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2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62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9:26Ctrl+D 收藏本站

????墨问被这送到嘴边的吃食弄得一愣,他都已经如此洁身自好了,怎么还会遇上这等事?在相府呆了这些年也没见着哪个丫头冲他献殷勤,她们平日里见了他都绕道走,生怕被他这不祥之人沾染上,现如今,忽然摆出随他揉捏的乖顺模样来,着实有点……恶心得慌。

????不过,细一看,这丫头倒有几分姿色,今日大约刻意打扮过,穿了身簇新的衣裳,抹了脂粉,一股子浓郁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墨问不禁皱起眉头。

????平儿却毫不自知,见墨问未推开她,心里又多了几分底气,贴在墨问前襟上的双手更揪紧了些。府里如今的大夫人是陪房丫头出身,正室夫人死后相爷扶她做了填房,出身也低微得很;现又有木莲勾搭四公子,一朝飞上枝头变了凤凰,从此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怎能不叫丫头们眼红争相效仿?

????平儿在心底骂,木莲那贱蹄子方才还趾高气昂地来询问她婧公主与驸马的日常起居,还真把自个儿当成主子少奶奶了?呸!她不过也是个下贱的侍女罢了!只是木莲命好,有婧公主给她撑腰,要不然她什么都不是!如今她平儿也爬到了近身侍女的位置,怎么就不能为自己谋一谋出路?与其一辈子都做个奴婢,不如放手搏一搏——

????病驸马是生得丑陋,身子又多病,可他好歹是个主子,现又有皇帝陛下的圣旨和相爷的命令,他俨然已成了相国府未来的主人,着官服上朝堂名声在外,前途一片大好。若是攀上了病驸马,别说木莲,就是老爷房里的姨娘们她平儿也用不着给面子!

????而且,病驸马克妻,这么大岁数了统共也没见过多少女人,婧公主还跟个母老虎似的要多霸道有多霸道,上次还强压着病驸马在偏院小树林里头亲热呢,她都瞧得清清楚楚。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压迫至如此境地,心里头怎能不憋屈?

????若她平儿软语劝慰一番再自荐枕席,待病驸马尝到了软玉温香的甜头,才晓得身旁有个知冷知热百依百顺的女人有多好。到那时,她即便做不了妾室,只做个通房丫头,也比那些下贱奴才们高上一等,有驸马宠着她,她想要什么没有?

????白日梦太美妙,越想平儿心里越是怦怦乱跳,仿佛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她大着胆子继续往墨问身上贴,声音也越发娇软柔顺了:“平儿也不敢求名分,只是担心驸马爷的身子,自公主进了府,您没少遭罪,还得日日瞧她的脸色行事,想必十分委屈。平儿愿做爷的知心人,爷心里头有什么说不出的苦都可对平儿说,自此后,平儿就是爷的眼睛、耳朵、嘴巴和贴心的……”

????然而,平儿的话还未说完,身子便一软跌了下去,“嘭”的一声砸倒在地,翻起的衣裙盖住了墨问的鞋面。

????墨问嫌恶地抽脚,扫了眼劈晕了这丫头的罪魁祸首——桂九站在原地,在衣服上磨了磨方才使了力的手掌,笑嘻嘻道:“主子,这种货色您也瞧得上啊?您就算饥不择食也不至于就这品位,这丫头还想做您的眼睛、耳朵、嘴巴,啧啧,想想都渗人,奴才实在看不下去了!更何况,要是被婧公主撞见,您估计有嘴也说不清,奴才得为您的安全着想,请您在这地方守点本分,别拈花惹草的。”

????墨问恼得很,他都这副德行了还有人对他投怀送抱,他还能如何,偏桂九这奴才嘴最轻贱,他一早想把他办了,唇语道:“别再让我瞧见她,你也少出现在我面前。”

????说着,着中衣就要往外走,桂九笑嘻嘻地追上来,把外套披在他身上,好意劝道:“主子,去见婧公主检点些,别衣衫不整让她起了猜疑。”

????墨问刚要跨出门槛,一听这话更是恼,他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惹她猜疑?一回头,桂九却已站得老远:“主子,大人常说忠言逆耳,奴才都学会了,您要是生气,回头跟大人算去。”

????墨问恼怒不已,甩袖子离去,心里大骂,好一个薄延!真是有损大秦的体面,堂堂一国丞相身边的第一暗卫竟是这副嬉皮笑脸的死德性!

