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58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8:49Ctrl+D 收藏本站

????殿外的厮杀声嘈杂,却几乎淹没在殿内对死亡的悲切之中。

????斗了一辈子的两个男人,最后争得了一具血淋淋的尸首。他们有万千的话想要对死去的她说,她却都已听不见。

????在死去的爱人面前,任是旷世君主或是一方霸主,也不过是个可怜人。

????时光仿佛停止,一切都已停止,两个男人都想起了许多的从前,他们曾做过的对的或错的选择。那些错误的选择改变了他们的一生,让他们痛、悔、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生地看着她死去,看她死在他们剑下,听她说着这是她最好的结局。

????假如能够重来一次,假如上天肯给他们一次悔过的机会……假如……

????“嗯……”

????忽然,韩幸闷哼了一声,他的后背被利器刺穿,然而,对方气力太小,利器入肉的伤口并不太深。

????停滞的时光被这刺痛唤醒,眼前的一切真实得不能再真实,鼻端的血腥味久久不散,他们到底不能在这疼痛中抽身。

????百里尧随着韩幸一同转过头去,就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手中握着那柄日月同辉盘龙宝剑,身体颤抖个不停,连握剑的那只胳膊也抖得可怕。

????少年乱发中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一动不动的司徒皇后的尸首,眼里有恨、有惧、有痛,复杂难解。

????“墨……誉?”百里尧不自觉叫出声。

????出口才发现,这个称呼无论如何都不对。

????韩幸不认得墨誉,但从百里尧的神色以及方才司徒珊的种种话语,联系到那大张旗鼓的诏书说已判墨誉死刑,他隐隐约约猜出了个大概。

????“这就是你的儿子?”韩幸运起内力,剑被他逼退了出去,墨誉被剑气一震,弹飞出去老远,撞到了龙座之下。

????“也不过如他父亲一般是个卑鄙小人!”韩幸越是痛,越是无法解恨,他轻轻地放下司徒珊的尸体,竟是要置墨誉于死地的架势。

????百里尧已然悔恨不已,即便再不齿墨誉背后伤人,却仍是要护他。

????“替母报仇,本就是天经地义!他何错之有!”百里尧挺身挡在了韩幸面前。

????韩幸面容已扭曲,与百里尧的癫狂一般无二,他嘲讽地笑:“替母报仇?那他也应当给你一剑,是你杀了他的母亲!是你!百里尧!”

????“是你!”百里尧再无法忍受这种痛楚,两个男人再次以死相拼。

????伊人已逝,只能以性命为她陪葬,而矛盾的是,他们想要将对方碎尸万段,却又不愿对方先走一步去地下陪她。杀了对方,将他的尸首剁碎,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殿内刀光剑影重重,两人斗得不可开交,却因方才为救司徒珊耗去了不少内力,已然无法维持。

????墨誉靠在龙椅上看着他们相斗,动也动不了,眼睛平视时,落在那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身上……

????他将方才的一切都听见了,他终于明白了那些他自记事起就一直想不通的事——

????司徒皇后待他为何如此之好,他没有母亲,心底里已将她当成了母亲,他许多次救他于水火之中,在无人肯信他时,站在他的身边,他是如此地感激她、爱戴她,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性命。

????可是,就在方才,他知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原来他竟真真切切地就是她的儿子,司徒皇后对他的保护,是出于一个母亲的责任,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骨肉遭受迫害。

????遭受迫害……

????哈哈,多么可笑啊!

????他的母亲莫非不知他曾遭受多少苦难?

????她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欺负,眼睁睁地看他成了别人的鱼肉……

????本不该如此,他本不该遭遇这种种劫难!

????倘若当初她不丢弃他,他为何会遭受这些迫害!他何至于凄惨飘零受尽苦楚?!

????一个人,倘若在你绝境之下帮了你、救了你,你应当感激涕零,可倘若你遭受的所有苦难和委屈全都拜她所赐,你又为何要去感激她?

????拿刀划伤了他的心,眼睁睁地看着他血流不止,却哭着说我爱你……这种爱,多么可笑!多么可怕!

????正是他的母亲将他逼至如今的绝境,他的母亲,自出生时便对他如此狠毒!

