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45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7:53Ctrl+D 收藏本站

????口中说着不信,心里想着不信,脚步却完全不受控制地径直朝外疾走,墨问自听到这个消息起一直镇定地坐在那,这会儿,终于忍不住起身,自背后一把抱住了狂躁不已的百里婧。舒骺豞匫

????“婧儿……”

????他说不了话,只会叫她的名字,他的手臂没什么力道,轻而易举就可以推开,百里婧理智尚存,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回头轻声道:“墨问,放手。”

????她不想伤了他。

????墨问自然知道拦不住她,任何柔情在这种情形下也不管用,待她稍稍缓和了些,他慢慢松了手,用这些日子教会她辨认的简单手势比划道:“我与你同去。”

????“不用了,你的伤还没好,在家好好休息吧。”百里婧说着,没再逗留,转身大步跨出门去。

????墨问跟着她一瘸一拐地走出门,恰好看到木莲和墨誉从“浩然斋”的方向过来,与百里婧正面对上。

????木莲脸上还有泪痕,张口道:“婧小白……”

????“我不信!”百里婧在木莲说出来前先出了声,也丝毫不曾注意到墨誉欲言又止的复杂目光,对外头的小厮道:“备马!”

????寻常出门都是乘轿或马车,小厮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见百里婧脚步匆匆,不知出了什么事,哦哦了两声忙往马厩跑,头上的帽子都掉了也来不及去捡。

????木莲看了眼一旁扶墙站着的墨问,不曾停顿地朝婧小白追了过去。墨誉担心她们,只礼貌地叫了墨问一声,便卯足了力气追她们俩,奈何她们俩都是脚力极好的习武之人,偏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哪里能追得上?

????太阳已经升起,暑气蔓延开来,近处的竹林连一丝风动的痕迹也无,墨问立在墙边,无动于衷地目送他们三人离去,待他们走远了,他才与往常一样回了偏院。

????刚入桃林,阵法大乱,林中的小路俱都消失不见,一道纤细的黑影晃出来,单膝跪地道:“主子。”

????“说说看。”墨问负手而立,腰背挺直,全无病态,他没张口却发出了声音,声音空远低沉,似从远方而来。

????“是!”地上跪着的人清晰地解释道:“孔雀听从主人的吩咐调查前日夜里刺杀案的凶手,昨夜前往林岑之的住所,发现他被人下了毒,那种毒,遇酒则化,无色无味,且非常奇妙,只有饮适量的酒才会毒发,多一点少一点皆无功效。想必林岑之此前定然饮了酒,且下毒之人能如此稳当地掌握酒量,可见当时他们二人正在对饮。孔雀去时,房间只剩林岑之一人,他躺在床上,毒已发作,孔雀本想任他去死,却在他怀里找到了这张地图,心道也许有些用处,请主子过目。”

????墨问接过孔雀递过来的一张竹纸绘就的地图,上面赫然写着“鹿台山”三个大字,地图上清晰地画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幽深的谷底,隐秘的禁地,墨色还新着,显然刚绘制不久……

????虽然鹿台山是东兴和西秦的边界,且两国立下盟约,谁也不可派兵驻扎,可这些年,把主意打到鹿台山上的人是越来越多了,那“禁地”二字简直充满了无限的吸引力,让许多人趋之若鹜,冒着死也要前去。

????孔雀长久没听见男人开口,便问道:“主子,林岑之是杀还是留?”

????墨问沉静的黑眸寒潭一般幽深,垂眸盯着地图瞧了一会儿,淡淡问道:“不是说毒发了么?救活了?”

????孔雀无比骄傲地答:“若是主子不让他死,他便死不了。”

????墨问勾起唇:“我倒忘了你的身份……”这一句,也没听出喜怒,不知是褒是贬。

????孔雀听罢,瞬间低下头去,语气很难过自责:“孔雀无用之极,不该在主子面前邀功。”

????墨问从地图上收回眼睛,看向她道:“虽然留着他也是祸害,但他可以晚一些再死,让他自己找出凶手是谁,顺便为我解解惑。像他这种精通兵器的人才,死得太早真是可惜了。”

????“孔雀明白了。”

????“既然客栈里死的不是他,能瞒得过去么?”墨问本欲转身,又停下了步子。

????孔雀抬起头,大胆地注视着男人的脸,道:“三年来,主子也不曾被人识破……孔雀最擅长的就是用毒和易容。”

????墨问似笑非笑:“那是因为没有遇到会识破你易容术的高手……”在孔雀开口之前,墨问朝桃林深处走去,他路过的地方桃树自动分开又合上,孔雀听见他的声音从林中传来,话音就在耳边:“算了,知道死的不是林岑之也好,由着他们去罢。”

