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31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5:48Ctrl+D 收藏本站

????被他主子那么一哂,聂子陵顿时不想再活了,泪流满面道:“聂子陵不敢!”

????伴君如伴虎,这话聂子陵如今才真正地懂得了,不是什么人都能哄得主子开心的,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陛下的饭菜,薄相能爬到那样的位置,他不应该不服,如果他能活着回大秦,他……他……

????聂子陵悔不当初,他还是先活着回去再说吧……

????“入宫去见东兴皇帝,把事办妥了吧。”男人不再看他。

????“是!是!聂子陵马上就去!”聂子陵忙不迭地退下了。

????男人训斥完木头似的聂子陵,心头的烦躁仍未消却。天下间最合他胃口的饭菜如今不长在他的园子里,他想去采摘还要冒着被抓获的危险,让他还能对什么提起胃口?昨夜他的妻真乖啊,多少年没有人叫过他的名,经由她的口中叫出来别有一番滋味。天快亮时,他离开她,好好地整理好一切,不知她醒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不记得他了,也不记得昨夜的**,是么?

????若是她有感觉呢?还记得呢?此刻,她是不是已经满城地想要追杀他这个采花贼?

????不能就这么徒劳无功地苦等,无论是用什么卑鄙手段,得先把她弄到手再说!是的,必须让她在名义上重新成为他的所有,让她夜夜都可以名正言顺地睡在他的身边,至于她对他的厌恶、羞辱、殴打、虐待……可能有的各种暴力冷暴力,都是闺房中事,他早已习惯,就当再经历一回罢了。

????咬牙下定决心,好像也没那么反复难安了,不过是痛一会儿,被骂一会儿,也许家暴一会儿,有什么大不了的呢?男人实在是被那几句声嘶力竭的“我爱你”冲昏了头脑,仗着这一点,他胆子大了起来。连吓唬她都已经吓唬了,舍得、舍不得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索性豁出去,反正他笃定地爱着她,等她再次成了他的人,他再千百倍地补偿她便是。她要什么,他给不了呢?

????召来暗卫,男人问道:“东兴晋阳王还有几日入盛京?”

????“最多五日。快马加鞭也许不过三日。”

????男人沉吟:“传朕的密令,在晋阳王入盛京之前,大秦所有边境兵马严阵以待,朕要赌上一赌……”

????……

????盛京的百姓似乎还沉浸在婧驸马遇害一事中,揣测着身为皇家驸马的命运非常人能够承受,一直以来是非不断,安宁和乐也不过转瞬。明日婧驸马出殡,可真正关心墨问入土为安的,只有他的妻。除此之外,整个盛京格外寂静,各方势力都在期待着未知的什么。

????司徒赫白日接到紧急密令,入夜即将率军出城,军令在身,不得不从,哪怕他再惦记他的姑娘,也只能匆匆命亲卫兵送去一封书信。

????十五的夜晚,月色格外迷人,银盘一般的月亮毫不掩饰地挂在半空,仿佛一只最清亮的眼睛,将夜幕下的一切风吹草动看得明明白白。

????一道窈窕的黑影遁出了晋阳王府,在城西近郊的空旷处等待着,忽而夜色中响起几声特别的鸟鸣,那黑影欣喜地叫道:“师父!”

????待她喊出声,另一道黑影从暗夜里走出来,不见任何慌张和急迫,来人没有用黑巾蒙面,这么多年仍旧戴着那一道熟悉的面具,上面画的是驱鬼的钟馗像,很是狰狞可怖。

????面具下发出一道熟悉的中年男声:“落儿,你来了。”

????百里落听到那人的呼唤,毫不避讳地将蒙面的黑巾扯下来,恭恭敬敬地对着那人单膝跪下:“师父,您云游四方总算归来,落儿不负您所望,在您离开这些日子,已渐渐达成心愿。”

????那被百里落叫“师父”的黑影听罢,淡淡点头,弯腰将她扶了起来:“达成心愿就好,快起身吧。”

????百里落从未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过这般信任且崇敬的神情,就算是对她的父皇、母妃、舅舅、夫君,也全然不曾有过,她甚至不管黑衣人态度如何冷淡,商量般问道:“师父,大事不日可成,等落儿的兄弟登上大宝,您是否愿意留下来与落儿共享荣华富贵?”

