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0章 (万更奉上)-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200章 (万更奉上)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2:57Ctrl+D 收藏本站

????真面目露出来,博得一个“很讨厌”的下场,这下全然没什么好激动的了,墨问整个人蔫了吧唧的,抓着她的手写:“都过了这些天了,也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应该是死了吧?我真没用,除了干着急,还病了一场,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可怎么活……”

????他写完等他的妻反应。

????百里婧叹息,抱住他的身子:“你哪里是没用?你不是献计击溃了突厥么?墨问,你天生应该上朝堂,若是有你在,大兴的百姓该少受多少苦楚啊。”

????她这发自内心的赞美,让墨问心里越来越没底,她已经知道她的夫君并不是个懦弱的角色,但她没有怀疑她的夫君从头到脚都是另一个人。

????“那个登徒子我应该没那么容易忘掉,他就像这场战争一样,也许会永远留在我的梦里……”百里婧望着暗处幽幽道。

????她记得那个人的嘴唇,记得他的声音,记得他粗鲁霸道的种种,所有一切发生在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里,他的存在感真强烈,明知将要赴死,却没有半点胆怯,眼神气定神闲,这种镇定自若的态度并不是谁都可以装得出来的。而她对那个怪人的感情并不是思慕,也不是憎恶,而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震撼,那个人用一种高超的手段迫使他带着面具的那张脸活在她的梦里面,引得她几次三番猜测却不得其解。

????人生中,总有些事情无法解惑,让人一辈子念念不忘。

????除了那个男人,还有从突厥大营逃出来时一路掩护她的黑衣暗卫,也是全然不顾自己的生死,拼命护她周全,他们又是谁的人?

????墨问听她说会一辈子将自己留在梦里,又把他给绕糊涂了,她的心里已经住了太多人,这会儿又来一个“陌生”的男人抢夺他的一席之地,把他往边边角角里挤,他本应该吃醋抱怨,可这陌生的男人偏偏就是他自己,他跟谁抱怨去?他还能吃自己的醋么?

????见他的妻这么傻,他真想扳过她的脑袋告诉她,所有恩怨与你没有关系,战争也好,杀戮也罢,本都是因他而起,他来平息干戈也是理所当然。

????然而,即便他可以开口,他也绝不能说。

????他不能说这场战争是因为当初生她的气,吃司徒赫的醋,一怒之下才默许了突厥的南侵,甚至承诺让其借道莽苍山。当时当日,他还没爱上她,只为了她新婚之夜的那句承诺与她曲意逢迎假意周全,哪里会想到后来的种种身不由己?

????他自己种下的因,就得自己去承受那必然的果,这话从来不错,果然,突厥人抓走了她。到了这一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只能一面命大秦与东兴示好,怕他老丈人不信,他斩突厥六万俘虏献上,把西秦置身事外的后路也给斩断了,用暴君的骂名换一个两国联手。一面再向他的妻舅司徒大将军献计,让大兴军置之死地而后生。

????即便设计得再周全,他还是无法放下心来,听到突厥人大放厥词说用二十八座城池换荣昌公主,否则将她充为军妓,他那会儿的怒火快把他自己烧没了,强忍着心里的戾气冒充东兴的使者潜入了突厥大营,见她在大帐内安然无恙地歇息,这才松了口气。

????她沐浴时他在暗处偷看,又不敢公然露面,其实她骂他登徒子还算客气了,他比她想象中更不要脸。待他暗中部署好一切,连救援连路线连借口都已寻好,只等悄然带她走,哪知那夜她却跑去劫了司徒赫,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救了她之后,又不能跟她一起走,他那时最想见见那个在她身上留下吻痕的男人,既然他敢去突厥大营,自然有十足的把握会活着出去,并非如他的妻那样因为无知所以无畏,他曾刀口舔血,有什么可怕的?

