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73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0:2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百里婧不知道她杀了多少人,韩晔却瞧得清楚,地上横尸一片,而她,周身都沐浴在血光之中。迷津谷下的确蛇虫遍布,毒物横生,然而,这里却也是第一清净的去处。

????韩晔带着百里婧跳下断崖,在半山腰攀住树藤,荡入了一处隐秘的山洞。韩晔在洞中干净的地方放下她,继而撒了些粉末状的东西在洞口处,再生起一堆火,这才走回她的身边,熟稔地撕去她染血的外袍,将他稍稍干净些的白衫裹在她身上。

????这个山洞视野开阔,可以将外面的一切瞧得清楚,而从外看却不容易瞧出洞中有何端倪,连生火后的烟尘也不会钻出洞口,自然而然地散了。若非他曾来过,断不敢如此轻率为之。

????女孩昏睡了过去,闭着眼睛,眉头皱成一团,这是韩晔数月来第一次敢这么仔细地看着她。

????山洞的壁上有“滴答滴答”的滴水声,衬得洞中越发静了。韩晔默不作声地为她清理伤口,倾身时,他肩头中的箭便更深地刺入肉里,疼得一颤,他低头望了望,继而握住箭身,一用力将露出来的部分折断,只剩埋入血肉中的箭镞,血顺着他的白衣流下来。韩晔浑然不在意,撕下衬衣的一角将她的伤口包扎好,他的手上有血,干净的白布上便染了血腥味。

????仔细检查过后才发现她的伤多是皮外伤,只是因为被旁人的血溅了太多,才显得格外可怕,然而,即便如此,韩晔心内的恐慌却仍旧没有散去,他最怕她受伤,却亲眼瞧见她一次比一次伤得更厉害,自从他离开她以后……

????原本昏睡过去的百里婧忽然醒了,在火光照耀下瞧见头顶处韩晔的脸,她怔怔地望了他半晌,他也望着她。百里婧这才恍惚地发现她枕在韩晔的腿上,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却推不远,身子虚也起不来,有气无力地喃喃:“我要死了,你何必救我?!”

????韩晔终于肯开口说话,将她扭动的身子按住,他淡淡地说:“你不会死……别胡说。”百里婧听不出他声音里的颤抖。

????“我与你有什么关系,我死不死与你何干,我恨你……”她拿开他的手,别过头去轻飘飘地说,却没有再哭,这些话似乎在心底重复了无数次,所以出口才这般熟练。

????“嗯,我知道。”韩晔笑了笑,顺着她说,被推开的手也不再碰她,他的语气与从前一样温柔。

????百里婧恨透了他这种温柔,为什么到现在他还能语气平静,他知道她恨他,连她恨他也无所谓了!她真想撕破了韩晔平静的面皮瞧一瞧他到底有没有心,看一看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恨他,他也该恨她,老死不相往来最好!他却在她孤立无援时第一个出现,他什么责任都不需要负,他随心所欲地做他的选择,她真是恨透了他!

????今夜,百里婧杀了太多的人,那种从未有过的排山倒海般的绝望将她淹没殆尽,于是,借着这种毁天灭地般的疯狂情绪,她努力坐起来,狠狠将韩晔推开,歇斯底里地吼道:“你走开!我不要你救!你滚开!离我远远的!我是生是死与你何干!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想让我欠你什么!”

????韩晔居然被她推得往后跌坐了下去,后背撞到了坚硬冰冷的石壁上,那里所中的箭矢更深地刺入肉里,伤口剧痛,他忍着一声未吭。

????夜越深,山洞内越是冷清,一阵阵的风自洞口吹来,生起的柴火火光摇曳,不知道有多少双毒蛇毒虫的眼睛正注视着他们。百里婧骄纵的性子被这可怖的夜色激发,越发恶劣了,韩晔不走,也不出声回应,他越是这样,百里婧越不能忍受。