????桂九笑嘻嘻地目送墨问出去,随后,用脚尖轻踢了踢地上昏死过去的丫头,居高临下端详着她的样貌,嗤笑道:“就这副死德性,连给我家主子提鞋都不配!呸呸呸,自然是不配!提鞋这事何等高贵,怎可让她玷污了主子的鞋?”

????一边嘀咕着,俯身一把扛起地上的丫头……

????墨问恨不得将薄延拽到跟前踹上几脚,可行走间却还是将外衫穿好,且细细整理妥当了,颇为心虚地低头闻了闻,也不知身上有没有留下那丫头的脂粉气,他是不是应该先去泡个澡?

????越想越不对,想折回,但他已隐约听见了剑花舞出的声音,忍不住朝前走了两步,瞧到桃林深处他的妻一身劲装,剑术如行云流水一般,桃树的叶子扑簌簌落下,在她周身开出朵朵绿花来。

????墨问看着看着唇角扬起,方才那些恼怒通通都烟消云散了,女孩子有点喜好也不错,虽然是舞刀弄枪的,但终归是个寄托,府里又不缺刺绣女工的丫头,她会那些玩意儿做什么?

????他等待的功夫,百里婧已瞧见了他,收势,长剑入鞘,大步朝他奔来,她的发凌乱,额际浮起一层薄汗,远远就叫他:“墨问!”

????墨问笑意越发深了,沉静的黑眸注满温柔,上前一步,长臂搂住她的腰,抬起袖子去擦她的脸,将一片桃叶自她的发上摘下,认真地将乱发一一拾掇齐整,心里叹道,他家小疯子才是真绝色,她却不知他今日差点就死在未央宫回不来了,他可真想她。

????两指轻抬起她的下巴,墨问低下头要吻她,百里婧却一偏头躲开了,蹙着眉道:“别,身上有味道。”

????墨问一惊,他一见她就忘了这事,他身上果然留了那丫头的脂粉味?那他可真够冤的,一口都没偷吃,就被抓了个正着。

????急得想握了她的手解释,却见他的妻仰头冲他笑道:“我去洗洗,身上都是汗味。你忙了一天了,先歇歇吧,药厨房已熬好了,我让他们拿来,还有解暑汤……”

????墨问总算松了一口气,这小疯子怎么这么爱折磨人,话不说完整了,让他提心吊胆的。他不肯乖乖听话,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来,她握着剑在他怀里叫:“别闹,墨问,快放我下来……”

????墨问不放,倾身锲而不舍地吻她,青天白日夕阳为证,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她,他在未央宫里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真的,越回味越笃定,她却什么都不知道……怀中人终于被他闹得没办法,只得用双臂环着他的脖子,任他索取,她手中那把剑的剑鞘抵在墨问的后颈上,紧贴着他的脉搏,一片冰凉的寒意……

????夜幕刚刚降临,墨问喝完了药,躺在藤椅上看星星,星星总共有几颗他都快要数过来了,却还是止不住口干舌燥——他的妻正在浴室洗澡,他耳力极佳,能听得见自浴室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水声。

????他平日里想尽了办法占她的便宜,让她陪着他洗澡,给他添水、搓背,因为他身子弱又是哑巴,行事多有不便。可是,他的妻不需要他陪着,他却有些难以启齿说出我陪你洗这种不要脸的话来。他若是敢说,在她心里头的印象肯定一落千丈。再转念一想,怎么不能说?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唉,墨问叹息了一声,是夫妻没错,可他这夫君行事却多怯怯,生怕一不小心吓跑了她,他只得步步为营一点一点朝她逼近。

