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2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52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7:59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个消息,司徒皇后脸色一变,忙站起身来。

????景元帝见状,心下猜了个七七八八,阴森森地盯着她道:“如今这天下还是姓百里的!司徒珊,你就这样不把朕放在眼里?活生生的人,那个孽畜,你竟将他藏匿在未央宫内?!好,好得很哪!”

????司徒皇后也不辩驳,默认了景元帝的猜测,景元帝恼怒更甚,一把将她推开,喝道:“摆驾未央宫!”

????景元帝的圣驾一入未央宫,那些钳制着百里婧的禁卫军忙松开了她,跪地行礼,许多人身上都带了伤,像是刚历经一场打斗。

????景元帝眼睛睁大,扫视了一圈,刚要开口,见百里婧双眸含泪地望着他的身后,他也随着她转过头……他的背后是司徒珊。

????什么也不去想,全然出自本能,景元帝两步走上前去,一抬手臂将女儿搂进了怀里,盯着那些负伤的禁卫军,沉声道:“谁借你们的胆子,敢对婧公主如此无礼?!”

????百里婧浑身发抖,被母后伤透的一颗心在父皇这儿得以抚慰,她忍着翻涌的情绪,声音嘶哑:“求父皇做主……”

????她不敢说母后的罪状,却一瞬间发现母后如此陌生,她不能再去想那个恶徒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什么都不要,她只要给墨问的死一个交待。父皇或许是这世上唯一知晓墨问对她何等重要的人。

????景元帝听到女儿的话,拍了拍她的背,眉头却越蹙越紧,一个是他的发妻,一个是他的女儿,虽然不曾见到事情始末,他已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女儿的火爆脾气,怎能见得真凶尚未伏法?

????人多眼杂,这已是皇家的第一等丑闻,若是传扬出去,必然引起轩然大波,景元帝安抚女儿道:“婧儿,你先回去,这儿交给父皇。”

????也不等百里婧答应,景元帝扬声道:“来人哪,护送婧公主回锦华宫!”

????很快有景元帝的贴身禁卫军上前来请百里婧,百里婧脑袋昏昏沉沉,先前的闹腾已耗尽她所有力气,尤其是在心内的某处地方崩塌之后。母后她已不信,她对唯一可以信赖的父皇诚惶诚恐。

????走过司徒皇后身边时,百里婧能感觉到母后朝她走了一步,似乎想握她的手,母后的脸上有一股从未见过的悲伤和痛楚,然而,百里婧还是本能地出于防备地偏离了脚步,躲开了她的亲近。

????百里婧再细看,却见母后的身形挺拔依旧,站在原地根本不曾挪动半分,好像方才只是她的错觉。

????百里婧走后,景元帝又恢复了那副森冷的要吃人的神色,回头狠狠地瞪着司徒皇后,冷笑:“天下最恶毒的女人非你莫属!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你从未有过心,你这个毒妇!”

????司徒皇后默认所有冷言冷语,半句不辩驳。

????景元帝对那跪地瑟瑟发抖的太监道:“人在何处?!”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将本就心虚的太监问得抖如筛糠,看了司徒皇后一眼,什么都招了:“回陛下,在……在……”

????“前方带路!”景元帝不听他的结巴啰嗦。

????“是……是……”太监爬起来,腿软地躬身走在前面。

????景元帝对司徒皇后也早就死心,看着那些太监宫女们惶恐的姿态,他却在心里冷笑起来,整个未央宫还真是训练有素。

????这些惶恐的样子不过是做给他看的,她司徒珊有这样的胆子将来历不明的孽畜藏在她的寝宫,她身边这些奴才哪个是省油的灯?也许不过是算准了他要来,才都这般做小伏低罢了。

????一入未央宫偏殿暖阁,就见满地的狼藉,一路到了内室,见一人浑身是伤地躺在床上。这伤假不了,新伤加旧伤,他的整个面部都有些无法辨识。

????不知为何,这一刻,景元帝的恼怒和恨意因这些伤痕累累而消了些许,他的女儿到底不会吃亏,见了杀夫仇人便下此毒手,即便未得逞,也要休养许久放可恢复,假如伤及心肺,更容易落下病根。

????尽管景元帝不肯承认,但血缘之亲无法抹去,他疼爱了近二十载的女儿不是他亲生的,而眼前这个杀人恶徒竟是他与司徒珊唯一的子嗣——他不信司徒珊,却不得不信这十七年来司徒珊待墨誉的种种偏袒,她是设局之人,他们通通都是她棋盘上的棋子。

????司徒珊的心计如何能不让他赞叹?他抬举黎家,宠爱七皇子,封墨誉为七皇子侍读,担了老师的名号,又能与七皇子一同随太傅学习治国之道,这种种过往,一桩桩一件件,如今想起,都是罪状!

