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34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6:5Ctrl+D 收藏本站

????“有凤来仪”中在忙碌地收拾着,百里婧在西厢花园里漫无目的地走,初嫁入相府时,满园的海棠美不胜收,如今已是冬日,无论花草都已枯败。她是个无用之人,守不住爱人,报不了仇恨,她一无是处。

????偏院里的桃林只剩一片萧瑟,池中的荷叶都枯黄了,池边再没有人坐在那儿垂钓,再不会有人着急地抱住她,写着“别丢下我”。心沦陷的原由有时候荒谬极了,在她去大西北之前,墨问为她吹奏完那首曲子,在深夜的桃林里牵着她的手,她忽然就开始舍不得他。她一直盼着有个人能牵着她的手走过漆黑的夜、荒芜羁绊的荆棘……

????可惜,最后,韩晔松开了她的手,她甩开了墨问的手。无论是丢弃她的,还是她所丢弃的,都曾是她的心所安处。上天似乎并不希望她有安生的日子。

????在池边坐了很久,这是墨问曾经坐过的位置,她总是淡淡树影中频频回头,以为他会忽然来到她的身边,他不会说话,只有等他来了,握住她的手,她才知道。

????遗憾、悔恨、茫茫然,正如她不知为何突然失去韩晔,她同样不知为何突然失去墨问,她找不到韩晔理论,更找不到墨问对峙,连那个杀死了墨问的凶手也无法当面问清楚。她自责,恨自己恨得快要疯癫,她无法告诉任何人,都是她的错,其实是她将墨问逼死的。普天下的百姓也许都在嘲笑她,或同情她,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是自作自受。

????她恍惚地走过他们曾经走过的林中小径,涉过石桥,再来到偏院的小屋前,却连一步都不敢再迈入。若人死后真有魂魄留下,墨问的魂魄是不是藏身于小屋之中?

????百里婧在屋前站定,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终是转过了身。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冬日的冷风熏得人的气息都凝滞了,一来到这里,她就想起墨问死前那一夜他们歇斯底里的争吵,不,是她一个人歇斯底里的质问,墨问是不会说话的,他从来不会和她吵。

????她清晰地记得当夜的每一个细节,记得墨问的好身手和他的不反抗……他一死,把她的心扰乱,让她无所适从,可直到现在,她还是有理由怀疑,墨问是细作,他藏身相府别有所图……一切都随着墨问的死掩埋在了地下,她的憎恶、悔恨和疑惑。

????当百里婧折身入了桃林,小屋的门无声地从里面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出来,他戴着面具的脸只露出一张嘴唇,薄唇紧抿显示了他的不悦,却仍遮掩不住他面具下的风华,引人无限遐想。

????男人身侧跟着相府的小厮桂九,桂九追着男人的目光看去,急道:“主子,都这个时候了,您还回这鬼地方作甚?要是被婧公主发现了,您就是跳进太液池也洗不清了!要是知道您没死敢骗她,估计婧公主会真的补上一剑……”

????桂九说完,发现自己有点大不敬,忙掌嘴:“奴才该死,主子龙体安康,寿与天齐,无论什么邪魔外道都伤害不了主子……”

????然而,桂九啰嗦了一堆,抬头却发现他家主子并没有认真在听,或者可以说一句都没听进去,视线始终追随着桃林中渐渐远去的娇小身影。

????唉,桂九无声地叹了口气,明知道等在这偏院里不一定能见到婧公主,他家主子却还是来了,对着背影看了许久,有何用处?就能暂解相思之苦?

????忽然,桂九发现桃林中的婧公主像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头来,视线直直地看着小屋的方向,他忙拽着他主子往门后闪去。

????男人的心碎得快要成渣,从亲眼目睹他的妻送墨问下葬起,他就没法再原谅自己的狠心。荒原里她孱弱得好似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她将深海血珀的哨子放进墨问的手心,她像他从前无数次亲吻她一样,轻轻地吻在墨问那只僵死腐化的手背上……

????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可以如他这般,亲眼看着自己下葬,亲眼看到他的妻在他死后的痛楚与深情,这本是属于他的葬礼,躺在棺木里的人本该是他,他甚至很生气那个死人夺了她的眼泪和亲吻。

????但是啊,他更恨自己,他真是卑鄙得过了分,怎么可以自以为拿捏住了她爱他的把柄,就这样肆无忌惮地让她伤心?