????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晃动,逐渐模糊了地上那个死去的女人的身影,少年想起那些过往的岁月,在相府里沦为最悲哀的庶子的痛楚。

????他的“父亲”墨嵩从不管他,有不如无,无论主母或是卑贱的奴仆都在指指点点,他们说他的母亲是最卑贱的小妾,他是最不堪的野种……

????心爱的女子着凤冠霞帔,嫁给了他的大哥,他是庶子老幺,没资格娶她。

????他的二哥、三哥践踏他的尊严,从未说过一句好话……

????他与木莲苟且……他杀了他的大哥,心爱的女子恨他,拿着剑逼迫他,他的父亲不肯帮他说一句好话,每个人都说他该死……

????他遍体鳞伤地躲在法华寺的树丛里,人人喊打,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以至于到最后,无论躲在何处,他早已不顾任何颜面,只想着活下去、活下去,被打得再狠、再狼狈,他只要还有一口气,那就要活下去……

????倘若、倘若他是皇帝的儿子,倘若他不曾遭母亲遗弃,他的人生绝不该是如此潦倒落魄,也无须躲躲藏藏,他也不会成为杀人恶徒,他甚至可以与心爱的女人……

????都是司徒皇后的错!

????都是她的错!

????是她毁了他的一生!

????墨誉再也听不见打斗的声音,呼气浊重地盯着那具一动不动的染血的尸首,她的眼眸紧闭,再不能看他一眼,她再也不能将他丢弃!

????墨誉看着看着,眼角忽然流下泪来,他的身体失去支撑,渐渐地滑下去,他本能地伸出手扶住了身后的东西,触手冰凉……

????他转头朝身后看去,五爪飞龙环绕的御座,金光闪闪——整个紫宸殿内最尊贵的位置、权力的最巅峰!

????只这一望,墨誉的眼睛再也无法从龙座之上转开。假如他是皇帝的儿子,假如他拥有无上的权力,假如整个江山在他的手上,还有什么人有权力、有能耐将他丢弃?还有何人能踩在他的头上命他认罪伏诛?

????再没有人……可以……将他……丢弃!

????再没有人……可以让他受伤!

????再没有人!

????……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剑!”

????百里尧与韩幸已斗了几百招,两人再没了任何王者风范,头发散乱不堪,韩幸背后伤口的血淋漓地流了一地,哪怕他的武功在百里尧之上,也渐渐地占不了任何好处。

????“王爷!”

????忽一人破门而入,是晋阳王府的家臣。

????接着,晋阳王府的藩军杀了进来,黎德庸也赫然在其中。

????见状,百里尧与韩幸分开,挡在了墨誉之前,生死关头,他仍不忘护住司徒珊的儿子。

????韩幸身受重伤,被下属扶住,正当要发令杀死百里尧时,自龙座后的偏门里蹿出大批禁卫军,由太监总管高贤所率。

????黎德庸见了高贤,窃喜,笑道:“高公公,快,拿下昏君!”

????百里尧已站不稳,高贤看了黎德庸一眼,径直到得百里尧跟前,却是将他扶住,奸细的嗓音愤怒地哼道:“大胆反贼黎德庸!竟敢与晋阳王一众勾结欲图谋反,来人哪,护驾!”

????禁卫军得令,与晋阳王藩军斗在了一处,厮杀声更甚方才,黎国舅慌了神,他指着高贤的鼻子骂:“你这个死阉人!居然敢背叛老夫!”

????“被猪肉蒙了心的叛徒!”高贤扯着嗓子骂,又将百里尧扶到一旁坐下,并不多言。

????韩幸本欲亲眼见百里尧被诛,是以半步不挪,看着禁卫军与藩军杀成一片,兵器的碰撞声混乱不堪。

????“东华门被封锁!藩军中了埋伏!王爷快走!”

????一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说完这番话立刻倒了下去。众人大惊。

????唯韩幸岿然不动,毫不慌张,他这才注意到百里尧的眼神,那么地冷漠肃杀。

????虽然面色苍白唇角染血,百里尧却冷笑不止:“为等今日,朕等了二十多年,韩幸,今日你休想活着走出盛京!把你的头留下!或者,高高挂在城楼之上!诸将士听令,凡晋阳王一众反贼,杀无赦!”

????帝王的气魄尽显。

????“是!”禁卫军的回答响彻紫宸殿。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黎国舅瞬间抖如筛糠,连叫了多声“完了”,他本是全心依赖着晋阳王的兵力才敢叛变,这会儿见晋阳王也似式微,他如何能不害怕?

