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2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32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5:54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白湛,没有人明白韩晔这句话的意思,即便这毒药无色无味,可因为知晓药性,白湛感觉如饮了最烈的酒般割喉,五脏六腑开始撕裂。“九死一生”之所以称之为“九死一生”,因为中了这种毒能活下去的人堪称奇迹。

????百里婧没有死,是她命大,他白湛却不一定有这个命。从鹿台山离开两年多以来,他一直避免同韩晔正面碰上,没想到今日却还是落到了韩晔的手里,他到底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盯上他了?

????但是,白湛又岂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认输的人?他直视着韩晔,眼神里仍旧带着些许抹不去的邪肆,虽不能张口说话,却用唇语道:“大师兄,鹿台山一别,经年无恙啊。我可真不懂大师兄的意思,几次三番地救下小师妹,上天入地地寻药保她性命,她却对你恨之入骨另嫁他人。这会儿她正在哭丧呢,要多伤心有多伤心,可惜躺在棺材里的不是大师兄你啊!哼,若大师兄不幸身亡,小师妹也许根本不会掉一滴眼泪,大师兄为他人做嫁衣裳做得还很精致嘛。”

????韩晔从不是个会被别人三言两语挑拨就乱了心智的人,既然他用唇语,韩晔便也无声问道:“西秦的使者之中是否藏有一位显赫的人物,且是白家的死敌,否则,你何至于不惜暴露了身份也要刺杀他?”

????白湛邪肆的眸子一缩,韩晔果然眼毒,连受了伤快死了也还能保持极端的清醒和敏锐,白湛不由地更佩服韩晔了,没有人分得清韩晔是在做戏还是真的受了伤,虚虚实实,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然而,白湛却微微笑了,眸中邪色更重,他看着韩晔,脸上竟有了种无畏:“我已经中了毒,活不了多久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抓了我,用任何手段折磨我,我也不过就是个死。你想弄清楚的,自己去查,我一无所知。”

????唇语刚说完,白湛的下颚又被韩晔捏住,迫使白湛的视线正对上韩晔的。跟当年在鹿台山的半山腰陵墓中一样,韩晔的眼睛阴森可怖嗜血而残忍,让惯常以狠毒自居的白湛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无论白湛如何反应,或怕或惧,韩晔仍旧面无表情,没有笑,没有嘲讽,不带情绪,因此他说出来的话定然极为认真,不容忽视:“不惜认命赴死也要守住死敌的身份,那人定是西秦豪族,于西秦不可缺少之人,而能让白家刻骨嫉恨的,莫非是薄家的阁老或薄相本人?你护着他们,他们可不一定也会护着你。”

????韩晔推测的功夫确实厉害,没有因为白湛的嘲讽就放弃,且一刀就戳中了白湛的软肋。白湛的唇张了张,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料韩晔再狡诈,毕竟不是西秦之人,哪怕将西秦豪族之间的恩怨查得再清楚,可到底还隔着一层,那个藏在西秦使者中的大人物,连西秦薄家的阁老都未必知晓其身份,更别说韩晔了。不是猜不出,是没有人料想得到,九州大地最权势滔天的西秦大帝,竟出现在东兴的盛京城中。

????若非白家追踪了他三年之久,也定会以为那男人还在行宫中养病。

????白家需要做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个男人杀死,揭穿薄延长久以来隐瞒大帝死讯把持朝政的阴谋,借机一并铲除薄家,扶持二皇子继位,重现白家在大秦第一豪族的地位。

????因为计划的隐秘,男人行踪的飘忽,还有白家随时可能变成乱臣贼子的危险,一切都得神不知鬼不觉才能奏效。杀,暗杀,不惊动任何人,只要置那个男人于死地即可。

????本以为很容易就能得手,因为这是在东兴的国土上,那个男人的暗卫跟他们一样不敢轻举妄动,可没想到还是失了手,他们中了埋伏损兵折将。更可恶的是,哪怕他们只剩下一个人,也还是不能揭露那个男人的身份与他同归于尽,因为这毕竟是大秦的国事,且亦关乎白家的声誉,无论能不能杀死那个男人,他都不能说。

????如今,韩晔戳到了白湛的痛处,假如在西秦使者中的尊贵人物是薄家的阁老或薄延本人,那还好办些,薄家再如何嚣张也不敢拿大秦的家丑让外人看笑话,而若是大帝……他会放过白家?

????白家不能同任何人同归于尽,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想到这里,白湛一笑,却说了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天真无邪的小师妹成了寡妇,从此以后就要孤枕难眠了,大师兄夜里何不去陪陪她叙叙旧?”

