷惑皇帝!哪怕她有了皇帝的子嗣,也不过是她迷惑人心的手段罢了!”太后从肩舆上走下来,站立在君执跟前,一字一句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皇帝,即便那女子有了你的骨肉,可她到底名不正言不顺,即便诞下了龙子,也难以抵住百姓的悠悠之口……白家女为后,大秦百余年的规矩,祖宗的礼法,你怎能抛诸脑后?”太后是个聪明人,知晓这些话若是此时不说,日后再没机会说了,她今日必须同皇帝摊牌。

????君执说话时,和缓极了,面上不见风霜凛冽,仿佛一颗心皆在他的子嗣之上。

????君执继续装傻,剑眉一挑:“害喜得厉害,下不了榻,这不,太医三天两头地过来看脉,母后是过来人,应知晓她不好受,儿子初为人父,着实有些乱了头绪。”

????“你是说,那位‘皇后娘娘’有孕了?!”太后惊诧地问道,她这反应倒是君执喜闻乐见的。

????“母后虽贵为太后,却也是第一次当祖母,为了这喜事而来,自然是人之常情,儿子不孝,让母后费心了。”君执忽然道出这一句,惊得白露同太后双双瞪向他。

????“皇帝也知道?”太后的面色一沉,等着皇帝自己拆自己的台,如何将那女子数月不见踪迹解释清楚。

????太后方才起了个头,君执便打断了他,似乎一切了然于胸。

????“母后果真是为了她而来……”

????“那位皇后娘娘……”

????“怕是不只如此吧?”君执提出疑问,那美不胜收的俊容竟无霜雪,看得太后和白露等人十分费解,太后正待将此行目的说出,不能在皇帝面前问责于皇帝,便先从那个民间来的贱胚子下手!

????太后冷嘲的时机到了,她面若寒霜地哼道:“还不是皇帝日理万机,又无心朝政,哀家在朝堂上见不着你,也不见皇帝去慈宁宫坐坐,哀家自然该来瞧瞧皇帝了。”

????君执没有过问太后等人来所为何事,像是完全不知太后的心思似的,脸上浮起些许笑意,问候道:“母后,您今儿的心情似乎不错,竟会来清心殿。”

????等到君执走近,随太后一同前来的曹安康等人都纷纷跪下行礼,太后却仍旧倚靠在肩舆之上,等着皇帝先开口。

????白露又被骂,不敢再吭声。

????太后神色桀骜,容不得任何人在她的面前多嘴多舌,听得白露说这句,她的眼眸扫过去,眸中有诸多不满:“谨言慎行,不可在背后论皇帝的是非,哀家没有教过你吗!”

????“皇姑母,看样子那个女人身子的确不大好,三天两头地便召太医来问诊。”白露瞧一眼走近的刘太医,压低声音对太后道。

????本以为皇帝会一直躲在清心殿内,不肯见他们,谁料又等了一炷香的工夫,皇帝竟踱步走出清心殿,跟在他身后的,是太医院的刘太医。

????听罢太后的话,白露暗暗舒了口气,来清心殿闹事,本是二王爷君越出的主意,可君越毕竟是大帝的兄弟,在这场立后风波中,他不宜插手太多,显得越俎代庖大逆不道,因此便吩咐了白露务必稳住太后,不弄出个结果来,绝不能退回去。

????思及此,太后抬了抬手:“哀家继续等,皇帝今日不出来,哀家便在此过夜。”

????太后专断惯了,自然是不喜欢旁人在她的身边指指点点,然而白露所言不无道理,她同皇帝之间的母子关系不好,若是今日治不了皇帝,他日必是被皇帝踩在脚下。她是母亲,是太后,皇帝所该做的,应当是高高捧起他的母亲,而不是极力打压。今日来清心殿,不是为了皇帝,而是为了太后的威仪。

????见太后的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白露吓得忙低下头去,小声嗫嚅道:“皇姑母,露儿也只是说说而已,不敢让皇姑母为难。”

????“皇姑母,您不可半途而废啊!”白露见太后要走,忙拦住她,解释道:“皇姑母,您想啊,大表兄什么性子,一贯是这个脾气,若是您现在就折返,让大表兄觉得您如此好打发,下一次再有个什么事儿,他定是更不会放在眼里了。皇姑母必得让大表兄知晓,有些事是不可商量的……”

