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94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2:25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一朵花坑杀六万俘虏,古往今来从未有过,这个理由实在荒诞。然而,杀了就是杀了,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西秦竟如此不讲信誉!来人,备马!”

????在耶律綦暴怒之时,却只得亲王莽苍山边界探个清楚。

????与此同时,西秦的文书快马加鞭送至东兴盛京皇城,景元帝看着上面不羁狂放的字迹,也是疑惑不解,朝堂上议论纷纷。

????“西秦大帝以坑杀突厥六万俘虏为献礼,转达与大兴共同御敌之意,陛下,此举实在太过突然。毕竟大兴与突厥交战已有一月之久,在这一月之内西秦始终按兵不动,甚至有侵犯大兴西疆之举,臣恐怕其中有诈。”吏部尚书杨弘出列道。

????“老臣却不这么认为,大兴与西秦皆属中原,如今大兴遭突厥入侵,西秦难免有唇亡齿寒之感,与大兴联合起来自然是明智之举。只是唯一让人觉得不妥的就是西秦大帝的暴行,斩杀六万俘虏,史册上定会记其为暴君。”左相墨嵩道。

????“陛下,无论如何,在坑杀六万突厥俘虏之后,西秦已与突厥势不两立,且西秦大帝亲笔书信与大兴交好,这对于大兴和西秦来说都是好事,陛下可顺水推舟成全了百姓早日安定的愿望……”

????朝臣议论纷纷,多数意见都是与西秦联合,还有人提及荣昌公主,若是惹怒了突厥人,婧公主身陷敌营怕是凶多吉少,西秦此举岂非是在挑起事端?

????有人立刻反驳:“婧公主身陷敌营本就是因此鲁莽任性,岂可因为一位公主而毁了我大兴的千秋大业?请陛下三思,早日与西秦订立盟约!”

????景元帝犹豫不定,十分为难。

????……

????耶律綦到达西秦与东兴边界,约见西秦大将军,却被告知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大帝的旨意不可违抗,不仅是突厥士兵,即便是一只突厥的牲畜,若是敢踏入西秦疆土半步,西秦百万大军绝不会手下留情。

????耶律綦的亲卫气得咬牙,狠狠拔出腰间刀刃就要上前拼命,却被耶律綦喝退。耶律綦整张脸都快要扭曲,隔着国界线问道:“请贵国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

????西秦的军官言辞和谐一致:“因为大帝挚爱的虞美人被突厥人狂妄肆无忌惮地踩坏了,大帝难得有了心头所好,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耶律綦嗤笑:“就因为一朵花?”

????西秦军官的笑也嘲讽起来,带着目中无人的高傲:“大帝的花自然与汝等不可同日而语,突厥是在侮辱大秦皇帝的喜好么?!”

????随着他这一声喝问,西秦士兵整齐划一地拔出了武器,一片刀刃出鞘声在空荡荡的平原上响起。

????两国交锋,强的那一方才有话语权,他们的手里握着锋利的武器,把那个暴君神明一般地供起来,不允许任何人质疑。

????耶律綦很懂得进退,即便失去了六万突厥勇士,恨不得将西秦人杀个精光,可他却要忍,面对着前方数不清的西秦铁骑,他又问道:“既然是我突厥人误伤了西秦大帝的花,那六万人的性命足以赔偿了吧?剩下的十万突厥将士不知大帝如何处置。”

????西秦军官的傲慢有增无减:“这件事大帝自有定夺,定会给突厥一个满意的答复。”

????耶律綦只得部署好边防,忍着莫大的怒意返回突厥大营,路上亲卫兵道:“元帅,西秦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言而无信,实在可恶之极,尤其是那个西秦大帝,弑父夺位的大逆不道之事都做得出,数年前还曾与东兴联合对抗突厥,元帅如何还能相信他?我突厥六万男儿惨死他乡,这个仇绝对要报!”

????“如何报?”耶律綦反问,“还有十万人在他们手上,我们拿什么去跟西秦要人?!”

