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7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37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6:22Ctrl+D 收藏本站

????黑衣人看了他一眼,随后眼神复杂地扫向巷口,一把提起墨誉的身子道:“去里面躲躲,寺庙里清净无人,若是能躲过今夜,明日便会有人来接应你。我给你殿后!快走!”

????说着,就将墨誉丢过了高墙。

????什么感激的话都不让他再说,保护他本就是他的职责所在,哪怕为此丢掉性命,只是……

????黑衣人叹了口气,被谁发现了墨誉还活着,都还有封口的机会,一切都还尚可挽回,没想到揭露出墨誉真实身份的人竟是婧公主,这下麻烦大了。

????……

????即便黑衣人用了巧劲儿,墨誉一届文弱书生的身子骨还是摔得不轻,他想从地上爬起来,刚直起腰,人却再次跌倒下去。

????“咝——”他下意识地哼了一声,这才发现脚踝扭了,稍稍一动便剧烈疼痛。

????此时,外头的脚步声齐刷刷地涌来,仿佛一支即将出征的军队。然而,此刻的军队却并非为了征战沙场斩杀夷狄而来,是为了抓他墨誉。

????如此劳师动众,肯定是因为她的一声命令。嫡公主的身份那般尊贵,要杀一个人,要放一个人,全凭她一句话罢了。若她说不认识他,从未见过他,一切又将会如何?

????呵呵,他在痴心妄想些什么?

????不再平白做梦了,墨誉苦笑,现如今他什么都不剩,只剩一条苟延残喘的性命,他唯一需要去思量的只是如何活下去。

????这么想着,他也再顾不得身上是否沾了草屑、湿土,握着越肿越高的脚踝,稳了稳颤抖不已的身体。稍稍一碰肿痛处,他便疼得松了手,仍旧直不起腰,疼痛迫使他低矮下来,一步一挪地朝庭院深深的寺中走去,想要找到一处容身之所。

????只要熬过今夜,明日就有人来接应他……墨誉在枯枝败叶中穿行,记起方才黑衣人所说的话。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般告诉他了,自他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离开了牢狱,他们便如此嘱咐过他。若非他任性地想要回去解释清楚,不肯受这不明不白之获救,想必藏到明日也绝不会打草惊蛇。

????他不知黑衣人是谁,不知他们为何要救他,甚至已然不知自己因何要如此卑贱地活着,杀人不过头点地,他把自尊与骄傲通通踩在脚下,又有谁真心稀罕?

????法华寺植有大片四季常青的松柏,听着似乎近在身后的脚步声,墨誉慌张地在树丛中穿行,妄图离那些追捕的声响远一些,于是,他专挑狭窄的小道前行,甚至林中并无路时,他也缩着身子在其中横冲直撞。

????追捕声越来越清晰,墨誉已然魔障,越逃越快,原本就已褴褛的衣衫屡屡挂在倒刺上,狠狠地撕裂他的皮肉……

????“什么人在哪里?!”

????他闹出的动静太大,林外有人出声喝问道。

????墨誉仓惶地蹲下来,用手抱着头,动也不敢再动,忍着脚踝处的剧痛和身上细细密密无孔不入的尖刺,他喘息着浑身发抖。

????他不动,不代表旁人也不动,虽然不似寺院外的大片脚步声,可依然能清晰地听见有人朝他躲藏的方向走来。

????不能被他们发现!

????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他必须要躲过今夜,他得活着见到明日的太阳!他怎么甘心?怎么甘心落入这般进退无路的境地?

????人到了生死边缘,唯一只剩下求生意识,墨誉咬着牙,拖着已经肿得碗口粗的脚踝,一步一挪地往松林深处爬去。那处松林茂密,看起来异常僻静,夜色已然降临,成了他最好的掩护,然而夜里风大寒凉,也给了他最凄楚的冰冷。等墨誉摸索着走到一处紧闭的偏门,靠在墙上喘息不定,以为自己足够安全时,竟见不远处有大片的亮光正在朝他靠近。

????“方才好像闯入了什么东西,去搜一搜。”

????“是。”

????“搜仔细点儿,多事之秋,若是出了什么乱子,你们项上的人头可不够砍的!”

????“是!”

????听这说话的语气,不像是法华寺内的僧人,墨誉忽然记起,法华寺自从被陛下封为镇国禅寺以来,为了保护寺中藏经阁内的经书,派了不少京卫军守卫在此。那下命令的,定然就是驻扎此地的京卫军首领。

????太天真了,墨誉筋疲力尽地苦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他以为躲在寺庙之中就可得清净?若果真如此,世人该争着抢着出家为僧。

????灯笼的光亮渐渐近了,墨誉身子往阴影里缩了缩,冷不防偏门被他顶开,他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门一开,眼前竟亮了起来,那光亮来自他身后,墨誉半个身子在门槛内,两只脚还在门槛外,以一种极度尴尬的姿势坐在那儿。

