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90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2:3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最后一日,百里婧被带入了突厥营地,扔进了一个帐篷里,里面关着很多中原的女人,年纪有大有小,她们挤在一起或瑟缩在角落里哭泣。有些女人身上的衣服被撕扯得只能勉强蔽体,有的头发乱蓬蓬,眼神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百里婧环顾着她们,掌心越收越紧,一股屈辱和愤怒从血液里熊熊燃烧了起来,这些是大兴的女人,她无辜的子民,她们不仅故园失陷,家破人亡,还要遭受突厥蛮子的欺辱,对一个女人来说,奸淫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侮辱……

????突厥蛮子,怎么敢践踏着大兴的疆土,又将他们肮脏的身体欺上大兴的女人?他们死不足惜!

????亲临战场,目睹残忍的血腥场面和国家间寸土必争的杀伐,百里婧的心被从未有过的剧烈冲击着——原来的她活在一个四方的皇城里,每日面对的都是些顾影自怜争风吃醋的小事,她的爱情,她的婚姻,她的念念不忘,她的快乐与悲伤,放在这每日死伤无数的战场上,通通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与那些死了的人相比,她还活着。与那些受尽欺辱的女人相比,她还纯白干净。与那些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人相比,她受尽了万千宠爱却还贪婪地想要更多,对过往的爱情紧抓不放只因为那些可笑的执念……

????逆境逼迫人成长。

????夜晚很快来临,百里婧无能为力地目睹许多女人被带出去,而她不能救她们。整个帐篷里只剩她和其余两个年轻的姑娘。

????夜晚的冷风从门口呼呼得吹进来,刮得帘子被掀得老高,百里婧抱着膝揉搓着胳膊,太冷了,大西北的日夜温度相差太大。如果现在有突厥蛮子闯进来意图不轨,她能对付得了一个、两个、十个,又怎么对付得了整个突厥大营中的蛮子?她的心变得跟普通的女孩一样忐忑。

????只剩三个人,自然而然想要寻找安全感,三个人坐到了一起去,互相询问着姓名,她们一个叫小安,一个叫小蓉,百里婧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只有我们三个还留在这里么?”

????小安是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姑娘,怯生生道:“明天是初一,突厥人说大兴初一十五上香拜佛,他们初一斩俘虏祭天,到时候还要把最漂亮的女人献给突厥可汗。”

????“斩俘虏祭天?!”百里婧跪坐起来,定襄关被俘的将士不少,斩杀的当然应该是重要将领,赫会不会也在其中?百里婧的心顿时被提的老高。

????“我哥哥也在军中,听说也被突厥蛮子俘虏了,我真怕明日看到他被……”小蓉嘤嘤哭了起来。

????“我恨突厥蛮子,他们杀了我的父母,毁了我的家,明日如果我能被献给突厥可汗,我一定要了他的命!”怯生生的小安却忽然恶狠狠地咬牙切齿道。

????百里婧忙道:“不要做傻事!”

????然而,出口才发现这句话多么地无足轻重,什么是傻,什么是值得,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有资格评论。她随后又补充道:“如果你失败了,又白白牺牲了一条性命。”

????小安冷笑:“性命算什么?我之所以苟且偷生就是为了等待时机,如果死了,正好去黄泉下与家人团聚。”然后,她又问百里婧:“丫丫,你被抓了,不是为了和小蓉一样等待见她哥哥一面,也不是像我一样想让突厥蛮子偿命,你为什么这么镇定?”

????百里婧垂下眼睑道:“……我的哥哥也被抓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明日突厥蛮子真的斩俘虏祭天,他肯定活不了……”

????小安握着她的手道:“你哥哥是个军官?”

????百里婧轻点了点头。

????三个女孩抱在一起,给身上和心上取着暖,忽然听帐篷外传来骏马嘶鸣长啸的声音,接着有突厥蛮子骂骂咧咧道:“该死的马!这么多天了还不准人靠近!抽死你!抽死你!”

????“别下手太狠了,元帅说这马是千里良驹,比我们突厥任何一匹马都要好!”

????“好马有什么用?不听话,再好也不是你的!老子天天晚上在这儿伺候你这畜生!抽死你!”

