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24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5:53Ctrl+D 收藏本站

????    此时,“浩然斋”内,墨誉正在喂胖兔子小黑吃食——

????    小黑较之前瘦了些,一直懒洋洋地趴在铁笼子里,对墨誉的殷勤伺候理也不理。墨誉心里头也有几分乱糟糟,从翰林院当值回来便一直呆在房里,不曾出去过。他品性端正,不与墨觉、黎戍等纨绔子弟为伍,入了朝堂也十分洁身自好。然而,从前学堂里的那些同窗经由科举过后各自散去,有往地方上为官的,也有名落孙山准备从头再来的,即便是入了朝堂的同窗也各司其职甚少往来,总之,过去谈笑风生指点江山的书生意气都已不复存在。

????    不过,墨誉此般郁郁不乐,倒不是因为仕途,而是因为近日府中之事,同住西厢,他的念想离得他如此之近,却又因为瓜田李下种种规矩礼教,他连去探望也要找足借口,有时脑中浮现起她哭着的样子,有时耳边又响起她对他种种的恶言恶语,他又担心又害怕,还要避着嫌不能吐露给她听。

????    心有隐情最是磨人。

????    “胖兔,你且吃些罢,你若是饿死了,我岂非又要孤身一人?”墨誉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新鲜菜叶伸进笼子里。

????    胖兔子小黑仍旧不理不睬,个性倒真像极了它的主人,极度任性,想做什么便做了,想说什么便说了。

????    墨誉叹了口气,这胖兔子本是木莲丢给他的累赘,如今一日见不着它,他反觉得心里头空落落的,它不吃饭不喝水他便担心得紧,比木莲那个泼妇还要着急——

????    想起木莲,墨誉的眉头蹙得更紧,女人的心思变得可真快,明明是她交给他的兔子,让她来瞧瞧却说没功夫,大哥的伤势固然比较重要,可从以往木莲的口中听得出,这只胖兔子简直就是百里婧的性命似的,现在又是怎么了?

????    他百思不得其解,头想得有些痛,胖兔子还是不肯吃东西,水也一滴未动。墨誉着实无可奈何,起身,走到书桌前,摊开一张宣纸,蘸了墨,要下笔却顿住,偏过头,透过半开的窗口看向“有凤来仪”的方向——听说有神医来替大哥诊治了,婧公主陪着大哥在凤仪池里呆了一整日,他心里头便乱极。两个月前大哥娶妻时,他觉得是婧公主祸害了大哥,牵连起如此多的波折,弄得所有人不得安宁,现在他却想,若是有她这般待自己,别说受伤,就算是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吧?

????    明知不该,可脑袋、心思全都不由自主,寥寥几笔便在纸上勾勒出一个清晰的轮廓来,眉目如画,巧笑倩兮,他越画越忘我,手中的笔停不住,一口气将她的身形、衣衫尽皆画出。

????    墨誉本就是是书画高手,书法之外,作画功夫也不输宫廷画师,待画作成了,最后提笔在画中人身侧写上两行小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墨誉居高临下地看着桌上铺开的画作,伊人独立,鲜衣怒马,神色傲然,容颜绝美……他手中的墨笔都忘了放下,只顾着凝视着画中人,不自觉痴了,唇边绽开柔和的笑意来,却并不似那些登徒子般心存歹念,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他不过是思无邪罢了。

????    看着看着,良久,悲从中来,任这幅画再好,再怎么将她的神韵画出,他也不能送给她,甚至不能叫任何人瞧见,这,本就是有违伦常之事。

????    烛火昏暗,墨誉忽然觉得累,眼皮直打架,这时听见有脚步声正朝他走来。墨誉抬头看去,只见半昏半暗中,他心心念念的画中人正一步一步朝他走来,脸上的神色不是她惯常的冷漠,而是那日在偏院的桃花林中媚眼如丝的模样,一双美目定定瞧着他,唇边染着羞涩却甜美的微笑。

????    墨誉呆在原地,直到她走到自己跟前,又更近了一步偎在自己怀中……许是他半晌不出声,怀中人问道:“怎么,不想看到我?若是不想,我便走了。”说着,便要从他怀里退出去。

????    墨誉心里一急,忙伸出双臂抱住她的纤腰:“别走!”

????    她在怀中的感觉如此真切,墨誉不由地抱得更紧,喃喃自语道:“就算是梦,且让我再梦一会儿,别走,别走……”

????    怀中人听罢,伸手推开他,倒退着身子朝床边走去,勾着指头道:“要是喜欢我,今夜便留下来陪我,你……敢不敢?”

