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47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8:3Ctrl+D 收藏本站

????在众人的注视中,韩晔看向床上的尸首,沉默了一瞬,清淡而深邃的星目敛下去,缓缓地点了点头。舒骺豞匫

????在场的人都可以感觉到韩晔的悲痛,刑部尚书刘显成忙安慰道:“落驸马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及早找出凶手还武状元一个公道才是。”

????韩晔又沉默,半晌才轻声开口道:“刘大人所言极是。”

????“那……墨状元他们在外面……”刘显成试探地又问。

????韩晔看向他,情绪已恢复了几分:“陛下已经大怒,此事定然不可草草了之,闲杂人等一律不得介入,刘大人自然该懂分寸,任是王公贵族,若是无关此案,便可不予理会。倘若刘大人觉得为难,倒是有个好法子……”

????韩晔顿了顿,见刘显成听得认真,他才续道:“向陛下另讨一道圣旨,阻住一切闲杂人等,届时便与刘大人无关了。”

????“……是,是。多谢落驸马指点……”刘显成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称是,忙退出房间,奏明圣上去了。

????仵作仍在查验床上那具尸体的细节,韩晔在一旁镇定地瞧着,不动声色,以这种易容术,若非绝顶高手,就算是林岑之的父母来了,也不一定能辨得出真伪,所以,他丝毫不担心仵作揭下“林岑之”脸上的人皮面具。

????……

????黎戍很够意思,听了韩晔的话,将百里婧带出了客栈,又丢到自己的马车上,甩了甩两条胳膊,因为太阳毒辣,他那一双小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细缝,喘着气咧着嘴道:“婧小白,别瞪眼睛了,你那眼珠子瞪得我害怕,娘的,杀人的又不是我!”

????墨誉和木莲围过来,百里婧不能说话,又不能动,一双眼睛瞪得几乎要裂开,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墨誉瞧着实在不忍心,不由自主出声道:“怎么回事?她怎么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谁人如此大胆?”说着,看向木莲:“她难受啊,你看不到么?”

????木莲的眼睛也是通红,随着日头渐渐升高,她的额头晒得都是汗,听见墨誉的问越发烦躁,她没搭理墨誉的焦急,而是上前一步解开了百里婧的哑穴,问道:“婧小白,你……”

????“快!木莲,快帮我解穴!”木莲的话没说出来就被百里婧打断,她的嗓子哑的不成样子,声音里带着颤抖,三分是怕,七分是怒:“韩晔他凭什么!”

????听到这句,木莲伸出去的手却迟疑了,既然是主人的决定,她又怎能干涉?一路追着婧小白跑来,她的理智已恢复了些许,婧小白可以发疯可以发怒,她木莲却不可以,她得时时刻刻记得自己的身份和使命,所以,她注视着百里婧,劝慰道:“婧小白,你镇定点,不要这样……”

????“如何镇定?木莲,你教教我如何镇定?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他来管?三师兄是我重要的人,现在他出了事,死于非命,凄惨无比,为什么我只可以在一旁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做?为什么!木莲,你解开我!快点!”百里婧完全失去了理智,吼得声音撕裂。

????墨誉被吓着了,既担忧且焦虑,瞧了瞧百里婧,又瞧了瞧木莲,再与黎戍对上几眼,发现完全找不到解决办法,若是不放开百里婧,他瞧着不忍心,若是放了她,怕是更难控制。黎戍也为难,挠了挠头正要开口打哈哈,便见木莲伸出手去,他刚想制止,却见木莲的手没有去解百里婧的穴道,而是直接砍在她的后颈上,百里婧的身子立刻软倒,直接晕了过去,一声都发不出来了。

????“你……”墨誉一惊,本能地伸手去扶百里婧,木莲已经跨上马车,先他一步接住了百里婧,将她靠放在车厢壁上,她没看墨誉,而是对黎戍道:“黎少爷,麻烦你让车夫送我们回去吧。”

????黎戍不自觉连连点头,颇赞许道:“果然不愧是婧小白的师姐,真有办法。对付婧小白这种倔脾气,就得下得了狠手。瞧瞧,世界瞬间清净了。”

????墨誉闭了嘴,木莲也没笑,黎戍的风趣幽默在这种场合一点用也不起,他自讨了个没趣,便讪讪对车夫道:“还愣着干嘛,快送婧公主回左相府!赶车仔细着点儿!”

