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40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6:38Ctrl+D 收藏本站

????她是从不信他的,景元帝想,她总以为他荒淫无道,时刻与旁的女人缠在一处。

????已是习惯了,司徒珊这种刻薄的语气,他早不该因此而动怒。

????既然她不肯进来,那他也不着急出去,本是迫切的一颗心渐渐冷却,他不愿让她知晓他的在乎,他不愿一次次将自己置于难堪的下风。

????“来人,朕要沐浴更衣。”景元帝撤回来,卷起袖子道。

????虽然想是如此想,可真要做,还是不能如愿,即便是沐浴更衣也没让司徒皇后等太久,进到正殿时,难得看到司徒珊在发呆,目光注视着御座的方向,却又不似全神贯注地瞧着它。

????自大婚之日起,她就恪守着皇后的礼仪,这身皇后袍从不肯轻易脱下,也不似宫妃那般每日变换着新鲜的颜色悦己悦人,她安于现状,不愿再变动。

????景元帝抬脚走上殿前,发出一声提醒般的轻咳,司徒皇后才惊醒,她似乎等得麻木了,脸上也不见半点不耐烦与盛气凌人,景元帝无端觉得她今日的姿态异常顺从,不似为忤逆他而来。

????见她起身要行礼,景元帝抬手道:“皇后不必多礼,坐吧。”

????司徒皇后却并未听话坐下,仍旧笔直地立在大殿之内,她的目光自景元帝脸上移开,挪到一旁的高贤脸上,开口道:“高公公,本宫有些话想单独同陛下说。”

????任何人都不敢在景元帝未下命令时直截了当地让他们宫人回避,然而高贤在景元帝身边太久,早就将他的心事摸透,这个女人哪怕要陛下的性命,陛下也会给,何况其它?

????于是,不等景元帝开口,高贤便带着宫人退下了,将偌大的紫宸殿让给帝后二人。

????紫宸殿正殿空阔,常用来议事,帝后二人若是有悄悄话要说,也该是在寝宫中更为和睦,放在这紫宸殿正殿之中,倒显得又生分又诡异,连紫宸殿内的盘龙金柱上都刻着庄严肃穆。

????景元帝在等司徒珊开口,为了不让自己太被动尴尬,他随手翻着桌案上的奏折,翻了两本就停下,抬眼看向司徒皇后,声音平稳无波:“有什么事说吧,这般吞吞吐吐倒不像皇后的个性。是不是在为西秦皇帝提亲一事烦恼啊?朕若没记错的话,婧儿昨儿应该入宫了。”

????他兀自猜测着,闲话家常一般缓解阴沉的气氛,却在下一秒怒意翻涌,盯着案上的折子道:“岂有此理!竟有人敢私自从刑部大牢之中劫走重犯墨誉!谁人有如此大的胆子!简直目无王法!”

????司徒皇后终于出声:“臣妾正是为此事而来。”她的眉头深锁,腰身却挺得笔直。

????景元帝重新抬起头,拧眉道:“哦?是不是婧儿知晓了此事,又闹了?换做是谁也忍不了,她若是一时冲动犯了什么错,皇后也不该为此动怒,自己生养的女儿还能不知她的脾性吗?夫君没了,发脾气闹事都是人之常情……”

????他说着笑起来:“据朕所知,不仅那些官吏,哪怕是商贾人家,或者贫困百姓,儿女们都骄纵得很。朕坐拥整个大兴,朕的女儿是千金之躯,为何一定要深明大义不哭不闹?她年纪还小,遭遇这种种磨难,该哭着闹着完了才能痊愈,你这做母后的不能太严苛了……”

????司徒皇后的神情并未因此而舒展,她蓦地打断景元帝的话:“陛下舐犊情深,令臣妾感怀不已,然而,婧儿固然磨难重重,她的双生兄弟却生死未卜,臣妾愿以一死来换他平安无事……”

????“什么?”景元帝一点都没听明白她的意思,他手里的朱笔无意识地落下,在奏折上顿了一大片红色朱砂,又问了一遍:“皇后刚才说什么?婧儿的双生兄弟?”

????司徒皇后的身子早已矮下去,跪在了殿内:“陛下尚有一子遗落民间,是婧儿一母同胞的兄弟,臣妾的亲骨肉。”

????景元帝锐利的眼眸眯起来,他盯着司徒皇后难得低下的头,连她的面目都看不清,他从龙椅上缓缓站起,并未激动,反而笑了:“皇后是在说笑?若是婧儿尚有一同胞兄弟遗落民间,为何朕十七年后才知晓?谁将朕的儿子遗落民间?这是死罪,皇后知道吗?”

????最后一个声音已经冷下去。

????“臣妾知道。”司徒皇后毫不掩饰地答。

????景元帝握紧朱笔,平静地问了一句,笑问:“哦,皇后知道……原来朕除了婧儿这个女儿,还有个儿子啊,照皇后所说,他也该十七岁了,他是谁?身在何处?”

