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18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4:36Ctrl+D 收藏本站

????墨问知道她委屈,拥着她,轻拍着她的背无声地哄着,满目柔情外露,他其貌不扬的面容因为这些柔情和爱意而格外好看起来。

????不需要遮掩,不需要躲藏,她对夫君的依赖明明白白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那些说他们不相衬的,私下里说一个配不上另一个的,全在这大庭广众的拥抱里哑口无言。哪怕婧公主再要强再跋扈,她的夫君再病弱再丑陋,这一刻,她只愿投入他的怀抱,而不是旁的任何声名远播的王孙公子。这份亲昵和依恋,是旁人都比不上的。

????景元帝瞧见这温馨一幕,心里很是触动,自从昨日被他的女儿说到痛处,他就一直思量着这些年来的一切,他也是宠着、爱着,想要把一颗石头心捂热了,可每每却无疾而终,换来更深更远的生疏,渐渐的,他对那个人无计可施,从心底里觉得无法与她沟通,更不可能住进她的心里。毕竟,他与他的病秧子女婿不同,他的女儿也与那个人不同,他们的关系更为复杂难解,已经不是什么长久的陪伴和柔情能够解决的……

????一国之君九五之尊,竟在这一刻羡慕起他的女婿来,这病秧子从前遭受了再多灾祸,可毕竟守得云开见月明,那些苦日子到了头,回想起来也许还别有滋味,而他,怕是这辈子都不能了。

????于是,景元帝命人小心地护送韩晔回晋阳王府,其余的王公大臣也都各自散了,为了庆祝婧公主生辰的狩猎竟因为意外事端草草结束。

????司徒赫、黎戍等人与百里婧再亲密,此刻也知道自己不被需要,她只钻入她夫君的怀中,显然现在并不想对他们解释,黎戍在马上推了推呆愣的司徒赫,与他一同走了。黎狸在离开的时候频频回头看着百里婧和墨问,又赶着去追司徒赫的“飞沙”,无声地叹了口气。

????……

????韩晔并没有脱离危险,自回到晋阳王府,宫中的太医便进进出出,等到刚入夜,一封折子上奏到景元帝处,折子上说那支箭伤及世子心肺,随时可能性命不保,请求让晋阳王回京见世子最后一面,以全父子之情。

????虽然景元帝仁慈,韩晔在京为质期间,并未限制他的行踪,甚至准许他上鹿台山习武,还将定安公主嫁与他为妻,在外人看来对他颇为器重,却都抹灭不去此次韩晔在围场中遇刺重伤的事实。他性命垂危之时恳求见父亲最后一面,这是天理伦常之事,景元帝再心存疑窦,也无法公然驳回,加上晋阳王十二月本就要回京述职,提早两月启程也无不可——

????一切合情合理得像是提前布好的局,可这局的代价太高,韩幸那个老匹夫竟舍得赔上儿子的性命?

????在灯下独坐到深夜,黎贵妃命人送来了点心和补汤,各宫里都有来关心的人,独独除了未央宫……那女人的心肠比石头还硬,他不去她宫里,她也不会来找他,连半句慰问都没有,眼里根本没有他这个皇帝——更别说是夫君。

????再好的点心,此刻景元帝也吃不下,起身披着衣裳就命人抬去了未央宫,未央宫里的宫女太监倒是被闹出了习惯,知道圣上偶尔会在三更半夜突然驾临,也不通报,只为他打开门,恭敬地让进去。

????天气冷了,司徒皇后挪到了未央宫的东暖阁,寝宫一如既往地燃着熟悉的安神香。香气缭绕中,纱幔后睡着的司徒皇后忽然咳嗽了几声,喉中隐约有痰,似乎不大舒服。

????景元帝悄声问当值的大宫女:“皇后病了?”

????大宫女低下头道:“皇后娘娘一入秋,身子就不大好,今年越发严重了,咳嗽了好几天,太医开了方子,正调养着。”

????景元帝瞬间起了怒意:“为何不告诉朕?”

????那大宫女惶恐地跪下道:“皇后娘娘说陛下日理万机,又忙着准备寿宴和狩猎,不让奴婢禀报陛下。请陛下赎罪。”

????景元帝再次心灰意冷,那人根本不曾拿他当枕边人对待,她从不在他面前服一点软,即便是大病大痛也能瞒就瞒,何况这小小的咳嗽?他已被她气出了毛病,再没什么情形没遇过了,当下掀起纱幔朝里面的床榻走去。

????这回,她真是睡熟了,他躺下好一会儿她也没动静,她的发披散在枕边,隐约可见白发根根,两鬓处最多银丝,昔日的佳人敌不过岁月的侵扰,她已老得这样快了,他依稀还记得新婚之夜她那张美丽而张狂的面容……

????枕边人间或咳嗽两声,身子一颤,把那锦被裹得紧紧的,景元帝本能地探身为她掖了掖被角,掖好了,手却没收回,颤颤抚上枕边人的鬓角,再划过她眼角的皱纹,摸上去再不是光滑细腻的年轻肌肤……

????这一瞬,他心里忽然涌起无穷无尽的悔意,他与她一赌气就是二十年,他如此铭心刻骨地爱着这个女人,笃定最爱的只有她一人而已,却偏偏要与她置气,毁了自己,再毁了她。他们本可以有许多相依相偎恩爱缠绵的好日子,为何都蹉跎了个干净,让岁月在二十多年后来笑话他们的两鬓成霜?

