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6章 全都第依她-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66章 全都第依她

住家野狼2016-11-15 23:30:1Ctrl+D 收藏本站

????大秦历乾化十二年岁末,大帝自行宫返回长安城,御驾过处,百姓们跪地而拜,莫不心生敬畏。舒悫鹉琻那本该如神明般受人供奉的君王,以如此近的姿态路过他们身边,哪怕不能得见真容,只隔着重重黑甲军,也足够百姓们称道一时。

????待龙撵走过,百姓仍旧不敢抬起头来,言语间俱是欢喜:“听说啊,大帝自乾化九年起便在行宫休养,朝中诸事由薄阁老、白国舅还有后起之秀薄相主持,我们还担心大帝身子抱恙,大秦危矣,如今大帝重回长安,真是喜事一桩啊!”

????“谁说不是呢?若非乾化新政,改革弊制,大秦早已毁了,那些史官却还扬言要将大帝暴政记下,未免后世重蹈覆辙,真该阉了!”

????“说是暴政也不为过……”有人意见不一,“谁不知晓当年大帝深受高祖喜爱?连咱们的乾化皇帝在大帝面前也只得低头,你们见过谁家老子还要给儿子让座的?乾化皇帝之死,史官又得记上一笔!”

????“再胡说,小心我去府尹处告你!”

????“这大秦什么时候不准草民说话了?若大帝真是菩萨心肠,也不至于在行宫休养时,还下令活埋了近十万突厥人吧?是你,你做得出来吗!”

????“大帝那般做,自有他的道理!只要国泰民安,谁管突厥蛮子是生是死!想必你这叛徒早忘了乾化六年突厥之祸了吧?若非当年十八岁的大帝亲上战场,不计前嫌与东兴结为盟友共抗突厥,看你今日还能笑得出来否?!”

????“……”

????长安城的百姓多是热血之辈,加之国泰民安兵力强盛,百姓们的血气更随之水涨船高,私下议论朝政的仁人志士多如牛毛。

????除却朝政的议论,自然也少不了对大帝的八卦,无论男人女人对他们的皇帝陛下的私生活多少都有着窥探**,更扮演起了媒人的角色操心着大帝的婚事。

????“大帝这次回京,莫不是要迎娶白娘娘?”

????“什么白娘娘?”

????“哎呀,谁不晓得当今太后是累世公卿白家出身?自咱们大秦建国起,历朝历代的皇后都是白家的千金。宫里那位太后的亲侄女儿,可不就是下一位皇后娘娘吗?姓白的娘娘,难道不该叫白娘娘?”

????“我也听说那位白娘娘,哦,不,白小姐,是国舅爷的女儿,极得太后喜爱,从小在宫里长大,与咱们大帝是青梅竹马。瞧瞧这情分在那,怕是长安城内任何一位千金小姐都比不得的!这皇后娘娘之说,倒也极其恰当!”

????“咳咳,你们没听说吗?大帝今年都已二十有五了,至今不曾立后,说是不喜爱女子,只偏爱男子,当朝薄相就是大帝头号新宠……真是可怜了那位白家小姐啊!”

????“岂有此理啊?若是大帝偏爱薄相,大秦岂不是后继无人?大帝无子嗣,该如何是好?”

????“……”

????长安城大雪,天儿冷极,可这些百姓急切的心思却并未冷却半分,仿佛凭着他们几句八卦,便可叫大地回春了似的。

????龙撵已走远,留下深深的车辙印子,龙撵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喊声仍旧不绝于耳。

????龙撵内,被轻暖的被子裹住的百里婧目光空洞地注视着上方,不曾为这跪拜声惊扰半分。

????自第一声“万岁”起,她便没有再开口说过话,君执担心她将恨与怨积在心里,便时不时与她说着些无关紧要的事。

????“婧儿,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解释,都说给你听。”他抱她在怀里,让她靠着他的胸口取暖。

????百里婧轻轻一笑,如今再不会有任何事任何人可叫她开口去询问。有什么可问的?她的夫君可以是哑巴是死人,为何不能是皇帝?西秦大帝又如何?她此生长在帝王家,他们何人能再仗着权位吓唬她?

