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12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4:3Ctrl+D 收藏本站

????高贤来传的只是口谕,也并非郑重其事,只是父女间的传话罢了,因此倒也没有要求众人跪下听旨。

????专门用一场皇家狩猎来替一位公主庆生,这在大秦是从未有过的事,墨问一边喝汤一边赞叹他的老丈人可真是别出心裁用心良苦,抬眼看向他的妻,见她也十分惊喜,眼眸透亮,脸上的神色隐约还夹杂着一丝得到盛宠时的忐忑和更多的……骄傲。

????无论是作为父亲对女儿的重视,还是作为一个皇帝对公主的荣宠,她都应该是骄傲的。但她并没有因为这骄傲而大肆地炫耀,恨不得天下人都对她顶礼膜拜,让天下人都知道她是她的父亲最宠爱的女儿。

????她没有。

????这一点,又跟她的母后很像了。骄傲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似乎理所当然,她反应平淡,毫不张扬。

????“高公公,替我回去谢谢父皇,我会准时参加狩猎的。”百里婧笑道。

????“是!”高贤恭敬地应下,随后笑看着墨问,问道:“驸马爷,您的身子好些了么?陛下特意命老奴领了太医来瞧瞧。”

????墨问口不能言,问及身体,他自然而然地抬眼看向他的妻,百里婧咬着唇不自然地别开眼睛,她才不替他说话,她根本不好意思替他说话。

????墨问看到她的羞涩神情,想笑,但又笑不出来,唇边有点微微发苦,他的老丈人在他洞房后特意命太医来替他诊治,要么就是担心他真的不行,毁了她女儿大好的青春年华,要么就是担心他太行,犯下了欺君的滔天罪行。

????也许,他的老丈人更担心后者,让高贤来这里,并非是为了传旨,而是为了探个究竟。

????没有办法了,尊严什么的早就没剩一点了,只要他的妻知道他行就够了,他在外人面前再怂也可以忍受,他任由年迈的老太医为他把脉,脸上一丝慌张也没有,从前多少大夫替他把过脉,若是叫他们都弄清他的底细,他还怎么活得下去?所以,墨问不紧张,面色却带着些许担忧地看着他的妻。

????老太医足足把了半柱香的脉,百里婧看着看着有些坐不住了,墨问早就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化,适时地朝她伸出另一只手,百里婧起身握住他的手走到他身边来,看着老太医思索的神色,担忧地问道:“刘太医,怎么样?这些日子我不在京中,也不知那些奴才是怎么伺候他的,药也不知有没有按时服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老太医终于把手松开了,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老臣开个方子,驸马……”

????陡然看到墨问碗里的药膳,老太医笑了:“不用开方子了,驸马爷这汤就不错,但也不可补得太过,虚不受补……”

????年纪大了,话一打开就收不住,老太医又叮嘱道:“驸马爷,凡事过犹不及,房事上也是如此,要懂得节制,不可过频,这才是长久之道啊!”

????百里婧听得面色通红,墨问握着她的一只手没松开,也不给她逃跑的机会,他站起身来对着老太医点了点头,很是虚心受教谦虚懂礼的样子。

????等高贤和刘太医走了,百里婧立刻就想抽手,墨问哪里肯放,拽着她在腿上坐下,长臂揽着她的腰,在她的手心写道:“小疯子,你可害苦了我,昨晚我那具童男子的身子怎经得住你的诱惑,做得太没有节制了,你看我现在虚的,差点都抱不住你了,你可别不负责任地想逃跑……”

????他太不要脸颠倒黑白了,百里婧初经人事,脸皮本来就薄,被墨问这番话一刺激,她转头瞪着他道:“虚?你今天早上才不虚呢!”

????她的意思本来是说,你昨晚那么虚,今天早上应该更虚才对,为何早上那一番还那么激烈,明明就是在骗她!

????墨问当然不会顺着她的意思去理解,他在她瞪着他时微微一笑,沉静的黑眸里七分无辜三分促狭,抱得她更紧了些,将下巴枕在她的肩头,写道:“早上那样就够了?小疯子,你真好伺候……”

????明明是问,是赞扬,看他写出来怎么那么奇怪,百里婧被他逗得恼怒不已,挣脱开他的怀抱离得他远远的,与他隔了一张桌子,气得指着墨问说不出话来:“墨问你……你……”

????墨问很享受调戏妻子的乐趣,但是知道不能把她惹得太过,面对她的疏远和愤怒,墨问很委屈地眨了眨眼,一边低头喝汤一边抬眼瞅着她,好像根本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似的。好在屋里没人,就他们夫妻俩,闹得再凶也没人听见。

????看到墨问津津有味地喝着汤,一勺一勺斯文极了,看到汤里飘着她起初不知道后来被墨问指点过的东西,百里婧也是说不出的羞恼,这病秧子几时变得这般无耻无赖了?