????等天上的星都叫他看掉了几颗,浴室的门才总算打开了,他的妻穿好了衣服走出来,只是一头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脑后,一个丫头正替她擦着。

????墨问自藤椅上起身,接过那丫头手中的绢巾,挥了挥手,那丫头懂了他的意思,忙退下了。

????百里婧一头乌发又黑又亮,洗过后黑瀑布一般垂下来,墨问将她按坐在椅子上,蹲下身子替她擦着,动作轻柔却又有些笨拙。他从未做过这等事,都是现学现卖。想必是做得不大好,他的妻没什么反应,也不曾夸赞他,只是沉默地坐着,理所当然地承受他的殷勤。

????夏日的夜晚,星空璀璨,她的夫君温柔地为她擦干头发,百里婧却一点都不觉惊奇,第一个为她擦拭头发的男人是韩晔,这样的场景,她早已习以为常。

????不仅如此,她最无赖任性的时候,连头发都是韩晔替她洗的,他那双练剑的手却能那么温柔,像那些划过她发丝的水一般,清凉,干净。曾有多少人羡慕她嫉妒她,连婧小白自己都觉得,她真是捡到了天大的便宜,竟能拥有韩晔那样美好的人……那些年她大约已挥霍完了此生所有的好运气,所以一切幸福才会急转直下。

????风吹过,发干得快,墨问以指为梳,一点一点将她的发梳理顺了,发线柔软,绕在他的指尖丝一般滑,然而,他却渐渐觉得不大对劲,她心里藏着事的时候才会特别安静。墨问停下手里的动作,自她颈后探出头去,轻吻了下她的面颊。

????百里婧一惊,自脉脉思绪中回过神,看到夜色里男人沉静的黑眸,她扬起了笑脸:“墨问,去吃饭吧?”

????墨问一笑,点头,敛下的眼眸讳莫如深。

????夜里,睡在床上,百里婧问了墨问朝堂上的事是否顺利,墨问删删减减只挑能说的告诉她,没提丈母娘传他问话那段,也没提他在御花园里朝百里落伸出下流胚子手那段,更不敢提有人邀他喝花酒找姑娘,还有回府后被那胆大包天的丫头投怀送抱差点失了身那段……一桩桩一件件想起来都觉辛酸……

????不告诉她,他又觉得憋屈,墨问蹙着眉各种不满足,攥着她的手写道:“小疯子,我不大舒服。”

????百里婧仰头问:“哪里不舒服?”

????墨问顺势翻了个身,人趴下去伏在床上,写道:“马车太颠,一来一去的功夫,肩膀疼,腰也酸,你替我捏捏。”

????跟老夫老妻似的,他提要求没半点犹豫,自然而然,黑暗中,百里婧坐起身,真的就替他捏起了肩膀,如同普通人家的贤惠妻子,一边捏一边问:“好些了么?这里?还是这里?”

????墨问舒服得想叹息,到底还是他家小疯子最好,乖巧可人,温柔体贴,白日里受的那些气都消尽了,也将丈母娘锐利的眼神忘了个干净。谁说他的妻待他刻薄了,谁说她暴戾如脱缰野马了,瞧瞧,她伺候得他像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似的,他这辈子都没这么满足过。

????他闭着眼享受,也不写字了,只拉着她的手按在他需要她捏的位置上,顿一顿,她继续替他揉捏,力道时轻时重,重了他就哼哼,轻了他又扭头瞧她,百里婧被他弄得无可奈何,叹息道:“墨问,你近日越发……”

????她打住没继续说。

????墨问枕着胳膊趴在那,听她话说了一半,忙睁开眼睛,长臂一捞,环住了她的腰,带着她躺在他身侧,脸离他极近。他可夜视,见他的妻脸上没有不耐烦或恼怒之意,这才放了心,在她的手上写:“越发怎么?”