????那黑衣人不曾犹豫地摇摇头:“老夫游历五湖四海逍遥惯了,荣华富贵不过过眼云烟,几年来,你也长大成人了,再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负只会躲在角落里哭的可怜孩子,老夫也就放心了。此番许是最后一次相见,明年今日,为师不会再来。”

????百里落大惊,当韩晔被箭刺入胸口差点丧命时,她都不曾这般吃惊,忙不迭地上前扯住黑衣人的衣袖:“师父!不要走!天下的人再多、再好,没有一人像师父这般待落儿真心,落儿恳求师父留下来……”

????待触及男人居高临下不容置疑的眼神时,百里落一退再退,拧眉求道:“倘若师父执意要走,可否让落儿一窥师父真容?落儿今日所得一切皆因师父恩德,却连恩人的面容也不识,实在是毕生遗憾。”

????那黑衣人看着她,用手抚上自己的面具、那张丑陋的钟馗脸,他笑起来:“皮相而已,过眼烟云,若有朝一日落儿见到了为师的真面目,那便是师徒缘尽之时。”

????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百里落一眼,似是满怀期待,又似失望透顶,随即转身离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幕中。

????来去匆匆,如一阵烟云,百里落却只能看着,不敢去追,脑海中尽是过去的点点滴滴。

????她一直长到十四岁,在宫中仍旧可有可无,母妃生了七弟,博得了父皇的喜爱,但于她却并没有多少好处。百里婧作为大兴的嫡公主,嚣张跋扈得目中无人,从未正眼瞧过她这个姐姐,她除了偶尔使些小小的手段,根本拿百里婧没有办法。她已经十四岁了,再过不久就要及笄,她出身不好,在父皇眼里无地位,最好的归宿不过是嫁给某位王公大臣,相夫教子,平庸地度过余生。

????她心有不甘,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最是磨人。那一年,百里婧却玩起了花招,要上鹿台山习武。嫡公主的想法就是比寻常人嚣张,连宫里的几位皇子也不敢对父皇提这种要求,只因她是司徒皇后所出,所以百里婧什么都敢。又因为受宠,她的要求从来都会得到满足,如愿以偿地去了鹿台山。

????她知道,父皇给予百里婧的一切,会让她们这些庶出的子女与百里婧的差别越来越大,从前百里婧的武功还只是平平,若等她学成归来,拥有和司徒皇后一般的身手和跋扈,宫里哪还会有她生存的活路?

????那日,她不知是做错了什么,也许是打翻了一个杯盏、说错了一句话,也许偏生就是碍了司徒皇后的眼,她被罚去宫门外跪了一夜。来往的宫女太监都偷偷地看着她的笑话,她的母妃敢怒不敢言,为了保护她年幼的弟弟连面都不曾露过,而她的父皇从来不会干涉后宫中事……没有一个人肯来救她。

????她当时想,若是就这么死了也好,再不会因为出身低贱而受人欺辱,再不会有父母不如无父母。夜半无人时,天上也有这么大这么圆的月亮,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往最近处的那一口井走去……

????宫中的每一口井水里都浮着几条人命,她站在井边,俯身看着黑漆漆的井口和平静的水面上圆圆的月亮,好像一个人的脑袋似的,那么可怖,她害怕地后退了一步,她不敢跳下去,她不敢死……但是,她更厌恶活着。

????就在她闭上眼睛,准备跳下深井的那一刻,有人在身后拉住了她,她一回头就看到一张狰狞可怖的钟馗面具,她吓得想大叫,那人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他救下她,等她平静了下来,他松开她,很不屑地笑道:“死了就一了百了了,还真是干净。你若想再跳下去一次,我不会拦你。若是过得不如意就去死,那活着还真窝囊。”

????在他走动的时候,她就在打量他,知道他是从皇宫内廷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行动间跟普通人不同,又能在宫里来去自如,想必是很厉害的角色,他的手里还拿着宫中的宝物,她吃惊地问他:“你、你是来皇宫偷东西的?”

????他笑起来,扬了扬手里的宝物:“只是借来玩玩,宫里的宝贝如此众多,你的父皇应该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他嘲笑她:“皇宫里的东西,又不是你的,你还打算去告密?对付你这种丫头片子,我可有的是办法。”

????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她充满期待地吞了吞口水,忽然跪下了,一把抱住那个人的腿:“求你教我武功!”

????“就只是教你武功?”他居高临下地用那双看不清的眼睛盯着她,“你这种心性,一不如意就去寻死,教会你武功你只会死得更快。”

????她莫名地觉得这个男人很强大,似乎快要说动他了,她求他:“教我怎么在这宫里出人头地!”

