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0章 朕的第薄相-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70章 朕的第薄相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0:40Ctrl+D 收藏本站

????大帝阔别长安三年,终于肯上朝主持朝政,实是天大的喜事,朝臣无人敢不早早来龙华殿等候。昨日大帝回京,带回的那位皇后娘娘,依旧成为朝臣议论的焦点。

????“听说那位女子出身民间?”

????“的确有此传闻,说是容貌极美,因此才得大帝垂怜。”

????“大帝登基已近十载,立后本无可厚非,只是这民间女子,身份到底……唉。”

????“大帝同太后不和已久,此番立外姓民女为后,太后恐怕要……”

????“薄阁老,您瞧,白国舅的脸色不大好看,若是白家小姐不得为后,太后能答应?”

????“孟阁老倒是自在,当年孟家小姐高中状元,品貌皆冠绝天下女子,诸位大臣多人奏请陛下立孟小姐为后,无奈遭太后驳回,便就此作罢。此番白家皇后之位岌岌可危,孟阁老岂能不扳回一局?”

????“孟小姐是薄相的门生,颇得薄阁老喜爱,若不能入宫为后,与薄相倒也匹配,才貌俱全啊!孟小姐的婚事倒可不必担忧,只不知大帝究竟作何打算……”

????……

????天下大事,有时不过是将家事门第放大了来说,也琐碎的可怕,一群朝臣像是长舌妇般议论起大帝和薄相等人的婚事。只是豪族之间的婚姻与普通百姓不同,第一等女子必得嫁入宫闱,再次等也得门当户对,像那位从民间被大帝纳入后宫的“娘娘”,便是最上不得台面的,她迟迟未露真面目,搅得一群朝臣心痒难耐。

????等了许久,终于听得一声唱和:“陛下驾到!”

????朝臣忙收敛情绪整理仪容,端端正正站回自己的位置,等那身熟悉的龙袍映入眼帘,朝臣又一齐跪倒,声呼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秦尚黑,君执着一身黑色龙袍,将后宫中遭遇的种种狼狈皆遮掩了去,只剩不可侵犯的高贵姿态,无人能将黑色穿得如他般气势逼人,连正视他的勇气也无。

????君执方坐定,视线扫过朝堂的众臣,随后微微弯起了唇角。

????果然,立刻有另一道声音自斜后方传来:“太后娘娘驾到!”

????太后娘娘何等尊贵的身份,连来朝堂也不肯比皇帝先到,她要秉持着太后的威仪,让皇帝起身向她问好。

????一身黑红相间的朝服的美妇人在宫人的搀扶下走上殿前,那些跪着的朝臣索性不用起身,再拜道:“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待呼声散去,太后也未出声,只是望着御座上的皇帝。

????君执顺了她的意,起身对她行礼道:“母后。”

????即便是三年后母子初次相见,太后听罢他的问候,双目也只扫向旁处,并不给他好脸色,自顾自往一旁的凤座走去,坐下后才道:“皇帝免礼吧。”

????朝臣对太后娘娘这副傲慢姿态早已习惯,谁让她是大帝的生母、白国公的千金,连私军都可充做御林军来用,可见大帝对母亲的纵容。

????君执倒也不在意太后的冷淡,对仍旧跪着的朝臣道:“诸位爱卿平身吧。”

????“谢吾皇万岁!”

????朝臣陆续爬起来,却都低眉顺眼地站着,不敢正视皇帝的威严,二王爷君越却是个例外,他自方才君执开口说第一句话时便有些不可思议,他身份尊贵,站在朝臣的前列,也只敢微微抬头瞅一眼圣颜——

????的确是那张美得有些过分的脸,却并不呈娇媚女态,是一种男人的美,精致,冷硬,不可亵渎。君越不敢久视,又忙低下头去,眉头蹙紧,疑惑难解。

????君执望着朝臣,朝臣等着陛下开口,一时间朝堂竟寂静了起来,君执觉好笑,对殿前的薄延道:“薄相,寡人在行宫休养这三年,你将寡人这些爱卿都训成了哑巴?否则为何寡人归来,他们却无话可说啊?”

