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38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7:13Ctrl+D 收藏本站

????    墨问拉过她的手写道:“叫丫头进来替你更衣,待我身子好些了,再亲自替你穿衣绾发,好么?”

????    他这般温柔体贴,百里婧这些日子已经渐渐习惯,除却羞赧之外倒没觉得异常,也没去想一个男人在床下和床上的区别,墨问的所有表现毫无破绽,别说是百里婧就算是那些精明得过了头的人都不曾察觉。舒残颚疈

????    “我……自己来就好了。”百里婧低着头,将身上披着的衣服拉了拉,眼睛一直低垂着不敢看墨问。

????    墨问却对她这样的反应有些不满,她以为不叫丫头进来,那些丫头们就不会大着嘴巴到处说了么?是非都是从嘴里出来的,就算没有夫妻之实,他们也到底在一起睡了那么久了,她还想要什么清白?

????    像是完全不明白她的躲避似的,墨问自己贴了上去,自她的颈侧探出头来,温柔而缠绵地吻了她,百里婧痒得一缩脖子想躲,偏头却看到墨问的唇角一直弯着,好像无限满足似的,她便立刻连一丝抵触和脾气也没了,任他吻。身为人夫,墨问已经做得足够好,宽容且温柔,他说他爱她,他的所有行动都好像是在爱着她。

????    于是,不仅不能抵触,百里婧甚至在一瞬间生出了许多愧疚,她昨夜怎能因为受了刺激便来找墨问发泄,勾引着他说想要一个孩子。这些不知廉耻卑劣到底的行径,从前的婧小白是完全想不出来的,她想她真的是疯了。不过,好在墨问没有疯,他的理智尚存,虽然身体病着,可他比婧小白成熟且稳重得多,百里婧从这一刻起竟不敢再拿墨问当一个无用之人。

????    墨问的吻松开,沉静的黑眸毫不避讳地与她四目相对,而后,他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眼睛,这一低头却再没抬起,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的胳膊——他看到了她雪白的皮肤上一大片的青紫,顿时心头火起,再看伤痕的力道和角度,竟是她自己掐的!

????    是因为旧情人和情敌有了孩子,还是因为那一身染血的衣裳?墨问无从知晓。

????    但不论因为什么,显然都与她那旧情人脱不了干系。

????    许多事情墨问都很清楚,也许比许多局内之人更了解是非经过,却独独在一件事上心存疑惑,怎么都解不开——韩晔到底想做什么?

????    若说韩晔不爱傻瓜,眼神却不对,不会每每对接近她的人显露深藏的杀意,若说韩晔爱着傻瓜,谁会发了疯地伤害自己爱着的人,存了心要逼她去死呢?枉他自诩心狠手辣,若是瞧见她伤成这样,恐怕也下不了手。

????    是以,韩晔此人,万万不可小觑。

????    人这一生,若能棋逢敌手,倒也十分可喜,墨问起了争斗之心的同时恼怒却越发重了,他们斗便斗了,伤一个不中用的傻瓜做什么?她年纪还小,阅历不多,一没有心眼,二没经过大的变故,一场铭心刻骨的情伤就足以要了她的命。韩晔这厮可真有能耐,丢给他绝佳的一块珍宝,却已将这宝贝摔了个稀巴烂,叫他摸着黑忍气吞声一块一块粘起来,他也真做得出!

????    九箭之伤还没好,身上还包扎着许多白布,使得墨问每每一瞧见就想冷笑出声,如今风头正紧,他还不要命地留在东兴盛京,不全是为了傻瓜,还为了韩晔,不把韩晔的秘密连着根拔起,他如何能甘心?!