????随即,她愤怒地向韩晔扑过去,一双手没轻没重地打在他身上,如发了疯的泼妇似的,口中一而再地逼他:“我讨厌你!你害得我一无所有,害得我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你毁了我最美好的爱情,毁了我此生所有的快乐和幸福!我恨你!你不爱我,为什么要骗我!不!你、你不是韩晔!你不是!你不是!你走!你走!你把大师兄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

????韩晔低垂着眼睛,木头似的任她打,任她骂,衣衫被她撕扯得不整,他却仍旧不给一句答复,沉默如永夜。半晌,待她打得累了,他才轻轻咳嗽了一声,自唇边漏出一丝血迹。

????忽然,一个东西,自紧贴着他胸口的位置被她抓落,韩晔总算脸色骤变,伸手想夺回,却已经迟了。百里婧傻了一般,凝视着手里的那样东西,停止了所有的吵闹,许久不见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而下,她转头对上韩晔的眼睛,喃喃道:“碧桃树下,鸳鸯戏水……大师兄,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带着我送给你的荷包?这么丑的东西,难为你肯贴身收着,会让我以为……以为你爱我爱得快疯了,哈哈哈哈……是不是?”

????她咄咄逼人地凑近韩晔,一双含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逼视着他,穷追不舍地问:“大师兄,你爱我,对不对?你说话啊,你说啊!说啊!”

????她的声音近乎撕扯,将韩晔抵在石壁上,退无可退,她的眼里藏了太深的绝望。

????韩晔终于被她逼到了尽头,张了张口准备答复,却不想她在歇斯底里后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身子软软倒了下去。

????“丫丫……”韩晔慌忙抱住她。

????她的身子冷得像冰。

????韩晔大惊失色,伸手贴上她的额头,呼吸急促地拨开她颈后披散的乱发,一道长长的血痕若隐若现。

????怎么会?

????十五年才发作一次的毒,为什么只隔了短短两年便复发了?他早已想过,十五年后,她已为人妻为人母,早将韩晔忘记得一干二净,年少时做过的梦只是梦,她不会如现在这般虚弱憔悴,只为了不值一提的爱情……

????韩晔倾下身,唇贴着她冰凉的额头吻了吻,喃喃哄道:“别怕,丫丫,别怕,韩晔的妻子、孩子……所有人,甚至韩晔自己都可以死,但是丫丫绝不会死,因为丫丫是韩晔这一生……做过的最美好最不忍醒来的梦……”

????他在她昏睡后才敢说这些话,百里婧若是清醒着,看到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她只会陪着他痛不欲生。

????正如她所中的毒只有他知道一样,解药他也早就放在了她的身上,韩晔拂开她的左手衣袖,摸上她纤细手腕上那串珠子,一触之下,惊得怔住……并不是那串辟邪木佛珠。

????他的呼吸渐渐不稳,手颤抖着解开那串鲜亮的红珊瑚,“啪嗒”一声,珊瑚珠串滑落在冰冷的地上,而她雪白而纤细的腕上横着一道狰狞的伤疤。

????千年冰蚕丝刀剑难断,正因为如此,他才用它来串起辟邪木佛珠,戴在她的手上。冰蚕丝一日不断,解药就一日不会离身,哪怕韩晔死了,她也能好好活着。

????可是,冰蚕丝断了。

????韩晔捧起她的手腕,那道伤疤分明是被削铁如泥的利器所划,一刀接着一刀,不知划了多少次才能留下这样层层叠叠缠绕着的伤口,如一条小蛇般狰狞地盘在那里,而她的左手……废了。

????第一次,韩晔发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样,他爱着她,而她的爱情只是因为年幼无知随口说说,等时日一久,她便会从失去他的痛楚中痊愈,安心地相夫教子,过平静无忧的生活。可她一开始就已经如此决绝,决然嫁给了一个不知底细虚弱不堪的病秧子,将余生放逐,根本不计后果,这样一个她,又怎么会在他离开后,还留着他送的佛珠呢?