????“你是谁?!”身后响起一道女声,隐约有一丝熟悉,墨誉已然遍身惶恐,双手撑地挪着身子往后缩了缩。

????他看到这是一个佛堂,金身的佛像前一个身着大红色袄子的女孩正跪在蒲团上。女孩的眼睛很大,在蜡烛的光亮掩映之下,她那身红袄子呈暗色,脖子上的长命锁却耀眼得刺目,反着光,令墨誉睁不开眼睛。

????竟是黎国舅的女儿,黎狸。

????“你是谁?在这里干嘛?”见他不回答,黎狸又问了一遍。

????被蓬乱的头发遮住了脸,她根本认不出眼前的人是墨誉,她看着他,眼神透着防备。这么晚了,一个叫花子来寺里偷些供果吃一吃,倒也说得过去,但他不肯出声,她也就有些害怕,于是,黎狸转头就想叫人:“来……”

????“好好查看一番,每一间佛堂都搜仔细了!不准放过任何可疑之人!”不知何时,禁卫军竟已找到了此处,恰好打断了黎狸的话。

????墨誉犹如笼中困兽,一丝镇定都无法再做到,他甚至都顾不得一只脚在门外,身子一转朝黎狸爬过去,口中颤抖道:“求你不要喊……求你……”

????对待任何人都开始用“求”这个字眼,为了活命,他已卑躬屈膝屈辱到何种地步?他知道只要黎狸一出声,外面的人马上就会冲进来,而他将会万劫不复,再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墨誉蓬头垢面的样子本引不起黎狸的信任,但他腿脚的不便和褴褛的衣衫,以及那一身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惨烈伤痕令黎狸眉头皱起,她将原本合十的双手放下,歪头打量着墨誉道:“你受伤了?你犯了什么罪,他们要抓你?”

????黎狸自小养在深闺,原识不得墨誉,只在陪同黎戍外出时与墨誉见过几面,谈不上任何交情。而且,自从知晓爹娘有意将她许配给墨誉为妻,她就对墨誉其人有诸多抵触情绪,从此更不愿再与他相见。这会儿,她的确是一丝都不曾认出这浑身是伤的乞丐竟是墨誉。

????既然黎狸不曾出声叫人,墨誉便知有希望了,他拖着几乎瘫痪的双腿缩到门后,躲在蜡烛的光亮照不到的地方,颤抖着声音道:“求你帮帮我……”

????黎狸平生仅见的凄惨之人莫过今夜,况且她此刻在这佛堂之中,为的不过是求个好签,便对任何人都格外宽容起来,她蹙着眉看了墨誉一会儿,这么冷的天,他的胳膊上衣物被划破,隐约可见深深的血痕,他的确凄惨无比。

????恻隐之心一起,她便收敛了戒备之心,用压低的声音道:“我不知你是谁,但今夜碰到我算你走运了,但是你要答应我,如果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或者让我查出来你是个十恶不赦的奸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她说了什么墨誉都快听不清了,只知已然得救,他大力地点头,透过蓬乱的头发缝隙里看着黎狸,她的侧脸,那身红衣,竟让他模糊的视线中产生错觉,误以为是那个她。

????想到她,只是想到名字,想到她的样子,他心里就疼,疼得蜷缩起来,锁在冰冷的墙角,阴暗而寒冷的地方,他想,若是换做她,她不会对他如此宽容。

????她对他大哥那般好,哪怕他大哥是个废人。而他不是废人时,她已然不将他放在眼中,若他以此刻颓唐可鄙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她也绝不会产生一丝一毫的同情之心。

????绝不会的。

????烛影摇曳,风声呼啸,搜索声已到了佛堂之前。

????“大胆!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家小姐正在里面诵经拜佛,若是惊扰了她,你们谁担待得起!”

????“这是不将国舅府放在眼里吗!”

????质问声很显然来自黎府的家丁和婢女,气势上一丝不弱,完全是仗着主子势头的凶悍。

????但那搜查之人偏偏就吃这一套,谁不知当今朝廷最炙手可热的皇储人选是七皇子百里明煦?即便是司徒家那般威名赫赫的家族,因为没有皇子,在这场皇储之争中完全占不到一丝便宜,到头来还是要位居人臣。若七皇子继承了皇位,黎家的势头绝不会比司徒家弱,谁还敢得罪他们?

????当值太久,个个都成了人精,谁不懂分析利弊?哪怕是听了两个不入流的下人的呵斥,那伙人也讪讪地受了,笑道:“原来是黎小姐在里头,在下失礼了,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代为向黎小姐道歉……”

????“哼,快走吧!待会儿我们小姐该恼了……”

????在婢女的不满声中,那伙人渐渐远去,墨誉的身体一松,瘫靠在墙上。

????“小狐狸,小狐狸……”

????消停了不过半刻,门外响起砰砰的敲门声,墨誉紧张得立刻坐直身子,他听出来那人是黎戍。黎狸会放过他,是因为年幼无知太过单纯,可若是叫黎戍碰上他,会放过他吗?

????黎戍和那个她多年的交情,又怎么会站在他这一边?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