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36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7:2Ctrl+D 收藏本站

????    韩晔毫不犹豫地将她交给了京卫军,语气淡淡道:“婧公主受了惊吓,劳烦校尉小心护送公主回府。舒残颚疈”

????    他的手松开之前,低下头说道:“你若是恨我,就该努力活得更好,哭,什么用都没有,只会惹人厌烦。”

????    韩晔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温和,与鹿台山上一般无二,只是,鹿台山上的韩晔绝不会对婧小白说这种话,他让她继续恨,嫌恶她的懦弱与害怕,然后,彻底松开手,把她交到京卫军手里,像是终于送走了一个天大的累赘,丝毫不曾留恋地安然转过身,与一旁的校尉等人交代事情的始末,没再回头看她一眼。

????    韩晔侧过身,百里婧便瞧见他背后长长的血痕,锦绣白衣素来不染尘埃,现在染了血越发刺目。她究竟要过多久才能摆脱韩晔的阴影?他若是真的恨她,为什么还要救她,为什么还要为了她受伤?

????    这一刻,百里婧似乎才明白过来,换做任何人,三公主,四公主,韩晔都会去救,而她所念念不忘的伤害和辜负,其实在旁人看来都微不足道。韩晔也并不是十恶不赦,他甚至什么错都不曾犯,他还是所有人眼里清俊儒雅的晋阳王世子,他只是不肯爱她不肯要她罢了,归根到底,都只是她百里婧的失败,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资格恨着韩晔?她最该恨的,只是她自己!

????    哭,什么用都没有,母后如是说,韩晔如是说,他们的口吻那么轻飘飘,好像是在说着晚膳不好吃便不吃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不会死,爱一个人爱不到就算了,让他和别人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    颠簸的马车内,百里婧缩在角落里,眼泪要掉下来,她便狠狠地拧着自己的胳膊,直到疼得没有知觉才总算止住了汹涌而出的泪水,她的眼睛没有焦距,空洞洞地注视着前方的昏暗,她想,母后肯定没有认真爱过,韩晔也肯定不明白,她的爱情若是死了,整个人便只剩行尸走肉,他们却还要她好好活着,努力比从前活得更好,教教她,怎么才能活得更好?!

????    把一个人先毁了个干净,再嘱咐她用余生美好的生活去恨他,韩晔,四年的感情何止是笑话,简直就是她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犯贱!哪怕被伤得再狠,她也不曾对过去的四年后悔,可是现在,她如此鄙夷自己,先爱上的是她,没本事叫人爱上的也是她,她如此一无是处,不沉着,不冷静,斤斤计较,死皮赖脸……

????    “哭什么用都没有,只会惹人厌烦。”

????    “没有瓜葛最好,也是我的大幸。”

????    哈哈哈哈,好一个惹人厌烦,好一个大幸。

????    她笑着笑着出了声,吓得京卫军的士兵频频在外头问:“婧公主,您没事吧?”

????    “没事,哈哈哈哈,没事……”百里婧笑答,不过是疯了而已,不过是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而已,能有什么事?

????    马车越行越远,韩晔伫立在原地,目光不经意地追了过去,对,丫丫,离韩晔越远越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最好,恨他越深越好……

????    京卫军听韩晔讲完所有的经过后,开始着手追查凶手的来历,要派人护送韩晔回去,却被韩晔回绝了,他翻身上马,与韩文韩武一同回城西晋阳王府。

????    夜色已深,越往城西去,越是寂静,韩文韩武二人目睹韩晔后背的伤口潺潺地流着血,小心地开口道:“主子,快些回府疗伤吧。”

????    韩晔忽然在僻静的小巷中勒住了缰绳,韩文韩武立刻驱马上前,紧张地问道:“主子,您怎么了?!”

????    韩晔一只手压在心口,似乎忍着巨大的痛楚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缓缓摇摇头,声音不稳:“没……事。”

????    他以为他可以承受得住任何的怨恨和凶险,可是经过方才的恶战,他却怎么都镇定不下来,表面毫无破绽,可心里不舒服,一股又一股的压抑憋在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心口揪着疼——

????    回盛京不过数月,又一次遇到明目张胆的袭击,都冲着他来便罢了,却偏偏让她险些丢了性命,她本该快乐无忧,所有的痛苦和凶险都是他带来的,他果然是那不折不扣的不祥之人。

????    若早知今日处境,他不会爱她,宁可一辈子与她陌路也绝不会贪恋一时温存,可是……命运啊,天下间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最爱的人就在眼前,他却狠着心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她?

????    他无比笃定不论出了什么事,若他与她在一起,她定会拼着与她父皇母后决裂的危险,傻瓜似的选择站在韩晔身边。他素来都知晓她是个倔强的姑娘,要保护的人拼了命也要保护到底,但是,他舍不得,舍不得看她左右为难,舍不得置她于一无所有的境地……

????    人世繁华,她此刻的身份尊贵显赫,要多少无忧无虑都能得到,不过是丢了韩晔而已,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丑陋至及的韩晔而已,丫丫何苦就是放不下?

????    可命运真是捉弄人,一刻都不肯放过他,她离开了韩晔,却为了另一个男人,还是闹得风生水起伤痕累累……

????    就在方才,她问出那般绝望的问题来,他看到了她眸中的泪,鹿台山上的四年,她从不曾真心哭过,多数是假意博他怜惜,现在还肯在他面前哭,不过是要他最后的答复。

????    他的话明明已经冲到了嗓子眼,他想说,丫丫,我们走吧,抛下现世的所有恩怨,去哪里都可以!你若是那最大的笑话,我便用一生一世来陪你!你大可以放声大哭,你想怎样都可以,韩晔再也不会明知你爱他却还执意推开你!