????她身为白家太后的尊严不允许她继续等下去,她要问责皇帝于太庙,便只等着回头去集结那帮老臣。

????双方僵持了许久,太后已没了耐心,当下便要折返慈宁宫:“罢了,罢了,皇帝翅膀长硬了,连母亲都不肯见了,哀家也不强求皇帝多孝顺,明日哀家便去太庙问问先祖皇帝……”

????袁出跪着,不言不语,任他们如何辱骂,他只是无动于衷。

????太后是长安宫阙里最有权势的女人,没有人敢动她一根毫毛,他们这些奴才,不过是替主子守城,可以折辱尊严,可以献出膝盖,却绝不能放下手中的刀剑。

????曹安康阴阳怪气的嘲讽挖苦,无非是来报上一次被袁出恐吓的仇。袁出跪在那儿,脊背挺直,即便身形更低,却并没有一丝颓唐和软弱。他几次想挥剑将这阉奴的舌头割下来,却忍了再忍,等着陛下来。

????太后跟前的红人曹安康冷哼着啐道:“太后老人家责罚,袁统领似乎心有不满啊?连陛下见了太后老祖宗都要问礼,你一个小小的侍卫统领,居然敢不跪,难怪太后老人家发怒!好生跪着吧!”

????作为御前侍卫统领的袁出,正跪在那儿,身形比众人都矮了大半截,却仍旧没有吩咐黑甲军退让开。

????“皇姑母,露儿可不敢,侍卫统领袁大人可在那儿挡着呢!袁大人连您的凤驾都敢拦,我又算得了什么?”白露着一身鹅黄的宫装,站在太后的肩舆旁,居高临下地望着前方。

????黑甲军听从君命,寸步不让地守着,却到底不敢以兵刃对着大帝的生母皇太后,见皇太后冷嘲热讽,他们也只管目不斜视地听,木头似的恪守本分。

????越气,越是冷笑不止:“皇帝真是孝顺哪,见哀家来了,连个面儿都不露。那‘皇后’也真真贤良淑德,哀家来看她,她闷声不响地躲着,是打算躲一辈子啊还是怎么着?露儿,你替哀家进去问问,哀家若是死在这清心殿外头,皇帝和那位皇后,是不是也不管不顾啊!”

????清心殿外,太后一行人已等了多时,虽然太后坐于肩舆之上,以华盖遮挡日头,可呆久了不见陛下出来,她心里头的火气越发地大了。

????然而,无论是在大帝面前,还是在她义父面前,她没有资格插上话,大帝与她的义父更亲近,算起来,她也不过是个外人。

????听罢这个消息,孔雀猛地抬起头来,想要说话,可大帝已走出了几步远,置身阳光之下,她身为暗卫,自然不可跟上去。大帝吩咐她转达神医的那几句话,就像是对着自家的长辈撒娇,他要如何如何。那位娘娘自己的命尚且只剩半条,如今再孕育了一个孩子,究竟是折磨她,还是折磨大帝?

????“带神医来清心殿,朕晚些时候来见他。”君执迈出门槛去,又顿住,回头道:“朕的皇后有了身孕,你知会神医一声,朕要这个孩子,非要不可。”

????孔雀说话时,视线瞥向了清心殿外,君执明白了孔雀所言的不便露面的意思。

????君执正嫌太医啰嗦,孔雀不知何时出现在角落里,也不顾旁人的眼光,走到君执跟前,低声禀报道:“陛下,义父……已至长安,只是宫阙深深,他老人家不便露面。”

????帝王之心难测,才一个时辰的工夫,便又改了主意,那老太医以为听错了,捧着药跟上大帝的步伐,弓着身子道:“陛下,娘娘身子弱,连进食都不肯,如何能保母子平安?陛下三思啊!”

????君执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瞧老太医一眼,丢下一句话,便朝外走去:“换成保胎药,无论你用什么法子,朕不准这个孩子有半分闪失,朕要他平安地生下来。”

????清心殿外的确嘈杂,君执怕吵着她,忙走了出去。那老太医正等在暖阁门外,见君执出来,忙俯身道:“陛下,滑胎的药已备下了,是不是即刻让人去熬药?”