????亲卫兵哑然。

????“回营!与南北汗商量此事!”耶律綦胸口闷痛,狠狠抽着身下的骏马,朝着东南方营地而去,夕阳照在他的身上,血一样红。

????突厥大营里惶惶不安,正好给了百里婧绝佳的机会,她打晕了进账服侍的突厥女人,与她换过了衣服,带着耶律綦的腰牌走出了大帐。

????先前已经去过关押赫的地方,找到那个帐篷却费了不少时间。门口有四个突厥士兵在看守,百里婧的手在袖中握起,走到他们面前亮出腰牌道:“元帅命我来问司徒赫几个问题。你们前面带路。”

????突厥士兵看到耶律綦的令牌,赶忙应道:“是。”

????两人领着百里婧入了帐篷,百里婧出手极快地用匕首割断了一个突厥士兵的咽喉,随即风驰电掣地将另一个张口欲喊的士兵嘴捂住,将他瞪着眼死不瞑目的身子慢慢放倒在地。

????司徒赫仍旧被吊着,听见响动抬起头来,自乱蓬蓬的发丝间看到一个突厥女人的影子,他以为是银月又来羞辱他。

????可当他的视线渐渐凝聚,发现那个突厥女人握着匕首起身,面纱下的那双黑亮眼睛朝他看过来时,司徒赫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瞳孔瞬间睁大:“婧……”

????他的喉咙干哑,根本喊不出声。

????百里婧随后将其余两个突厥士兵骗了进来,以极其迅疾且残忍的方式杀了他们。司徒赫几乎认不出这就是他心爱的姑娘,她怎么会从遥远的盛京来到这种地方,又怎么可能杀人时连眼都不眨?她不害怕,不退缩,毫无畏惧,越过地上的几具横尸,脚步轻快地朝他奔来,一只手抱着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唤他:“赫,赫……”

????是她的声音,没错。

????她果决地斩断了吊住他的绳索,接住他倒下去的身子,温暖柔软的手拂开他的乱发,却在看到他露出的左脸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问道:“赫,你的脸怎么了?”

????司徒赫身上有太多处伤,连一丝力气都没了,他咬了咬牙,额际青筋凸起,积攒了许久的力气终于让他能发出声音,他盯着她,凤目里满是恐惧:“婧小白,你胡闹!你太胡闹了!你怎么在这里?!”

????百里婧隐忍许久的眼泪唰一下掉落,委屈且坚定道:“我来找你,终于找到你了。”

????司徒赫根本没有开心,他怒不可遏地推开她:“你快点走!现在!马上走!我能怎么样?我很好……”他急得快疯了:“我真希望这是我做的一个梦……”

????他不担心自己,他只担心她。他司徒赫什么都不怕,可他心爱的姑娘在这里,他一瞬间害怕得快死了。要是他们抓了她,要他怎么样,他就会怎么样,根本不会再有一丝反抗,因为她是他今生唯一的死穴。他是想她没错,他想见她没错,可绝不应该在敌营之中见到她。

????百里婧和他是一样固执的人,又怎么可能退让,她搀扶司徒赫起来,架着他往外走去,笑道:“赫,我们一起走……”

????正在这时,帐篷的帘子被一把掀开,银月的声音跟她的人同时进来:“好啊,原来你是东兴的奸细!哄骗了綦哥哥,你真是该死!”

????银月用鞭子指着她,气焰嚣张道:“你们走不了的!还有你,司徒赫,你的这个在我手里,你还想挨多少鞭子,脸上那道疤可一辈子都消不了了……”说着,她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银吊坠。

????司徒赫脸色泛青,唇上一丝血色也无,他已经顾不得平安符了,它的主人就在他身边,而他此刻手中没有剑,无力保护她,这是自习武从军以来,最无助的时刻,连粮水用尽被突厥人俘虏时也不曾如此无助。

????“婧小白,你听话,快走……”他的声音哑的不像话。

????百里婧果真听话地放下了他,脚下斗转星移,转瞬便到了银月身边,左手握住她仓促挥出的鞭子,右手掐上了银月的脖子,明媚的双眸中满是杀意:“你可以杀了他,让他作为大兴坚贞的将军死去,但你不可以侮辱他,谁都不可以……”

????“卡擦”一声,银月的喉骨被捏断,百里婧松了手,银月的身子倒了下去,手无力地松开。

????百里婧将那枚银吊坠从地上拾起,转而回到司徒赫的身边,将银吊坠重新放入了他的衣襟中,笑道:“带上它,一定可以平安地闯出去。”

????说着,也不等司徒赫反应,百里婧为他套上了突厥士兵的外衣,架着他走出了帐篷。

????没有走出多远,突厥士兵就团团围了上来,百里婧正在绝望之时一队黑衣暗卫从天而降,个个都是高手,很快劈出一条道来,当中一人喝道:“婧公主快走!”