????这个儿子,是在左相的府邸中长大的,从小便与司徒珊往来过密,若是他们母子一早就串通好,欺骗他欺骗整个大兴的百姓,那他们母子就该被千刀万剐!

????景元帝望着昏厥过去的墨誉,冷笑:“他早知自己的身世,竟与朕演了十几载的戏?他还真像你啊。”

????所有人都已屏退,整个暖阁再没别人,这没头没脑的问,自然是针对司徒皇后。

????司徒皇后摇头:“他不知情。”

????景元帝听罢,又有了一股别样的情绪自胸中涌起,他转过头俯视着她:“你真是一个恶毒的母亲。”

????司徒皇后垂着眸子不出声,似乎并不想否认。

????景元帝看着墨誉裤管上的血迹,手腕上的伤痕,竟无端端有了一丝不忍。他努力将这丝恻隐之心摒弃,阴森森地对司徒皇后道:“朕答应了婧儿,驸马之死,墨誉必得以性命偿还!朕最疼爱的女儿,不容许你如此待她,她有个恶毒的母后早已心灰意冷,朕不会再教她失望!”

????说罢,景元帝蓦地转身,大步朝外走去,威严地喝道:“今日未央宫之事,若有人敢泄露半句,朕诛他的九族!”

????司徒皇后听着、看着,腰背挺直地一步一步走到床边,目睹着儿女们的伤痕累累,她的唇边露出一丝苦笑,时至今日,她早已回不了头……她该在何处回头?

????……

????盛京初雪,大雪纷飞中,万籁俱寂。

????盛京地处江南,百姓们多年未见降雪,孩童们尤其开心,在风雪中追逐打闹,玩着漫天飘舞的轻薄雪花,又好玩又觉冷。

????驿馆内西秦人却并不觉得有何异样,长安大雪封城几乎年年得见,他们耐寒的本事也较盛京的人更好,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白日在法华寺瞧见他的妻,君执一直无法放心,想着她那一瞬的恍惚和宫女的紧张呼唤,他便格外心绪不宁起来。

????君执倒没想别的,只是他的妻身中名为“九死一生”的毒,因了韩晔的解药才得以续命,这毒无法根治,他因担心她再次毒发,便命孔雀回北疆寻找解毒之法……

????“主子,您且放心,孔雀既然已经前往大兴皇宫,必能带回婧公主的消息。您如此劳心费神,恐伤了龙体啊。”桂九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聂子陵见桂九马屁精开口了,他也不甘示弱,在阿谀奉承这件事上,桂九还真是他的启蒙老师,聂子陵忙捧上了参茶:“是啊,主子,您喝杯热参茶暖暖身子,这江南的雪跟长安的雪真不一样,湿湿冷冷的风往骨头里钻。”

????尽管屋内很暖,聂子陵的话纯属闲扯,君执却捧起了他的那杯参茶,喝了一口。

????谁也不知他的冷,这种冷,必得抱着他的妻才能解了冻。他可怜的小疯子连大夏天都睡不好,半夜冷得直往他怀里钻,如今大雪纷飞的冬夜,她可睡得安稳?

????若想在守卫森严的皇宫中近得了她的身,不是件容易事,不如他就真去扮一回无根的太监?

????桂九瞅着聂子陵,朝他挑了挑眉,赞扬他越来越上道儿了。

????聂子陵白了他一眼,恭敬小心地立在他主子身边,等着夸奖呢。

????然而,久久不见他主子有动静。

????还是桂九懂得察言观色,咳了一声,并不突兀地打断了男人的思绪,问道:“主子,您可是想到了什么?奴才等蠢笨,恐有疏漏之处,还要主子提点才是。”

????聂子陵心下腹诽,马屁精,主子想什么,你又知道?

????君执抬头,一伸手,将参茶又递给聂子陵,微蹙着眉,出声问道:“若朕扮了内侍混入宫中,除了面白无须、拿捏嗓音,还需注意哪些?”

????“噼里啪啦——”

????聂子陵手里的参茶没拿稳,掉地上摔碎了,他诚惶诚恐地跪下,跪下还没听弄清他主子的意思,他主子说要扮什么?

????桂九嘴角也抽搐了一下,他主子说得再好听,内侍还不是阉人、太监?为了个女人,大秦的颜面真的彻底扫地,他们尊贵的大帝要去扮阉人,只为了接近婧公主一步?

????不过桂九到底比聂子陵扶得上台面,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这么说,只是笑嘻嘻道:“主子,您要面白无须的人皮面具,也得等孔雀回来才行啊。”

????正说着,门外响起敲门声:“主子。”

????桂九惊讶了:“是孔雀。这么快回来了?”

????门开了,孔雀如一阵风般跪倒在地,神色凝重地禀报道:“主子,大兴皇宫守卫森严,插翅难入,或恐有变!”

????------题外话------

????ps:祝冷凝MM生日快乐,马上啥都有……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