????    转瞬间心思百转千回,却一句也不能对她说,墨问装作没看到她的伤,在百里婧手心里写:“真想叫你再陪我睡会儿,可惜你忙着,别害羞,我不看便是。”

????    写完,他捏了捏她的手便松开了,人又躺了回去,头枕着鸾凤和鸣的枕头,眼睛闭了起来,真的没看她了。

????    百里婧这才敢摩挲着下床,从床里边小心地跨了出去,也不叫丫头们,径自绕到围屏后面穿衣服。

????    待她穿好里衣出来,这才让丫头们进来替她梳洗,坐在梳妆镜前,丫头平儿一边替她梳头,一边道:“公主,木莲姐……哦,不,是四少奶奶在外头候了半天了。”

????    百里婧蹙眉:“叫她进来便是,你们还敢拦着她不成?”

????    丫头平儿慌了:“奴婢哪敢啊?只是……只是如今木莲姐的身份已经不同,不再是公主您的贴身侍女,已经是四少爷的侧夫人了,再说……”平儿朝里头望了望,继续道:“再说,驸马爷还睡着,这毕竟是您和驸马爷的新房,总不能再让木莲姐像从前一样伺候着,不妥当啊……”

????    不等平儿说完,百里婧早就听明白了,嫁了人便有了诸多顾忌,连她想和木莲自在地说说话也不成了,妯娌之间倒不如从前的主仆来得亲密。

????    梳好了头,穿戴整齐,百里婧来到墨问床边,见他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唇角浮着浅淡笑意,眉宇间还带着那股子超脱世俗的随性和从容。不知道为什么,百里婧浮躁的心忽然缓了下来,即便去刑部还是可能会遇到韩晔,即便脑子里还是记得昨夜满手满身的血腥,但她似乎没有那么忐忑了。

????    现在的墨问对百里婧来说,不是无用之人,更不是累赘,他是不苦的良药,一点一点潜移默化地缝补她的伤口。百里婧替墨问盖好薄被,像是受到那抹笑容的蛊惑般,她缓缓俯下身去,轻如羽毛的一个吻印在墨问苍白而病态的脸上,随后,转过身,脚步匆忙地出去了。

????    百里婧一走,里屋顿时空空,只剩躺在床上的墨问一人,这个容貌平庸之极且病弱不堪的男人忽然露出极为明显的笑容,像是春光照耀下,花骨朵儿怎么藏都藏不住似的缓缓绽放。而他原本一直闭着的眼睛也极缓地睁开,那双黑眸中不见寒波生烟,也不似平日里那般沉静淡然,而像是瞬间溢满了盛夏的清晨最灿烂的朝霞般熠熠生辉。

????    他那修长且苍白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脸,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在一块地方轻轻刷过,每刷一次笑容便增上一分,使得他原本平庸的相貌似乎也美了几分,忽然不由自主地轻吐出两个字来:“傻瓜……”

????    出声还是哑的,一点都不好听,这两字也不知是在说谁,可他不嫌弃自己。

????    这个吻他等了好久,以为不会有了,却突然做梦般得了,虽然轻如羽毛一般,竟让他觉得从未有过的欢喜雀跃,恨不得立刻告知天下所有人,他得到了一个真心实意且珍贵无比的吻,相较于昨夜尝到的所有好滋味,他更满足于这个轻吻。

????    “婧小白,昨夜出什么事了?”

????    墨问听见外头木莲的问,若是换做平日他可能会觉得她多事,这会儿竟丝毫不怒,他在想,他那可爱的人儿吻他时是怎样的表情,又是怎样的心境?他的耳力好,听见他那傻瓜越来越远的声音:“没事,木莲,我得出门一趟,你帮我提醒丫头们别忘了给驸马送药去……”

????    唉,那些毒药总算也没白喝,他不是都得了一个吻了么?

????    这个夏日的清晨,有个男人似乎高兴得快疯了,虽然起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吻……

????    以侧夫人身份嫁给墨誉已经第三日,木莲的装扮也全然变了,虽然仍是一身绿色衣衫,从料子到做工都精致了许多,发髻也绾了起来,插上了两支碧玉簪。人靠衣装,换了装扮的木莲较之以前端庄稳重了许多,若不开口,很有官家少奶奶的样子。

????    “木莲,墨誉待你如何?”