????其实等到此刻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他心底何尝没有隐隐后怕,玩火**焚不了他,却会将他的妻卷入其中,她又傻,又莽撞,这次还能完璧归来真是万幸,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他还真不知自己会做出什么呢……

????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他低头咬她的唇,掠夺她全部的呼吸,待尝够了她口中的滋味,他才写道:“小疯子,你以后再不能这么吓我,我的心跳得厉害,你摸摸看……”

????百里婧的手被他拉着贴在他的胸口处,果然见那处跳动不止,她附在他耳边笑,满口应:“好,我再不敢了。”

????墨问问完又觉得自己的心智都被她拉低了,她要不莽撞不傻,还是她么?她满口应承下来,与敷衍又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这么乖的态度,让他心里痒痒的,好不舒服,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心满意足地捏着。

????七月流火的季节,深夜的西北冷得厉害,两个人抱在一起睡,近得呼吸相闻,真像一对平凡的夫妻。今夜恰逢十五,月光照在窗口,洒下一地银辉,墨问勾起唇角,迟迟没能闭上双眼。

????他想到东兴北郡府的藩军。

????此次围魏救赵的计谋中,最大的风险要数东兴北郡府的藩军,如果没有他们在北境的阻击和配合,突厥不可能败得如此迅速溃不成军。

????从之前去荆州征粮和后来往西北三州督办粮草来看,北郡府的藩军从与突厥作战以来并未拼尽全力,照晋阳王的说法是朝廷粮草未至,将士食不果腹力不从心,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此举分明是拥兵自重,全然忘却了外藩守卫边境的职责。

????这种疏漏怠慢的行径,为何无人在公文中呈奏景元帝?

????朝廷在大西北自然有监军和无数眼线,照理说景元帝不可能不知,那么,他的老丈人和未曾谋面的晋阳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只有两种解释,第一,朝廷对大西北放任自流,他的老丈人对晋阳王信任有加全无忌惮;第二,大西北三州的权力恐怕早已旁落,即便是他的老丈人处心积虑委以重任的镇北大将军杜皓宇,也非一般角色。

????谁在给谁下套?谁又以为旁人入了局?

????墨问想了许多,却无法自圆其说,而他一个外人,本不该插手大兴的国事。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晋阳王在西秦参战之后,果断改变了以往保守的策略,让藩军与朝廷的军队配合,摧毁了突厥人南下的雄心壮志。更多的故事,应该会发生在战后,大西北的兵马调配,司徒家的兵权归属,还有晋阳王藩军的封赏……

????他无从揣测更多,只能由后来的蛛丝马迹中窥探各方的心思,偏他是个局外之人,一不小心被卷入局中,自这次西北之行后,怕是更难明哲保身了。换句话说,从击退突厥开始,他的处境将步步凶险。

????墨问的心思瞬息万变,想对他的妻说些什么时,却发现她窝在他怀里睡着了,双唇微张,呼吸均匀。

????墨问忍不住笑了,含住她的唇瓣吻了吻,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他的女人天生不该站在战场或者朝廷的风头浪尖上,她就该安稳地睡在他的怀里,偶尔对他说说她做的梦,再有一两个孩子承欢膝下,她爱孩子也爱他,此生就真的够了……

????孩子?墨问苦笑着叹了口气,不论他现在是谁,他们都不能有孩子……

????守了一夜的白月光,天亮的时候,圣旨来了,景元帝得知百里婧安然无恙,命其留在北疆处理战后种种事务,又命人护送伤重的司徒赫回京休养,指明与婧驸马同行。

????宣读完了圣旨,司徒赫望了墨问一眼,领旨谢恩。墨问看着他的妻,心下好生埋怨他的老丈人,好不容易才搂着他的心肝宝贝睡了一夜,什么都没做成,竟然在这节骨眼上颁下圣旨让他回盛京,太不善解人意了。

????然而,圣旨就是圣旨,他几次三番尝到圣旨不可违的苦头,认命地领受了。

????当日就得启程。百里婧送司徒赫上马车,看着他脸上的伤疤又难过得很,司徒赫拍拍她的头,笑道:“傻姑娘,我的命还在,就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别苦着脸叫我难受。让你一人呆在这大西北,我虽不放心,可这副身子虚弱得连我自己都照顾不好,留下来只会是拖累。你万事都要小心,多听父亲和刘军师的话,再不可莽撞行事了。”

????百里婧发现自从在边关再见到赫,他一直以来眼中那种锋芒神采完全消失不见,虽然他在对她笑,凤目柔软,可他并不开心。去年冬日回京述职时,从雪地里一把将她抱起来的年轻将军,如今再不会一笑就露出雪白的牙齿,好像人世间的快乐和满足都在他的眼睛里,他是从未有败绩的盛京第一纨绔司徒赫。

????“赫,你好好养伤,等我回去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秋猎……”百里婧忽然住了口,本想博他欢心,却突然记起自己的左手已经废了,从此弯弓射箭已然不能,于是,她又笑着改口道:“好吧,到时候我让着你,你一定要拿到秋猎的头筹,就当是送给我的生辰礼物。好不好?”