????那人笑得止不住,很感兴趣地看着她道:“教你武功容易,教你在这宫里出人头地我可没什么把握,这样吧,你帮我从宫里偷几样东西出来,我再决定教不教你。”

????她真的冒着风险将他要的东西偷了出来,都是宫中的珍品,他似乎觉得她还有点意思,便开始教她武功。起初的一两年,他每个月会来宫里几次,三年后她的武功和心智都有所成了,他却骤然离开。她在他的教导下学会了如何布局,如何隐忍蜕变,如何靠自己去争取那些想要的东西。他开阔了她的视野,为她规划了人生的道路,让她知道她今日所受的苦并不只是为了嫁个好人家,而是为了再也不受人摆布全然掌控自己的命运。

????她渐渐地做到了,从自卑怯懦变得温婉可人,从哀怨愁苦变得独立坚强。容貌不及百里婧,她就拿妆容和性格来补;引不起父皇的注意,她就与王公大臣的妻妾女儿多多往来赢得可亲的美名,她事事努力,尽善尽美,到后来嫁与韩晔、扶持黎家、对付司徒家,她越走越顺……

????如今黎家大业如日中天,百里婧成了众人眼里的笑柄,她在不久的将来会赢得无上的身份地位,她最想与之分享的就是她的恩人、她的师父!只有她的师父真正地救了她,且从来没有期待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然而,她竟连师父的样子也不曾见过。

????月光拉长她的身影,四周空无一人,百里落愁肠百结地叹了口气,正要转身,侧旁树影中忽然闪出一个人来,猝不及防地袭近她的身。百里落冷哼一声,将那人的招数一一化解,才过了几招,她就用内力将那人逼退了一步远,喝道:“是你?!别装神弄鬼的!”

????来人一双眼睛邪肆,在百里落的怒喝中收了手,笑道:“美人儿,你还是这么敏感,身上的刺是越长越尖利了,好扎手啊!”

????百里落眯起眼睛,双手在袖中握拳:“你跟踪我?刚才看到了多少?”

????那男人耸耸肩,抬手挡了挡她的逼近道:“嘿,美人儿,你可别激动,我只是看你一人在此赏月孤单寂寞,就想上前来陪陪你,你不会因为这个就要杀我灭口吧?”

????百里落冷笑:“鬼才信你的花言巧语!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那男人的笑渐渐收起,正色道:“把韩晔的玉佩给我,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他藏起来的秘密。”

????果然又是玉佩!百里落心里虽然好奇,面上却不动声色:“我不是派人告诉过你了么,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你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我却一直在为你做事,这交易对我来说可一点都不公平。换句话说,你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想要玉佩,自己去拿!”

????那男人无可奈何地叹气,缓缓地走到她身边来:“美人儿,你可真是过河拆桥,为了对付你的好妹妹,我可是用尽了心思啊,还为自己招惹了不少仇恨,你怎么能说抛弃就抛弃我了呢?”他立在百里落身侧,考的极近,笑道:“若我能近得了他的身,何必还要等到今时今日呢?”

????百里落无动于衷:“你等不等,与我无关。你们有什么恩怨,我也不想知道,更何况我的好妹妹我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她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威胁了。”

????“你可真是铁石心肠啊,美人儿……”那男人盯着她,语气渐渐阴森起来,就在他要对她下毒手之时,百里落警觉地闪过身,却来不及,肩上中了一掌,身体弹了出去。

????“你……”

????“你……”

????百里落刚吐出一个字,就见那男人同样惊愕万分地喊了出来,数个暗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绝顶的身手将那个男人牢牢制服,接着,一道白衣以飘忽的迅速从天而降,那双深邃的星目如寒冰一般冷。

????“韩……韩晔……”那男人震惊,声音都开始哆嗦。

????韩晔却什么都不对他说,冰冷的手捏住他的下颚,面无表情地将一小瓶药水悉数倒入了他的口中,随即点了他的穴,不准他吐出来,一滴不剩地全咽了下去。

????韩晔的面容苍白,在月光的照耀下如鬼神般可怖,他盯着那男人,唇边无一丝笑意,连冷笑都没有,他阴测测道:“这么多年,这是我最想还给你的。滋味如何,不消我多说。”

????男人眼睛睁大,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上半身完全动不了,想咬舌自尽也死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药物侵入他的体内,再缓缓渗入五脏六腑。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