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59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8:54Ctrl+D 收藏本站

????大兴皇宫一片混乱时,驿馆里的西秦使者并没有因此而受到波及,晋阳王的藩军显然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又或者说是无暇顾及。无论如何都是大兴的国事,与西秦无关。

????景元帝也不曾修书求援,西秦君主自然不会慌了手脚。

????但偏偏,因为某个人的原因,他们还是慌了起来。

????“陛下,婧公主出宫了!”

????本在悠闲喝茶的男人即刻丢下手中茶盏:“去哪儿了?”

????“往城东方向去了!”

????君执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探知过大兴的兵力,凭皇宫中的禁卫军足以应付晋阳王的叛乱,若她安分地呆在深宫之中,绝不会有任何危险,他因此才能悠闲饮茶。

????可是,为何这种时候她还要往宫外跑?

????城东……城东……

????她是要去哪?

????不能再多想,他猜不出他的妻的脾气,便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命边境兵马严正以待,随时准备南下。”

????丢下这句话,人却破门而出,桂九和聂子陵等拦不住,只好命人跟上去。

????……

????百里婧出宫时赶得巧,不曾遇到晋阳王府的藩军,也并不知晓此刻宫中剧变,她跨马东去,心里满是无望的悲伤,像这逐渐暗下来的天色。

????世上最痛苦的便是来自亲人的欺骗,她在骗局揭开的那刻忘了过去所有的好,忘了母后父皇曾经的笑容和宠爱,将所有一切归之于欺骗。

????要保护自己了,她想。

????有恶徒墨誉所在的深宫,已不是她的家了。

????不,本就不是她的家,她只是替墨誉受苦的棋子,幸好她是女子,幸好她不能做皇储,否则,她必得替墨誉受死。

????享受骄纵,也承受杀戮和灾祸,这是棋子的意义所在。

????不能想,完全不能再去想,她除了逃离,再无他法,墨问的仇……

????雪越下越大,前路一片茫茫,百里婧不知不觉竟行到了一处院墙外,稍稍一抬头,便瞧见墙内那株高大的菩提树上挂满了红绸带。

????菩提树四季常青,红绸带鲜艳似火,而洁净的雪覆盖在枝头,竟是别样的夺目。

????及至站在菩提树下,百里婧的心稍稍平静了些许,她从很小的时候便来这树下许愿,哪怕她身边已物是人非,只有菩提树从未改变。

????她想起赫的脸,想起黎戍的大笑,想起木莲的鬼主意,想起韩晔的温柔,想起墨问的沉静,想起母后的怅惘……

????她想起许多人,而这些人此刻都不在她的身边。

????她恍惚觉得这似乎是一场噩梦,婧小白明明走得很稳,一直没皮没脸,开心时大笑,不开心时让别人笑,怎么忽然便只剩她一人了?

????百里婧听见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雪落了很厚一层,踩着雪的脚步声再轻柔也还是能听出响动,也有可能那人是故意让她听见的。

????不等她回头,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随之响起:“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婧儿妹妹。”

????若是知晓来此会碰到百里落,百里婧宁愿孤身一人。

????百里婧回头看去,才发现百里落并非一人,她的身边站着韩晔。

????自从她在围场射了他一箭,到她去晋阳王府探望昏迷不醒的韩晔,再到她失去墨问,已过了许久许久,久到她有些恍惚韩晔是否还活着,而他是否还记得她这个人……

????最落魄的彼时,总能有更窘迫的此刻相映。百里婧没想到这雪天除了她,还有人有这么好的兴致来寺中赏雪,可她分明已没了心情去敷衍任何人。

????是以,百里婧撇开了头,似乎不曾听见百里落的话。

????百里落见她仍旧如此傲慢无礼,唇角的冷笑不自觉就蔓延开来,再找不到一丝从前伪装出的温婉谦和,满脸皆是嘲讽:“婧儿妹妹真是好雅兴,宫里已翻了天,你来法华寺避难吗?真不巧,怕是避也避不过去了呢!”

????百里婧眉头一皱,她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百里落看了一旁的韩晔一眼,笑容那般灿烂:“从今日起,大兴国将会改朝换代,由我的好七弟继承大统,黎家与晋阳王一脉辅政!至于司徒家……呵呵……”

????百里落已不打算再遮遮掩掩,她早就受够了过去的日子,她早已对自己说过,从今日起,无论何人,绝不能再让她受一丝委屈!

????听完百里落大放厥词,百里婧的脸色陡然一白,百里落母女虽然从来不在她眼中,可她却也知晓这种大事,百里落还不至于信口开河,除非确有此事!

