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46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7:58Ctrl+D 收藏本站

????房间里整整齐齐,不见一丝打斗的痕迹,烛台上的蜡烛烧到了尽头,只剩一点白色的烛泪,林岑之和衣躺在床上,原本英俊的面容死灰一般,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流出黑色的血,已然凝固,使得他整个脸孔看起来阴森可怖。百里婧呆呆地看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三师兄死了,就在她的眼前,死得如此凄惨。

????可是,即便亲眼所见,她还是不信,昨天才见过,他们还说了话定了约,只隔了几个时辰而已,三师兄居然就走了?

????她的脚步朝着床的方向挪着,一步一步,走得极为缓慢却虚浮,最终定在了床前,她俯下身缓缓伸出手,指尖一点一点接近林岑之的脸,准备探向他的鼻息。就在她的手指快碰到林岑之的鼻端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从后面拽住了她,带着她连退了三步远。

????“丫丫,别过去!”

????熟悉的声音近在耳边,熟悉的称呼好几个月不曾听到,百里婧僵硬地扭着脸看去,隔着眼底的雾气,韩晔的脸一点一点拼凑成完整却模糊的模样,她看不清他脸上是哪一种表情,看不清他的眼中是什么情绪,只是恍惚觉得这样的场景十分熟悉,前方血流成河,身后站着韩晔……

????为什么身后站着韩晔?

????又为什么前方血流成河?

????她的这些熟悉毫无来由,她一点都记不起来,零零碎碎的片段一闪而过,不知是错觉还是幻觉。

????百里婧仰着头,把眼泪都逼了回去,眼底的韩晔这才终于清晰起来,她重重挣开韩晔的手,望着他的眼睛道:“从前那些肉麻称呼都省了吧,别再让我恶心!若你觉得我该远远走开,抱歉,你没这个权力,死的是你的师弟,也是我的师兄,我发誓会找到毒害他的人,让他尝尝不得好死的滋味!”

????韩晔清淡的眸定定地注视着正起着誓言的女孩,方才,在客栈门外见到她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之前在景元帝和文武百官的面前所说的种种皆是谎言,对韩文韩武的解释也并非主要原因。他之所以插手此事,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若林岑之死了,最伤心的将是他心爱的女孩,他若能看着她哭,总好过对她的境况一无所知。

????可是,她不曾哭泣,她以从未有过的肃杀语气说要杀了凶手替林岑之报仇。她的个性他从来都是知道的,鲁莽,冲动,没有心机,也不曾经过多少大的变故,如今韩晔已是她心里恨极了的人,让她觉得恶心之极的人,她凭什么要听他的话?她确实不该听他的话。

????面对她的咄咄逼人与划清界限,韩晔没有怒,也没有笑,口吻异常平静地回应道:“他中了毒,毒性剧烈,你离他的尸首远一些。而且,陛下已经这件事交给我与刑部刘大人去办,婧公主无权插手。”他似是忘了方才用怎样的昵称唤过她,语气依旧疏离得很,只是把一件事向她陈述清楚,至于她是否会听,另当别论。

????“若我一定要插手呢?”百里婧逼视着韩晔,语气生硬,没半分好颜色,她说完便又转过身朝床上的林岑之走去,她今日既然来了,没有得到结果肯定不会走。

????韩晔抿着唇,似是耐心已经用尽,出手极快地点了百里婧的周身穴道,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朝房间外走去,开口道:“若要插手,先杀了我。”他说这话的时候垂眸看着她的眼睛,仍旧是清淡而深邃的眸子,万千的情绪都藏在里面,一丝都不肯外露。

????待说完这句话,韩晔便抬起头直视着前方的路,只留给百里婧熟悉的下巴轮廓,她知道那里两日不打理便会冒起青色的胡茬,她也曾经最喜欢扑进他的怀里,踮起脚咬他的下巴,蹭着那些略略粗糙的胡茬玩。

????韩晔每每被她这放肆的行径逗得一笑,下巴一动,低下头让她别闹,她便立刻松了口,却不是因为听话,而是因为那个时候的韩晔整张脸是如此地好看,他的眼里盛着她,比冬日里的阳光还要暖上几分,她这辈子都没见过比韩晔更好看的人。

????可是,这几个月以来,韩晔还是好看的,身上却再没了那种暖。不是没有,只是她没能看到,韩晔都已经给了别人罢。百里婧这才懂得,光是好看是没有用的,只有当一个男人爱你,他的好看才有意义,只有当他是你的,他的好看才与你有关。

????不过,百里婧万料不到韩晔会说,若要插手,先杀了我。

????韩晔凭什么如此笃定她不敢杀他?她心里如此恨他,此刻更甚,恨不得将剑刺入他的心口问问他疼不疼,他到底凭什么敢这么大胆放肆地口出狂言?!