????如果千年冰蚕丝真的无法斩断,她会不会因为嫌恶,而决然斩断自己的手臂只为了摆脱他的一切痕迹?他开始相信,她做得出。

????出了这么大的事,木莲为何没有告诉他?木莲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叛他……

????韩晔的理智已然不复存在,然而,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佛珠去了哪里?解药去了哪里?

????原本他知道迷津谷内设了埋伏,无论是要杀她的,还是来救她的,任何一伙人他都不能信任,没有哪一处比这蛇虫遍布的迷津谷下更为安全,所以他带着她跳下来……

????如今,哪里都不安全,除非找到解药。

????“咳咳……”怀中人忽然发出一声微弱的咳嗽。

????韩晔忙搂她入怀,他知道她冷,遂将她抱得紧紧的,脸贴着她的脸,他的声音异常低沉不稳,柔和地问她:“丫丫,佛……佛珠呢?”

????百里婧的另一只手上仍旧紧紧攥着他的荷包,眼睛睁开了一小半,也不知她有没有听清他的问,她喃喃道:“我不要你的东西……”又咳嗽了一声,“我知道我要死了,你将我的尸首带回去,交给我的……夫君……让他将我埋在那片桃林里,春天来了,开满树的桃花……”

????韩晔快被她逼疯了,他怎么会让她死,即便是死了,又怎么会将她交给她那不知底细的夫君?

????“丫丫,别说了,乖,别说了……”韩晔再怒,也不对她发脾气,许是这柔和的语气太过熟悉,百里婧的眼睛完全睁开,韩晔以为她又会说出什么让他痛不欲生的话来,她却忽然哭起来,身子蜷缩成一团。

????韩晔慌了,已经顾不得她是不是神志清醒,是不是会误会他爱着她,怀抱松开些许,急问道:“丫丫,哪里疼?冷么?”

????百里婧没出声,哭得全身打颤,忽然抬起头,一口咬上他的肩膀,牙齿深深陷进肉里,韩晔疼得额头青筋一跳,手掌却抚上她脑后的发,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百里婧用力地咬,韩晔静默地承受,山洞里一时间寂静无比,只听见柴火的“噼啪”声。

????山洞前用了奇门遁甲的障眼法,找到此地十分不易,洞口撒了毒物不敢亲近的药粉,不知对人是否有害,带着面具的男人透过树藤的缝隙瞧见这一幕,黑眸冷得像冰,韩晔这厮真当他不存在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的妻身上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

????男人刚想掀开树藤进去,却突然听他的妻哭道:“韩晔,我做了个好长好可怕的梦。梦到你说你不喜欢我了,要和别人成亲,我哭,你不理我,我闹,你恨我……梦到有人告诉我她怀了你的孩子,梦到三师兄死了,师父不在了,梦到我嫁给了一个完全不像你的人,他的手好凉,冰一样冷……我害怕那样的梦,害怕和你分开,害怕以后嫁的人不是你,害怕我亲手绣的嫁衣穿不了,我害怕……”

????男人的脚猛地刹住。

????韩晔也完全怔住。

????怀中人似乎将前尘往事全都忘了个干净,孩子一样求他:“韩晔,我不想做那样的梦,不想嫁给别人,你带我走,带我走……若是有人阻止你,你就带我去一个只有我们俩的地方……我们、我们回鹿台山,或者去别的任何地方,只要有你在,都可以,去天涯海角都可以,好不好?好不好?”

????韩晔的眼眶被这几句梦呓一般的祈求逼得湿透,从没有任何人见过他此刻的失控,他深爱的女孩像个孩子一样祈求他,她还带着许多天真,她还深深爱着韩晔,而不是刻骨地恨着他。

????韩晔从未想过,这可怕的毒,竟能让人生重新来过,给了他重新选择的机会。

????望着女孩红肿的泪眼,听着她卸下所有尊严的哀求,韩晔苦苦挣扎,终于搂她进怀,颤抖着声音答复:“……好,丫丫,我带你走!去一个只有我们俩的地方,再……再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题外话------

????墨问:(苦笑)琴妈,你满意了么?我他妈来这里干嘛?!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