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28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5:32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落交代完黎狸,又去找国舅夫人说了些话,一直呆到日落时分才从国舅府离开,唇角挑起一丝恶毒的笑意,眼睛里也迸发出暗色的神采。丧夫、守寡之痛还不够,她甚至并不想让百里婧这么快丧命,她要看着百里婧遭受世间最痛苦的折磨,在这巨大的折磨中名声破败地死去,让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他们的荣昌公主是个何等下贱肮脏的女人……这才是对她过往所受的屈辱最好的补偿。

????很快,这一切就要实现了。

????“公主……”

????百里落刚出国舅府的大门,守在马车前的春翠就迎了上来,小声而焦急地禀报她道:“驸马爷醒了。”

????“什么时候?”百里落眉头一皱。

????“就在方才。”

????听到韩晔醒了,百里落还是有一瞬的情绪变化,自从知道韩晔派人暗中保护她,她做起事来格外地自如,好像终于有了一丝后盾似的。

????“还有那位爷约公主在老地方相见,有要事相商。”春翠又神神秘秘道。

????百里落想了一会儿,放下马车的帘子,对外头的车夫道:“回晋阳王府。”

????春翠走在马车旁,很不解她的态度为何变了如此之多,从前只要是那位爷的消息,公主立刻就会前往相见,如今却并不把他放在心上,着实奇怪。

????百里落是个聪明人,与那个男人的合作本就是你情我愿,如今她有了筹码,根本不需要再去听他的鬼话,病驸马死了,百里婧守寡了,韩晔醒了过来,事事都朝着与她有利的方向而去,她为何还要听一个来历不明满口胡话的男人瞎编故事?

????那个男人找她,无非是为了韩晔的那块玉佩,相比于那个男人,她更相信与韩晔的合作。起码,韩家和黎家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韩家和黎家的大事已经为期不远,她百里落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买卖,倘若她想要知晓那块玉佩的秘密,大可以去问韩晔!

????哪怕韩晔再如何藏着掖着不告诉她,在不久的将来,需要黎家从旁协助之时,韩晔还能藏得住么?只是时日问题,她可以等。只要将百里婧逼上绝路,她什么都可以等。

????如此一想,百里落觉得思路清晰多了,心情也越发畅快,一回到晋阳王府,就直奔韩晔所在的暖阁。韩晔果然已经醒了,韩文韩武正在对他说着什么,而太医已经开了方子让下人去抓药了。

????一见百里落回来,韩文韩武立刻停止了说话,向她请安问候完毕,便退在一旁。

????韩晔的面色仍旧苍白,躺久了身体也动不了,余光自百里落的身上移开,漫无目的地盯着头顶处的床幔,仍旧当百里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与他昏迷不醒前一模一样。

????然而,百里落也不生气,她倒也不指望韩晔会忽然转变对她的态度,她本也不爱他,只不过图个共谋大事,所以,她走到韩晔的床边,温柔地笑问道:“驸马醒了?”

????也不要韩晔的答复,百里落转而去问韩文韩武:“可命人准备米粥了?驸马睡了这些天,想必腹中饥饿。”

????韩文与韩武对视一眼,韩文道:“回落公主,已经让厨房备下了。”

????气氛一时很诡异,好像一个外人忽然插手了韩晔的私事,他们不自然,百里落却自然而然毫无芥蒂。百里落为韩晔掖了掖被子,正待要与他说说话,韩晔忽然张口,他的嗓子干哑,因为许久不曾开口的缘故,声音破碎而撕裂:“去宫中回禀陛下,说我已然大好,让陛下不必挂怀。”

????都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还不忘君臣之礼,让百里落很是意外。这话显然是对韩文韩武说的,韩武忙应声退了出去。

????百里落想起最近的趣事,倒不知该不该对韩晔说,她实在有心炫耀,便忍不住自顾自说道:“驸马这会儿命人去禀告父皇,也许父皇还没心思听呢,过两日婧驸马便要下葬,婧儿妹妹不日也会搬离左相府,驸马昏睡这些日子真是错过了太多太多……”

