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54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8:42Ctrl+D 收藏本站

????墨问说不了话,神情似乎颇为意外,百里婧坐直了身子,戒备地问:“什么事?”

????管家为难道:“奴才也不知,只是相爷让奴才来请,便轿也来了……”见百里婧要起身,管家又忙道:“婧公主,相爷说让大公子一人去,您……”

????墨问自然知道为什么,适时握住百里婧的手,在手心里捏了捏,这才写道:“乖乖吃饭,等我回来。舒榒驽襻”

????他已经如此说了,百里婧也不好再跟着,而且左相也不至于会对墨问做什么,她并不需要如此担心。

????轻便的竹撵抬着墨问往前院去,百里婧站在小屋前瞧着他的背影远去,再坐下,看到面前的饭菜,发现自己已经饱了。

????……

????竹撵停在左相的书房门口,左相亲自跨出门槛来迎,管家搀扶着墨问进书房,再带上门。因书房内昏暗,已掌了灯,左相的神色在昏黄的烛光下显得格外……故作镇定。

????墨问是哑巴,自然不会开口,只是一脸无辜地瞧着左相,左相在房中走来走去,终于开口道:“……洵儿的事多亏了你。”

????墨问微微一挑眉,冲着左相轻轻一笑,执起面前小几上的热茶吹了吹,喝了一口,不对他的胃口,他便又搁在了桌上,对左相的吞吞吐吐,他的眉宇间倒没半点不耐烦,他等他继续说。

????左相多年修炼的奸猾在墨问的“无辜”面前无计可施,他怎么耗得过一个哑巴?只能又开口道:“我让人去查了,那死的小倌和嫖客家里人都不见了,他们若是再来闹事该如何是好?”

????墨问面前的小几上放了笔墨,听了这话,他不慌不忙地执笔在白纸上写道:“人都已安置妥当,父亲不必担心。”

????他不说他们死了没有,也不说是否斩草除根,让左相忐忑不安,言下之意似乎是在说,人在我手上,怎么处置就看你的了。

????左相讨不到半点便宜,也完全猜不透这个儿子的心思,无奈之下只得妥协:“好,一切都听你的。我欠了你们母子的,都一并还清了吧……在我百年之后由你继承墨家所有。”

????墨问的神情还是没有意外,他低头在白纸上写:“父亲言重了,倒显得生分得很,只是这些年口头上的话听得多了,就有点不大相信,父亲总该让我放心才是。”

????把柄都在他的手上,自然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左相走到书桌前坐下,提笔迅疾地写了起来,书房里安静极了,外头守着门的家丁门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都不知他们在做什么。

????不一会儿左相放下笔,在那纸上盖了他的印章,那鲜红的无法涂改的标记让他好一阵颓然怔忪,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墨问身边,递给他。

????墨问接过来,看罢,抬头凝视着左相,眼神格外无辜,他把那白纸黑字收下,望着左相那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似乎颇为不忍,写道:“其实,除了这些,我还有很多好处父亲许久以来都不曾瞧见,不如先试一试,看看我对父亲是否还有些用处。父亲若有什么困扰,大可与我说说。”

????左相墨嵩虽不敢再小看墨问,却也没真的对他存多大期望,便故意将今日早朝时景元帝的烦忧对墨问说了,言毕道:“若你日后承袭相国府,并非我一人说了就算,得不到陛下的认可,什么都是虚的。”

????这话中的理虽然不错,但多少含着警告的意味。

????墨问微微勾起唇角,敛下的眉眼中精光迸射,气定神闲地在纸上写着,随后拿给左相看,左相看罢大惊:“这……这简直是……”

????他下面的话没说出来,墨问却再没理会他,起身,自左相手中接过写了字的纸,走到灯罩前……薄纸一碰到火便燃了起来,那大胆的计策很快成了一堆灰烬,什么痕迹都不留。

????左相还呆愣着,墨问垂首向他浅浅行了个礼,便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管家见状忙迎上来,让小厮抬了墨问又送回偏院去。夜色完全降临,稍有些颠簸的竹撵从前院到西厢时碰到了木莲和墨誉,墨誉扫了一眼管家,这才出声礼貌地唤了他大哥,木莲垂手立在一旁,没开口,墨问淡笑着点了点头,竹撵便已经抬过去了,他哪有功夫与他们寒暄?这种居高临下前呼后拥的感觉,许久没有过了,倒显得他格外尊贵似的。

????不过,对墨问这个身份来说,这三年的确过得极为憋屈,若他想,怎会只偏于西厢后院一隅?被人忽视惯了,乍一露面,倒觉得怪怪的,别人还无所谓,他的妻会如何看他?

????回到偏院,他的妻就站在小屋门口等他,西边的月儿已升起了,快到十五,月光分外皎洁,她那身浅色衣裳在月光下一照,让墨问花了眼,很像是他曾听过的那首曲子里遥远的归宿。墨问自方才起略略忐忑的心都安定下来,老远便朝她伸出手,他的妻见状迎了上来,竹撵停下,他终于牵到她的手。

????管家寒暄了两句便带人退下了,偏院是不祥之地,他可不敢久留。

????“左相找你做什么?”百里婧搀扶着墨问往回走,一边问道。

????墨问握着她柔软的小手,越捏越舒服,听到问,他想了想,正要写,自远山去后一直伺候墨问的小厮桂九道:“大公子,水烧好了,您可以去药浴了。”

????每月月初的药浴,因为墨问箭伤未愈拖到了今日。上一次药浴时他对她表白,把她吓得情绪大变落荒而逃,这次……墨问自然不会放过她。

????他停下脚步,在百里婧手心写:“小疯子,你随我来,帮我搓搓背。”他写完低头看着她,他个儿高,百里婧仰头也无法与他平视,只是他的眼神太过无辜无害,这几个字里头把亲昵和求助都写尽了,还夹着那么点求欢的味道,理所当然的口吻,根本没想过她会拒绝似的。

