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71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20:16Ctrl+D 收藏本站

????木莲站在屏风前,将这一幕瞧得清清楚楚。

????光天化日之下他卑劣的行径被撞了个正着,墨誉慌忙起身,抽回被百里婧握住的手,无地自容地躲闪开目光,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

????木莲本是来探望婧小白,完全没想到墨誉会在这里,不仅在这,他还胆大包天地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来!

????心里涌起一股子无法抑制的怒意,木莲转身就走。

????墨誉着慌地追上去,扯住木莲的胳膊道:“你听我解释……”

????木莲被他这句底气不足的话气笑了,竟停下了脚步,回头盯着墨誉的脸,反问道:“解释?你是想告诉我刚刚我的眼睛花了,看到的都是在做梦?不是说左相找你有事么?你找父亲找到婧小白房里来了?嗯?借着酒醉来发疯,你要不要脸?如果我没有来,你还想做什么?!”

????随后,她声音压得低低的,一字一字咬得极重,几乎指上了墨誉的鼻子:“墨誉,你真是龌龊又恶心!”

????墨誉被她这番话一骂,连自己也鄙夷起了自己,可是少年的骄傲又迫使他不能屈服,他不过是真心地喜欢着一个女人,为什么要遭受如此多的指责?而他方才所做的一切全都是情不自禁,如果他的理智强大到足够克制翻腾的内心,他又怎么会被人握住把柄?

????他没有放开木莲的胳膊,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对她没有半点企图,真的没有!我来这里只是想对她说鹿台山的事,她那么在乎师兄弟之间的感情,我想这事肯定不能瞒着她,所以我就来了!房里没有人伺候,她渴了,要喝水,我便进来给她送水,然后……”

????墨誉忽然打住不说,进来送水而已,这的确是初衷,可是后来他吻了她,该如何解释?

????怎么解释都不可能让人相信。

????他果然是个龌龊又恶心的人,一心惦记着自己的嫂子。然而,有什么办法呢,他惦记着她是真的,喜欢她是真的,不忍心看她受委屈也是真的,大不了他永远都不说出口,大不了他在肚子里藏一辈子,可以么?

????他只是求木莲不要说出去。木莲一直都知道。

????“你刚刚说……鹿台山出了什么事?”木莲却听到了别的东西,蹙眉追问道。

????墨誉立刻缄默不语,方才见百里婧病着,他便打消了念头,决计不告诉她了,怕她知道又要大动干戈,闹得身子更不舒服。

????木莲见他静默,顿时冷笑出声,用力甩开墨誉的双手道:“墨誉,你不仅恶心还谎话连篇,你几时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就编造,你的圣贤书都念到哪里去了!”

????墨誉被她逼得完全下不来台面,少年的自尊心被激起,什么都顾不得地高声辩道:“我没有说谎!这件事朝廷都知道!大哥也早就知道了!他只是没有说罢了!鹿台山变成了一片废墟,探子回报说是被灭了满门,连一个活口都不曾从山上走出来!如果我说了谎,就罚我不得好死,遭天下人唾弃!”

????木莲完全呆住,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难以置信地重复道:“被灭了满门?你是说鹿台山……”忽然,她看向墨誉身后,顿时慌了,一把拂开面前的墨誉,轻唤道:“婧小白……”

????墨誉惊愕地转过身去。

????只见百里婧身着中衣站在屏风旁,一双眼睛死死盯住他:“你刚刚说鹿台山怎么了?再说一遍给我听听,要是你敢说谎,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她的声音哑哑的,不似平日那般动听,墨誉也知道她的手冰凉,却无法肯定他方才做的那些逾矩的龌龊事是不是被她发现了,她是不是从心底里越发瞧不起他?这些担忧汇聚在一处,让墨誉的自尊更为受挫,想起百里落的那番劝诫,也不知该说不该说,可脑子里有一种急于夺取她信任的**。于是,他一五一十地把那些原话又重复了一遍,还说到朝廷已经派兵去驻扎鹿台山,让百里婧不必担忧。说完,忐忑地注视着她的神色。

????如果说之前墨誉所陈述的灭门惨状百里婧还可能不信,后面说到驻军时百里婧却开始一点一点绝望下去——鹿台山一向清净,民风淳朴,山阴山阳两头的百姓们从未受到任何拘束,生活自由自在,只因此地虽处于两国边界,大兴和西秦却都不曾派兵驻扎,由着这里的人肆意地过着平静的生活。

????可是,如果有朝一日军队开始进驻鹿台山,那么,就意味着这里的一切都已经被打破,安宁不复。

????被灭了满门……

????这句话在百里婧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回荡,许多事,她已经忍不了,如今终于到了她的临界处,快要崩溃了。

????什么都不可以阻止她,她必须要亲眼瞧一瞧才肯罢休——她要瞧一瞧为什么所有事情都来得这么突然,一点余地都不肯留,接二连三的劫难让她的日子过不下去,一个个她所珍视的人从她的身边消失。现在轮到了鹿台山,师父、师兄弟们,她所怀念的那个美如仙境的地方,她少女时期最快乐的日子,怎么会转瞬就消失了?