????车帘放下,马车缓缓向东驶去,墨誉站在黎戍身边,目送着马车远去,心里仍旧担心得很,转身对着戒备森严的客栈大门瞧了瞧,视线落在最上方那块招牌上,终究还是无能为力地叹了口气,他知晓自己太势单力薄微不足道,从任何一个方面都帮不了她……

????马车不急不缓地朝左相府驶去,木莲环着昏死过去的百里婧,心在这炎热的仲夏竟一片寒凉,主人心狠她知道,所以他可以杀了三师兄杀了许多人,可是终究对婧小白还不够狠,若是怕婧小白碍事,直接劈晕了她便是,为何只是点了她的穴道?对于主人,她完全猜不透,只是知道,三师兄死了,从此这世上可以随意说说话的人又少了一个,终有一日将少得连一个也没有了……

????她用精致的绢巾为婧小白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看着那张极美丽的脸和皱紧的眉头,木莲的眼睛都不曾眨过,多么幸福的婧小白,又是多么可怜的婧小白,人人都爱她,可人人都在骗她。

????……

????在木莲携着百里婧回到左相府时,墨问从“有凤来仪”迎出来,与木莲四目相对,墨问的眼神太过平静,一双黑眸淡漠,毫无攻击性,甚至,那一瞬让木莲产生了错觉,以为这男人随时可能缱绻而温柔地笑出来。若非了解墨问有深藏不露的身手和心机,木莲几乎要以为这男人周身的气质与他的病弱单薄十分相符,轻而易举地勾起旁人的同情心。

????可惜,不知几分真假。至今为止,就连主人也弄不清这个男人的来路。

????见木莲与小厮搀扶着百里婧,墨问忙上前去接,他苍白的双手伸出去,不容抗拒地把他的妻揽进了怀里。一旁候着不少府里的小厮和丫头,木莲什么都不好说,只得松了手,当着众人的面向墨问交代始末:“婧小白受了刺激,怕她做傻事,就带她回来了,劳烦驸马好生照看她。”

????墨问的眼睛自百里婧蹙紧的眉头上收回,无害地看向木莲,对着她轻笑着点了点头,转而颇为吃力似的用双臂抱起了百里婧,转身朝卧房走去。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到,病驸马一边艰难地举步,一边低头吻在了怀中人的眉心处,他的容貌虽然平凡无奇甚至极为平庸,然而,灼灼日光下,他的爱意温柔清透。

????“四少奶奶,天儿热,您快些回屋歇着吧,公主病了,您若是再病了,可如何是好?”

????木莲本想跟着墨问二人进去,一旁的丫头们却先开口道,半分是献殷勤,半分是隐隐约约的挑衅。

????木莲自从嫁给了墨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的性子便收敛了许多,也再不会像从前那样颐指气使,她默默忍气吞声地接受所有为难,其中的原委和顾虑,只有她自己才最清楚——旁人无所谓,她在乎婧小白,还有……墨誉。

????她的人生,从什么时候起,竟多了一个墨誉?莫名其妙的墨誉。

????木莲想不明白,也挣脱不得,所以,她什么都没再说,没再做,真的在丫头的陪同下往“浩然斋”的方向走去。越临近中午,树上的蝉越是聒噪地叫个没完,知了,知了,它们究竟知晓什么?劈晕了婧小白并非长久之计,待她醒了,一定会比方才闹得更凶,到那时,病驸马一个人又如何镇得住她?

????墨问将怀中人放在床上,俯身看着她仍旧紧蹙的眉头,不由地也跟着她皱起眉来,傻瓜,怎么办呢,即便林岑之未死,他却不能告诉她,看她情绪大起大落几乎要闹翻了天。在未弄清事情的始末之前,在未确定林岑之的生与死究竟何种更有利之前,他甚至还要与那凶手站在同一边,只当林岑之已经死了。

????两个时辰后,百里婧醒转过来,只觉得整个脑袋发麻,一阵阵清风拂过她的脸颊,将暑气都消去了大半,她半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人坐在床头,手中握着扇子,她脱口而出唤道:“赫……”

????声音带着哭腔,让那执扇之人手略微顿了下,他没开口解释,而是俯下身,将唇印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吸了一口。说了不再哭,可一旦以为是司徒赫,又本能地把她撒娇的功夫都使出来了。墨问清楚地知道,在她的心里面,他取代不了司徒赫,正如司徒赫也取代不了韩晔,他只能努力让司徒赫或者韩晔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取代不了墨问。

????经由那个吻,百里婧已然清醒了不少,墨问松开她的唇,居高临下地笑看着她,眉目温柔,拉着她的手按在他跳动的心口处,那眼神仿佛在说:“不是赫,是我。”

????缱绻的温存也不过起到了暂时的镇痛功效,百里婧很快清醒过来,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坐起,惊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话音刚落,外头传来一道尖细的嗓音:“圣旨到——”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