????她心里清楚为什么,她不想承认为什么,百里婧痛苦万分,随时可能疯掉,她的把柄在韩晔手上,他仗着她对他下不了手,她气得语气凝噎,半晌才冷笑道:“杀你?如果你是凶手,我也一样杀了你!放我下来!别碰我!你是这世上最可恶最可恨的人!”

????韩晔的脚步不可察觉地顿了一瞬,然后镇定地抱着她跨出了门槛,转手交到黎戍手中:“戍表兄,带她下去,别再让她上来了。”

????“黎戍,你敢……”百里婧怒不可遏,韩晔却连话都不让她说,又出手点了她的哑穴,无视她憎恨的眼神和拧紧的眉头,只是对黎戍道:“戍表兄,婧公主就交给你了,她留在这里只会妨碍刑部查案,人死不能复生,该查清的刑部都会查清,你们费心也是无用。”

????黎戍这时终于将早上用的那些饭菜吐完了,张开怀抱艰难地将百里婧接过来,骂骂咧咧道:“婧小白,你丫的怎么这么胖?”忽然察觉到今日这场合骂人有点不大合适,忙又改口,好言好语劝道:“婧小白,今天太阳毒,咱们回家好好歇着,啊,别闹了……”

????百里婧开不了口,身子也动不了,牙关紧咬,额际的青筋根根暴起,却始终冲不开穴道,韩晔就是有本事对付她,她的武功一半都拜他所赐。

????黎戍越走越远,下了楼梯,百里婧的眼睛也动不了,只死死地盯着走廊上着一身朝服负手而立的韩晔,韩晔不怕她看,他对她的怒视和憎恶毫不躲避,通通都接受,百里婧却一刻比一刻更恨他。

????韩晔站在楼上目送他们远去,久久才收回目光,心里反反复复都是她说的那句话,她说如果你是凶手,我也一样杀了你……不由地弯起唇角苦笑起来,她只是不记得了,韩晔本来就是凶手,她曾亲眼目睹他血淋淋的双手,目睹过眼前血流成河的杀戮……

????没了聒噪和吵闹,韩晔再次踏入门槛,走近“林岑之”的尸首,他面上的痛苦神色一点一点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沉着,他的星目审视着床上的尸首——

????虽然那尸首的眉眼被血迹所污,却仍旧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是林岑之的轮廓,身形也与林岑之相仿,可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韩晔俯身,翻过尸首蜷曲的手掌,发现尸首的掌心处有厚厚的茧,练武之人手掌都很粗糙,这个人也不例外,可是,细细观察,便会发现尸首掌心的茧却并非因握剑而来,若非内行之人根本瞧不出来差别。

????韩晔心存疑窦,转而摸了摸尸首的腿骨,顿时眉头蹙紧,眼眸倏地半眯起来,接着,手指探到尸首的耳际、颈后……

????果然。

????韩晔平静地收回了手,缓缓直起身子,星目再不去瞧那死尸一眼。

????好一个以假乱真的易容术,从表面根本瞧不出破绽,五官与林岑之分毫不差,连下巴上新生的胡茬都根根分明。可惜,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他韩晔,林岑之的腿曾在鹿台山上受过伤,接骨的正是他,他知道林岑之左腿骨的位置与旁人有异,然而,这具尸首的腿却很正常。

????是何人下的毒手?又是何人移花接木?林岑之到底有没有死?若林岑之死了,凶手何须多此一举?若是林岑之未死,那么他的人现在在哪?是被人救了,还是他自己逃脱了?

????太多的疑问,韩晔解不开,可有一样他越发清楚,林岑之无论死活,都已是祸害,再留不得,林岑之其人,已在此刻死在了天下人面前。

????“落驸马,可曾查出什么没有?”

????背后忽然响起一道声音,韩晔面色从容地回头看去,见刑部尚书刘显成携仵作等人来了。

????韩晔轻摇了摇头,神情悲痛。

????刘显成一挥手,两个仵作便上前去检查起尸首来,在这空当,刘显成小声对韩晔道:“方才下官见婧公主从里头出去,还有墨状元和他的侧夫人在外面,都说要来看看,落驸马的意思是……”

????作为皇帝的女婿和黎国舅的外甥女婿,这种种身份让刘显成对韩晔很是敬重,加上他指望着韩晔保住他的项上人头,因此越发恭谨了几分,凡事都先问过韩晔的意见。

????韩晔尚未回答,那仵作回头道:“大人,落驸马,已经查实死者是中了毒,只是毒性不明。听说死者是落驸马的师弟,卑职与武状元素未谋面,请问落驸马,这尸首确实是武状元么?”

????------题外话------

????抱歉,亲们,有琴又要外出实习了,时间紧迫,明天一早就走,一去可能半个月或者一月的样子,具体情况随时告诉亲们……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