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56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8:54Ctrl+D 收藏本站

????左相的这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年来不受重视被视为不吉之人的病秧子墨问,如今竟被左相公然称为嫡出长子。舒榒驽襻朝堂不比街巷,这里汇聚的也并非平民百姓,都是朝廷大员,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一言既出,再想更改怕是不可能了。

????种种转变,只在婧公主下嫁墨问两月后发生,朝堂上还有人以为左相是想讨景元帝欢心,才故意把功劳推给景元帝的女婿——婧驸马。

????也不怪他们怀疑,就凭那手无缚鸡之力十年困于相府偏院的废物,能想出这种破天荒的计策?他先保住了他那条命再说吧。

????然而,就算再有疑惑,但碍于墨问婧驸马的身份,朝臣不敢随便开口质疑,景元帝回过神,脸上惊讶的表情仍未散去,颇有兴味道:“呃,左相,你方才说的是……朕的婧驸马?”

????左相既然敢说,自然已想到了所有的可能,老脸上的神色有些赧然道:“是啊,陛下,犬子体弱多病,多年来在偏院调养,微臣本以为他药石难救,谁料婧公主殿下委屈下嫁过后,幸得沾了公主的凤体贵气,他的病如今已多有好转,无论身体还是精神气都在慢慢恢复,老臣欣喜不已。前些日子,见老臣为突厥南攻之事异常苦恼,犬子便想出这一计策来,只为解陛下和社稷之忧,且千叮万嘱不让老臣告诉陛下实情,说他怕被人知晓后,倒要笑话他这一身病体强出头了。然而……”

????说到这,左相顿了顿,叹息了一声继续道:“老臣身为人父,自然不敢抢了孩儿功劳,且墨问孩儿为人谦和知礼,才智学问也样样不差,只是这些年疾病缠身,多灾多难,也顾不得这些了,老臣瞧着颇为不忍,只盼着能在陛下面前道出实情,为这孩子争一争功,也算是他活了二十几年来最扬眉吐气的一桩事了。请陛下恕老臣欺君之罪。”

????说完,左相跪了下去。

????如此情真意切的一番话,许多不明情况的大臣十分动容,人人都可感知左相舐犊情深慈父本色,队列末处的墨誉抬眼注视着父亲的背影,面上毫无表情,仿佛不知左相方才所说的是他的大哥。

????景元帝听罢,迟疑了片刻,又是一声问:“欺君之罪倒还够不上,只是依左相的意思,朕该给婧驸马何种奖励啊?”

????左相垂首,答道:“墨问虽身子不好,但仍心系朝政,盼着大兴国泰民安,老臣不敢奢望他有何作为,只希望他能为陛下分忧,毕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老臣恳请陛下降旨,准许墨问以带病之身入朝堂!”

????病秧子入朝堂,能经得住多少折腾?

????朝臣面面相觑,也不知景元帝作何想法,他最后竟是允了。当天退朝后,一道圣旨便去了左相府,太监总管高贤亲自宣道,因婧驸马于国有功,解陛下之忧,特封其为右散骑常侍,官拜正三品下。再加上墨问一直被忽视的第一驸马的爵位,他的地位一跃而与晋阳王世子韩晔齐平,而且,任谁也不曾想到,病弱的婧驸马竟会以这种石破天惊般的方式迅速跻身朝臣之列,比文举武举任何应试或举荐都要荣光得多。

????别说是旁人,就是在左相府大宅内,这一消息也掀起了轩然大波,圣旨方读罢,除了左相、墨誉两个知情人外,其余每个人的眼神都呆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一时难以接受,连墨问自个儿也不例外。他彼时正与百里婧比肩跪在一起,等宣旨的高贤公公把圣旨给他,墨问呆呆接过之后,转身便把他的妻一把抱住了,他也不起身,只抱着她不撒手,一双长臂箍得死紧,在她耳边唤着:“婧儿……”

????并不像兴奋,倒似很忐忑,果不其然,他用手指在她后背单薄的衣衫上划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写:“我终于能被父皇瞧得上了,婧儿,这些日子因为我,太委屈你了,现在我入了仕途,总算能有一份正正经经的差事可做,以后我会好好表现,不会再让旁人小瞧了,也不会再让人欺负你,好不好?”

????百里婧感觉到他一笔一划写的字,却觉得这太突然,墨问说要入仕,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做成了,他做了什么?哪怕他信誓旦旦地说要好好表现,不叫旁人小瞧,不叫旁人欺负她,这些,她却根本不信,他身子虚弱,天天捧着药罐子当饭吃,他所要做的只是好好照顾他自己,把身子养好,以她的身份地位,哪里需要他多少保护,他是替她挡剑还是替他向父皇求情撤了禁足令?

????不,他一样都做不了。

????所以,百里婧并没有墨问那般高兴,她被他抱在怀里,表情只他一人瞧得见,她仰头看着他轻声道:“墨问,我不想你入仕,平时路都走不了几步,如何应付朝堂上的杂乱?而且,你又说不了话,哪儿不舒服了旁人也不知晓,很容易便出了事,到时候怎么办?你应该好好保养身子……”

????她考虑的都是实情,可墨问却被这关切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他设计了多久才利用左相将他荐入朝堂,府里的障碍也都清得差不多了,只等与她那旧情人正面对峙,让天下人瞧瞧她的夫君并不是个百无一用的废物病秧子,她并不是嫁了他就一定会受委屈,起码还有他放她在手心里捧着。

????但是,她不稀罕。她仍旧自恃过高,觉得她自己什么都可以,也仍旧瞧不上他,觉得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跑,他只能像个困于围墙中的温顺宠物似的日复一日地在她怀中蹭一蹭,换取些微薄的怜悯和陪伴。

????墨问垂眸,眼神森冷,他的耐性早就耗得差不多了,然而,他不能发作,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松开了抱着百里婧的手,努力撑着地自个儿爬起来,也不让她搀,把圣旨攥在手心里,径自朝偏院的入口走去。

????“墨问。”百里婧跟上去,扶住他的胳膊,她怕他走得太快会摔倒。

????墨问堵着气推开她的手,走得更快,他修长单薄的身子衬得夏日的衣衫格外宽大,在太阳底下投了一片黑色阴影。

????左相府的众人,包括太监总管高贤,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这病秧子驸马脾气还真不小,居然敢在出了名暴脾气的婧公主面前撒泼,殊不知,婧公主一只手就能把他那孱弱身板捏得粉碎!