????司徒赫并不知她的左手已废,见她开心,遂展露欢颜道:“好,送给你当生辰礼物。”

????百里婧总算放心了,赫答应了便会做到,他肯定会好好养伤。

????交待完了司徒赫,墨问已等急了,见她走过来,他却无话可说。

????百里婧为他披上黑色的披风,边系带子边嘱咐道:“路上冷,尤其是晚上,你要记得添衣,我虽已吩咐了桂九好生伺候,但那个奴才一直是不大中用的。还有,回京路上难免颠簸,我已让人给你备下了软垫,这样就不会弄得腰上背上大片青紫淤痕,我不在,你对谁喊疼?即便父皇不下旨,我也是想让你早些回去的,毕竟江南的水土于你的身体更好,这大西北的风沙太重了,又冷。”

????墨问抓着她的手,面带离愁。

????百里婧仰头望着他道:“就算是为了我,也要好好保重身体,朝堂之事若是应付不来,便退了吧?”

????墨问心道,他什么应付不来?他只担心一回去,之前的所有都变成了梦,变成了他心头的妄想,那他这一去就太不值了。

????在送行的队伍中间,墨问不慌不忙地拉着她的手,认真地在她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所有旁观的人都不知他写了什么,独他的妻知道,这是一种旁人羡慕不来的亲密。

????“小疯子,我会好好调养身体等你回来,你也要答应我,快点准备好,别让我等了又等,等得快要熬不住了。”他不掩饰,告诉她心里所想。

????百里婧想起昨夜种种,脸上一红,尤其是这最后一句,又让她想笑,她望着他充满期待的黑眸,咬着唇点了点头:“嗯。”

????真乖。墨问心里感叹不已,他的妻怎么忽然变得如此乖巧喜人,他这梦做得可真够美的,越发不舍依依了。好在人人都知道他们是新婚,倒也无人责怪。

????磨蹭了好久,回京的队伍总算出发了,墨问掀起马车的帘子朝外望去,看到他的妻站在原地挥手,却不只是对他一个人,稍一侧目,看到后面的马车里司徒赫也探出了头……

????唉,情敌无处不在,明恋的,暗恋的,染指过的,妄图染指的,他的日子过得可真累,生活在一个遍地情敌的恐怖环境里,飞来蹴鞠,万箭穿心,下次不知还有什么在等着他。

????那些情敌哪个都不肯让他安生?但也似乎从另一个侧目衬托了他的地位有多重要——他名正言顺地拥有他的妻,比他们任何一人都要近水楼台光明正大,所以才会招来无数嫉妒。等这次回去盛京,让那些情敌瞧见他的妻对他已然动了心,他们的恨该有多可怕啊?

????他就想看看有多可怕!

????他已经等不及想要炫耀!

????憋屈了这么久,熬了这么久,他怎么着也得扳回一局,尤其是在迷津谷的山洞外面淋的那场大雨,让他永生难忘。

????一记起那场冷雨,想到韩晔,墨问的眉头顿时不由自主地蹙了起来。多么遗憾,让他的妻铭心刻骨此生难忘的爱情是韩晔给的,她会不会一不小心又将他推得远远的,只愿与韩晔远走高飞?

????他始终记得她扑进韩晔的怀里那番卑微到骨子里的祈求,在墨问的面前,在司徒赫的面前,她从身到心始终高高在上,这当然是好事,他不希望她如此卑微弱小,他愿意看她嚣张跋扈,只是韩晔……不该是她的例外……他最恨韩晔这个该死的不动声色的例外!

????……

????两个情敌同行,能有什么话说?