????知道她是谁,很显然是大兴的人,然而他们却不敢露出真面目,这让百里婧很迷惑。根本来不及多想,她扶着司徒赫且杀且退。然而,这是突厥大营,一队队突厥士兵举着火把围了过来,眼看着在劫难逃,西南方向忽然火光冲天,接着是东北方向……

????突厥人的帐篷隔得近,最怕的就是火,这会儿所有人都慌了,如果不救火,整个突厥大营都会被烧掉。

????于是,有人跑去救火,有人继续围攻百里婧等人,黑衣暗卫虽然都是高手,却双拳难敌四手,死伤过半,一片混乱中,百里婧不知该往哪里去,司徒赫被虐待了许久体力不支,尽管一直靠毅力支撑,还是倒了下去。

????“赫!”百里婧单手抱不动他,身子被带得一矮,突厥士兵的尖刀已经刺了过来,她仓惶间用左手去接,手心没有碰到锋利的刀刃,却被一只大手握住。

????百里婧回头,有个男人穿着突厥人的宽大衣服站在她的背后,将那些兵刃全部挡住,他的脸上带着半截银色的面具,在火光的映照之下反射着亮光。所有靠近他的突厥士兵无一活口,地上横尸遍野,他的衣服却不沾半点血迹,可知男人的武功深不可测。

????在突厥士兵畏惧之时,又一队暗卫涌了上来,那个男人推百里婧入黑衣人中,出声道:“带她走!”

????“不!我要和他一起走!”百里婧挣扎出来,固执地将司徒赫扶了起来。

????那个男人抿着唇,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他冲上前一把将司徒赫扛在了肩头,在百里婧的惊愕中拽着她的胳膊往前奔去,低沉的嗓音夹着嘲讽:“不走,那就一起死好了。”

????突厥士兵越来越多,前路已然走不通,整个突厥大营一片惨叫厮杀声。那个男人忽地停下了脚步,将肩上扛的司徒赫放了下来,右手大力一带,将百里婧甩进了马厩内堆积的草垛里,动作粗鲁极了,看起来像在生气。

????百里婧狼狈地撞在干草堆里,满身都是草屑,却一点都不疼,她顾不得摘掉头发上扎人的干草,望着男人道:“你是谁?”

????男人身形高大,穿着突厥人的宽袍更觉得他伟岸无比,他一步一步走近她,在她身边坐下,转头望着她道:“你猜?”

????他到底是来救她的,还是来玩她的?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工夫跟她开玩笑。

????百里婧皱眉,伸手就去摘他脸上的面具,却在刚刚触及他的脸时被男人握住了手腕,男人接着猝不及防地吻住了她的唇。

????一触即止。

????百里婧没能躲开这个吻。

????因为离得极近,借着远处的火光,百里婧瞧见男人的唇形,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它的美。这世上有一种好看,会让人连动作都迟疑了半分,何况这个男人只是露出一张嘴而已。

????“刚见一面就动手动脚的,你爱上我了?”男人无耻地笑。

????“彼此彼此!”百里婧反应过来,想要抽手却抽不回。

????男人的笑容深了几分:“既然我们彼此深爱,不如出去之后我娶了你,好不好?”

????百里婧被男人的无耻和转变话题之迅速折服,撇开脸道:“抱歉,我有夫君。”

????男人将她左臂的衣服掀了上去,看着那颗守宫砂笑道:“你的夫君太没用,害你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休了他,跟了我吧。”

????百里婧挣不脱,又说不过他,心下大怒,这个登徒浪子!她忍着怒意问:“我们认识么?”

????男人勾起漂亮得过分的唇,避重就轻地答:“没有一个女人在见过我之后还能忘了我……”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