????韩晔无动于衷。听完百里落幸灾乐祸般的告知,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连那双星目也不曾眨一下,仿佛那个曾经最深爱的女孩对他来说不再有任何意义,她丧夫或守寡,他都漠不关心。

????这反应可出乎百里落的预料,她以为怎么也该刺激得韩晔从床上爬起来,难道那一箭当胸将韩晔的心也射穿了?顺便将百里婧那个贱人彻底从他心上剜走了?

????那倒真是件好事。

????不管韩晔对她如何冷漠,都无法改变百里落心情好的事实,她在暖阁里一直待到天色暗下来,春翠来问何处用晚膳,她才从床上站起身。

????见她要走,韩晔忽然对她说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他说:“这几日不要乱走动,你该知道有人要杀你。暗卫护得了你一时,却不可能每次都恰好赶到。”

????百里落这才知晓韩文韩武等人是早就把消息都告诉韩晔了,因此他对任何事才没有惊讶之色,然而,很不可思议,韩晔居然如此关心她的生死,明明白白地告诉她,确实是他的暗卫不肯让她死。

????百里落产生了一种微妙的错觉,韩晔是个聪明人,死过一次之后也许更懂得什么最珍贵,百里婧那个贱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时新鲜,因为得不到而越发惦记着。如今百里婧已脏了,不仅脏,还成了克夫的寡妇,韩晔又怎么会要她?他应该已经看清谁才是他身边的女人,谁才是他的结发妻子,他应该知道该珍惜谁。

????想明白了,百里落觉得异常欣慰,回头温柔地看了韩晔一眼,毫无烟火气地应道:“我知道了,多谢驸马关心。”

????说完,百里落笑盈盈地出了暖阁。

????等百里落离开,暖阁的门重新被带上,韩文低声道:“爷,一切都已安排妥当,老王爷不日也将抵达盛京。只是属下不明白,为何爷突然对落公主如此……”

????韩晔星目无神,唇角却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似苦笑似恶毒:“谁都可以死,而她,哪怕只剩一口气,也要保住。明白么?”

????韩文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欲言又止地问道:“那,婧公主……”

????那个可以死的人,包括婧公主么?

????韩晔的星目骤然涌满了悲伤,任何字句都无法描述他听到这个名字时的眼神,他喃喃说着无人能懂的话,一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来了,就快来了……”

????韩文皱起眉头,什么就快来了?世子到底在等什么?听他的语气,似乎已等了太久,而那个结果却不知是好是坏。

????……

????聂子陵自东兴皇宫出来后,便直奔驿馆,作为西秦使者,本意是要领略东兴的风土人情和学习东兴桑植、造纸、刺绣种种所长,如今这些都被婧驸马之死拖缓了步子,更因为大秦皇帝鲁莽的和亲之请而显得别有用心。

????聂子陵为了项上人头,不敢再出什么乱子,事事都要先请示男人才敢行动,然而,他觉得他接下来这句话说完,他就可以升天了,他一五一十道:“主子,东兴皇帝不识抬举,说只要荣昌公主喜欢,阿猫阿狗都可以嫁,若是荣昌公主不喜欢,哪怕是玉皇大帝求亲也无用,他根本不曾将主子您的亲笔书函放在眼里。”

????男人旧疾犯了,心口疼,正喝着药茶,听到聂子陵的传话,有那么一瞬他差点想将他的脑袋拧下来,如果不是因为身在东兴,聂子陵又成了特派使者,他绝不会完好无损。

????再一想,这的确是他的老丈人一贯的作风,他的妻是老丈人最疼爱的女儿,他这封求亲信函也不过是做个试探。试探有了结果,他们百里家果然连西秦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他的老丈人如是,丈母娘如是,连他可爱的妻,也如是,若是逼婚,下辈子也别想成,他还真舍得对他的妻用强硬的手段?