????    现实中或许不敢,但梦境里他便成了第一大胆的人,墨誉万分确定自己在梦中,于是,循着自己的心意,抛弃俗世所有的苛责,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追过去,拉住了她的手,立下豪言壮语道:“我爱你,有何不敢!”

????    刚发完誓愿,那人桃花般柔软的唇瓣便贴了上来,女子娇软的身躯紧紧偎在他怀里,让不经人事的少年一阵悸动,循着本能,他捧着她的脸,颤巍巍地含住她的唇,青涩而笨拙地回应她的缠吻。

????    **冲上了脑袋,也不知是谁先脱谁的衣服,禁忌伦常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很快,床前的帘子放下,少年的初夜热情而紧张,小心翼翼却还是让身下的女孩很疼,他吻着哄着,心里如此高兴,已然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只知道心爱的人在他怀里,他就算死在梦中也无怨无悔。

????    红纱帐暖。

????    帐外立着一道黑色的身影,听着床上暧昧的声响,脸色却异常平静,正要走,却发现书桌上的那幅画,不由地抬脚走过去,待看清画中人是谁,那黑影眯起了眼睛,无声地念出那行小字:“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原本不明白主子为何要这么做,现在总算清楚了大半,身为兄弟却肖想自己的嫂子,夜深人静时偷偷画着她的像,中了迷幻之毒心里所念的怕也是画中人无疑,依主子的性格,岂能任由别人惦记着他的妻?

????    然而,只是为了除掉对他的妻有不轨之心的兄弟才出此下策么?若果真如此,谁做那床上之人都可以,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留下隐患?

????    主子不说,她不能问。黑影眉头一蹙,又看了一眼床下被撕扯得乱七八糟的衣衫,伸手将桌上的画卷起,收入袖中,纵身从半开的窗口掠了出去。

????    夜色正浓。

????    “凤仪池”中的水换了许多次,到后半夜已经完全清澈,拨开表层浮着的药草,便可以望见池底的白玉石。

????    已然在池水中泡了十个时辰,饶是百里婧耐力再好也受不住,何况她之前所受的伤还未痊愈,抱着墨问的手臂不知不觉放松了力道,她的人沿着池壁慢慢往水里滑去,直到水漫过她的口鼻,她都不知出声叫人。

????    人潜在药草下面,视线也被挡住,白玉石光滑,一旦不得劲便爬不起来,她正在费力扑腾,一道影子欺近,在水下准确无误地擒住了她的唇,任她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他口中的空气。

????    终于,口中的气息被她吸光,彼此的舌头都碰到一起了,影子这才抱着她向上浮出水面,没有凫水经验的人一旦溺水便昏了头,只知抓住救命稻草,也不管往上还是往下。

????    待出了水面,百里婧大力地咳嗽起来,呼吸终于平稳,她抬起头,顿时愣住,池边的夜明珠照出墨问苍白的脸色,他离她很近,呼吸可闻,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带着些许她熟悉的温柔浅笑,仿佛天地间的巨大悲喜在他的面前都不过小事一桩。

????    百里婧呆了好久,忽然湿了眼眶,哑着嗓子道:“墨问,你醒了!我……我是在做梦么?”

????    墨问不言语,忽地低下头,在她的唇上重重咬了一口,百里婧疼得一声闷哼,墨问在她手心里写着:“疼么?”

????    他的眉眼温柔,好笑似的看着她,百里婧的眼泪唰唰地往下掉,扑进他怀里哭道:“不是在做梦,你真的醒了!吓死我了,墨问,吓死我了……”

????    她激动得语无伦次,是真心为了他醒过来而高兴,墨问环抱着她,头埋在她的肩膀上,薄唇贴着她的耳朵,他张口,从喉中艰难挤出两个字来:“婧……儿……”

????    难听且含糊不清的声音,在空空的暗夜中格外让人震撼,百里婧因他的气息而痒得一缩脖子,退出些距离,异常惊喜地看着墨问道:“墨问,你叫了我的名字……再……再多说点!”

????    墨问蹙着眉,张口,喉中却发不出别的声音来,他似乎很着急,脸色极为不自然,半晌又挤出一丝声音,叫的却还是“婧儿”,她的名字。

????    他叫完,歉意满满地低下头,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只着一件亵裤与她贴在一起,胸膛袒露,身子忙后撤,交叉着双臂挡住自己,可他的双臂皆受了箭伤,轻易抬不起来,疼得撞到了池壁上,站都站不稳了。

????    “墨问!”