????她没什么好问的,也没什么好听他解释的。

????君执见她呆呆的,显然药效还未发作,便耐着性子主动与她说话:“长安城是生我养我之地,渭水不比淮水,水势迅疾,大约你不曾见过。长安的冬日很冷,但入了宫就好了,不会冻着你。外头的雪很大,大约也是你平生所未见,想不想看一眼?”

????说着,君执将帘子掀起一角,外头的雪光太盛,百里婧微微地眯了下眼睛。都是些陌生人跪在路旁,身着与大兴完全不同的衣衫,长着与江南人不同的一张张脸,耳边充斥着的也是陌生的口音。

????百里婧将头妞开,不愿再看,嗤笑了一声:“我不喜欢这里,你送我回去。”

????她的嗓子哑了,孔雀的药她不肯喝,君执强灌了几日,待她的毒性发作,又会叫得声嘶力竭,再找不回往昔的泠泠嗓音。

????长安的冬日又冷又干,她的唇也裂了,喂水不肯喝,只是一心求死。君执本被她折磨得连脾气都再没有,强撑着用内力发声与她说话。听她说不喜欢长安,想回去,他自是不会答应。

????“乖,回宫就好了,再忍忍。”他耐着性子哄她,执起水囊喝了口水,低头喂给她。

????她不吞,又咬他,非逼得君执捏住她的下巴强来,他任她咬,却不准她死。

????如此喂了几口水,她的唇才算是湿润了些,嗓子的沙哑也好了些许,君执替她擦去唇角的水渍,却见她的目光沉沉地盯着他。

????有了几番经验,君执知晓她又在叛逆,不消一会儿又该发起疯来,他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柔声问:“又想了?”

????他的大拇指上戴着那块墨玉扳指,帝王的象征,触到她的脸颊,有些微的冰冷。

????百里婧笑起来,笑得妖冶而魅惑,她伸手摸他的脸,摸那道还未消褪的长长抓痕:“想再抓一道血痕,想让你新伤加旧伤,让你的臣子们好好看看,有我在一日,你的脸就会越来越丑,越来越讨人厌,越来越让人恶心……”

????君执抿唇,不回避她的视线,按住她放在他脸上的手,不怒,不争辩,只顺着她:“好,准你抓。”

????他越是对她百依百顺,骄纵忍耐,百里婧越是不肯听,越是要与他对着干,她的痛苦无处发泄,连一个能争吵的人也无。全天下都是这副嘴脸,都说着爱她顺着她,什么都给她……

????他们给了她什么?

????给了什么?

????除了痛苦,只有痛苦。

????“虚伪,骗子……”她的喉咙似被人掐住,血气冲上头顶,蔓延至四肢百骸,一双眼睛被激琝钼得通红,连唇边的笑容也由妖冶魅惑而变得可怖。

????她用力地揪住君执的衣襟,她不管他是否身着龙袍,是否是九五之尊,她将他用力地压在车壁上,恶狠狠道:“我会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知道我要什么!可是你不给!你不给!你为什么不给!我痛,我痛,你看着我痛,你只想看着我痛……你是天下最恶毒的人!给我滚!”

????走在御驾之侧的桂九无声叹了口气,婧公主又开始发疯了,主子默不吭声地忍了一路,高贵的九五之尊被人骂得像条狗,他们这些奴才瞧着心疼,却一点都不能劝,始知世上真有“一物降一物”的说法。

????百里婧推开君执,将小几上摆放的珍馐、果盘、水酒全都扫翻,还觉不够,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干脆搬起小几就要往外砸。

????一个接一个的东西从龙撵内被扔出来,路边跪地朝圣的百姓们都惊呆了,以为龙颜大怒,个个不敢抬起头来。

????君执沉默,他黑沉沉的双眸与她对视,一言不发地攥紧了拳头,他知道她要什么,她要死,她只要死,可只有这一件他不能答应她。所以,他任她闹,闹够了,闹得天翻地覆,他不准她死。

????“为什么不给我!你知道我要什么!你知道!你不给!你为什么不给!”百里婧还在发疯,想去砸取暖的火盆。

????“婧儿,够了!”君执终于伸手抱住她,天已经够冷,她从未见过长安的冬日,若是离了火盆,她定要冻出病来。

????百里婧讥笑:“够了?怎么会够了?我不够!你成全我,就够了!”她回身捧着君执的脸,脸色酡红,仿若已醉:“你不是说爱我吗?爱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活不下去了,你却不准我死,你们都一样,想折磨我,想让我看着你们活得有多好,是不是?”