????她想到什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脸憋得通红地问道:“我好几个月不在你身边,你又升了官,被那些朝臣一吹捧去喝花酒也是有的,你这副模样根本什么都知道,还敢骗我说是童男子!童男子有你这么脸皮厚的么!墨问,你到底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才那么轻车熟路的?不过一夜而已,再怎么样你也不可能那么虚,你骗我!”

????墨问被她这么一质问,吓得手里的汤勺都掉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在洞房第二天这样怀疑他,都是他此前做得太过了,在床上的表现老道熟练、轻车熟路,像是阅人无数似的,现在倒好,解释不清了。

????男人又没有什么守宫砂处子血之类的东西来做证明,他这童男子的身份就算是老天也无法为他作证啊!他难道要跟她说,因为此前曾翻阅过无数先人的心得,所以一点就通?或者是告诉她,他一晚上与她总共做了多少次,他又聪明,一夜实践过后就等同阅人无数了?

????哪个理由她都难以接受。

????墨问傻傻地看着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忽然满脸都是失望和难以置信,他大力地咳嗽,咳得眸中泛起隐约的水汽,他突然站起身来,端起面前那碗汤高高举起,想摔在地上,然而他看了看百里婧的神色,不敢摔,又放下了,那神色忽然就带了苦笑,眼神和表情似乎都在说,他只是个小小的驸马,还敢在公主面前摔东西么?他受了冤枉连一句冤都喊不了。

????墨问放下汤碗,当即转身朝屋外走去,无论是脸色还是走路的架势根本就是在生气。

????百里婧还没见过墨问这样发过怒,顿时觉得自己的怀疑和指责有点武断了,关键墨问是个哑巴,他不说话的时候给了百里婧充足的思索时间,他不跟她吵,她就只有自责的份,比两个人吵得脸红脖子粗容易收敛多了。

????百里婧忙举步追上去。

????“墨问!”百里婧在后面叫他,墨问一直朝偏院的方向走,不理她。

????偏院门口的几棵老银杏正飘着黄色的叶子,与墙角处青色的竹子一对比,倒是更为吸引人的目光。墨问就站在那银杏树下,没走两步,咳嗽起来,微微弓着腰。

????于是,百里婧不费什么力就追上了他,本能地拽着他的衣角道:“天凉了,没穿够衣服,冷了吧?”

????墨问不动弹,任她拽着他的衣服,这倒是不再往前冲了。他早就知道不能跑得太快跑得太远,她一追不上他,她就索性不追了,他怎么能让她不追?

????“别去偏院住,凉飕飕的……”百里婧继续拽他的衣角,她也拉不下脸来道歉,心里干着急,经由昨夜,她说话声音都有些哑了,没恢复正常。

????墨问很享受她这副小媳妇儿样,终于拿他不当外人了吧?终于不只是对着司徒赫、对着韩晔才这么撒娇了吧?

????他心里乐坏了,猛地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大手抚着她的脸就吻了上去,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不反抗的时候,他一狠心咬了她一口,她疼得眉头一皱睁开眼睛,黑亮的眼眸委屈地望着他。

????他也委屈,比她还委屈,将她的头按在怀里,贴着她的耳边道:“婧儿……我……”他的声音沙哑难听,这次他居然多挤出了一个“我”字。

????“我……”他发了好几遍,还是只能发出一个“我”,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最终放弃,在她的手上写:“我是,我是……”

????百里婧也知道他出声很辛苦,忙问道:“是什么?”

????他很生气地重重在她手心写:“童男子!”

????百里婧面红耳赤,他方才就是为了这个委屈,到现在还不忘解释。百里婧只得乖乖偎在他怀里应道:“哦……”

????这一声回答墨问显然非常不满意,他继续写:“你还是不信,你嫌弃我娶过三位妻子,是不是?”

????“没有!”百里婧忙摇头,“我信你,相信你,你是……是童男子,我都相信,不生气了好么?”

????墨问早就笑得很欢了,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他侧着头吻她的脸颊和耳根处,唤她的名字道:“婧儿……”

????他写:“我爱你,很爱很爱……”随即追问:“你爱我么?”

????百里婧咬唇,赫曾经也问过她,是不是爱上墨问了?时至今时今日,她还是一听到这个“爱”字就发懵。

????她在墨问怀里沉默了许久,久到墨问的心都凉了,她才轻轻摇了摇头……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