????    木莲执意要送百里婧出门,听见她问,木莲迟疑了一瞬,笑答:“挺好的啊,相敬如宾,婧小白你也知道墨誉的性子,虽然年纪不大,人还是不错的。”她的语气异常轻松。

????    百里婧分不出她话里的真假,只是叹道:“我不大懂夫妻间的事,虽然比你成亲早了两个月,很多事我自己都没弄清楚,所以,不能教你怎么做才合适。但,有一样,他若是敢欺负你,你千万别瞒我。”

????    木莲笑起来:“他哪里能欺负我?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百无一用的,我要是想收拾他,立刻叫他满地找牙!放心吧,婧小白,他不敢欺负我的……倒是病驸马,我听丫头们说你们似乎处得不错,他……有没有欺负你?”

????    最后这句,木莲问的格外小心,仔细注视着婧小白的表情变化,明显看到婧小白咬了咬唇,脸似乎也红了,木莲心里忽然便“咯噔”一下。

????    “没有,我和墨问还是老样子……”百里婧笑答,嫁了人似乎真的很不好,有些话她已经不能再对木莲说出口,叹了口气道:“也不知他这病能不能好……”

????    欢喜悲苦从来如人饮水,木莲无法替代婧小白去痛,婧小白也同样不能代替她受苦,毕竟不是心有灵犀,若想存心隐瞒,谁也能装得出欢喜的模样来。刑部的官员和大队的禁卫军已经在相府门外等了许久,马车都已备好,百里婧便没再与木莲多说什么,上了马车,由禁卫军护送着往宫城而去。

????    木莲目送着马车和大批的禁卫军离去,身边的丫头便道:“四少奶奶,马上日头要毒起来了,您仔细中暑,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    过惯了贫贱的日子,也自由自在惯了,身边忽然跟了丫头,走到哪跟到哪,连去处都有了限制,偏院再去不得,进“有凤来仪”必得事先通传,见婧小白一面也如此艰难,那么,木莲这个人便等同于被废了双足,而从前在鹿台山上,木莲的轻功没有几个人能及得上……

????    呵呵,不废一点功夫,只用人伦婚姻便置她于如此两难境地,那人真是有手段!

????    木莲刚转过身,便瞧见墨誉穿着一身朝服站在她身后,可是他的眼睛没有瞧着她,而是注视着那辆渐行渐远的华丽马车,那马车里坐着他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    察觉到有人在看他,墨誉这才收回眼睛,恰与木莲四目相对。然而,不过一瞬,墨誉便移开视线,迈开步子从木莲身边擦过去,也不是没说话,他说了一句:“小黑又不肯吃东西了,你回去看看罢。”

????    除了这一句,再没什么可说的了。

????    木莲忽然想起方才回答婧小白的话,说她与墨誉相敬如宾,他不敢欺负她。

????    何谓相敬如宾?

????    墨誉果然重诺,新婚之夜放出的狠话一样不漏地全都付诸实践。鄙夷一个人最彻底的方式便是忽视,墨誉忽视木莲到了极点——

????    这两日除却早朝,他单日在翰林院中消磨一天,双日去宫中为七皇子讲课,夜里回来与她一里一外地歇息,他的枕边放着的是装着胖兔子小黑的铁笼子,他与木莲之间唯一的话题,似乎也只剩下小黑:小黑饿了,记得喂它,小黑咳了,记得喂水……

????    小黑,是他睹物思人的可怜奢望,是他那求而不得的龌龊心思,这一点,也没有人比木莲更清楚。

????    没有相敬如宾,只有互相折磨,若她能不在乎随他去折腾倒也罢了,偏偏木莲心里如此不舒服——为什么是婧小白?为什么墨誉偏偏惦记着婧小白?从前也就罢了,与她木莲毫无关系,可是现在……

????    她越来越无法忍受。

????    虽然她明白她这种出身这种身份的人,哪怕失了身、嫁了人也一样要听从主人差遣,可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屈辱和委屈由她的夫君与婧小白带来,她如何能受得了,如何还能继续装作若无其事?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