????百里婧想,越发骄纵了。这种骄纵,那么似曾相识,似乎都是她曾有过的。而自始至终,韩晔的身上没有这种骄纵,无论何时,他都保持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姿态,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由他来做便格外不同了。墨问不一样,他从未将她当做高不可攀的公主看待,他让她知道,你我凡人,所以,他累了不舒服了他就会说。韩晔也是凡人,他也会疼……

????见她不答,墨问不依不饶,在她的腰上挠起来,百里婧痒得一缩,忙按住了他的手:“墨问,别闹……”

????墨问哪肯罢休,偏要闹她,轻咬着她的鼻尖,写道:“小疯子,近日我很快活,我希望你也如我这般快活,你别总皱着眉,凡事总有个终了,你且放宽了心等着。来,我也替你捏一捏。”

????他也不征询她的意见,写完便顺势将她按在床上,修长的手指颇温柔地捏着她的肩,衣衫轻薄,他一碰便能感觉到其下皮肤的温度,又软又热,哪像他硬邦邦的……越捏越舍不得放,他真想肆无忌惮扒光了她,再尝一尝半个夫妻的滋味。

????然而,没契机,不好下手。

????无奈之下,又只能辛苦忍着,墨问平了平呼吸,忽地俯下身去,唇隔着薄薄的衣衫吻在百里婧的背上。

????百里婧身子一颤,却没出声。

????墨问也没继续得寸进尺,而是老老实实躺下来,从背后搂着她睡了。他知道他方才落吻的位置留有一道疤痕,蹴鞠场上被利器伤的,刮出一道三寸长的口子,疤痕往上五寸的位置有一颗朱砂痣,米粒大小,正好在左边肩胛骨上……她的身子,他已记得这样熟。

????偏院里夜色静好,百里婧睁着眼,抚着左手腕上的珊瑚珠……禁足已十六日。

????并不是每一处地方都可得安宁,连表面的和睦也渐渐做不到,百里落白日在宫中受了墨问的欺辱,回到晋阳王府便把所有怨气通通撒了出来,她要难受,旁人也得陪着她难受,她绝不会让他们的日子过得舒坦!

????书房内,韩文正与韩晔议事,韩武在门外守着。百里落忽然风风火火地冲过来,对着韩武道:“让开!”

????韩武身材魁梧,抱剑挡在门口一丝缝隙都不漏,即便是大兴公主,没有主子的命令,他也不会让道。

????百里落知道自己在晋阳王府没有半点地位,这些奴才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韩晔娶她回家也不过当个摆设,可是有协议在先,他便不能对她置之不理!

????“哼,该死的奴才,本宫有话要对你们世子说,若是耽搁了,后果自负!”

????韩武还是岿然不动,百里落抬起手,几乎想一巴掌扇过去,让这奴才长长教训,门却从里面打开了,韩文走出来,略略扫了百里落一眼,推着韩武往长廊尽头走去,显然是韩晔的意思。

????没了阻挡,百里落提起裙摆跨过门槛,步入韩晔夜夜安寝的书房。她一直怀疑这间书房藏着什么秘密,韩晔想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总该留下些蛛丝马迹。可是,她曾暗地里搜索过,这里没留下百里婧那个小贱人的半点东西,韩晔真是绝情,连一丝念想也不给他自己留下,所有线索收拾得干干净净。

????绕过屏风,见韩晔坐在书桌前,正颇为闲适地看着书,看到她进来,也没什么情绪变化,唇边一丝笑容也无,星目略带疑问,那么若无其事。就是这若无其事的无辜眼神让百里落越发恼火,今日在宫中遇到的那个病秧子也用这种眼神瞧着她,他是真疯还是假傻?