????她终于体力不支昏厥,引来混乱,他真想上前去夺了她来,就此带她远走,或者,遭受她千刀万剐的愤怒报复。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把她搂进怀里,吻她,爱她,告诉她,他还活着,而他对她的爱日复一日永不止息,如同他体内无法清除的剧毒,与他的生命同在。

????可最后,他却什么都没能做。

????他和她之间,隔了两个国家,还有无数欺瞒和骗局。

????当一个男人陷入爱情,即便他是九五之尊天之骄子,即便他刀枪不入无所不能,只需要她一点风吹草动,他便立刻溃不成军。

????瞧瞧此刻,只需要半边门扉的阻挡,就可以将她带离他的视线,男人再走出去时,百里婧已经不见了。

????桂九见他主子自目睹过婧驸马的葬礼过后一直消沉,本不想再刺激他,却又不敢隐瞒他,便开口道:“主子,前院已经在收拾婧公主的东西,说是东兴皇帝担心公主伤心过度,特命人接她回宫休养。头七都过了,大约是不需要她再为了丧礼操劳了。”

????言外之意也就是说,下次再见到她,怕是很难了,兴许连个背影都见不着。

????男人竟在这一刻后悔起来,他是不是该一辈子隐姓埋名做那个病驸马墨问,没了那个身份,他跟他的妻就再难破镜重圆。

????不,不行的,即便做了墨问,还是会被拆穿,他其实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聂大人说,多事之秋,请主子早些回驿站,那里到底还是大秦的暗卫居多,不至于让主子身陷险境。”桂九苦口婆心地唠叨着。

????这会儿,男人倒没再逗留,主动地往密道的方向去了,他急需知道薄延那里的消息,是否已按照他的命令去做了,他只有这一次的机会,无论是武力还是求和,他不能错过最有利的时机。

????百里婧在相府里逛了一圈,短短的路程里把这七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都重温了一回,从起初的排斥到潜移默化的适应,她变了太多太多。等她再回“有凤来仪”时,丫头绿儿上前道:“公主,一切都准备好了,您可以启程回宫了。”

????“嗯。”百里婧点点头,正要上轿,却想起来,开口问道:“木莲在哪?”

????墨问出事之后,百里婧根本不再相信身边的丫头们,就连木莲她都不再信任,她始终忘不掉木莲去撕墨问脸皮时的恶意,死者已矣,木莲对她的夫君从来没有过尊重,这是百里婧恨着木莲的原因。

????“回公主,四少爷……犯了事,少奶奶原也该下狱的,只是她腹中胎儿不稳,需要大夫诊治,才逃过一劫,被关在浩然斋的侧室里头,禁足。”丫头绿儿小心地观察着百里婧的脸色说道。

????最好的师姐妹,没有落得最好的结局,她守了寡,木莲也守了寡,木莲的夫君杀了她的夫君,明晃晃的长剑穿心而过,已成她心中的噩梦。她无法原谅墨誉,也无法再见木莲。

????“传本宫的口谕,将木莲带回宫中,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本宫的孩子。”百里婧忽然道。

????侍女们意外之极,纷纷不解,百里婧却并不想解释。

????在鹿台山上,她曾向木莲许诺过,今生今世她去哪里,木莲就去哪里,她绝不会让她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即便鹿台山不在了,她的话还是作数的。无论怎样,木莲的孩子是没有错的,去宫里比留在相府自然要好得多。

????“是,奴婢领旨。”丫头绿儿忙应下。

????百里婧这才上了轿,轿子直接往相府大门走去,连招呼都再不跟府里的人打,墨问一死,她与左相府再没有任何瓜葛。

????轿帘一放下,百里婧握起拳头,只觉得两手空空,拜堂成亲的那日,以及后来的许多日子,她不止一次嫌弃过墨问的冰冷。如今,即便是那一只温凉的手,她也再得不到了。

????天色渐晚,回宫的队伍不敢有丝毫停留,百里婧觉得疲惫不堪,好像墨问死后她就一直觉得精神不济。虽然赫命人带了信来,说让她别再吃那味药,然而,药效很好,她那些羞于启齿的心思都不能再扰乱她,她想,即便那是毒药,她也愿意受了。

????“走开!臭乞丐!别挡着大爷的道儿!”

????巷口忽然传来一声呵斥。

????接着是拳打脚踢。

????“滚远点!臭叫花子!脏得让人恶心!”

????骂骂咧咧的一阵嘈杂过后,是一道年轻的男人声音:“我不是乞丐,不是……我没有杀人,没有……”

????轿子里的百里婧猛地睁开眼睛,一把将轿帘掀开,喝道:“停轿!”

????她不会听错的。这个声音,是墨誉。竟是墨誉。

????----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