????“你们居然敢谋反!”百里婧怒喝一声,视线逼向韩晔。

????再不爱大兴皇宫,不爱司徒家,他们到底她养育了十七年,这种根深蒂固的家族观念,并不能一时扭转过来。她愤怒,带着司徒家公主的荣辱。

????都已经成了乱臣贼子,韩晔的表情仍旧平和,那双星海般的眸子深邃沉静,毫不回避地迎上百里婧.lkmp.net浪客中文的目光。

????“不要脸的狗男女!”

????百里婧忽然使出移形步法,眨眼便到了韩晔面前,毫不犹豫地对他出手,她对他的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她不管他伤势是否痊愈,她已不信他们任何一人!

????然而,还未触及韩晔的身子,百里婧的招式便被百里落半路截住。

????见百里婧惊讶,百里落冷笑了一声,人却是挡在韩晔前的,她像个护犊子的母兽般凶恶:“怎么?不敢相信我也会武功?百里婧,别以为就你会那点子三脚猫功夫,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你的夫君已经死了,别来打我的夫君的主意!上次比武,我输给了你,这次咱们再比过!那一剑之仇我可从未忘记!”

????百里婧的身子未痊愈,左手经脉已断,两掌相抵,她被百里落的内力震得飞了出去,眼看着要撞到菩提树上。

????忽地眼前白衣一翻,有人自身后抱住了她,雪花纷飞中那人的脸看不大清,他周身都是雪白,连目光里都映着白色的雪和……她的脸。

????“为什么来这里?”头顶的声音问道,清朗和煦。

????百里婧像是听到了可笑的笑话,她挣开他的束缚,冷笑道:“韩晔!别再惺惺作态!我都已经到了今天的境地,你也没有救我的必要了!收起你那些可笑的虚伪!”

????百里落也没料到会有这一出,方才还在她身后的韩晔忽然到了百里婧那里,他救了她,仍旧是那般熟练的动作,好像一开始就等在那,等着接住落魄的百里婧。

????百里落浑身冰凉,拳头握得紧紧的,她扬声问:“韩晔,你疯了吗?!你为什么要救她!她来不来这里,与你何干!”

????韩晔未回答百里落的问,因为百里婧一挣脱他的束缚便朝他出手,他专心地应对她的招式,可看起来却像在鹿台山上与她日常喂招时那样手下留情。

????菩提树下雪花纷飞,看起来倒颇为浪漫。

????不出十招,她已在他怀里,双手被反剪,再动不了。

????韩晔的笑那般温和:“你的武功都是我教的,能逃到哪儿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嘲讽的意味,也不含揶揄,大约只有他来说,才能听出温和宠溺的意味。

????听在百里落的耳中,几乎五雷轰顶般难以置信,而在百里婧听来,却完全是另一种意思。

????她此刻心里不爱任何人,只有满满的恨意。她也顾不得是怎样的场合,顾不得面前的人是谁,不去想他们曾经有多少情分,她就是恨,只是恨,她手脚被束缚动不了,便狠狠地一口咬在韩晔的胳膊上,隔着衣衫,咬到了韩晔的血肉。

????韩晔的笑蓦地收了,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恨和集聚的泪,他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头,将她压在了怀里,任她继续咬。

????仿佛被她咬伤咬痛,是他的幸。

????百里落再也看不下去,她如何能容忍她的夫君跟百里婧这个小贱人如此亲密?他们竟在她的眼前放肆,当她完全不存在!

????“韩晔,你欺人太甚!当我死了吗!”百里落移步上前,一掌朝韩晔怀中的百里婧劈去。

????韩晔的步法飘逸,不动声色地躲开,未让她伤及怀中人一丝一毫。

????百里落恼怒更甚,已恨红了眼睛,故而下手招招狠辣紧追不舍。

????忽听得“卡擦”一声,百里落的手腕应声而断,她疼得跪在了雪地里,不敢相信地望着耷拉下来的左手腕。

????百里落仗着这些日子韩晔对她的纵容,心里早已下了定论,觉得韩晔绝不会杀她,他还要利用黎家的势力,便只能继续与她合作,保护她不受旁人刺杀。

????她如此地有恃无恐,却没想到韩晔的确未捏碎她的喉骨,他拧断了她的手腕……

????他让她变成了如百里婧一般的废人。

????百里婧已经松开了韩晔的胳膊,她的唇上沾着韩晔的血,与她苍白的唇色相映,显得格外艳丽,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她也同样吃惊地望着百里落的断腕,久久无法回神,她的人仍旧被韩晔束缚在怀中,他似乎已不愿再放开她。

????“韩晔,你……你……”百里落惨叫着,在雪地里痛得打滚。

????百里婧的耳似已被雪冻伤,她看着百里落张开的口和狰狞的表情,却听不到百里落的声音。

????因为,韩晔低下头,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道:“我回来找你了,丫丫。最坏的时候……我会在你身边。”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