????司徒赫不待见墨问,墨问也不愿搭理他,何况他又是个哑巴,乐得对所有人缄默不语。因为两人身子都不大好,行程也不赶,行了约十余日,当夜在驿站歇脚时,墨问巧遇散步归来的司徒赫。

????他站在廊下没出声,倒是司徒赫朝他走了过来,开门见山道:“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这么直白,倒让墨问意外地一挑眉,扬起笑脸看着他。

????司徒赫脸上那道伤疤触目惊心,他不曾用任何乱发遮挡,似乎全然不在意似的,他的语气却很认真:“婧小白从小没有兄弟姐妹,一直在我身边长大,她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欺骗她。你知道我不喜欢你,甚至对你十分厌恶,因为你配不上她,即便十个你加起来也配不上她……”

????墨问听着,在心底叹息,是啊,他懂司徒赫护犊的心思,十个他算什么,一百个他都不见得配得上他的好姑娘。司徒赫这是来对他示威警告的么?他是不是该双手抱头跪在地上求他把他的好妹妹托付给自己?

????司徒赫却全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思,继续道:“你知道她有过一次失败的爱恋,让她整个人从活泼开朗变成如今的强颜欢笑,你没有见过她最开心最美丽的时候,那是你无法弥补的遗憾。那个害她失去信仰的男人比你更可恶,而你,从头到脚,没有一处足以与她匹配。她选择了你,不过是因为赌气糟践自己,并无感情可言。而她一直是个死心眼的姑娘,认定了谁就死心塌地的,你是她如今想要好好相处的枕边人,所以,她不会抛弃你,即便因此与她的父母抗争,也要护你周全。所以,我只能以兄长的身份警告你,若是他日你敢辜负她,让她伤心哭泣,我第一个要你的命!”

????这最后一句掷地有声,司徒赫的唇角冰一样冷,惊得驿站屋顶上的黑鸦都扑棱棱飞走了。

????墨问到现在总算弄清楚,司徒赫不是来示威的,他是来托孤的。虽然还是将他墨问贬得一无是处,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把他的宝贝妹妹托付给他了,是不是意味着从此以后他这表舅子再也不会暗中给他放冷箭了?

????好难得。

????墨问记得初次与司徒赫见面,他就一剑朝他劈了下来,若不是因为他的妻挡在他身前,他恐怕早就成了剑下亡魂了,为此还赔上了他的妻一缕长发。所以,墨问毫不怀疑司徒赫最后一句警告的意义有多重大,他要是负了他的妻,真的会没命。

????司徒赫都以兄长自称了,墨问还能说什么,他只能站直身子,再对司徒赫鞠躬行了个标准的大礼,以此来做答复。

????司徒赫看着墨问弯下的身子,诚恳的态度,没再说什么,抬脚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手在袖中握着冰凉的银吊坠,看着曲廊前方无尽头的黑暗,他的脚步一下比一下更虚浮。

????既然他与他心爱的姑娘永远成不了佳偶良配,那他就退后一步做她永不会失去的兄长。他曾在菩提树下驻足良久,想要法华寺最灵验的姻缘牌,他的傻姑娘却送了他平安符,他只能默不作声地收下,不叫她有一丝为难。他生来家世显赫衣食无忧,竟独独没有得到爱情的福分,应是天意如此吧。

????三日后,墨问一行回到盛京,来城郊迎接的人不在少数,迎向墨问的多是朝臣,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倒把相府的自家人挤在了外头,怎么看怎么奇怪。而来迎司徒赫的除了司徒家一派的朝臣,却不乏他的狐朋狗友,譬如不合时宜的黎戍黎狸兄妹。

????墨问心思缜密,从简单的迎接仪式上便可以看出朝臣的态度,其中暗藏的亲疏关系,还有接下来可能遇到的种种待遇,甚至包括景元帝可能的动静。

????好不容易等朝臣寒暄完了,墨问走出包围圈,看到他的父亲左相大人和他的四弟墨誉候在一旁,他上前去对他们轻点了点头,左相背着手,还维持着一副长辈一家之主的姿态,嗯了一声道:“回来就好。”

????墨问冲他一笑,心里清楚,他这父亲巴不得他死在大西北,这会儿他回来了,定然让他喜忧参半。

????墨问本未将墨誉放在心上,他的四弟这时却很不识趣地问了一句:“大哥平安归来可喜可贺,大嫂身子可康健?”

????墨问顿时停下脚步望向他,他的个头比墨誉稍稍高出一点点,看过去时无形中竟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墨誉年轻,终究稚嫩些,被他这么一望,忙躲闪着眼睛解释道:“前些日子听说大嫂被突厥人俘虏,家中每个人都很担忧,尤其是木莲,所以我想讨个答复好让她安心养胎。”

????墨问心下冷笑,都过了这些天了,西北的公文一早就送到了盛京,他的妻完好无损的消息谁不知道?这欲盖弥彰的小模样,让墨问真想把他四弟这张带笑的脑袋给拧下来!他真以为自个儿是什么了不得的小叔子呢,不稀罕笼统的消息,偏要询问细节,是让他把他嫂子的身子哪处被吻过,哪处被摸过,几时来的月事都通通告诉他?