????薄延宠辱不惊,着官服也气质如一,那双沉静的黑眸毫无惧色,对着殿上的陛下拜了拜,道:“陛下说笑了,诸位大人得见龙颜,已是心潮澎湃,怎会无话可说?”他随后微微回头望向众人:“诸位大人有事便起奏吧,陛下在此,有何畏惧?”

????那些憋得快疯了的老臣,一旦打开了话匣子还能收住?薄延昨日已收到多份联名奏章,俱是关于立后一事,只是陛下心不在焉,大约也未曾听见他的陈述。薄延撒开了手,任由事态蔓延,要来的,总该来的。

????“陛下,老臣……”

????第一个冒头的,不出所料是薄阁老,薄家无女儿,立后这种事轮不到他们担忧,从而也最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然而,薄阁老才说了几个字,便被御座上的大帝止住了,大帝抬了抬手道:“薄阁老且慢,有话待会儿再说。朕反思了一番,这三年撂下朝政不顾,确实不该,与其让诸位爱卿为朕心忧,倒不如让朕先同你们这些朝廷股肱之臣言明朕的处境……”

????朝臣谁也没料到大帝会如此矮了身份,竟要同他们汇报三年来的行踪?

????包括薄阁老在内的内阁大臣率先跪下:“臣等愿闻其详。”

????二王爷君越默不作声,只随着矮下身子,双手有些微微汗湿。

????君执一双美目扫过君越和跪下来的朝臣,面色丝毫不改,他将视线转到白太后那方,这才道:“母后也听听罢,朕在外这些年,让母后挂牵了。”

????白太后是最重颜面之人,皇帝若无其事,她又怎能小肚鸡肠?她沉着地笑道:“哀家倒要听听,谁在这三年里头敢为难皇帝。”

????这不是一个母亲会说出来的话,这是太后的言辞。

????君执并不放在心上,他是天生的帝王,骨肉亲情于他分外淡薄。他望着鸦雀无声的朝堂,总算开口道:“朕十六登基,至今已近十载,为大秦社稷忙碌是朕之幸事,不敢居功。无奈三年前朕身子抱恙,便去行宫休养,期间也不乏种种磕绊,所幸朕还活着,那些磕绊便可一笑置之。一晃,朕已近而立之年,诸位大臣与大秦百姓所忧虑的,不过是朕的后宫与朕的子嗣……”

????“陛下明鉴!”殿前的朝臣忙附和。

????君执一笑:“朕也如诸位爱卿一般忧虑啊,今日朝上既然与诸位爱卿相谈甚欢,便索性将朕的家事一并说道说道。朕素来不喜女子,任何女子跟了朕不过是受苦,这一点,薄相最是清楚……”

????他说了这一句,停顿了一番,双眸便望向薄延,那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上挂着罕见的笑意,连历来寒波生烟的眸子也颇为温柔。

????朝臣虽听闻陛下与薄相关系暧昧,却从未得以验证,如今陛下亲口道出,他们如何能不群臣哑然?

????“这……这……”薄阁老险些晕了过去。

????白国舅和孟阁老等人面色青白,连朝堂上唯一的女官孟御史也不禁侧目望向自己的恩师薄延。

????权臣弄政,谁都知晓丞相薄延的手段,从前还道他有何依仗敢如此猖狂,如今看来,他还真是无所畏惧……得陛下恩宠,自然敢为所欲为。

????大帝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头便引来了无数异样的目光,连太后娘娘都几乎要将薄延的身子盯出几个窟窿来,薄延本人却不动声色,视线直视前方,全然无惧千夫所指。他这态度是默认,似乎与大帝的暧昧不清,理所当然。

????冷眼旁观朝臣的惊慌失措,君执轻咳了一声,这才继续道:“无论是诸位大臣的女儿,或是朕的表妹,在我大秦,都应像孟状元般眼界开阔胸襟伟岸,即便是嫁人生子,也当遇着疼惜她们之人。朕给不了她们疼惜,因朕的疼惜都只给了一人……”

????众人又望向薄延,薄延浅笑,眼眸沉静,无惊无喜。

????“与其让朕将那些无辜女子锁在深宫孤苦一生,倒不如让朕去祸害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由她陪朕同眠,由她为朕生子,朕终此一生只祸害她一人,并不觉心疼可惜。待朕有了子嗣,那些好女子有了归宿,如此便能皆大欢喜了……”君执不顾朝臣目瞪口呆的纠结失控神色,只望向太后:“母后,那女人很合儿子胃口,只是被儿子折腾够了,身子抱恙,还在调理之中,待她痊愈,朕自会让她去给您请安。”

????根本不等太后的脸色由青转白,君执似想起什么,忙道:“哦……钦天监,给朕算算日子,卜算出黄道吉日来,朕要举行封后大典!”