????“死太监!出尔反尔!你不得好死!”黎国舅想不出别的了,只顾着骂高公公。前一阵子,为了讨好高贤与他配合谋反,他送了多少稀世珍宝啊。

????高贤这阉人明明答应得好好的,会在御前为接应,今日也为他买通了东华门的守卫,开宫门迎晋阳王入宫,他们这才放下戒心,却不想竟都是计策!看样子,景元帝一早便知晓今日之祸,早早地预备下了!

????“王爷,亲家王爷……”黎国舅一急,又蹭到晋阳王身边,还没靠近,便被晋阳王挥出的剑气所伤,惨叫着跌倒在地上。

????即便听了百里尧的话,韩幸的神色仍旧很平静,全不似黎国舅般着慌,他冰冷的面庞如西北的大风沙般凛冽:“没用的东西。”

????黎国舅就是把脑袋想坏,也不明白为何韩幸如此大胆,即便他们的计策失败,他黎德庸的门生也算是遍布大兴朝野……那青州总兵常明德就是他的人,若能与黎家合作,于他们晋阳王府定有益无害,可为何,韩幸敢对他下毒手?

????难道说,从一开始,韩幸就不曾想过要同黎家合作?

????黎国舅胸口的血大量涌出,他到死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似乎想明白了一件事——整个天下是百里家的或是韩家的,其实无差,以黎家的稚嫩手段,只能是他们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罢了。

????宫中混乱的局势一发不可收拾,想要在重重宫墙之中改朝换代,如十八年前般故技重施,已绝无可能。

????“王爷,您快走,天一黑,就来不及了!”韩城等人在一旁劝着韩幸。

????刀枪剑戟厮杀不断,重重禁卫军包围而来,韩幸半步不肯挪,全天下最懂他的也许只剩百里尧。

????因而,百里尧推开了高贤的搀扶,艰难地缓缓地走向了躺在地上的司徒珊。他抱起司徒珊,隔着重重兵器与人影,自缝隙里望着韩幸。

????百里尧的眼眸里寒意森森,似乎是在说,哪怕是她死了,你仍旧带不走她!哪怕是一具尸首,他也绝不肯放弃!在天下人的面前,她是我的妻,不是你的……

????韩幸的手握紧了剑柄,他受了太重的伤,知晓无法再自百里尧手中夺走她的尸首。

????大雪纷飞而下,天仍旧灰蒙蒙,真像大西北连绵不断的雪天。为何回了江南,仍旧这么冷?

????因她的春夏已死,只剩冬日,他不是她的荣,他让她枯萎。

????“王爷!”韩城等人再不肯等,几人护着神志不清的韩幸杀出重围。禁卫军与藩军血肉横飞,雪落在每个人的脸上,白色的大地被鲜血浸染,鲜艳的血色与白雪的洁净相映,素净输给了血色。

????百里尧亲眼目睹韩幸等人消失在宫门口,他想对怀中的女人说些什么,但他说不出。

????他流着泪的眼垂视着她,想了想,又笑了,声音却沙哑:“瞧瞧,他做了二十多年的胆小鬼,如今仍是这样胆小,珊儿,他配不上你……我也……”

????他没再往下说。

????高贤候在一旁,看着帝后的惨烈结局,与禁卫军统领杨峰对了个眼色,轻轻地叹了口气。

????藩王回京述职之时,只可带少数亲卫入城,此番城外有司徒家兵马围守,料他们插翅难飞,因此,禁卫军并不难控制形势。

????忽然,沉浸在悲伤之中的帝王抬起头来,问道:“可曾瞧见晋阳王世子?”

????杨峰摇头:“末将未曾瞧见,晋阳王世子未随叛贼入宫。”

????如若天空可见太阳,此刻已是黄昏,景元帝在这时候竟单单只问了韩晔的去向,众人着实费解,却无人敢掉以轻心。

????“婧公主呢?”

????“……婧公主仍在锦华宫。”

????“陛下,兵部尚书谢贤叛变,助晋阳王遁逃!”

????“杨峰!”

????“杨家誓死效忠陛下,即便与谢家结秦晋之好,亦能大义灭亲!”

????“启禀陛下,后宫无恙,只是……七殿下……没了。”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