????韩晔唯一不能触碰的死穴也被白湛拿捏得紧紧的,他甚至知道躺在棺材里的那具尸体根本无关紧要,但他不肯告诉韩晔。都是死对头,他凭什么告诉韩晔?

????韩晔听罢,狠狠地捏住白湛的脸,逼视着他,让他再不能说出一个字来,他手腕上的辟邪木佛珠圆润,在月色照耀下像颗颗棋子。他没杀白湛,吩咐暗卫将他带走。

????有人陪着他受尽折磨,未尝不是件痛快事,白湛的血从牙缝里渗出来,月光下狰狞可怖,他却还在笑,邪肆的眼神盯着韩晔的脸,不曾为做过的事忏悔分毫。

????在韩晔与白湛唇语交流的时候,百里落一直没有出声,她没有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韩晔是什么时候到的,她与师父、与那个男人的种种他又看去多少听去多少?

????唇语百里落听不懂,又因为离得有点远,黑暗里根本看不清两人的唇动,除了韩晔说的第一句话,她无法判断他们后来到底说了些什么,这种未知的恐慌最是磨人,百里落难得有些忐忑。

????等到暗卫将白湛带走,月光树影之下只剩韩晔和百里落二人,百里落刚才被白湛偷袭中了一招,手正捂在肩头处,指头戒备地揪紧。

????她是知道韩晔对百里婧何等在乎的,上次派人去迷津谷截杀百里婧,差点被韩晔掐死,用莫须有小产的借口将她在晋阳王府内禁足数月。而她刚才已经在刚才那个男人的面前承认,她将百里婧害得差不多了,韩晔会放过她?上次“取次花丛”的账他们也还没算过呢。

????做贼心虚的人机关算尽,连自己欠了对方些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防备着对方随时来讨要。

????然而,让百里落失望了,韩晔居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只幽幽道:“他是西秦的细作,你与他勾结只会断送黎家的前程。”

????百里落知晓那个男人的身份居然还是韩晔告诉她的,这实在让她预料不到,她也隐隐后怕,但想起另一个问题,急于求证,便追问道:“我不管他是什么人,都跟我没关系,他想要你的玉佩,说那里面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如果我们合作下去,我想,我有必要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

????韩晔侧过脸看向她,没有回避她的问题,也没立刻告诉她,他说:“秘密快要藏不住了,过几日你就会知道。夜深了,该回去了。”

????他说完,也不等她,径自往晋阳王府的方向而去。

????听韩晔的口吻是打算将秘密告诉她的,她也不好再追问到底,百里落却还是感到很疑惑,无法解释的疑惑。韩晔居然不对她兴师问罪,还要把他的秘密告诉她,这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等晋阳王回京,他们的大事就快成了,到时候天下易主,免不了一番混乱……她想不出那是种什么样的情形,只觉得心头有一股隐隐按捺不住的兴奋,快要蹦出心口来了。

????黑暗了许多年,终于得见天日的那种兴奋。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委屈时找不到一个人诉说,她将会站在权力的巅峰之上,将从前欺辱过她的人一个一个踩在脚下!可惜,她最想与之分享的师父云游四方去了,多么遗憾啊。

????疑惑也好,兴奋也罢,百里落到底是志得意满的,韩晔既然不在乎百里婧,那就最好,等过几日她就会让天下百姓都来看看,他们尊贵而备受宠爱的荣昌公主是个怎样可怜又可笑的模样!

????……

????第二日,墨问出殡,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一片惨然的素色,这浩大声势与当初百里婧下嫁墨问时的热闹截然相反,由火热的红到凄然的白,由欢喜的乐声到萧然的曲调。百姓们沿街站立,像目睹荣昌公主大婚时一样,目睹她送亡夫入土,流露出几分同情或叹息,其实根本事不关己。

????墨问虽然是驸马,葬制规格较高,却不可能入百里皇族的陵园,礼官为他选了块风水极佳的墓园,且将他之前亡故的三位妻子的棺椁一并迁来与他同葬。

????墓穴已经挖好,只等抬棺入葬,众人都在等着百里婧的命令,礼官见她迟迟没有动静,便出声提醒道:“婧公主,吉时已到,驸马该入土为安了,若是耽误了时辰,恐怕不大好。”

