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6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36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6:16Ctrl+D 收藏本站

????突发状况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待禁卫军反应过来,担心刺客作祟,上前欲保护百里婧安全时,黑衣人却已经带着墨誉越出了高墙。

????行动之迅速,反应之敏捷,根本非寻常人可为,显然那两个黑衣人是高手。

????“让开!”

????百里婧推开身前的禁卫军,她不需要他们的保护,提着剑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糟了,快追!”禁卫军被她的急躁惊吓,生怕她出事,他们并不认得墨誉,也不明白为何百里婧如此激动,只好跟在她身后。

????围观的人群骚动不安,有人缩头缩脑地躲避着,有人很想一探究竟。

????“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回事?”

????“美人忽然发狠,这是哪位官家的夫人?瞧这身手,不会是将军府的吧?”

????但到底只是疑惑,无人解答。

????原本坐在马车内随百里婧一同入宫的木莲落后队伍许多,方才百里婧跳下轿子时,木莲曾拉开帘子瞧了瞧,并未下车,这会儿陡然见婧小白狂躁起来,甚至提剑追上去,她心里突地一跳,忙不顾丫头们的拦阻走下来,朝着人群聚集的地方小跑去。

????她远远地看到了黑衣人带走的那个人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是背影总不会错的,定是墨誉无疑。墨誉下狱之后,她的处境就异常惨淡,若不是碍于婧小白的面子,她身为墨誉的妾室,理应受到重罚,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再见天日。

????这些日子她被禁足,哪儿都去不了,许多次抚着腹中的胎儿,她想,也许把孩子生下来就是个天大的错误,因为孩子的母亲身份低微躲躲藏藏,孩子的父亲又是个杀了人的死囚。她本是想给他一个完好无缺的身世,奈何他还是走了她的老路。

????不,比她的身份更卑微不堪,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最为心痛的事。

????明明知道不该如此去想,却不得不承认,在看到墨誉背影的那一刻,她的心跳动不止,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之前的所有不曾发生过,墨誉未杀人,她的孩子可以出身在相国府,有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而婧小白也不曾怨恨她。

????她不希望墨誉死,更不希望百里婧做出伤人伤己的事来,她已在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中,知晓什么才是想要的。

????所有一切,都起源于病驸马之死,若非亲自验过他死时身体的旧伤,企图揭开他真实的面具,她几乎都要以为病驸马是故意的,故意设套让他们所有人不得安宁。

????木莲已有五个多月的身孕,竟跑得如此之快,将周围的人惊得呆住,丫头们追在她身后喊:“四少奶奶!您去哪儿啊!当心您的身子!”

????围观的百姓自发地给她让开了一条道,待木莲奔至方才百里婧和墨誉对峙的地方,肚中忽然一阵阵痛,她的孩子让她连施展轻功都再不能了,她不能追上婧小白,她无法得知墨誉如今的处境。

????看着周围陌生的面孔和看热闹的一双双眼睛,木莲忽然满腹辛酸苦痛,她想问问他们,倘若你们的夫君快要被最好的姐妹杀死,而你即将成为寡妇,你的孩子即将成为遗腹子,卑贱而罪孽,他们又当如何?

????一个女人孕期有多脆弱,看她便知晓了,从不软弱的木莲,硬生生被逼得纸人一般。

????百里婧的追杀的确引来了无数注视,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剑逞凶,哪怕对方只是个叫花子,也不可以。无论叫花子曾犯过何种过错,这种仇恨也该交由官差去办。

????复仇的**过于强烈,或许还有挥之不去的怨恨需要发泄,黑衣人竟一时半会儿无法甩掉百里婧,而且,他们似乎只是想救墨誉性命,并无意与她相斗。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分头行动,一人返身拔剑,与百里婧斗在一起,暂时挡住了她的追踪,另一人则扛起墨誉,继续前行。

????“你们是什么人!敢当我的路!”百里婧早就疯了,出招又快又狠,剑锋交汇处黑衣人因有所顾忌,被她逼得节节败退,却始终保持沉默,不吭一声。

????“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包庇罪犯!快说!”百里婧目光森冷,嫡公主的气势与生俱来,一个进,一个退,只听“叮”的一声,黑衣人手中的剑被她斩为两段,她的剑挑上黑衣人的咽喉:“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还要救他?是何居心?!再不开口,我杀了你!”

????她说得都是真的,威胁的言辞半点不含糊,黑衣人看着她的眼神异常复杂,仍旧一言不发,就在百里婧无法遏制的愤怒中,黑衣人闭上眼睛身子往前一送,硬生生让百里婧的剑刺穿了她的咽喉,血染剑身。

????“你……”百里婧难以置信,以黑衣人的身手,他本可以与她继续缠斗,他也大可以为了保命说出救走墨誉的缘由,可是,为什么他宁愿死也不肯说?