????不可能!

????谁都不可以对她的所爱诋毁半句,谁都不可以说它没了,明明它好端端地活在她的记忆里头。她还和三师兄约定好要回师门瞧一瞧,师父还说让她放下心头的执念好好地生活,可是三师兄突然不在了,师门也突然覆亡了,这都是梦,可怕的梦,和梦里那些血腥的场景一样,不让她有安生的时候!

????木莲和墨誉都紧张地注视着百里婧,生怕她会夺门而出,和林岑之遇害时一样,冲动到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她。

????然而,出乎意料,百里婧这一次异常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她的眼神从墨誉脸上划过,与木莲四目相对,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疯狂质问,她甚至弯起唇笑了,大约有些冷,她抱了抱胳膊,声音沙哑地开口道:“你们说的我虽不信,但既然朝廷已经派军队驻扎鹿台山,那么,就静等结果吧,反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折身往里走,补充道:“木莲,你们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被下了逐客令,却并没有被指责,墨誉却一丝侥幸的心思也无,很失落地转过身要走。木莲却没有动,她太了解婧小白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即便是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麻木了神经,也不至于如此冷漠,婧小白并不难耐住性子静等结果。

????可是,木莲不敢刺激她,无论婧小白存了怎样的心思,她此刻的平静总好过歇斯底里,能拖一时是一时,又兴许在这些日子的禁足之下,婧小白渐渐学乖了也不一定。

????所以,她犹豫了一会儿,上前拾起屏风旁掉落的一个东西,走到百里婧床边道:“婧小白,听说你这阵子睡不好,总是做噩梦,所以,我特地做了这个药包,你放在床边,有安神的功效。”

????安顿百里婧躺好,木莲走出来,这时几个丫头都在外头恭恭敬敬地候着。木莲看到她们,顿时怒从心头起,上前抬手就给了绿儿一个巴掌,斥道:“公主身子不好,你们这些死蹄子去哪了?!竟敢放公主一人在屋里,冷了热了渴了没人伺候着,还要你们做什么?要是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进去骚扰公主,你们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尤其是你,绿儿,枉我如此信任你,你竟不知好歹连本分的事也做不好!我警告你们,要是再有下次,通通遣出去配了那些杂役小子做一辈子的低贱奴婢!”

????丫头们早跪了一地,诚惶诚恐地求饶。婧公主不管事,木莲的话却不能不听,即便她作为四少奶奶干涉起公主房里的事本已逾矩,可没人敢跟她顶嘴,她的吩咐甚至不需要请示婧公主,直接生效。

????教训完了玩忽职守的丫头们,木莲迎着烈日往回走,只觉得一阵晕眩,索性扶着青翠的竹子停了停,心里涌起一股子恨意——墨小黑走得可真快,像是没脸见人似的早早躲了,从前他还只是在心里想想,“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后来是梦里念着,整日对着笼中的兔子怅惘。如今竟越发大胆了,登堂入室地对着婧小白动手动脚。方才他那个吻小心翼翼地像偷了件宝贝似的,就这么珍贵这么难以忘怀?可惜啊墨小黑,你一辈子也只能和木莲绑在一起了,即便病驸马死了,也轮不到你来娶婧小白!

????有情人终成眷属,无情的人在日复一日的消磨中也会生出些感情来,尤其是女人。木莲不知婧小白发现了没有,在她和病驸马之间已渐渐生出一种缱绻情丝来,外人瞧得清清楚楚。可同时,木莲悲哀地自嘲起来,如果刚才墨誉的无耻行径被婧小白发现,她是不是还会上前帮墨誉掩饰?

????因为,无论如何,这是她的男人,即便无关爱情,也关乎她卑微的尊严。

????婧小白,我的夫君喜欢你,喜欢到了犯糊涂逾了矩的地步,你说,我如何下得了台面?即便你为了护我而一怒之下杀了他,剜出他的心交到我的手上,我又怎么能开心得起来呢?

????在相府里安逸得太久了,竟生出了懈怠的倦意来,尤其是听说鹿台山出了事,她脑子里第一个念头还是主人,她对主人的狠毒太清楚,却还是不知主人会做到何种地步才肯罢休。鹿台山上藏了太多的秘密,事关重大,如果不毁去,迟早有一天要暴露。然而,自从三师兄林岑之死后,她的心便灰冷一片,甚至怀疑起了此前的所有路途,父亲说过成大事者必定会有所牺牲,却不是每个人都有牺牲到底的勇气和比勇气更坚韧的承受力,她快要撑不住了。

????……

????即便在木莲的恩威并重之下,“有凤来仪”的丫头们比往日伺候得更为周到,守夜时也更为细心,然而,若百里婧有心要走,她们这些人又如何拦得住?