????“嗯。”百里婧闭了闭眼,算是颔首,毫不回避他注视的黑眸,坦荡得像忽然失了忆,前尘往事都已忘了个干净,只记得怜取眼前人。

????她忽然变得如此害怕失去他,无论这害怕是真是假,是计策还是哄弄,君执都当成真的。他俯下身去吻她的眼睛,所有的耐心都倾注在她一人身上:“朕去去就来,御厨已去准备晚膳了,朕回来陪你用膳,先养养精气神儿,待天暖和些,朕陪你出去走走,恩?”

????“陛下……”见君执要起身,百里婧匆忙握住了他的手,她的手冰冷而瘦削,那双凹陷下去的眼睛带着恳求:“别让我等太久,夜里要来陪我……”

????“乖,躺下睡会儿,朕去瞧瞧。”君执扶着她躺下,替她掖好了被角,手掠过她的小腹时,有些难以言喻的心情,他的第一个孩子,在他最爱的人腹中,他辗转半生,还能有这等福气,也算是佛祖仁慈了吧?

????她从何时起,知晓自己拿捏着他的所有?指使着西秦大帝为她驱逐嘈杂,她必是千古第一人。

????不等君执再哄她,她已倦了,眼睛慢慢地合上,却第一次管起来外头的闲事:“陛下,外面吵得很,头疼……”

????百里婧低头一笑:“但愿陛下记得方才所说的话……”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惯常说着甜言蜜语,告诉她,她有多重要。

????当然,他不会告诉他的妻他有多担忧,略略思量便答复她:“你生下的,若是男孩,朕便喜欢男孩,若是女孩,朕便喜欢女孩。你若是生了男孩,想要女孩,朕就努力些,早日生下一个……不过,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朕最爱的,是他们的娘,是你……”

????君执听罢,闪过脑海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孩子是男是女,而是老太医方才的话,孩子留还是不留。

????百里婧弯起唇角,伸长手臂环住了君执的脖子,她太虚弱,坐不了多久,絮絮叨叨地问:“陛下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不,朕……恨不得吞下去,嚼着吃掉……”君执一声笑,一丝不满也没有外露,他照样说着他的情话,告诉她,他的爱意和坏心思。

????“陛下不喜欢?方才陛下想得太入神,都不理我了。”百里婧的眼神略略不安,勾着他的劲儿却全然有增无减,眼神越无辜,越是可怜楚楚。从前,她甚少可怜楚楚,更别提做这等卑微姿态。

????她被他给调教的好,亲吻的时候主动送上香舌,君执毫无芥蒂地轻柔回应,像是全然不知她热情的缘由。末了,以额抵着她的额,略喘息着笑问:“谁准你一亲嘴儿就伸舌头了?”

????他太久没得她主动拥抱,更别提主动亲吻,这一会儿工夫接二连三地投怀送抱,送上她的唇舌任君采撷……

????君执想得太入神,忽然唇上一热,他回过神来,发现他的妻正仰着头吻他。

????若换做从前,他会意有不平,如今被折磨了这些时日,她肯心平气和地同他说说话,他已十分知足。

????心事如海,却不能因怀中人已活过来,而一一追问清楚,君执如何不明白,这鹿桑花忽然出现在她的肩胛骨上,他的妻根本不曾察觉,她又怎么可能回答得了他?连她如今想要做什么,他也一无所知,但终归不可能是为了他。

????如今,他对她的所有都已摸了个透彻,面容自然更为熟悉,反而越发不容易去想起,为何初见时有异样的久别重逢之感。

????自去年三月,大婚当日,揭开盖头的那一刻第一次瞧见她,他便觉得有一丝熟悉之感,可这丝熟悉却又那么微弱,让他想要抓却抓不住。

????君执垂眸,凝神望着怀中人那张脸……

????君执已知晓他的妻非东兴司徒皇后同景元帝亲生,她亲情泯灭,家国凋零,又经由诸多欺骗,才会坠入如此自弃境地。那么,她所不为人知的身世会是如何?

????君执满腹疑窦,虽说他身为大秦皇帝,也认定他的妻为他的皇后,可这毕竟是他一厢情愿执意为之,群臣百姓并不接受,只因百余年来,“白鹿”皆出自大秦豪族荥阳白家,她身上这鹿桑花纹从何而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