????百里婧猛地直起身子,这马……

????见她表情紧张,小蓉道:“自从我们被关在这里,就一直听到那个突厥蛮子鞭打马,天天都骂,好像是那马不准生人靠近,连给它草料都得远远地扔,否则被它踢中非死即伤。”

????飞沙……

????百里婧惊喜地爬起来,想要一探究竟。

????小安却扯住她:“丫丫,你去哪儿?虽然见我们手无缚鸡之力,这里看守的突厥蛮子不多,可是这么晚了,你出去遇到了那些下等蛮子,很可能就会……”

????百里婧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我只是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好。”

????见她这么坚持,小安和小蓉只得放了手,好心提醒道:“那马离得不远,出了这个帐篷往右走,那里都是突厥蛮子屯杂物的帐篷,一般没有人看守,你快去快回。”

????“好!”百里婧钻出了帐篷。

????突厥蛮子仗着他们抓来的不过是弱质女流,只有被他们强暴侮辱的份,即便逃跑也不可能逃得出关卡,所以才有恃无恐地放任自流。百里婧按照小安所说的路线,果然在一个帐篷前面发现了一匹黑色的骏马。

????看到它,百里婧的泪瞬间就滚了下来,是飞沙!真的是飞沙!

????湟水关一战,她第一眼看到那个假扮的赫,就觉得奇怪,因为他的坐骑不是飞沙。如果赫真的降了突厥人,连战袍、头盔、佩剑都与从前一模一样,为什么偏偏要换了飞沙?

????只有一个解释,飞沙除了它的主人,绝不会让旁人靠近,那个冒牌的赫怎么可能驾驭得了它?

????既然飞沙在这里,那么赫肯定也在这里,赫没有死!

????百里婧四下望望,那个喂马的蛮子也不在了,漆黑的天幕下没有月亮,只有数不清的星星,大西北的天空比盛京更为辽远开阔。她在黑暗中窜到飞沙的身边,飞沙起初很警觉,后来许是闻到了她的气息,居然在原地打转,绕着拴马桩好几圈,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百里婧摸着飞沙的鬃毛,心头感慨无限,如果它的主人也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她面前,那该有多好啊。她所有的忐忑不安和出格冒险才是值得的。

????她对着飞沙的耳朵轻声问道:“赫呢?他在哪?他好么?”

????飞沙的耳朵动了动,忽地用马尾抽了她一下,百里婧立刻蹲下身子,飞沙一边踏步一边横过身子,恰好将百里婧遮得严严实实,低头慢慢地嚼着草料。

????“啪”的一记长鞭突然抽在飞沙身上,先前那个喂马的突厥蛮子骂道:“该死的畜生!为了照看你,大爷晚上都没得睡!别人都在睡大兴的漂亮娘们儿,老子在这里陪你!”

????又接二连三地抽了好几鞭。

????“行了行了,打过了骂过了就算了,跟畜生有什么好计较的,去睡吧,明日还要祭天呢!”一人在旁边劝着,好说歹说总算将那人拽走了,四周一时又变得非常安静。

????飞沙这样的烈马,何曾受过如此屈辱?百里婧刚才恨不得冲出去杀了那个蛮子,却深知不能那么冲动,只得拼命压下火气。什么样的马配什么样的主人,赫从小到大性子都那么硬,被俘虏之后不知被折磨成了何种模样,她实在无法想象。

????再回到小安小蓉的帐篷时,她们俩忙迎了上来,拽着她问:“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危险?”

????百里婧摇摇头,心里盘算着明日祭天的场景。

????天还没亮,那些可怜的沦为军妓的女人们被送了回来,帐篷里顿时一股异味,女人们绝望而无助地哭泣着,百里婧听得心头越来越堵得慌,然而,接下来她和小安、小蓉便被拖出了帐篷,根本没有时间再为别人的不幸伤感。

????她们三个被一路带去了一个华丽的大帐,掀开帘子,里面有一群突厥女人等在那,旁边是三口大木桶。那些女人也不说话,围上来,将百里婧三人的衣服粗鲁地剥去,检查了她们的身体后,将三人分别塞进了大木桶里,从头到脚用力地搓着,几乎将她们的皮肉都搓下来一层。

????三个女孩都没有哭,没有叫唤,像是集体哑了似的任她们摆弄,待她们被搓干净了,又换上了突厥女人的宽大袍子,梳起了突厥女人的发髻。

????百里婧觉得可笑,既然是要大张旗鼓地祭天,拿她们这些大兴女人献给突厥可汗,岂不是应该让她们着中原的衣衫梳中原的发髻,然后匍匐在突厥可汗的脚下,才能让他们这些蛮子更有成就感么?