????“陛下,此事不可……”朝臣被他的自说自话弄得蒙圈,却还是有人清醒,走出队列有话要说。

????“此事朕心意已决,除非世上的男人能生子,否则,朕非娶她不可!若有异议,诸位爱卿下了朝来找朕谈谈,三年未见,朕也想与诸位叙叙旧……”大帝的美目自薄延身上划过,又落在近旁要出列的朝臣身上,寒波生烟般冰冷可怖,唇角一丝笑意也无。

????他一意孤行,以帝王的姿态将此事告知朝臣,他爱而不得,他因爱成疯,他要纳民女为后,却对那女子的来历只字不提。他似乎自暴自弃,为了天下百姓强留子嗣,他已委屈至此,却还有人敢不听皇命,这人的下场该如何凄惨?

????“皇帝……”朝臣都闭了嘴,太后却不用看他脸色,以母亲的身份预备质问他。

????“母后,您是觉得皇帝换谁都可以做,朕若没了子嗣,也伤不了江山社稷,是吗?”君执勾起唇角,淡淡笑问道,目光毫不回避地注视着太后。

????“……”太后被他逼问得哑口无言,天下间没有这种强词夺理的皇帝,若不让他娶那个民女,他便耍横放赖要与薄家的小崽子共度一生了,反倒逼得她成了千古罪人!

????“既然诸位爱卿和太后都没了意见,此事便这么定了。薄延……”君执收回双眸,望向薄延:“立后之事交由你去做,朕信得过你。诸位爱卿若是有待字闺中的女儿,倒不妨办个踏雪寻梅的腊月宴,我大秦青年才俊何其多,何愁觅不着佳婿呢?朕对此喜闻乐见。”

????将所有人的话都堵死,大帝还要面面俱到地安抚朝臣,这些首辅之臣、朝廷股肱之家谁都有私心,谁都有待字闺中的女儿,渴盼着送入宫闱侍奉大帝左右,可如今众人都没了指望,不免心下黯然。

????可他们转念再想想白国舅家的千金、孟阁老家的孙女,怨气也都消散了不少,谁都没能入宫闱伴君侧,那个不知底细的民间女子为后,未尝不是件好事吧?

????“朕的大事已说完,众爱卿若是有与此事无关的政务,皆可上奏。”君执安稳地坐着,轻轻松松将立后一事翻了过去。

????朝臣本都是冲着那位“皇后娘娘”来的,陛下的终身大事关乎大秦社稷苍生,如今陛下早有定夺,他们倒无话可说了,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大多低下了头去。

????“启奏陛下,如今东兴内乱,北郡府叛军划江而治,自立为王,恐时日一久将成大患,大秦集结兵马于边境多时,是战,还是不战?”

????到底有人头脑清醒,朝臣想不到的是,出列的那人竟是孟家的小姐孟辉京,上届科举状元,大秦第一位女谏议大夫。朝廷关切大帝的婚事,忙着争风吃醋,她却不动声色,只念着边疆战事。

????听罢孟辉京的奏议,君执投去颇为赞赏的目光,却又赞起薄延:“薄相,听说孟卿是你的门生,不错啊,孟阁老也该放心了。”

????大秦四大豪族中的孟家,因男丁稀少,小辈中只得一个女子,朝廷便特许其参加科举,也算是给了世家面子,谁料这孟小姐竟高中状元,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被大帝这般夸赞,众人也都回过神来,除却大帝的婚事,这边疆纷乱却也不得不重视。聂家到这时也终于有人出列道:“请大帝早日定夺战事……聂家不肖之徒聂子陵出使东兴被困,至今生死未卜……”

????聂家人说话时盯着薄延的方向,眼神多有不满。若非薄延怂恿,聂子陵在御膳房中掌勺,何苦跑去当外交使臣?