????对付哑巴,百里落不在行,对付一个比哑巴还冷静持重的人,她更是被动,所有话头都由她来起。被逼得够了,她便索性破罐子破摔,满不在乎起来,反正她已知晓如何用钝刀剜了韩晔的心。

????所以,百里落的神色倒比方才在门外时平静了几分,脸上甚至还爬满了笑意:“夫君,你猜我今日在宫中碰着谁了?”

????韩晔仍旧不温不火地瞧着她。

????百里落知道他不会开口问,她直接告诉他:“我碰到病驸马了,他的气焰可真嚣张得紧,见了我和母妃不问好不行礼,跟婧儿妹妹简直像极了,不愧是夫妻。”她在书房内缓缓踱着步子:“不过,这些都不稀奇,我今日才知晓他有多无耻下流卑劣,竟当众在御花园欺侮与我,我若是被他玷污了,夫君你的面子上可就好看了。”

????韩晔还是没什么情绪,仿佛他的妻被侮辱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百里落早知他会如此,可心里的气却止不住一点一点涌上来,冷笑道:“是了,我被欺辱倒也无所谓,夫君不在乎,可一想到我那可怜的婧儿妹妹竟嫁给了一个衣冠禽兽,我的心里头就一阵酸痛,简直生不如死。那样如花似玉的美人,活泼可爱生机勃勃,禽兽会舍得不碰她?一夜两夜就罢了,现如今他们二人已同室而居七十余日了,她还能有多干净?还不是被人吃剩下的残花败柳……”她的语气渐渐变得怨毒:“即便是被吃剩下了,还是轮不到夫君你上阵,想想还真悲情哪……”

????韩晔也许自己没发现,可他的星目明显变了色,眸中的寒意让百里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已畅快得够了,也不想真与韩晔争个鱼死网破,骤然转身离去,留下话:“本宫不痛快,你也休想痛快!要是忍不住就去杀了那个无耻的病秧子!千刀万剐了他最好!反正你的心肝尊贵,不愁找不到人再嫁一回!”

????百里落走后,书房的门没关,穿过屏风的顶端可以看到门外那一方漆黑的天幕,韩晔凝视那方夜色许久,才缓缓松开紧握的手掌。桌上铺开的白纸被拂开,一封密函摆在上头。无论那废物是不是病秧子,是不是帝后扶持的新贵,既然他敢拖着一身病体强出风头卷入朝政之中,那么,他就该承担所有朝堂上的风险,一失足便粉身碎骨。

????“爷。”韩文自屏风后绕进来。

????韩晔抬头。

????“去西秦探查的人回来了,鹿桑花是荥阳白家的族徽,而喜欢将鹿桑花绣在袖口之上的只有白家的大公子白湛。”韩文陈述完,犹豫着补充了一句:“爷,这人我们得罪不起。”

????韩晔未应。韩文的意思他明白,白家是西秦第一豪族,西秦太后白瑶是西秦大帝的生母,其父兄权倾朝野,手握重兵,而这白湛就是西秦太后的亲侄子,白家长孙。

????得罪不起?

????谁人又是式微韩家所得罪得起的?白湛既然潜伏鹿台山那么久也不敢暴露身份,其中缘由无须深究,只需掐住他的软肋,到时自有制得住他的人。

????“鹿台山……办妥了?”韩晔似乎胸有成竹,没再提白家,而是转向另一个问题,声音疲倦。

????韩文虽疑惑却如实答道:“照理说一来一回不需这些时日,似乎遭遇阻碍。但,爷放心,玄影不会出差错,一切照计划进行。”

????计划,计划,一切皆是计划……韩晔以手支头揉着疼痛的太阳穴,痛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无声地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韩文欲言又止,走出两步远回过头道:“爷,请您多保重身子,北郡府需要您。”

????屋子里重又静了下来,只影子与他相伴。从前他的丫丫总是烦着他,一到夜里就偷偷来他屋里和他一起睡,他不明白,看一个人怎么都不厌倦似的,白日要粘着他,晚上还要抱着他。

????她曾经问,韩晔,你怎么皱眉了,是不是我烦得你头疼?那我回去睡,明天再来!