????倒是桂九伶俐,见墨问面色不善,忙笑嘻嘻答道:“四公子,婧公主好着呢,要不然陛下也不会让她继续留在西北啊,您让四少奶奶安心吧。”

????墨问的目光扫过桂九,桂九仍旧笑嘻嘻的,身子却瑟缩了一下撇开头,主子不高兴了,他的妻连个名字都不肯让人提,太霸道了。

????墨誉的心倒没有墨问想得那么复杂,他的思慕虽藏着掖着,却也是真心,听见桂九这话,他当下露出了笑容:“太好了。”

????墨问听罢更是烦躁,这世上怎么如此多没眼力劲儿的人?年轻并不是借口。

????相对于墨问这边的此时无声胜有声,司徒赫身边却相当热闹,他一下马车,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得最厉害的要数黎家兄妹。

????黎戍的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本就不大的眼睛瞪得可怕,七月天凉了,他也不拿那风骚的折扇到处显摆了,结结巴巴地指着司徒赫的脸,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倒是黎狸泪眼朦胧地问:“赫将军,你伤得严重么?要不要紧?”

????司徒赫早就注意到这个穿红衣的姑娘,个头比婧小白小,眼睛比婧小白大,脖子上挂着一块长命锁,每次远远瞥见都以为是婧小白,近了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这种希望与失望交织的心情,让司徒赫记忆尤深。他没回答,黎戍却拍了拍胸口,恢复了镇定,抖着手道:“小狐狸啊,你懂什么?赫将军这叫瑕不掩瑜,粗犷一点的男人更有男人味,懂么?”

????说着,黎戍上前揽过司徒赫的肩膀,夸赞道:“赫将军,您这次挂彩挂得好啊!盛京的姑娘们心都碎了一半了,但是,仍旧不损您威武俊朗的气质,反正,爷是不会嫌弃你的,放心吧!”

????司徒赫看着黎戍,凤目含笑,知他者黎戍。黎戍若不插科打诨,他心里难免会有疙瘩。他不需要关切的询问,他只需要接受。接受他受的伤,接受他残缺的面容,接受他所经力的一切痛苦或磨折。如他一样接受便好,本就没有办法改变。

????待问完了婧小白的状况,黎戍便放下心来,忙让开路道:“赫,你得和婧驸马一同入宫面圣了,瞧那些王八蛋的嘴脸,当初巴不得你降了突厥人,这会儿见你活着回来个个谄媚得要死。你的命真大,我家老不死的恐怕要气个半死不活。”

????天下间没有人如黎戍这般薄情又这般多情,他从不站在他爹那一边,却把司徒赫和婧小白当最好的发小真诚以待,他不论亲疏血缘,只论心里快活。

????一行人一直陪着墨问和司徒赫入城门,却不能再继续送他们入宫了,黎戍坐在马上,目送司徒赫和墨问的马车远去,偏头对一旁的黎狸道:“小狐狸,大哥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司徒赫这家伙即便孤独终老,也不会与你成亲。你瞧瞧他现在那怂样,你看上他哪点了?他又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的?”

????黎狸的大眼睛里湿湿的,倔强地反问道:“大哥不也喜欢赫将军么?为什么我不能喜欢?”

????黎戍怒其不争地笑道:“小狐狸,你怎么能跟大哥比?大哥是这盛京城里大名鼎鼎的纨绔,谁都知道大哥不学无术烂泥扶不上墙,又好喝酒又爱到处拈花惹草结交狐朋狗友,大哥的名声早就破败不堪了,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无所谓!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一个姑娘家清清白白的,爹和二娘又宠你宠得厉害,你是黎家唯一干净的宝贝了,连大哥都舍不得让你受委屈,你说,你平白无故地为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操碎了心,你不是傻么?”

????他敲了敲黎狸的脑袋:“大哥告诉你,这世上所有的瞎折腾都是自找的,那些人不值得同情,大哥从来不喜欢折腾,所以大哥活得自在!我真不明白了,那小子,司徒赫,你统共才见过他几面?第一次见面还大打出手,怎么就突然看上他了?”