????司徒皇后沉默了一阵,缓缓抬起头,与景元帝四目相对,她张了张口,颤抖着唇道:“左相府第四子……墨……誉。”

????景元帝的一口气提到了胸口,良久,他狠狠挥手将桌上的朱笔、奏折扫落,所用力气之大,使得几乎所有案上之物都落在了司徒皇后的面前,那只朱笔更是直接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划出一道血一样深的印记。

????接着,整个殿内回荡着景元帝暴怒的声音,对着跪地的司徒皇后吼道:“司徒珊!你当朕是个傻瓜吗任你愚弄!你曾想将婧儿许配给那个杀害骨肉兄弟的逆贼,朕还没有痴呆,没有失忆,你若是他们的母亲,你会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来?让亲兄妹成亲?!你是在报复朕,还是在报复老天爷!从未见你低过你的头、服过一次软,如今为了那个逆贼你什么都做了!若他是你司徒珊的儿子,婧儿是谁?!朕的女儿,她是谁!”

????外头的宫人听不见里头的一切,却也知道景元帝动了滔天怒火,高贤何等精明,挥挥手命他们退得更远,彻底远离帝后的秘密。

????司徒皇后不答。

????景元帝想起了许多往事,很多过往若不追究根本无法明白其中的原委,如今他一件件自脑海里搜刮出来,看到了数不清的碎片里他冷漠无动于衷的皇后,在面对墨誉时的温柔笑意,与难得一见的上心关切,她甚至想把他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一个微不足道的京官庶子。这个京官庶子,何德何能啊?

????若非墨誉犯了事,获了刑,须得判死罪甚至千刀万剐,司徒珊的嘴巴会那么不严实把秘密说出来?若她不说,他又到何年何月才知晓自己原来还有个儿子?

????呵呵,真是笑话,他爱着一个女人几十年,最后被她骗得团团转。

????“只要你肯拿着朕的亲笔书函,命刑部捕获、处死墨誉,朕就当什么都没听到过,你照旧做你的皇后,朕照旧疼朕的女儿。”景元帝良久说出了这番话。

????司徒皇后摇头,坚决道:“陛下,虎毒尚且不食子,臣妾做不到。”

????“虎毒不食子?呵呵……”景元帝的神色阴鸷起来,原本平和的面容布满戾气,他一步一步走下龙座高台,来到司徒皇后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近在咫尺的跪拜姿势,望进她陌生的凤目中,他的声音都带着虚浮的嘲讽味道:“司徒珊,你跟我说’虎毒不食子‘?这些年,你藏着你的儿子,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百里尧,你该断子绝孙……你什么都知道,可你隔岸观火地看我狼狈,看我为难,看我在你面前像个杂耍的戏子,你有多恨我,多恨我啊司徒珊?你从哪里弄来的女儿瞒了朕十七年?”

????什么双生子的谎话都瞒不住了,司徒皇后淡淡地答,似在忆起那段往事:“西北战场上带回来的女婴,父母不详,无根无绊。”

????“西北战场……那一年的西北战场……司徒家也有份?你的兄长全都知晓这个秘密?只有朕稀里糊涂地被蒙在鼓里?司徒珊,你欺人太甚!”

????所有事实拼接上,令景元帝越想越疯魔,他拼了命地吼,全身血脉乱窜,脑袋痛得下一刻就要炸开,低头却对上司徒珊平静而淡漠的凤目,她到底是有多恶毒多狠心,才能做出这些事来。

????景元帝长久的绝望积蓄着,终于狠狠一巴掌挥了过去,掌风极大地甩在了司徒皇后的脸上。

????“啪!”

????紫宸殿内空且静,这一声清脆响亮。

????二十多年来,他再生气,连一根汗毛都没舍得动她,这一巴掌打完,她的半边脸歪向一边,唇角染着血,发髻凌乱,凤钗的凤尾也折了,脊背却仍旧挺得笔直。

????她的人是跪着的,她的心却没认错。

????景元帝气疯了,麻木的掌心缓缓地攥成拳头,喘着粗气红着眼睛道:“朕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你这个女人,你毁了朕的一生……”

????他下手失了轻重,司徒皇后在他的指责声中低着头,看不清她眼中的光彩,不知她此刻在想什么。她将口中铁锈般的味道咽了下去,这个味道她太熟悉了,已经十七年不曾尝过,她平静地伸手抹去唇边的血迹,再抬起头的时候,眸中又恢复了漠然,她冲景元帝一笑:“陛下早该知道错了,若非咎由自取,何至于白白耽误二十年的光阴……”

????远远的,紫宸殿外传来通传声:“启禀陛下,晋阳王一行已达盛京城北郊!”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