????怕只怕他的老丈人不走寻常路,真的如他所料想的那般让他的妻做了女皇,到时候,他更是连一丝指望都没了。他甚至可以想象她的妻认出他时那种厌恶的神色,她会把之前的愧疚和伤心都忘得一干二净,然后张狂地用那把盘龙宝剑指向他,冷哼道:“整个东兴的男人都是朕的,朕喜欢,就一天换一个来用!西秦大帝再美貌也不过是个凡人,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朕何必为了你放弃所有爱妃?”

????不对,他的妻不能再与别的男人同房……

????男人忽然站起身,大有夺门而出的架势,众人拦住他道:“主子,如今多事之秋,整座驿馆外面都布有眼线,您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男人停下脚步,黑眸如冰:“该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了。”

????……

????十月十四的夜晚,西边的月已爬上树梢,已十分圆了,但当晚风大,天上的云时而将圆月遮住,月色并不好。百里婧为墨问守灵五日,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所以当晚她未在灵堂前过夜,而是回了“有凤来仪”休息,整整五日五夜不曾合过眼,她一躺上床却开始做噩梦,梦里墨问回来了,压着她在床榻上要与她亲热。

????她早已习惯墨问的触碰,也渐渐适应他的无赖和需索,虽然心里总觉得不对,可这种失而复得的欣喜还是盖过了所有怀疑,她回应他的吻,回应他的纠缠,情不自禁地随着他的抚弄而吟哦。

????他不让她出声,含住了她的唇,舌头用力地咂着她的舌,她只顾着急促喘息,身体烧得像火。

????墨问抱起她,不知带着她去了什么地方,那里很黑暗,有点冷,他将她压在墙上,再不克制地带着她颠颠簸簸,他的呼吸粗重,滚烫的呼吸喷在她的耳根处,他说:“小心肝儿,现在可以叫了。”

????她压抑的声音总算能释放,她想要更多,便缠着他不放,身子更深更无力地埋入他的怀中。

????又听他问:“婧儿,我是谁?”

????黑暗中,她努力地睁开眼看他,却无法看不清他的脸,但她知道这是一具她异常熟悉的身子,什么都会错,气息会错,相貌会错,可他在她身体里的感觉不会错。

????已然迷了心窍,她喊了一个名字,却不知道自己喊了什么,男人却将她抱得更紧,吻着她的唇角夸她:“乖。”

????大约是之前他调教得太好,她叫的名字不是“墨问”,而是……“君执”,这让来偷香的男人满心柔软。谁也想不到,在婧驸马死后的第五个夜晚,他会如此胆大妄为地潜入左相府,与刚刚守寡的婧公主苟合。

????从前是夫妻之乐,如今成了苟合,这个词真无趣。

????但不论他们是什么关系都好,她渴慕他的身体,如同他千百遍地渴慕着她,从前是夫妻时,她怎么放肆都好,如今却不能,“有凤来仪”外头守卫的禁军众多,他们再不能如从前那样肆无忌惮了。男人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她来了这秘密通道,“有凤来仪”里的地下通道,有点冷,但隔音效果良好,是偷香窃玉的好去处,任凭她再如何情动,他再如何狂放,外面是一丝声音都听不见的。

????“婧儿,我为你病了……”男人一边行不轨之事,一边诉说着刻骨柔情。

????百里婧的情形与第一夜相同,已然有些神志不清,她的眼神迷离染满**,是“取次花丛”发作时的样子,她迷迷糊糊顺着他问:“怎么病了?”

????男人太了解她想要什么,拽下身上的披风,慢慢将她放倒在地上,他的唇在她的耳际流连:“寡人有疾,思卿入骨……”

????“如何医治?”

????他压下身子:“爱我,给我,救我。”

????------题外话------

????祝亲们国庆假期快乐!╭(╯3╰)╮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