????黎戍越说,黎狸的眼泪掉得越凶,她揉着眼睛道:“我不知道……大哥每次在我面前提起婧公主,她做了好多我做不到也不敢做的事,所以我喜欢婧公主。大哥又每每提起赫将军,起初我没有想过会喜欢他,可是当我看到他喝得醉醺醺的,为了婧公主弄得遍身狼狈,我才知道大哥眼里那么厉害的赫将军,原来也不只是纨绔而已,他也只是个凡人,他有求而不得的爱情……”

????“……这……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他为情所困喝得醉醺醺的是他傻,你要找这样的男人,大哥带你去碧波阁对面的醉巷,那儿遍地的醉鬼随便你挑!要多少有多少!这他妈的能是喜欢么?!这是犯浑!”黎戍听得一头雾水,说话都结巴了。

????“不是的,不是的……”黎狸越哭越厉害:“我不是犯浑……我那么喜欢婧公主,这回她去大西北救出了赫将军,百姓们都在夸她英勇,我也更加喜欢她。我知道,就算是赫将军,也应该更加喜欢她。所以,我就想,如果赫将军不能和婧公主在一起,那么,我就代替婧公主去喜欢他,婧公主不知道赫将军为了她有多难过,我却知道,我可以代替婧公主弥补他……”

????“代替?”黎戍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他这个妹妹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竟说出这番惊世骇俗的话来,他将她拽到路边,扶着她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告诫道:“小狐狸,听大哥的劝,收起这样的念头,婧小白在司徒赫心里是什么位置,你永生无法企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十几年的情分,任何人都插不进去,别说是你,就算是婧驸马也不行。你要做替身,做不成,更重要的是,还把自己给丢了!你要替代婧小白,你自己在哪儿呢?这不是爱情,这是盲目的执念,你赶紧回头!”

????黎狸摇头,目光坚决:“不,我不会回头的,除了赫将军,我谁也不嫁!”

????黎戍宛如听见了晴天霹雳一般,他不明白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执迷不悟的傻瓜,他们每个人的下场都不会好,如今,又搭上了他的妹妹。他的视线落在黎狸胸前的长命锁上,不知怎么的,竟生出一种不祥之感……

????……

????司徒赫与墨问二人入宫面圣,景元帝对着司徒赫一阵嘘寒问暖后,嘱咐他好生休养身子,便让司徒皇后与他一同退下了。

????墨问目送丈母娘和司徒赫一同离去,心道他的老丈人真是善解人意,知道丈母娘有话要单独对司徒赫说,竟也不计较地让他们叙旧。

????景元帝让人在殿内备下了纸笔,墨问忖度着老丈人该是有话要问他,且这问话兴许相当高级。

????果不其然,景元帝放下手中的朱笔,一双凌厉的眸子审视着墨问道:“婧驸马无论是此前的废除商人不得参加科举的禁令,还是后来的荆州征粮也都做得十分出彩,而此次西北之行更是让朕还有文武百官皆刮目相看哪!朕不得不感叹婧驸马着实深藏不露。”

????墨问忙提笔写:“父皇谬赞,儿臣不过是想解父皇之忧,更是因为婧儿被困,儿臣一时急中生智凑巧而已。”

????高贤将他写好的答复呈给景元帝。

????“婧驸马太过谦虚了。”景元帝看罢,微笑起来,听不出言语中的喜怒。

????墨问摸不准他的老丈人什么心思,是嫌弃他太过锋芒毕露,还是嫌恶他之前的刻意藏拙?是以,他小心翼翼地低垂着脑袋,并不敢贸然说话。

????景元帝却走下了高台,踱步来到大殿中央,负手而立望着殿外道:“朕的国家幅员辽阔,朕的子嗣却寥寥无几,朕宠爱的孩子也为数不多……婧儿算是一个。当初她赌气要与你结为连理,朕其实并不同意,但又怕她做傻事,这才降旨为你们赐婚。朕是因为爱她,才肯将她嫁给一个病怏怏的驸马,不顾天下人的眼光。而婧驸马你没有让朕失望,你比朕想象中聪明、沉敛且有城府,朕喜欢你这种城府……”

????景元帝忽然转身,凝视着墨问的方向:“若朕封你为辅政大臣,你应付得来么?”