????黑衣人的身体朝后仰去,剑一寸寸自他的喉咙拔出,“扑通”一声,他直挺挺倒了下去。

????百里婧麻木地举着剑,剑尖上的血鲜红,一滴一滴往下滴在青石板上,杀了人并不可怕,她早已习惯血腥味,可这个人为何而死,她没有机会明白。

????盯着地上已死的黑衣人,不过片刻,百里婧收剑,继续快步朝墨誉被带走的方向追去,刚行至路口,她随身的禁卫军已经跟上来,看到她剑身上的血迹惊惧不已。

????“召京卫军校尉来,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墨誉给我找出来!”百里婧喝道。

????禁卫军面面相觑,皆觉得不可思议,墨誉,墨誉,这不是那个已经在狱中畏罪自尽的状元爷吗?难道,刚才肮脏的乞丐就是他?

????再疑惑满满,他们也不敢将百里婧的话当耳旁风,忙听命行事。

????不一会儿,京卫军皆因百里婧的一个命令而全城搜索逃犯墨誉,城中乱成一团。

????……

????墨誉被黑衣人放下时,因被扛在背上的颠簸而恶心得干呕起来,他显然还不曾从方才见到百里婧的悲伤中回过神来,却听黑衣人道:“早就告诉过你,快走,不要留在此处,若是你未死的消息一公开,婧公主不会善罢甘休。”

????他应是已知晓他的同伴必死的境况,言语间不由地带了些责备。

????墨誉咳嗽了一阵才缓过来,一双死灰般的眼睛透过额前蓬乱的发看向黑衣人:“我说过我不会走的!你们为何要救我?又想让我去何处?”

????他不明白为何一觉醒来就已不在狱中,更不明白为何有黑衣人跟在他身边,他逃开他们,循着路回相国府,他生于此长于此,若失去相府四公子的身份,失去当朝状元爷的身份,他又能是什么呢?

????除此之外,他还有妻子,有孩子,有心上人,他有太多放不下的人和事,即便知道再见她逃不过一死,他却不甘心,仍想走到她的面前对她说些什么,他至少得让她相信他并非十恶不赦之人,他还抱有幻想,想得到一次重来的机会。作为墨誉,重来的机会。

????“你不可以死,哪怕我们都死了,你得好好活着。”黑衣人说罢,根本不愿再与他解释什么,一击劈晕了他,再次扛起他寻路。无奈墨誉身份已然曝光,他们都太了解那位荣昌公主的脾气,一旦决定要做什么,再无任何转机。

????几条大道都已被封锁,到处都是京卫军的身影,黑衣人左思右想,看着高高矗立在东边的那座高塔,迅速潜行……

????等他接近法华寺外的围墙时,听见巡逻的京卫军越来越近,墨誉也已经再次醒转,他挣扎着要他放他下来,黑衣人早已累了,停住脚步道:“听听周围的声音,都是来抓你的。”

????墨誉刚清醒,耳力并不清晰,可周围大片大片的声响却由不得他不惊惧,人很多,脚步声沉重有力,还有呵斥声,满耳朵都是如何想方设法抓到他。

????抓到他,再次送入刑部大牢,等着被她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原本无所畏惧的墨誉在这一刻忽然胆怯起来,他不能死,他还不能死,否则,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临死都不能得到想要的。

????他在脑子里搜索,还有谁可以救他?

????是他那只顾着家族名声一己私利的父亲?

????不,出了事,他第一个将他推出去,不仅未维护他保护他,还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在陛下在皇后娘娘的面前陈述他莫须有的罪状。

????是那个说要提携他的落公主吗?

????她花言巧语地骗了他许久,威胁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妥协,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狱中无助时,他盼她为他求情,她却让人传话,若是敢说错一句半句,她就会揭露他思慕嫂子的丑事,她逼得他无路可走。

????是那个他爱着又恨着的泼妇公主吗?

????不,她要杀了他,她亲手拔剑,放言欲将她千刀万剐,为她的亡夫报仇。

????墨誉忽然笑得凄楚,心生无限悲凉,这世上最可悲的事情是,竟没有一人爱他。他如履薄冰处事,苟延残喘至今,还是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

????夜色渐深,悲哀愈深,追捕的声音越来越近,他的求生意识却越发强烈,他不想死,对,他不能死,他要好好地活着,他还要向她解释,他不能死得如此冤枉。

????“救我……”墨誉开口,拽着那个黑衣人的衣角,嗓音因害怕而颤抖道。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