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24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5:10Ctrl+D 收藏本站

????在百里婧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墨誉忽然头皮一麻,他一只手捂着脸上父亲留下的掌印,眼里流出泪来,他知道这一次他彻底被丢弃了,等待他的将是千刀万剐!而且,还是由他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个人亲自动手!心早已被她捏得粉碎,求生的本能却让他喊出来:“不!不是的!是大哥他要杀我!是他要杀我!我没有想过杀了他,我从来没想过!我只是夺了他的剑……”

????他说到这里,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偌大的桃林、淅沥的雨声、凛冽的寒风都让他的气势低弱了许多,而说到最后,他发现没有人在听他说话,所有人都看着他,那种眼神里带着莫大的恐惧,仿佛他是什么怪物,因为真的杀了他的大哥——他手里拿着剑,身上染着血……

????没有人相信他。

????见他争辩,那个小厮桂九痛心疾首地反问道:“倘若四公子冤枉,为何在这清晨一人偷偷来偏院?往日四公子从来不会如此,别说是为了来探望驸马爷的!”

????听到桂九这么一问,墨誉脑门子一轰,他想起来为什么来这里了,可是、可是他不能说……他想起了那个让他来这里的女人,她……

????墨誉说不出话来了,这更让人觉得他心虚,他实在百口莫辩,头顶处的雨水顺着他的发流下来,他懂得打起了哆嗦,意识渐渐恍惚,忽然听旁边的人道:“婧公主!您不能动手!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请您冷静!”

????墨誉转头看过去,见百里婧提起那把剑,朝自己走过来,他的霎时冰冷,她要杀了他,而且是马上,将他千刀万剐一片一片割下来……

????如果是死在她的手上,他愿意,他早就被她折磨得痛苦不堪,如果他死了就是了结,那就死了吧。这一瞬间,他已放弃挣扎的念头,他闭上眼睛,等待着她的剑挥下。

????如果百里婧要动手,任何人都拦不住,连左相墨嵩都感觉到了百里婧眼里的杀气和决绝,不由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禁军见无法说服她,只得从墨问的尸体上想办法,纷纷跪下道:“婧公主,驸马已仙逝,倘若再见血光灵魂会不得安宁,请公主三思。”

????墨问之死,给了百里婧巨大的刺激,这种刺激不亚于她亲手将刀插入墨问的心脏,她不禁怀疑起了自己昨晚的判断,怎么能仅仅凭一首曲子就断定墨问是西秦的细作?虽然他的确会武功,的确有怪异之处,她应该调查得更仔细更确切再下定论。8她骂他是西秦的细作,歇斯底里地说着许多的猜测,却一点都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他自始至终也不曾承认过他的细作身份,也许,她冤枉了他,否则,他为何到死都不曾瞑目——墨问一死,许多的怀疑和对他的愤恨都随之消散了。

????她的心本来就摇摆不定,死亡是一件无法挽回的事,尤其墨问还死得如此凄惨,如同他曾经在她面前下的诅咒,于是,许多感官和情绪被放大,没有着落点,短时间内她都不可能再想起墨问的坏处,何况,他也一直不曾有什么坏处。她不断地自责,不断地心痛如绞,除了杀了墨誉,她想不出还应该做什么。

????禁军自然知道此事关系重大,必须要等陛下裁决之后才能有个交代,否则他们都脱不了干系。他喊出的这句话很有效用,满脸杀气的百里婧果然停下了脚步,她盯着墨誉的方向,手里的剑越攥越紧,猛地一脱手将剑射了出去,这剑擦着墨誉的身体直直插入了他面前的泥土里,差一点就从墨誉的额头正中央劈下来,将他的身体劈成两半。

????墨誉睁大了眼睛,这时候,外头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陛下到!”

????景元帝先到了,随后是司徒皇后,事态出乎意料,惊动帝后也属正常。看到现场的混乱,景元帝和司徒皇后也都震惊不已,将发生了什么一股脑儿都给说了。从墨誉的胆大包天、墨问的惨死再归咎到他自己的教子无方,看起来是在自责,实际无非是想要摆脱干系。

????景元帝还没开口,司徒皇后却冷笑着瞥了跪地的墨嵩一眼,冷哼道:“左相的确教子无方!”