????墨问听罢,吃惊地抬起头来,景元帝夸他有城府这在他的预料之内,而封他为辅政大臣……又是作何打算?

????墨问吃惊过后,写道:“父皇太抬举墨问了,此次从西北回来时婧儿曾说,若是不能应付,让儿臣早日隐退,儿臣不知是否会辜负父皇的期望……”

????“无妨,你可以先试着应付应付,若是他日发觉难以担当,再隐退不迟。”景元帝直接为他做了决定。他恐怕一开始就不允许墨问反驳,而一国之君的言辞从来不会胡乱说说,他若是郑重其事地提了,便不是开玩笑。

????墨问不敢反驳,只得顺着他的话道:“一切都听父皇的安排。”

????身为人臣,第一样要做到的就是忠诚、听话,服从圣上的皇明,只有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错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景元帝笑,“高公公,送婧驸马回去休息,奔波了这些日子辛苦了。”

????高贤满面含笑地来搀扶墨问起身,陪着他一路送到了宫门处,高贤的态度始终无可挑剔,见墨问面带愁容,他甚至还安慰道:“婧驸马,陛下如此器重您,您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虽说圣意难测,但圣上对婧公主的心您该是知道的。”

????这是在暗示他什么?

????墨问蹙眉。

????待坐上回左相府的马车,墨问的眉头仍未舒展,景元帝对婧公主的好天下的百姓有目共睹,从出嫁的嫁妆到以后的种种的纵容,全都是别的子女无法企及的,可那是真的宠爱,还是看在司徒皇后的面子上?谁也不清楚。

????一面将七皇子推上准皇储的位置,一面却要让他一个病怏怏的驸马来做辅政大臣,完全将司徒家和黎家推上了对立的两面,虽说这种对抗的局面早已形成,如今再偏袒他又有何意义?

????是在安抚司徒家之前被冤枉的忠心?

????那也该直接封赏司徒赫,与他墨问有何干系?

????是在忌惮他的城府,将他推上高位,再下狠手解决他?

????墨问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真的不应该回来,到时候恐怕他的计划还未达成,人却早已死不瞑目了……

????不过,他曾想在东兴的朝堂上占据的高位算是达成了,辅政大臣的位置等同西秦的丞相,比左相墨嵩还要高出半级,仅是官位,不是爵位。

????马车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时,墨问忽然想起他该去见一见他的丈母娘才是,不管怎么说,刚才在大殿内的会面都太匆忙,他的丈母娘会不会一怒之下对他有意见,然后寻个茬赐死他?

????他若是去拜见了丈母娘,他的老丈人又会作何感想?觉得他好大喜功,到处炫耀,拉帮结派,也寻个借口弄死他?

????这颗项上人头,迟早得丢了!

????墨问叹息,算了,不去见就不去见了,他丈母娘不还在跟她侄儿叙旧么?他去了也只是个不受待见的外人罢了,还是别凑热闹了。

????皇家的女婿朕不好当,比平民百姓家的媳妇儿还不如,四处受气提心吊胆无所依傍,他的妻再不回来,他恐怕要被逼疯了。

????……

????“我明明就是个战败的俘虏,一回来却被当做英雄般对待,呵呵,真是可笑。”

????未央宫内,司徒赫说出这番话来,引得司徒皇后的叹息,她上前心疼地摸着他的脸颊道:“赫儿,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还活着,就是司徒家最大的荣耀。”

????司徒赫笑,凤目黯淡:“若是没有婧小白,我早就死了。”

????他这样说并非因为婧小白救了他,他被突厥人俘虏虐待了整整一月,若不是为了活着回去见她,告诉婧小白他不曾叛国投敌,他早就撑不下去了。

????听到百里婧的名字,司徒皇后的眼眸微微闪烁,她紧闭的唇半晌才开合:“你必须要习惯没有她,即便没有她,你还是要好好地活着。”

????司徒赫以为她说的是婧小白已经嫁人了,让他早点丢开所有的心思,他点点头:“是,我会习惯的,我会好好活着。”

????司徒皇后没想到他答得这么干脆,倒愣了愣。

????司徒赫接着道:“父亲让我回来告诉姑姑,此次突厥大败,退居燕山以北,北郡府的藩军功劳不小,陛下定会重重有赏,所以,今年冬天,晋阳王很可能会回京述职。”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