????百里婧果真没法拒绝,眼神率先躲闪开,应道:“哦。”

????又一次随墨问入浴室,他除了衣衫坐在浴桶里,水面上飘了一层形形色色的药草,整个浴室里都是药味。这一次要轻车熟路许多,热水在哪,她人应该在哪,墨问都不需要再交代了。

????墨问先用澡巾湿了湿身子,便转身递给了百里婧,随后人贴上桶壁,双手搭在浴桶边缘上,一点都不客气。百里婧望着他的背影,湿漉漉的黑发披散开,长胳膊不胖也并不瘦,这胳膊抱过她,这副病弱的身子让她取过暖,这人永远沉默,唯一叫得出来的只有她的名字。

????百里婧在心里叹了口气,挽起袖子伸出手去替他擦背,偌大的浴室里只听得见些微水声,听久了让人觉得空落落的,墨问回头看她一眼,随后收回伸展的双臂,又用双手交叠吹起了那首叫《萤火》的曲子。

????和着水声,曲子听起来比那夜苍凉浑浊许多,可墨问永远都让她无可奈何,他接不上气了还硬要吹,最后只能听见一阵阵聒噪的风声,他还回头冲她笑,脸上挂着的不知是水珠还是汗珠,百里婧忍不住“扑哧”一声跟着他笑了,握着澡巾的手轻推了他一把:“傻乎乎的……笨蛋……”

????墨问听罢,微一挑眉,伸手将她揽了过来,双手捧着她的脸很干脆地就吻上了她的唇,热烈且深入,勾着她的舌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墨问的手湿着,头发湿着,松开她时,百里婧的脸上全是水,连长长的睫毛都挂了水珠,一眨即落,那模样可爱又滑稽,墨问顿时笑得开怀,百里婧原本好玩又好动的恶劣性子被他激起,又羞又恼地撩起浴桶里的水泼他:“墨问,你可恶!可恶!”

????多少年不曾有过这种欢欣的时刻了?墨问眼中闪着柔和宠溺的光芒,陪她一起闹,不一会儿百里婧身上全湿透了,发髻也被墨问的大手揉散,闹得累了,墨问拉着她的手写道:“小疯子,你闹腾起来真有劲儿,我真想一辈子陪你闹。”写完,将她的手带到唇边深深一吻,他的唇,温凉。

????百里婧的心防又被攻陷一寸,韩晔以前总说,丫丫,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什么时候才能不让人担心?原来,离开了韩晔,竟还有人愿意陪她一起疯。多幸运。

????“一辈子还长着,你急什么?”她拿过干绢布盖在了墨问的发上,红着脸站起身来:“时候差不多了,别泡太久,我……让桂九进来替你穿衣……”

????墨问没再为难她,虽说已裸呈相见过多次,小姑娘的脸皮到底是薄,靠在浴桶边缘,墨问细想她的那句话,她说,一辈子还长着,急什么呢……傻瓜,你竟还不明白,什么都不着急,急得只是你怎么还不是我的,何时才能是我的——从心到身子的每一寸都是我的。放了这么久的长线,难道只图一个吻?

????别傻了。

????夜晚,躺在同一张床上,墨问自然而然搂她入怀,紧贴着她睡,百里婧又问:“左相说了什么?你今晚似乎很高兴。”

????这个问题肯定是绕不过了,墨问低头在她额上一吻,摊开她的手掌写道:“之前我对你说想要出仕,前些日子也对父亲说了,他竟十分支持,我料想他定是瞧在你的面子上才对我这般和颜悦色。但,你是我的妻,你的面子便是我的面子,他瞧不起我倒也无所谓,我只怕给你丢了脸,努力想着能做些什么……婧儿,若将来我做的不好,你千万要告诉我,这颗心虽然有些急功近利,但它只听你一个人的。”

????墨问道行太深,几句话哄得百里婧完全无话可说,百里婧知道墨问素来沉稳,这“急功近利”何解她却不知,她答道:“你的身子不好,朝堂上的事乱的很,你吃得消么?既然知道急功近利不对,为什么还要犯这错呢?”

????墨问又写:“婧儿,虽然我是无用,但总想着能配得上你,你这么好,我若想陪你一生一世,总该努力一些,让你有的依靠,不必受旁人的委屈。不过,这些都只是我自己空想的,不知能否做到。”

????百里婧沉默半晌,主动往他怀里靠了靠,闭着眼睛轻声道:“……你有这心,便够了。睡吧。”

????墨问收紧长臂,抚着她柔软的长发。夏日寂静,此刻,想到天长地久的又何止一人?

????……

????“若一月内不得粮草补给,大西北的将士可能引发暴动,加上突厥南下攻势迅猛,城池必破……”

????晋阳王府的书房内,韩晔凝视着手中的密函,看罢,放在了桌上,提笔回复。自从百里落派人去了鹿台山,王府内暂时安定了许多。没了那些吵吵闹闹的事端,韩晔却并没有因此舒展开眉头,他的忧愁无法纾解。

????战事已起,这些危急形势谁都知晓,景元帝为此焦头烂额,常朝的惯例也不再遵循,整日询问群臣意见,都得不到满意的解决。

????怎么可能满意?边疆外患固然可怕,内患却更加危急,一国之君对外藩不存一丝信任,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五月十四,早朝议事,群臣想了数日,将绞尽脑汁的想法一说,没有一条通得过。

????眼看着群臣束手无策,景元帝的脸色越来越沉,左相在列队中挣扎了许久,终于迈开步子出列,道:“陛下,老臣有一荒唐的策略,不知当讲不当讲。”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