????这一声冷哼让左相打了个寒噤,把头压得更低,天上还在下着雨,偏院里的人跪了一片,谁都不敢抬起头来,只有百里婧跪在那儿,怀里抱着墨问的尸体。

????景元帝谁都没再理会,径自走到百里婧面前,看着惨死的墨问和一脸木然的女儿,许久才缓缓在她身边蹲下来,揽过她的肩膀,叹气道:“婧儿,朕知道你难过,但人死不能复生,让驸马一直呆在这冰凉的冷雨里,终究不是办法。”

????百里婧看着她父皇疼惜的脸,似乎他理解她所有的心痛和不舍,她的情绪再一次无法掩饰,伏在景元帝的怀里哽咽不已,她说了一句只有景元帝听得见听得懂的话:“父皇,那个让我肯认命的人,他……死了。”

????景元帝拍着她的背安慰,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另一只手轻抬,禁军得了命令,将墨问抬了出去。刑部的官员早已来了,开始着手调查此事,禁军将整个偏院都封锁了起来,墨誉作为杀人凶手被带走,雨越下越大……

????尽管景元帝下了命令,暂且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可是左相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有不漏风的墙?很快,整个盛京城都知道婧驸马墨问被亲兄弟所害,婧公主成了寡妇。

????城中谣言一时四起,因为墨问本是鳏夫,先后克死了三位妻子,而他却未死于病重,而是遭人毒手,对民间来说,横死的人都不吉利,可知婧公主的命格颇硬,墨问还是克不过她。

????又有人因此在讨论婧公主往后的婚姻,如此命硬之人谁还敢娶?左相府中一直平静无事,这会儿竟出了手足相残的惨剧,如何能不让人议论纷纷?

????墨问一死,最高兴的莫过于百里落,她终于如愿以偿得到这个结果,尽管韩晔还没醒过来,她却忽然觉得他就算这么吊着一口气也不错,只要他不死,她就不是寡妇。寡妇这个名号,她还是留给百里婧去当吧,她不会什么都跟她抢的。

????却又在心里感叹,墨家的老四胆子还真够大的,这是对那个病秧子恨到了何种地步,才会提剑杀人呢?

????正在暗喜,丫头春翠进得门来,贴着她的耳边道:“公主,墨状元请求您务必想办法救他,他说他这么做都是听从公主的吩咐……”

????百里落一听,冷笑了一声:“救他?我可没教唆他杀人,他心里有鬼,就不要怪别人惦记着。”

????见她的话里没有要救墨誉的意思,那丫头春翠急道:“被逼到了绝路,要是他反咬公主一口怎么办?”

????百里落笑道:“对付一个小小的状元郎,本宫有的是办法。春翠,你也叫人给他传个口信,要是不怕他那龌龊的觊觎兄嫂的心思暴露于人前,还是清清白白地死了干净!”

????春翠担忧:“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他不见得还要什么脸面,公主不可大意啊。”

????“这个道理本宫自然知晓,还需要你来教?!”百里落瞪了她一眼:“你先把这个口信传给他,他若是不肯死,那本宫就送他一程。犯下这天大的罪过,墨状元畏罪自尽也合情合理……”

????“是。”春翠不敢违抗她,只得听话地应下。

????然而,相对于墨誉的生死,百里落最担心的是百里婧的归宿,病秧子墨问从来不是那个了不起的良配,一开始还让司徒皇后惦记着要置他于死地,这会儿他真的死了,也算是了了许多人的一桩心事。依照父皇对百里婧的宠爱,肯定会为她物色更好的如意郎君。就算百里婧如今已不干净了,因为她的地位和美貌,想要娶她的王孙公子恐怕不在少数。

????她怎么能容忍百里婧嫁得那么如意呢?

????百里落沉吟着,虽然她知道“取次花丛”的威力,墨问已死,百里婧这辈子也不能再与别的男人同房,但是即便如此,表面上她还是不能活得风光。她必须要看着百里婧沦为最可笑的笑话,让她的婚姻充满不幸,在她百里落有机会把她踩在脚下折磨致死之前,百里婧必须要一直痛苦下去!

????这么一想,百里落觉得,她似乎该去为她的好妹妹做些什么了。

????她首先想到的人,就是司徒赫。

????……

????墨问的死太突然,所有人始料未及,证人很多,证词无一不指向墨家老四,很多人关心的是墨誉如何判罪,墨家如何自处。而司徒赫、黎戍这些人,自然最关心的是百里婧如何。

????公主死了驸马,毕竟不是皇家之人,也非帝后太子这种高规格,自然不必所有人为之披麻戴孝,而墨问又没有子嗣,唯一与他有直接关系的就是他的妻,婧公主。

????司徒赫、黎戍等人作为外人,是不能在左相府的灵堂内久留的,只能象征性地代表各家来吊丧,丧葬这种大事不同于旁的,规矩得守,他们也不能公然上前安慰百里婧。

????黎戍见司徒赫的神色不对,他小声嘀咕道:“赫,这七天,你可悠着点儿,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尤其不能再提起婧小白的婚事。”

????黎戍很了解司徒赫,墨问已死,婧小白成了寡妇,从前他也许没出息没贼胆不敢对婧小白说什么,现在她夫君死了,他的机会总算是来了,他能放任婧小白再次嫁给旁人?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