????薄延虽耳听八方,却谨慎地片言不发,专心等着大帝的决策,这是他昨日在清心殿内问过大帝的紧要之事,估计大帝半句也没放在心上,这会儿孟辉京在朝堂上重提自然更好。

????君执不愿听到聂子陵如何,他并不在乎聂子陵的生死,他的为难之处仍旧在他的心上,韩晔此人,他固然不想放过,东兴也再不是她的国,照理说他已没了后顾之忧。可这会儿他哪有心思去开疆拓土,枕边之人毒尚未解、心尚未回转,他却驱使他的铁骑征战四方致情敌于死地……

????“此事涉及黎民百姓与大秦社稷江山,容朕再想想。”君执未作答复。

????永远有人向往安定,也永远有人热血沸腾,但朝臣明显察觉到他们的陛下变得谨小慎微了起来,若是换做从前,他定会第一时间分析利弊指挥安定,似乎有什么牵绊住了他的心,他在反复思量参战与隔岸观火的利害之处……

????再议了些国事便下了朝,群臣恭送大帝与太后离去,每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大帝仍旧是大帝,婚事上果决,朝政上却已生疏了,唉,这该如何是好?”

????“若能趁东兴内乱之机出兵,定能横扫江南富饶之地,将整个九州纳入大秦国土,如此盛世大帝为何还要犹豫?”

????“一旦开战,必将有伤亡,百姓好不容易休养生息富庶安定,又要征军打仗,让他们的日子怎么过?何况已至新年,东兴的百姓不得安稳便罢了,我大秦百姓谁不望团圆喜乐?大帝为百姓着想,怎能不思量再三!这才是仁君之举!”

????“两位大人莫要争执了……”

????即便是散了朝,耳边仍旧嘈杂不堪,薄延对这些争执一笑置之,全然不参与。孟辉京自高中状元后,便由孟阁老亲自引见,跟随薄延学习政务,她也不参与那些是否,快步追上薄延的步子,问道:“大人觉得陛下会如何选择?”

????薄延慢下步子来等她,与她同出龙华殿,闻言,笑道:“我哪敢揣测圣意?待陛下清醒些许,自然就有了计较。”

????孟辉京蹙起眉头,她素来聪明伶俐,反问道:“大人的意思是……早朝之上,陛下尚有些混沌?”

????问完,孟辉京也知晓薄延不会答复,谁都知晓薄相精明得像鬼,他再不会在旁人跟前议论圣上的是非。但孟辉京还有一问不明:“大人,不敢揣测圣意,辉京便不问了。只是陛下将大婚,却命大人来操办封后大典,未免太残忍了些,大人难道没有丝毫怨言?”

????这一问,将薄延给问着了,他不自觉转过头去,沉静的黑眸望向孟辉京的眼睛……女人天生好这些生离死别爱而不得的愁怨,陛下在朝堂说与薄相情深缘浅,碍于男儿之身无法与其共度一生,甚至还命他来办大婚事宜,作为女人,孟辉京理所当然觉得薄延该恨。

????“呵……”薄延明白过来孟辉京的意思,不自觉笑出了声,那青瓷般的温润气度被风吹拂,忽然就撩开了一层里子,阵阵别样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孟辉京不曾瞧见过的薄相。

????就在孟辉京以为薄相仍旧沉默事,薄延抬头望着龙华殿上方的湛蓝天色和远处的白雪皑皑,轻声叹了口气:“是啊,怎能不怨呢?”

????他以大帝的男宠之身上位,成为帝王的挡箭牌,无论婚事或是政事,只要能用他,大帝毫不含糊。那万千宠爱如今已真真实实落在了一个女人头上,他薄延……真是担了虚名了。

????------题外话------

????【小剧场】

????梵华:(咂咂嘴)强扭的瓜呢?吃不到了吗?薄薄,你徒弟孟美人好像很喜欢你啊?

????薄延:……我丑到没人喜欢。

????琴妈:(哼哼)小胖妞,吃货是没有前途的,答应虐你我会放过你吗?师徒恋好像挺萌。

????梵华:(咆哮)吃货和面瘫、丑人和他的童养媳也很萌好吗!(摊手)算了,找聂子陵去了,薄薄做饭太难吃,不要了……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