????“墨问,墨问……”

????藏青色的衣衫消失在偏院的拱形门后头,婧公主却没恼,锲而不舍地跟了过去,很快也消失在门后,众人伸长了脖子也无法再窥视他们夫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拱形门上题着四个大字:“请君莫问。”

????他们夫妻二人走了,高贤跟左相打了个招呼就回宫复命了,剩下相国府的少爷少奶奶们闹得不可开交,闹事且闹心。老三墨洵和老二墨觉异口同声道:“爹,这是怎么回事?病秧子他做了什么?”

????左相听罢,沉默了一瞬,斥责道:“孽畜,不分尊卑长幼,他是你们大哥!”他说完,又补充了另一句使得相国府彻底无法安宁的一句:“也是我墨家家业的继承人。”

????大夫人刘桂香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处心积虑十几年的家业落入旁人之手,她眼前一花,顿时晕了过去,墨洵抱住她,摇了几摇,无果,冲左相喊道:“爹,我娘是你的正室夫人,我才应该继承墨家家业!”

????老二墨觉听罢,一拳头就挥了过去,正打在墨洵脸上:“放屁!你娘不过就是个勾引主子的下贱婢女,别痴心妄想了!我才是堂堂正正的墨家嫡长子!比你,比那个病秧子都有资格继承家业!”

????墨洵气得把他娘往丫头小厮那儿一塞,转身就踹了墨觉一脚:“你才放屁!十年前你还有得依仗,现在你母舅家也败落了,三天两头往相府跑,指望着墨家接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是什么德行,这些年拽得二五八万的,呸!”

????两兄弟谁也不服谁,打得鼻青脸肿不可开交,左相在一旁瞧着这混乱,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身子歪歪倒,一直没吭声的墨誉上前扶住他,沉默地看着两个哥哥争执斗殴,不劝架也不争宠。

????“来人哪,拉开他们!孽畜!孽畜!快拉开他们!关起来!三天不准给他们饭吃!”左相指着伤痕累累的两人暴跳如雷。

????下人们好容易才把墨觉墨洵二人带走,西厢总算恢复了清净,左相粗喘着气,这才注意到身后的墨誉,拍着他的手道:“誉儿,好孩子,为父只剩你一个好孩子了,那两个兔崽子都是讨债鬼,也不知前世造了什么孽哟!”说着,扼腕叹息。

????墨誉轻轻一笑,这才开口道:“父亲谬赞了,不是还有大哥么,我们墨家交给大哥,父亲也可以放心。”

????提起墨问,左相像被火灼了似的猛地一颤,墨誉蹙眉,关切地问:“父亲,您……怎么了?”

????“没事,没事,忙于朝政,太累了,唉……”左相却连连摇头叹息,上了便轿,由人抬着回前院去了。

????墨誉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许久,一转头,瞧见木莲不动声色地站在他身后,他的神色不由地微微一变,木莲的那双眼睛似乎带着洞察,让他无所遁形,他不自然地寒暄道:“我……天太热了,我去厨房给小黑备些解暑的汤。”

????说着,便从木莲身侧擦了过去。

????木莲站在太阳下,没办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奇怪,她竟一眼就能明白墨誉的小九九,他出身卑微,无所依靠,哪怕在方才两个哥哥互相争执之时,他却知道连争论的资格也无,便努力隐忍着做出乖顺的模样来讨左相的欢心,其实他心里头未必就如表面看起来那般淡然镇定。

????权势,地位,重要与否,只能问每个人自己。

????墨誉会做什么,木莲并不怎么担心,毕竟他虽年轻却异常沉稳,料想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至于病驸马突然踏足朝堂一事,却让木莲吃了一惊,病驸马不再掩藏实力了,要将他自己的真面目揭开?可是婧小白对此一无所知,还追在他身后哄他,她是不是应该把病驸马的深藏不露都告诉婧小白?

????不,暂时不要,等他的狐狸尾巴再露出来多一些。

????转过偏院入口处的假山,眼前就是一大片的桃林,墨问跑得倒快,气劲儿倒不小,然而百里婧脚力惊人,自然很快便追上他,挽住他的胳膊道:“墨问,你听话,别闹了。”

????谁闹了?他哪件事不是深思熟虑过才做的,她竟觉得他在胡闹?

????墨问的性子从来暴烈,又在气头上,听到这话,什么都没想,大力甩开了她的手,脚步又加快了,他今日铁了心要跟她赌气。

????然而,往前走了大约五步远,他没听见她跟上来,心里一凉,脚步不由自主地放缓,再放缓,终于彻底停了下来。

????到底不能放心,墨问回过头去,见傻瓜站在十步开外的地方,双手维持着被他甩开的姿势,她的双眼低垂着,他看不清她在想什么,然后,她半握的拳头渐渐渐渐收紧,双臂徐徐垂下,好像是握不到什么东西,她便不再握了,松开便是。

????于是,墨问看到,他的妻不仅不再追上来,而是骤然转过身去,朝与他相反的方向,走了。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