????他顿时哭笑不得,她的的确确是个小无赖,明天来还不是要吵得他不得安生,她就是舍不得说再也不来了。

????其实,他也舍不得叫她走,遂握着她的两只手,按在额头两侧穴位上替他揉着,她的手很小,指尖温热柔软,果真能镇痛。她起初不出声,半晌才听她在耳边担心地问:“韩晔,好点了么?明日我去请孙神医给你开个方子好不好?”

????他睁开眼,松了她的手,胳膊横过去让她枕着,她顺势便滚进他怀里紧贴着他的胸口,他扬起唇角,将柔软的吻轻轻印在她的眼睛上,哄道:“丫丫,这样揉一揉就好多了,药服了总不见好。”

????她遂找到了借口,立刻道:“韩晔,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喝药了吧?那些药又苦又涩还不见效!那我以后每天晚上都来陪你,给你揉一辈子,一直揉到不痛了为止……”

????那时他觉得心里满足且充实,恨不得一辈子立刻就过完了,头痛永远好不了也都无所谓了。

????“大师兄,我想听你吹曲子。”一撒娇就忘了怎么称呼他,她曾说过再不叫他大师兄只叫他韩晔的。他一面吹笛哄她睡,一面想,她其实是没什么心的,时日一长,也许就把初衷给忘了,毕竟,她还这么小,小到以为未来是一副完美无缺的画卷,开满永不凋谢的碧桃花。

????夜风从窗口吹拂进来,韩晔和衣坐着,以手撑头闭上了眼睛。反正无论如何都会睡不着、做噩梦、头痛欲裂,躺与坐也没什么分别……

????※

????第二日一大早,丫头平儿失足跌入飞虹桥下溺死的消息传遍了左相府,管家随便打发了些银子,就让平儿家里人领着尸首葬了去,死了个奴婢与死了只麻雀差不多。

????独木莲对此事起了疑心,凡是与病驸马有关的人和事,她都不敢再大意。婧小白对丫头小厮们素来不甚上心,只要不惹到她,闹翻了天她也不在乎。平儿这丫头的胆子是一日日练出来的,初来时怕生得很,后来竟也能独当一面把婧小白伺候妥当了,显然是可塑之才。

????昨日她去“有凤来仪”找婧小白,平儿对她冷嘲热讽话里含酸,不仅不告诉她婧小白身在何处,还意有所指地笑道:“木莲姐,哦,不,四少奶奶,婧公主和驸马爷的住所,照理说,您应当避嫌,不该常来的。四少奶奶真是寒碜奴婢们了,放着好好的少奶奶不当,偏还忘不了做奴婢时的活儿。若有朝一日,平儿也能有木莲姐的运气,必定不再掺和这些琐事,好好地享我的清福。”

????她注意到平儿刻意打扮过,手里正叠着病驸马的衣衫,唇边那抹笑太显然易见,木莲立刻想起这丫头曾在当初墨誉醉酒时勾引过他,心气儿高的很,一心想要往上爬,如今,病驸马俨然成了她梦寐以求的高枝……

????不过,她就算猜到平儿的企图却不揭穿,反而带着嘲讽的笑意激她道:“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好运气,你一辈子也只是个奴婢的命了!”

????说完就走,气得平儿在身后直跺脚,跨出门槛时,恰好瞧见病驸马回来。木莲在心底冷笑,平儿,好丫头,你尽管勾着他,最好是叫你勾搭上了手,那时候才有他好看的。

????结果,平儿第二日便溺水而死。

????实在太巧。

????一大早,听侍奉她的小丫头们在外窃窃私语,木莲睡不着,索性起床。

????梳洗毕,打开房门,就见墨誉正从书房“浩然斋”出来。

????今日无常朝,墨小黑竟起得这般早,他走得挺快,木莲与他没什么可说的,怕见了面又起争执,便没追上去。径直往婧小白的大园子去,一路上鸟雀欢畅地啼叫,此起彼伏,异常清脆,蜻蜓立在含苞待放的芙蕖上头,露珠从荷叶上滚落,“滴答”一声落入池中,荡起一圈圈涟漪……