????孔雀跪在桃林的包围之中,四周都是树影,主子的心思从来无法捉摸,好像对什么事都不在意,她在他身边呆了这些年,他从不给她任何闲闲说话的机会,他让她清清楚楚地明白谁是主谁是仆,他只需她忠诚,别无所求。

????可是,对于大兴国的荣昌公主,他的要求却极其地多,他要她每夜睡在他身边,要她把空闲的时光与他一同耗尽,他用尽所有心机来牵绊住她的人她的心。明明在世人的眼里虚弱不堪的是他,他应该跟着荣昌公主的步子去走,一步步听从她的安排,由她来决定所有,可事实却刚好相反,他在潜移默化中成了主宰,让她因他而改变,事事以他为中心。

????这是任何一个单纯的强者所不能达到的,也是任何一个弱者所无法企及的,他以弱者的表象遮掩了强势的本质,所以,无往而不胜。

????林岑之假死被识破,荣昌公主就不会那么伤心了?所以,主子由着他去?救活了林岑之,不能杀,也不能留,怎么做才合适?

????……

????百里婧顶着头顶的烈日快马加鞭去往林岑之遇害的客栈,远远便见大批的京卫军将整间客栈包围了起来,这里地处东市的中心地段,往来的百姓众多,他们虽不敢近距离围观,却免不了在一旁指指点点。

????百里婧跳下马,直接冲客栈的入口奔去,脚下如风,那些京卫军的长枪立刻横出将她拦住,待看清她是谁,十分为难地开口道:“婧公主,这里刚刚发生了命案,晦气重,有损凤体,不是您应该来的地方,请您快回去吧。”

????百里婧的神色已近麻木,一路的马不停蹄让她气喘吁吁,脸颊通红,汗顺着她的额头滴入她的眼睛,很咸,她似是没有听到京卫军的话,只是问道:“……死的人是谁?”

????两旁的京卫军对视一眼,有一人回答道:“今科武状元林岑之大人。”

????百里婧的眼睛被前方升起的太阳刺得睁不开,更多的汗珠滑进去,咸涩变成了刺痛,她再开口声音却颤抖:“不可能……他既然高中了状元,肯定会请我去喝酒,你们……不要拦着我……”

????京卫军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便如实相告道:“今日武状元大人遇害之后,为保留现场证据,刑部便将这间客栈查封,林大人的尸体还在他的房间里,刑部尚书刘大人说,不准任何无关的人进去破坏案发现场,请婧公主不要让小人为难。”

????“我让你们为难?呵呵,是你们一个个不肯给我安生的日子,我最后再说一次,让……开……”百里婧忽然笑了,一字一字从轻飘飘到异常坚决。

????那守门的京卫军互相看了看,不知该如何是好,对方是婧公主,放她进去他们便是渎职,不放她进去又开罪不起。他们犹豫不决,百里婧早没了耐性,她赤手便要去夺守卫的长枪,这时,客栈的门忽然打开,有人开口道:“让她进来。”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百里婧望过去,见着一身朝服的韩晔站在门槛内,表情淡漠地看着她,他的星目一如既往地平静无波。

????京卫军应声便撤了拦阻,干脆答道:“是!”

????百里婧顾不得去想封锁严密为何韩晔却在此处,而是大步跨上台阶,擦过韩晔的身边径自朝林岑之的房间跑去。林岑之曾告诉过百里婧他住在地字二号房,她笑话他说天为一,地为二,这二二相加,三师兄果然不负盛名,气得林岑之咬牙切齿。

????地字二号房门外,黎戍正趴在墙角呕吐,把他早上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听见脚步声,他抬头看去,见是婧小白,忙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嘴角残留的秽物都来不及擦,眼泪汪汪道:“别去,婧小白,别进去……”

????黎戍自然是为了她好,可百里婧不领情,挣脱黎戍的胳膊,一闪身就迈进了门槛。黎戍瞧见了里头那恶心的画面,吐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不敢再跟进去,手指着百里婧的背影一直抖,口中骂着:“娘的,不知好歹的婧小白……”

????余光突然扫到韩晔的影子,黎戍转头看去,见韩晔步伐平稳地迈了过来,他惯常清淡的面色愈见苍白,唇也抿得一丝缝隙也无,黎戍哪里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忙道:“现在可好了,婧小白这丫头果然知道了,眼看着天翻地覆了快。表妹夫,你快进去瞧瞧,都好一会儿了,她怎么没动静?不是吓得腿软动不了了吧?娘的,我是真的腿软动不了了……”一边说着,整个人趴在墙上继续干呕,狼狈不堪。

????黎戍吐得太厉害,也没注意到自己说最后几句话时,韩晔早就进去了,哪里需要他在一旁指点。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