????“咳咳……咳咳……”枕边人咳嗽得更厉害,似乎很冷,他往她身边挪了挪,她就自发地循着温暖偎了过来。

????“珊儿……”景元帝双唇微颤,一国之君威严锐利的眸子浑浊不清,他想起他那年幼的女儿无心的话,他们之所以走不到恩爱相守,是不是他未能成为让深爱的女人认命的人呢?

????她不认命,是因为他不够好,她始终想着那个人的好……

????在这一刻,枕边人熟睡,而他清醒万分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让韩幸回京,不论他有什么阴谋和算计,都让他回来!他是君,韩幸是臣,就算他百里尧什么都不是,这女人也是他百里尧明媒正娶的妻子,他为什么要怕韩幸来抢?她在他身边,他什么都不怕!

????夜深了,未央宫的宫女互相使了个眼色,这是许多年来帝后之间第一次如此亲昵地相依相偎,谁都不忍心打扰。

????……

????韩晔重伤,有人畅快有人费解有人担忧,也有人喜忧参半,在晋阳王府向景元帝呈了折子时,百里落恼怒地瞪着面前的黑衣人:“说好拿到你要的东西就够了,为什么要射韩晔那一箭?韩晔要是死了,你是想让我成寡妇么?!”

????黑衣人一双邪肆的眸子扫过百里落的脸,笑道:“美人儿,你可别生气,我知道你夫君许多秘密,其中最大的一个秘密就是他根本不爱你,你肯定也一早就知道了。既然如此,他死不死与你有什么关系呢?你难道还舍不得他不成?”

????被揭了短处,百里落冷笑:“他不爱我,我也未必就爱他,可他不能死,起码不能死在那个病驸马的前头!即便是要做寡妇,也是百里婧那个小贱人先做!”

????男人一笑:“看来美人儿你对我那小师妹可真是记恨得紧啊,连做寡妇都要与她攀比,啧啧……”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男人还有心思开玩笑,百里落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想赏他一巴掌,却被男人一把握住了手腕,他凑了近她的脸,笑道:“我那小师妹见不得大师兄受伤,早就心疼得丢了魂儿,这才让你打了一巴掌,要不然你根本碰不着她,你倒打上瘾了?”

????“哼,那个小贱人,我能打她一次,就能打她第二次!你以为全天下只有她一个女人的武功厉害么!迟早她得落在我的手里!”百里落狠狠甩开男人的手,嘲讽地冷笑道。

????男人连连摇头,啧啧叹道:“女人的妒意实在可怕。实话对你说吧,我确实是想借着我那可爱的小师妹的手射出那一箭……整个鹿台山射术第一的是大师兄,其次就是我,林岑之和我那小师妹旗鼓相当,若是扰乱了大师兄的心神,射中他并非难事。当时,正好我那小师妹的箭朝他飞去,他应该是一早就看见了小师妹在竹林那头的,只是我没料到我那一箭如此精准,竟不偏不倚恰好射中了他的心口……”

????说着说着,男人沉吟起来:“美人儿,你那夫君诡计多端,我跟他比起来可还差得远,此刻我颇为忐忑不安哪。”

????“你是说韩晔是故意的?”百里落蹙起了柳眉,随即嗤笑出声:“呵,韩晔是疯了么?他已经快死了!换做你,你会糊涂到一心求死来设计下阴谋诡计?我虽不知他的秘密,可我知晓他有许多不甘心,他怎么舍得死?只可能是那个小贱人迷了他的心窍,恰好让你算计着了!”

????“那我真是三生有幸……”男人不置可否,邪肆地笑道,“既然我那大师兄已经重伤不治,去拿那块玉佩就容易多了……”

????百里落斜眼睨着他,满脸的不屑和森冷:“玉佩我会拿到,等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想要用完之后踢开我,没那么便宜的事!”

????男人眼眸微闪,仍旧笑嘻嘻的:“我倒不是担心玉佩,反而担心美人儿你真的成了寡妇。你要是一个不小心在我那可爱的小师妹之前变成了寡妇,那可就……”

????“不、可、能!”百里落咬牙切齿地打断他:“你查到病秧子的来头了么?”

????黑衣男人迟疑了一瞬,摇头道:“不曾啊,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就是个病秧子罢了,坐吃等死,忽然平步青云身居高位了。”

????百里落会信他的话才怪,但她根本不打算细细计较,冷笑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挑唆我去对付那个病秧子,但是,我就不相信,倘若有心,会治不了一个该死的哑巴!你只管等我的消息吧,看一看是谁先成为名扬天下的寡妇公主……”

????黑衣男人觉得很不可思议,有些女人明知道你在利用她,她却还是强硬地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做下去,她不追究谁与谁的纠缠,她只关心自己过得痛快不痛快,更关心是否比别人过得痛快……

????……

????百里婧一夜都合不上眼,一闭眼就看到血腥的画面和韩晔的脸,墨问无奈得很,起初还抱着她哄,后来实在见她睡不着,索性不睡了,将她压在身下索要。

????早已做过那么多次夫妻,百里婧没法再推拒,她在他怀里由挣扎到顺从,与墨问修长的大手十指相扣,颠颠簸簸中将他抱得越来越紧……几次下来,他折腾得她没心思再去想别的男人的死活,只认真地关心身上的他如何摆布她,听他在耳边喘息,真真切切地用温热的身体不厌其烦地温暖她……

????世上有很多种方法让一个人暂时忘了另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让她忙,让她累,让她筋疲力竭,墨问显然深谙此道。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