????这么长路走下来,竟没瞧见半个丫头小厮。

????到了“有凤来仪”,守卫说婧公主昨晚歇在偏院了。听到这,木莲脸色凝重,偏院里的桃林阵,她闯不进去,设计桃林的人是精通奇门遁甲的高手。

????“四少奶奶有什么事么?奴婢去通报公主一声。”有丫头从小厨房出来,看到她,主动上前来问候道。

????木莲一笑:“绿儿,你来,我有话问你。”

????那叫绿儿的丫头忙应了:“嗳。”

????木莲的笑意收敛了:“听说,平儿溺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绿儿四下望了望,小声道:“四少奶奶,管家不让再提……大约是昨儿个夜里溺死的,今儿一早飘在飞虹桥下,当值的守卫发现的。说来也奇了,她死时穿的那身衣裳是婧公主嫁进府的时候赏的,我们丫头一人一件,平日里谁都舍不得穿,也不知昨日她穿了它做什么。”

????木莲了然,继续问:“你最后见到平儿是什么时候?”

????绿儿想了想,道:“……昨儿个傍晚,我替驸马爷熬药去了,平儿在里头收拾屋子。待我熬好了药送去偏院再回来,平儿却不知去了哪里,我只当那小蹄子偷懒,也没敢跟人说。四少奶奶,你知道婧公主素来是不管事的,这院里的丫头小厮们也比你先前在时随意得多,真得找个懂事的照看着才行呢,否则,他们越发不像话了。”

????木莲眼中带了几分笑意,拉着绿儿的手,轻拍了拍道:“绿儿,你这丫头虽然平日话不多,道理却懂得不少,说得都很在理。我看伺候婧公主的那几个丫头里没哪一个比得上你伶俐,待我同公主说一说,让她准了你做这园中的大丫头,以后公主的日常起居、繁杂琐事都由你来照看,我也放心些。”

????绿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吓坏了,忙跪下,不知所措道:“这,这……木莲姐,这不合适……”

????木莲的眼神投在前方那片碧绿色的竹林之上,淡笑道:“没关系,我说你合适你便合适,日后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都尽管告诉我……能帮你的,我会尽量帮你……”

????绿儿感激得落泪,只管磕头拜她:“谢谢四少奶奶!谢谢四少奶奶!”

????丫头分好几个等级,做了大丫头,月例银子要多出几倍,日后年纪大了许配人家,也会比小丫头们尊贵得多,由不得绿儿不感激涕零。

????绿儿刚走,木莲就瞧见婧小白扶着病驸马从偏院的拱形门内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丫头一个小厮,那小厮样貌虽普通,个头却挺出众,远山死后便是他在墨问身边伺候。听说他原是偏院小厨房的伙夫,名叫桂九,府里的人也只知有这个人,却与病驸马一样,没怎么见过他,病驸马周身都是秘密。

????墨问瞧见木莲,早起的好心情折了一半,他的妻却招呼木莲道:“一起吃早饭吧。”

????木莲没拒绝,与墨问夫妻二人同坐在园内假山后的亭子里,围着石桌吃饭。在林岑之遇害当日,木莲下手劈晕了百里婧后,二人便再没单独相处过,存了诸多芥蒂。近日,婧小白似乎才渐渐地好起来。

????三人默默用着早膳,说着些有的没的,木莲记得这病驸马的高明手段和卑劣行径,第一日与婧小白一同用早膳,他便敢厚颜无耻地吃着婧小白吃过的那一碗,老神在在,理所当然。当时,她哪里想到他是故意的,只当他不懂规矩毫无心机。

