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81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1:12Ctrl+D 收藏本站

????黎贵妃笑道:“我用我的性命跟你打赌,我赌你不会眨这一下眼睛……”

????见司徒珊脸色微变,黎贵妃趁热打铁道:“也许他对你是有过所谓的爱,只是这么多年的爱早在你的冷漠里磨光了,你以为他还爱着呢?做梦吧!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而已!”

????说完,也不再等司徒珊如何反应,黎妃骤然转身离去,多少年的爱都应该磨光了,她说得一点都没错,倘若没有磨光,她黎姬又怎会如此受宠?司徒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你也有忐忑不确定的时候?这样的日子,以后还多着呢!

????“皇后娘娘……”

????福公公和一群宫女终于追了上来,却见司徒皇后站在原地,纷纷觉得奇怪,方才还急匆匆的呢!

????真是自作自受。

????司徒珊在心底自嘲。

????哪里还有什么爱?尤其像百里尧这种人,会真心实意地爱上谁呢?天下的女人都是他的心头好。

????司徒珊老了,只是这深宫里的一座冰冷的雕像罢了,以她过去的赫赫战功勉强震慑着大兴国,也镇守着宫外的司徒家,而她的一生所爱,早就丢在了二十多年前的大西北。

????“娘娘,您不去紫宸殿了?”福公公见她往回走,小心地询问道,见她不言语,又添了几句嘴:“今儿个皇上接了婧公主入宫,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婧公主肯定先去给陛下请安,娘娘也有些日子没瞧见公主了,岂不想念?加上皇上素来对娘娘用心良苦,见娘娘去了,自然就明白娘娘的心意了,到时候娘娘有什么话不好说呢?”

????司徒珊缓缓抬起了双眸,却并非被福公公的这番话说服,只是被她自己的理智说服——哪怕她再不信任百里尧,可到底赫儿的性命更为重要,她不该与黎姬那个贱人计较,受了她的激将……若是黎姬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定会毫不犹豫地掐死她,别以为军粮被盗赫儿被俘,她不知道是谁搞的鬼!

????“去紫宸殿。”司徒珊总算平复了起伏不定的心绪。

????见司徒皇后一行还是朝着紫宸殿方向去,黎贵妃身边的大宫女道:“娘娘,皇后……还是去找陛下了。”

????黎贵妃站在凉亭里,不甘地摔了手中的杯盏:“她去找陛下又如何?本宫不相信这一次司徒家还能翻得起天来!陛下若公然包庇司徒家,就是不将天下百姓放在眼里!大兴的社稷岌岌可危!”

????“娘娘英名。”大宫女低头附和。

????黎贵妃忽然道:“去把七殿下叫来,本宫要考考他的学问,看看他这些日子都念了些什么书。”黎家所有的依仗都在百里明煦的身上,司徒珊那个泼妇若是有本事就变出一个儿子来!否则,他们司徒家迟早要落在她的手上!

????黎贵妃想着想着笑起来,可惜司徒珊那个泼妇已经不能生了,他们司徒家注定断子绝孙!

????……

????紫宸殿内,景元帝刚将圣旨拟好,便听外头通传道:“婧公主到。”

????景元帝叹了口气,真不该这个时候接她入宫,但是为时已晚,只得让百里婧进来。

????百里婧身着华贵的公主常服,云鬓高耸,腰背挺直,跨入殿内门槛的那一刻逆着光,让景元帝产生了错觉,以为看到了十八年前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嫁给他的那一天。

????当时,他什么都不能再想,眼里只看得到他的皇后——她下盘功夫深厚,走路沉稳,与一般女子的娇柔完全不同……

????“儿臣给父皇请安,愿父皇福寿安康!”

????直到百里婧出声,景元帝才回过神,他的女儿已经跪在了殿前。

????“婧儿,快起来,你身子才好,别跪了。”景元帝抬了抬手。

????“谢父皇。”百里婧起身,小太监搬来椅子,让她坐下。

????百里婧却没有坐,而是直视着景元帝道:“儿臣知道父皇一直很疼爱儿臣,儿臣有一个不情之请,请父皇恩准。”

????景元帝不敢随便答应,他这个女儿最是大胆,他不知她会提什么荒唐的要求,尤其是在这多事之秋。于是,景元帝笑问:“什么请求,说来听听。”

????百里婧娓娓道来:“父皇从小就对女儿很包容,小时候女儿不知道,长大了才看清,辜负了父皇的厚爱。尤其是这几个月来,为父皇和母后惹了许多麻烦,恍惚才发现父皇已经花白了头发,女儿十分后悔……”

????她声音渐渐沙哑,缓了缓,继续说:“昨天晚上我做梦,梦到了赫,梦到他全身血淋淋的,腕上戴着我送给他的平安符,笑起来露出满口的整齐白牙,他说,婧小白,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我到死都不会瞑目了。我才想起来,我小时候最初的梦就是要与赫一起上战场,像母后那样驱逐敌寇、保卫国家,成为大兴国的女将军!现在,赫成了俘虏,生死不明,我请求父皇准许女儿前往西北战场,像一位真正的不担虚名的大兴公主那样,为大兴的社稷和百姓的安危付出我的一切!”

????百里婧说完,紫宸殿内寂静,连太监和宫女都呆愣地望着她,没有哪一位公主会舍却养尊处优的安逸生活,跑去战场之上冲锋陷阵。战场如屠宰场修罗地,每天都有死去的将士,西北那种恶劣的环境就算是成年男子都受不了,何况是一位尊贵的公主。

????司徒皇后上台阶时恰好听到这最后几句,她的脚步也定住了,没再继续往前走,她在等景元帝的回答。

????景元帝沉默了一会儿,威严的双目盯着百里婧道:“婧儿,你想清楚了?如果在战场上出了事,岂不是要父皇白发人送黑发人么?”