????一层轻薄的面纱罩在了三人的脸上,白日里看着小安和小蓉的相貌,百里婧才知道突厥蛮子所留下的是真正的美人,仅凭这暴露在外的一双眼睛,就能让人思慕面纱下的那张脸。

????然而,她们梳洗打扮过后并没有直接被带去祭天的场地,而是被带到了另一间大帐中,那里放着三张长桌,笔墨纸砚俱全。她们三人被按坐在长桌对面的椅子上,被要求摘下面纱,三位画师模样的突厥人分别凝视着她们的面容,在画纸上描绘了起来。

????想不到突厥蛮子也和大兴宫廷选妃一样,把女人的画像呈上去,皇上看中了谁才得以召见。

????“笑一笑。开心点。”画师要求道。

????然而,国破家亡,身陷敌营,谁还能笑得出来?

????见她们不配合,另一个画师道:“算了吧,不过是拿去让两位可汗和元帅挑选,即便冷冰冰的也没事,挑来挑去都是这三位美人。要是三位美人得了宠,想起你这粗鲁蛮横的要求来,杀你的头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美人之祸,古往今来都有之,谁都怕帝王的枕边风。百里婧不是感叹有朝一日她也成了待选在君王侧的女人,而是在想,有了这些画像,她们三个人想要逃出去就更难了。除非有那种以假乱真的易容术。

????总算画完了,三个突厥宫廷里的女人带着她们沿着大红色的地毡铺就的长道往前走去,道路笔直,直通前方的祭台。

????越来越近,百里婧看到祭台上除了牛头、羊头等粗犷的祭祀品外,还跪着几个身着铠甲的大兴将士,他们的身后分别立着一位手握大刀身材魁梧**着上半身的突厥蛮子,她的脚步立刻就顿住了,与此同时,她身边的小蓉歇斯底里地对着祭台的方向高声喊道:“大哥!大哥!你们放了我大哥!”

????她的声音凄楚且尖锐,祭台前跪着的大兴士兵有一人抬起头来,睁大眼睛道:“妹妹!妹妹!小蓉!”他之前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会儿却大力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铮铮铁汉怒目圆睁,吼道:“你们这些畜生!放了我的妹妹!放了我妹妹!我操你们全家!”

????“吵死了!”祭台的高座上忽然传来一道不满的声音,一旁的刽子手竖起大刀手起刀落,将小蓉的哥哥头颅斩下,那个大兴的汉子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

????“啊!”小蓉疯了一般地尖叫,凄厉的声音在祭台上回荡着,身边的突厥女人想拽住她,却没能拽住,小蓉突地迎上一位突厥蛮子的尖刀,尖刀从她的背后钻了出来,血溅了那个突厥蛮子一身。

????方才那一幕发生得太突然,毫无预兆,如花般的美丽姑娘顷刻毙命,她的血将漠北草原的绿草染得鲜红。小安惊恐地往百里婧身边一缩,两个人拥在一起,百里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倒在血泊里的小蓉。

????无论是大兴的士兵,还是这个叫小蓉的姑娘,通通都是她的子民,她是大兴尊贵的嫡公主,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万千的爱戴和拥护,从小衣食无忧嚣张跋扈,可是她连保护他们的能力都没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惨死,而敌国的禽兽擦干净刀上的鲜血,继续屠杀她的子民,永不止息……

????她是不是应该在这样的时候站出来,告诉那些突厥人,她是大兴的公主,她代表着大兴的皇廷,比这些普通的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女人更应该承担战争的后果,他们想做什么都只应该冲着她来!

????是的,都应该冲着她来。

????就在百里婧松开小安的手,转过脸面向着高台上的突厥可汗准备出声时,身后忽然窜出一道身影,重重地撞了她一下,撞得猝不及防的百里婧差点摔倒。

????那个纤细的身影还不忘回过头来,扫视着百里婧的面纱,随后狠狠瞪了她一眼,哼道:“南蛮女人,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嘴巴?再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从衣着和装扮上看,这是个突厥贵族。

????果不其然,那个女孩蹦蹦跳跳地迈上高台,得意地说道:“父王,綦哥哥,你们不是说司徒赫是个木头人么?打死都不会说一句话的,可是,你们猜今天司徒赫对我说了什么?”

????百里婧再也顾不得去想这个女孩是不是突厥的公主,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听到有人说起赫的消息,哪怕是从敌国人的口中。

????“银月,不准胡闹,祭天仪式上你捣什么乱?”突厥北可汗耶律达鲁斥道。

????那个叫耶律綦的年轻男人却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低沉而浑厚的嗓音笑道:“哦?银月,你倒说说看,你是用什么法子让他开口的?”

????银月公主很得意地背着手,在高台前踱着步子道:“真是太简单了!我只是拿了他手腕上的银色吊坠,他就跟疯了似冲我大叫……”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