????如今,真是悔不当初。

????木莲很快就发现,说墨问厚颜无耻根本是夸赞了他,他早膳用的少,一直乐此不疲地替她和婧小白布菜,婧小白爱吃什么他给她夹什么,全然一副无辜无害的正人君子模样,那表情似乎在说,多吃些,少说点话。待用完饭,他还殷勤地替婧小白擦嘴,找不到帕子,他差点就用上袖子了,道貌岸然的外表下掩盖不住的粗鄙。

????直到那个叫桂九的小厮在一旁催促:“驸马爷,您得赶紧的,好多大臣等着您议事,不能迟了啊。”

????墨问真不想去。可她的妻也催他,怎么可以因为不想去就不去了,毕竟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他推脱不了。

????只得起身,百里婧送他出门,木莲也跟在后头,亦步亦趋地跟着。

????墨问上了轿,掀起窗帘一瞧,见木莲站在他的妻身侧,顿时烦躁不已。木莲这丫头留下了,也不知她会在他的妻面前说他什么坏话,跟吹枕边风同理,女人与女人之间的碎嘴极为可怕。唉,总也不得安宁。

????百里婧和木莲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墨誉和左相同行,两人对百里婧行过礼便也出了门。百里婧兀自一往无前地走着,木莲却回头,不出所料,对上墨誉躲闪的眸光,遂在心底嘲讽起来,墨小黑真是执着,到现在还存着不该有的幻想。

????她对着墨誉一笑,那笑太刺眼了,仿佛什么都逃不了她的眼睛,使得墨誉立刻撇开了头。

????临上轿前,墨誉总算把心里的话都吐了出来,轻声道:“父亲,您不觉得大哥这些日子很奇怪么?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左相墨嵩的步子一顿,随即答道:“娶了妻,成熟些也是应当的,何况,娶的是婧公主……”侍卫已打起了帘子,左相弯身要进去,又回头看着墨誉道:“誉儿,你年纪小,却懂事,又有学问。将来好好与你大哥相处,他必定不会待你刻薄,仕途上也能提拔你一番,父亲却是不中用了。”

????说着,叹息了一声,上了轿子。

????缎面的帘子就这样在眼前放下,父亲把话说明白了,他帮不了他,要想往上爬,只能讨好他的大哥。

????墨誉觉得悲伤。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凡事要靠自己,所以,他一直优秀出类拔萃,二哥三哥的纨绔满朝皆知,他是墨家唯一的希望。可是这希望却被那个十年不出相府门槛的大哥轻而易举踩灭了,只因大哥娶了一个身份尊贵的公主,那公主的身后有让人生畏的滔天权势。

????权势真诱人,有了它,病秧子也能回春,赢得誉满天下。

????脑子里竟好端端浮现出落公主的话来,她说,不管旁人怎么说,本宫始终觉得四公子绝非池中之物,他日定能有一番作为……

????墨誉在颠簸的轿中想明白了一件事,惊得坐起了身子——

????婧公主再如何高贵又有何用,景元帝百年之后不可能让一个女人继承皇位,看如今的形势,继任的必定是七皇子,而他是七皇子的老师,以帝师的身份入朝,还有什么不可得的?

????但惊愕之后他又很不安,他不想与婧公主为敌,他怕看到她厌恶他的眼神,更何况,司徒皇后从小待他那么好……

????想得脑袋疼,心疼,墨誉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无数声音在拷问他,究竟最想要什么?

????※

????百里婧与木莲同回“有凤来仪”,木莲斟酌着开口道:“婧小白,你知道丫头平儿死了么?”

????百里婧点头:“嗯,听说溺水了。”

????木莲面带犹豫道:“婧小白,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你……”

????“什么?”百里婧蹙眉。

????“昨日我来找你,你不在,我看见……看见……”木莲吞吞吐吐,低下头去道:“看见病驸马与平儿那丫头纠缠不清的……”

????------题外话------

????墨问:(怨念)琴妈,你难得勤劳一回,但是,何苦虐我?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