????“……父皇,数以万计的将士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他们的父母也有这样的顾虑,可是国家需要他们,所以,请父皇将心比心。”百里婧跪下道。

????景元帝叹了口气,久久才道:“好吧,婧儿,父皇就将心比心,准了我大兴国婧公主赴西北战场历练。”

????百里婧猛地抬起头来,笑中含泪:“谢父皇成全!”

????司徒皇后在这时踏入了紫宸殿。

????景元帝遥遥望着她:“皇后都听见了?”

????司徒皇后的神色十分古怪,百里婧叫了她一声“母后”,她却久久未应。

????“母后?”百里婧又叫了一声。

????司徒皇后这才听见,走到景元帝身侧的凤座上坐下,声音也与往日不同,颇为低沉:“婧儿,你不要胡闹,上战场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旦开战便身不由己,再没有父皇母后可以护着你。”

????百里婧异常坚决:“母后,我已经长大了,母后当年能做到的,我也可以做到,更何况,我是大兴的公主,是父皇和母后的女儿。不论这战事需要打多久,一年,两年,十年,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司徒皇后难得眼神不再锐利,而是充满悲悯地望着百里婧,良久,她转开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好,你要去就去吧。”

????“谢谢母后恩准!”百里婧郑重地谢恩。

????司徒皇后不敢再看她,说话似乎连声音都变了:“既然要去大西北,先去找你舅舅,让他多教教你。快去吧。”

????百里婧点点头,再向帝后行了个礼,转身快步出了殿门。

????司徒皇后目送着百里婧离去,她的华贵公主常服一寸一寸矮下去,直至消失在殿外,她仿佛看到二十多年前的自己。她从小对她的女儿放任自流,让她混在男人堆里,可是没有想到女儿的性子与她几乎一模一样,连遭遇也与她十分相似,她骂着她的时候就好像在骂着自己,心疼她的时候也好像在心疼那时的自己,虽然,她对她的责骂比心疼要多得多。她希望能骂醒她,让她少受些苦,她不听,和当年的她一样撞得头破血流,以在战场上杀敌为仅剩的人生乐趣,最后成为司徒家和这个社稷的冰冷象征——

????凤座上的女人,和当年手握长戟的司徒女将军一样……活成了雕像。

????这一刻,司徒珊再没有什么话想对百里尧说,他要交代,她会给他一个交代,他永远别想她低声下气地求他!休想!

????若要论算计,百里尧怎么也算不到她留了怎样一着棋……

????见司徒珊起身要走,景元帝叫住了她:“皇后……”

????她的脚步顿住,却没回头,天下间只这一个女人敢用背对着一国之君,景元帝已经习惯了,根本不曾觉得有什么不妥,顿了顿,道:“朕知道司徒家这些年来很不容易,但是,有些事,朕虽有心却无力,这一次,要委屈司徒家了。”

????司徒珊听罢,冷冷道:“臣妾无权干政,一切听陛下裁夺。”

????说完,再不停留地快步离去。

????景元帝眼神灰暗,瞬间没了脾气,她从来都是这样,来去匆匆,脚步从不会为了他稍微缓一缓。明明如此烦躁的时刻,他想拉着她的手在御花园里散一散步,她一点机会都不肯给他。

????百里婧自元帅府回来,多少知道了些许北疆的战况和此次赫被俘的经过,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将士,一旦没有了口粮和水,便只能任人宰割。

????完全陌生的大西北,血腥屠戮的沙场,她怎么会不紧张?可是她总觉得赫在等她,他们吵着架分开,难得的生辰都不愿再与她一起过,她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回到左相府,天已经很晚了,刚到“有凤来仪”,丫头绿儿迎上来,行过礼,神神秘秘道:“公主,驸马爷给你准备了惊喜。”

????“惊喜?”百里婧蹙眉。

????“您进屋瞧瞧就知道了。”绿儿卖关子。

????百里婧进去,推开第一道门,只打开一道缝隙而已,一只手就将她拽了进去,将门又关上了。于是,百里婧瞧见满屋子飞着的蝴蝶,蝴蝶是所有会飞的虫子里最优雅的一种,翩跹着翅膀的时候美得像幅画。桌上摆了一瓶鲜艳的花,几只蝴蝶停在花朵上,时而飞起又落下,动作如此轻盈。而屋子里的帘幔上也多绣着花,蝴蝶当了真,便也停在上面,待发觉上了当又飞走,过一会儿又被艳丽的颜色吸引着飞回来……满屋子的蝴蝶飞,像是把来不及细细观察的春天请了进来……

????百里婧注视了一会儿,转头看向身边的墨问,她在看蝴蝶,他一直在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的赞许。

????百里婧笑了笑:“很漂亮。”

????墨问听罢,异常欢喜,随即捧起那瓶花递到她跟前时,百里婧忽然笑道:“墨问,我有件事想告诉你。明天,我会赴蓟州,随军出征。”

????墨问骤然变了脸色,手里捧着的花瓶“哐当”的一声落地,碎了的瓷片与水花撞上墨问的双腿。

????“公主,驸马,出什么事了?!”丫头闻声匆匆推门进来。

????受了惊吓的蝴蝶慌忙从开着的门飞了出去,一室的梦碎得七零八落。

????墨问想笑,却真的笑不出来,第一次连假笑都挤不出来,他已经不知该如何讨她的欢心,却原来怎么讨她欢心都没用。她一早就有了打算,他却在家里坐立不安了整整一天,为她筑的这些梦不切实际,她不稀罕……墨问这个人,她不稀罕。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