????    可是,他却又用尽所有的理智将这些话硬生生压了下去,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们逃不出王政的手掌心;恩怨未消,仇恨尚在,他忍辱负重这些年,双手沾满了血腥,怎能说洗就洗得干净了?

????    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多的是她不知道的韩晔。若是她知道了,也必定不会爱着那样肮脏残忍的韩晔。

????    推开她,放开手,转过身,漠视所有,亲眼看着她绝望、哭泣、摔碎,从此,她再也不会对韩晔这个人抱哪怕一丁点的期望了吧?

????    这样,就好。

????    心口的痛怎么都缓不了,用世上最钝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割着,死不了,只是痛。

????    许久,韩晔终于松开了收紧的拳头,缓缓坐直了身子,腰背无比端正,用力一挥鞭,不一会儿便到了晋阳王府。

????    跨入门槛,韩晔开口,语气也恢复了平时的淡漠:“北郡府有什么消息?”

????    韩文答道:“一切都已准备妥当,相信盛京很快便会收到情报,请世子放心。”

????    韩晔举步往书房去,没有什么表情。

????    韩武在一旁道:“主子,司徒赫昨日一早出了城,他素来碍事的很,倒不如在半道上……”后面的话他不需要再说。

????    韩晔的脚步缓了缓,似在犹豫,最后还是轻摇了摇头道:“有勇无谋的匹夫,先留着吧,老狐狸生性多疑,早有心对付司徒家,司徒赫是枚好棋,战死沙场才是他最应当的归宿,死在半道上反而麻烦。”

????    “原来主子早有打算。”韩武笑了。

????    韩晔蹙起眉心:“盛京中分不清落公主与婧公主身份的不多,今夜的刺客明显冲着婧公主而来,我与她……分开的事刺客兴许还不知晓,足见他们并非盛京中人,也断不应该是老狐狸的人。鹿台山上知晓秘密的多数已开不了口,剩下的便是林岑之之流不足为惧,唯一的漏网之鱼……”他顿了顿,“西秦荥阳白家,派人去查查,有没有一个喜欢在袖口处绣红色鹿桑花的男人。”

????    韩文不解:“去西秦找?若是找到了,也不好动手啊。”

????    韩晔一笑:“以你们的武功和心机,也动不了他。西秦皇帝病了,国事一直由丞相打理,那丞相是薄家的私生子,早惹得西秦三大豪族不满,只是碍于西秦大帝的面子不敢轻举妄动罢了,朝政也不过表面风平浪静。你们只管找到那个人,其余的事我会教你们怎么做。”

????    “是。”韩文与韩武对视一眼,不敢多问。

????    “还有,监视百里落的行踪,看看她每天都去见什么人,随时告诉我。”韩晔入了书房,回头道:“木莲已不可信,告诉玄影,弃了她。”

????    “主子的意思是……”韩文做出了挥刀的手势。

????    韩晔又迟疑了一瞬:“不要杀她,由她去吧。”

????    说完,他关上了书房的门。

????    韩文韩武对望着,心照不宣地叹了口气,木莲可不死,他们自然知道是因为谁,明明都已经是敌人,明明那人永远不可能再原谅他,主子却还是对她心存不忍。

????    上弦月挂在树梢头,墨问刚从前院回到偏院不久,身边的小厮便告诉他婧公主回来了。

????    墨问靠坐在藤椅上,心满意足得很,虽然方才将左相吓得不轻,但从那张惨白的脸和语无伦次的言语中,墨问知道事儿该是成了,再添几把火肯定能烧得起来。

????    这会儿听见小厮的话,知道傻瓜回来了,他更是高兴,心道她肯定会来找他。于是,他就静静地等。

????    可等了大约一个时辰,已然亥时三刻还是不见她的踪影,他都觉得困了。墨问心思重,哪里就肯自己睡了,便差人抬他去前院。

????    木莲如今成了正经主子,自然不能再挡墨问的去路,没了她的阻挡,这“有凤来仪”显得冷清了不少。才一入正门,便撞见一个丫头抱着一身血衣出来,身子还在不住地抖,吓得脸色惨白。

????    “出什么事了?”墨问身边的小厮伶俐,问道。

????    丫头们多是担不住事儿的,这不,一见到墨问,就立刻跪下道:“驸马爷,公主回来的时候一身血,奴婢见着不吉利,准备拿这衣服烧了去。”

????    墨问原本坐在竹塌上,这会儿惊得爬起来了,由小厮搀扶着一瘸一拐地往内室去,层层的纱幔垂下来,丫头平儿守在外头,听见动静,回身行礼道:“驸马爷,公主正在沐浴。”

????    一个时辰以前就回来了,泡了这么久?

????    可惜,墨问没法开口说话,问不了,拂开身边小厮的搀扶,自己拖着病怏怏的身子进去了。

????    掀开最后一层纱幔,转过屏风,看到浴桶摆在那,人却不在,墨问一回头,见百里婧已穿好了中衣站在他身后,问道:“墨问,你怎么来了?”

????    一瞬的功夫,墨问已不动声色打量了她一遍,倒没有受伤的样子,人也笑盈盈的,语气轻松自若,可就是这笑盈盈的表情格外地让他觉得不舒服,他便也跟着弯起唇角,像往常那样温和地看着她。

????    忽然,之前还离她三步远的女子轻快地走到他面前,双臂抬高圈住了他的脖子,与此同时踮起脚尖突兀地吻住了他的唇。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