????第二日一大早,丫头绿儿急急忙忙去找木莲,一见到她便“噗通”一声跪下了,着慌地哭道:“四少奶奶,公主她……她……她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木莲手里的梳子“啪”的落地,折为两段。

????“奴婢们到处都找过了,前院,后院,偏院,任何一处都不见公主的踪影,又不敢声张,只好来告诉四少奶奶!”绿儿哭得更凶了,身子抖如筛糠。

????丢了公主,已经不止是杀头的罪责了。这些丫头固然罪无可恕,可追究起来也没有意思,杀了她们婧小白便能回来么?

????木莲想起婧小白昨日那平静的神色,已经料定她是往鹿台山去了,依她那种不依不饶的性子,定是要亲自去弄个清楚……

????可是,怎么办?

????婧小白正被禁足,若是让陛下知晓她私自出府甚至出城,前往边界处的鹿台山,这便是抗旨欺君之罪!

????木莲冷静下来,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居高临下地盯着绿儿的脑袋道:“你记住,公主病了,在屋里休养,不管是谁来探望,即便是相爷,也一概不见!若是被人发现了,你,还有所有伺候公主的丫头们,通通都是死罪……”

????绿儿泪眼朦胧地抬头,颤抖着声音问:“如果……如果是陛下和皇后娘娘来了呢?”

????木莲嗤笑,抬脚匆匆往外走去:“那是你们运气太差,就等着被诛九族吧。”

????安静无人的围墙内飞出一只雪白的鸽子,木莲看着它往更高更远处飞去,直至再看不见。为今之计,只能是将婧小白悄悄地带回来,熬过了一个月的禁足令,到时候她要去哪里,她便可随着她去。然而,婧小白已走了一夜了,玄影能追上她么?

????……

????“连夜出城了?”

????晋阳王府内,百里落听罢来人的消息,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她站起身,在屋内踱步,右手习惯性地捏着左边手臂,仿佛那里有一道极深的伤疤,又疼又痒地缠着她,这个动作连月来已自然而然,连她自己也不曾察觉。

????“很好。”

????她半晌才给了这个评价。

????来人见她总算满意了一回,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静候吩咐。

????又听百里落继续道:“若是连夜出城,快马加鞭,最早今夜、最迟明日清晨便可到达荆州东城外,飞鸽传书给骢珑,告诉他,鱼儿上钩了。”

????“是!”来人迅即离去。

????房内顿时安静下来,百里落想着想着忽然笑起来,越笑越收不住,之后笑声渐渐收住,眸中的杀意浓烈——百里婧,傻瓜都是不该活在这个世上的,那么远的师门,灭了便灭了,你却偏要回去尽孝,岂不是死有余辜?就让我送你一个机会,看一看这世上最爱你的人究竟是谁……

????太阳从东边升起,窗外的阳光射进来,影子一点一点变幻,代表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百里落饶有趣味地盯着这些影子。终于,快半上午时,另一人进来,附耳对她说了句什么,百里落立刻从凳子上站起,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不见:“备马。”

????……

????官道上尘土飞扬,一匹骏马疾驰而过,马上坐着一位着劲装的少年,身形瘦小,面色凝重,许是因为赶了许久的路,脸上蒙了一层灰尘,连他本来的面貌都瞧不大清了。骏马驰骋的速度太快,那少年倾下身子几乎是伏在了马背上,他却还是嫌速度不够快似的,不断地挥舞着鞭子抽打在马背上。

????从天黑走到天亮,再到暮色将至,终于有些体力不支,少年在一处山谷下了马,山谷中阴风阵阵,他觉得有些冷,想到夏日草木丛生,谷中也不乏毒虫野兽,正准备生火烤一烤。

????刚拾了几根柴火,一群蒙面黑衣人从四周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人上下打量着他,问道:“贵客可是打盛京来?瞧你这细皮嫩肉的模样,想必是个女人吧?”

????百里婧扫了他们一眼,从未听说迷津谷中有强盗,这群人难道是冲着她来的?和当初在盛京窄巷中遭遇的一样?

????她开口问:“你们想要钱财?”

????“果然是个女人。”那黑衣人首领一声冷哼,随即手一招,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随着他的这一手势,山谷里又涌出无数黑衣人来,纷纷单膝跪地,弯弓搭箭,尖锐的箭镞对准百里婧的方向。

????黑衣人首领遥遥望着百里婧笑道:“贵客说对了,我们这次要劫的钱财千金不换,那就是……你、的、命。”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