????轻描淡写的一番话,不过是为了让亲人妥协,果然,百里婧放在棺木上的一只手轻轻地握了起来,然后缓缓地移开……

????“嗯。”她说。

????礼官一抬手示意,立刻有人上前准备抬棺。

????“等等!”百里婧忽然开口。

????人人都看着她,一身白色的丧服,粉黛不施,黑色如缎的发绾成髻,上面插着白色的绢花,衬得她的脸毫无血色,倾国倾城的容颜黯淡了几分,令见者不禁心怜。

????百里婧走上前去,风大,她的鬓发乱了,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来,攥在手心里,迟疑道:“能否开棺,本宫想最后再看看他。”

????棺盖已经封上,再打开就是对死者的不敬,但是谁也没有异议,礼官默许他们上前撬了棺钉,毕竟等墨问一入土,就真的生死两茫茫了,隔着巨大的坟冢,夫妻情分彻底尽了。

????棺钉打得太深,费了些功夫才全部撬掉,众人合力将沉重的棺盖挪开,露出身着华贵礼服的墨问,他安静地躺在里面,衣衫遮住了他的伤口,他看起来完好无缺。虽然十月的天已转冷,尸体停了七日,难免会有一股尸臭,百里婧站在棺木旁注视着脸色青灰的墨问,一动也不动,站成了荒原上的枯草一般。

????过了一会儿,百里婧忽然朝棺木伸出手,将墨问放在身前的左手牵起,随后微微俯下身,在众人的目瞪口呆里,她轻轻地吻在了他泛青灰色的手背上……

????自从墨问死的那日起,百里婧便再没有因为他而哭过,这一刻,当吻过墨问的手背,她却忽然克制不住地滑下泪来。冰冷的手,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任何墨问的感觉,好像在提醒她,他已离她而去,并且再不回来。无论她如何忆起从前那些他亲吻她手背的瞬间,那种轻缓而礼貌的触碰,珍爱而疼惜的温柔,全都随着他的死去而消逝了。

????一触即止。她学他,不再僭越一步,就好像新婚翌日清晨的他一样。

????随后,她将一直攥在另一只手里的东西放进了他的手心里,任他握着它安静地睡去。

????“封棺吧。”她退后一步。

????“是!”

????众人忙上前去,视线几乎不约而同地投向了那死人的手,他们看到了一只雕刻成女娃娃的一样东西,成色很好,应该是宝石做的,他们并不认得,再仔细看,好像是个精致的人形哨子。

????“嘭——”的一声,盖棺定论,棺钉重新被敲入,将棺盖封死,除却珍稀的各类陪葬品,里面的那人竟还握着一只哨子,这真让人心生恐惧,难道说,活着的人还希望死去的那人会再次吹响哨子么?

????抬棺木入墓穴,填上土,棺木渐渐被埋于黄土之下,什么都看不见了,百里婧眼睁睁看着翻飞堆积的黄土,一层层覆盖、垒高,忽然眼前一花,身子一软就朝一旁倒去。

????守灵七日,再如何坚韧的身子都熬不住。等百里婧醒来时,已经在从郊外墓园回去的轿撵上,她掀开帘子,外头的女官立刻问她:“婧公主,陛下问您是否即刻搬回宫中居住?”

????只因她成婚的时候仓促,来不及建公主府,墨问一死,她作为百里皇室的尊贵公主,不会像普通的民间寡妇那般在夫家守寡一生,无论她再嫁与否,她都是要回宫里去的。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百里婧的眼神渐渐森寒,她克制自己等了七日,一直等到墨问入土为安,如今,那个丧心病狂杀害兄长的墨誉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去刑部大牢。”百里婧沉声道。

????女官虽然被惊住,却不敢忤逆她的意思,命轿夫抬去了刑部大牢。

????自从相府出了这种事,左相墨嵩一下子老了十岁,为了挽回相府仅剩的颜面,他只得随百里婧一同前往刑部。

????可是,等到了刑部大牢一问,牢头却道:“昨夜犯人已经畏罪自尽,小人已奏明陛下了,也命人去禀告公主、相爷,想是今日事忙,还未见着两位的面。请公主和相爷恕罪!”

????墨誉畏罪自尽了?

????左相一惊,但是随即想,这样也许最好,他身为父亲,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睁睁看着墨誉被处以极刑。然后,他偷眼去观察百里婧的神色,只有等婧公主这祖宗消了气,整件事才能有个了结。

????百里婧却显然不肯善罢甘休:“畏罪自尽?尸首呢?”

????牢头道:“因是重犯,已叫仵作验明正身,拖出去了,只等陛下旨意才好处置。”

????百里婧迟迟未语,好像一直以来想要报的仇忽然无处可报了,她堆积在心里的那些痛和悔开始反噬自身……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