????君执吻她:“你是我的命,我不准你死。”

????百里婧像听到了笑话:“我是你的命?那……那你陪我去死啊,你爱我,就陪我去死,你敢吗?敢不敢?”

????她像个孩子,又像个疯子,将生死当做玩笑,不信天下人的真心,什么花言巧语疼惜爱宠,在她的面前,都一文不值!谁愿意杀她,谁才是真的爱她。

????若非亲身历经,君执绝不会相信有朝一日竟沦落到如此下场,这比当初伪装成东兴相国府内的病秧子墨问还要无助,起码那时她还在乎他,还愿意为他珍惜自己。

????如今,她已失了心智,不爱任何人,听不了他的劝,甚至他一个不小心,就会目睹她的自戕。

????君执那巧舌如簧的嘴,被她硬生生逼成了哑巴,面对她的问,他给不出答案。他固然可陪她去死,可他也的确并不愿死去。他留恋凡尘,也不准她弃他而去。

????“不准我死?那给我药……”百里婧主动凑上自己的唇,“就在这里,给我药……”

????龙撵之内,百姓围观,她存心为难他,她要做世间最出格的事,她已不惜名誉脸面,她就是要让他服软、认输、败北!

????君执被她吻住,这些日子他们又做过多次夫妻,她药效一发作就离不了他,一次比一次大胆,将从前的矜持与羞涩全都抛却,只等他嫌弃,再等他抛弃。

????可他怎会嫌弃?

????君执扣住百里婧的后脑,加深这个吻。她要玩,他陪她,这是他的国、他的长安,沿街跪着的是他的百姓,他的妻想要怎样都可以,谁敢多说一句?

????“好,给你药……你可以不乖,可以胡闹,但不准想着死……”君执喘着粗气,罔顾身下人的震颤,罔顾外头黑甲军与百姓的神色,满足她的一切需索。

????百里婧很快说不出话来,行动完全被君执掌控。君执他不同于伪装出的墨问,无论朝堂之事或是床笫之间,他从来都是主导,他只允许自己是主导,控着她的所有,让她跟着他、顺着他。

????百里婧想不起那些“取次花丛”发作的夜晚,也记不得那些时候的君执是何模样,可她如今也不需再记得,因他已在她面前,与她梦里放肆的影子重合,给了她最深切的体验。

????大帝回宫,整个朝野惊动,谁人敢不迎驾?

????大秦朝堂上的那些权贵、四大豪族的家主,甚至后宫中的太后也都各怀心思地等候着龙撵到来。

????薄延作为大帝身边最得宠的权臣,此时面对着阁老、国舅等人的疑问,也只得一一耐心解答,言笑间大方得体,好似永不会怒。他着一身天青色的锦袍,仿若不觉得冷似的,虽单薄却温润,气质如上好的青瓷。

????忽见前方有单人单骑奔驰而来,显然是探子。只见那探子在五丈开外勒住缰绳,跃下马背,先对着众人行了个礼,这才附到薄延耳边说了些什么。

????薄延好看的眉头难得一皱,却挥挥手道:“好,你下去吧。”

????探子走后,朝臣问询,薄延笑答:“陛下还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诸位大人且耐心等候。”

????刚说完,薄延袖中的右手就被一只温软小手握住了,他本能地偏头看去,就见梵华将手拢在嘴边,偷偷摸摸地对他悄声说道:“薄薄,我听见了,那个探子跟你说,美人在路上做好事呢,你说他是不是带了另一个美人回来了呀?”

????------题外话------

????【小剧场】

????梵华: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吧,哈哈!你们不知道美人是谁吧,哈哈!

????琴妈:那个那个,梵华是谁不需要说了吧?薄薄,你看着点啊,别让她再偷吃御膳房的点心!还有,今天时候不早了,先上菜。V群的姐妹们,咱们明儿早见……

????薄延:(扶额)……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