????    百里婧忙上前抱住他:“怎么样?伤口疼么?神医说,若你醒了,还得再泡一个时辰,这热气能受得住么?”

????    夏日衣衫薄,更何况百里婧的衣衫早已湿透,少女姣好的身材曲线毕露若隐若现,还如此不设防地靠在他怀里,墨问的眸色早就暗了,他在她的手心里写:“婧儿,我不舒服。”

????    他写得极认真,百里婧仰头,关切地问:“哪里不舒服?”

????    墨问犹豫着写道:“说出来怕你会嫌弃我,会不肯再理我……我不敢说。”

????    百里婧疑惑,柔声道:“怎么会呢?事到如今,你还不信么,即便你受再严重的伤,我也不会嫌弃你,不会不理你,我只盼着你能好起来。”

????    墨问与世无争的黑眸锁住她的眸子,拉着她的手没再写字,而是缓缓地缓缓地沿着他的腰往下滑,最后停在一个已经剧烈变化的地方不再动。

????    蒸腾的热气一下子就烧上了百里婧的脸,本能地要抽手,墨问也没勉强,立刻便松了手,满怀歉意地写道:“我知你必会嫌弃我,可是我没有办法,别不理我……”

????    明明惹了火的人是她,道歉的却变成了墨问,世上真是没了天理了。然而,这么一来,百里婧心里却掀起一阵忐忑,与韩晔在一起时,她年纪尚小,从来发乎情止乎礼,任她再放肆,也不会在这件事上太主动,而出嫁前宫里的嬷嬷曾对她说过男女之事,她对此并非一无所知,男欢女爱对夫妻来说本属正常,只不过当时她知道墨问是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便从未往心里去。

????    现在,她言行的前后不一深深伤了墨问,他只道她嫌弃他,诚惶诚恐地道歉。

????    百里婧垂着头,看着水面上浮着的那一颗颗药草,咬着唇,声如蚊讷:“不,不是,我……我不知道怎么……怎么办……”

????    她着急的模样,羞红的脸颊,轻咬的嘴唇,急得快哭的窘迫,所有种种让墨问起了更多更急迫的悸动,他如同对待猎物般小心且温柔地揽她入怀,在她耳边唤道:“婧……儿……”

????    虽然是沙哑难听的声音,她却没挣扎,墨问随即在她手心里写:“帮我……”

????    言罢,也不等她的答复,再次拉着她的手滑到温热的泉水下,百里婧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态度却已是默认。

????    那只小手柔若无骨,墨问教着他,粗重的喘息就在耳边,却没有更近一步的侵犯,忍得着实辛苦。良久,墨问难耐地咬住了百里婧雪白的耳垂,身子猛地一颤,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    手心滚烫,身子僵得不似她自己的,百里婧在墨问结束后还是动也不敢动,乖乖地任他抱着,嘴唇咬得快破了,脸也烧得厉害,比这一天一夜的蒸烤还要热,从未有一个男人给过她情事上的启蒙,连韩晔都不曾,墨问是第一个,震撼而又新鲜,让她的心狂跳不止。

????    百里婧看不到墨问此刻的眸中何等魅惑幽暗,情到浓时他不自禁地咬住她的耳垂,这会儿舍不得松开,却不得不缓缓地放了。

????    不能逼迫地太狠,也不能一次性要得太多将她吓跑,松了耳垂,墨问再依依不舍地松了百里婧的人,对上她的眸子,墨问立刻垂首,神色羞怯地在她手心里写道:“婧儿,谢谢你……”

????    这种事,应该这样郑重其事地道谢么?

????    百里婧已经完全乱了阵脚,不知该如何应答,如何面对墨问,恰在这时,丫头平儿匆匆跑过来道:“公主,木莲姐出事了!”

????    百里婧大惊,从温泉池中站了起来,水花四溅:“怎么了?!”

????    “平儿说……说不出口……”丫头支支吾吾。

????    “快说!”百里婧再没了方才的娇羞和不知所措,声音陡然高了几分,十足的命令口吻。

????    平儿一怕,立马跪倒,直言不讳道:“木莲姐与四公子苟合,被水生撞了个正着,夫人、老爷、二公子、三公子听说了此事,都去了浩然斋,这会儿全乱了,都说是木莲姐……勾引了四公子……”

????    说到最后一句时,丫头平儿偷偷抬眼去看百里婧,木莲毕竟是婧公主的贴身侍女,而百里婧的个性又太过护短,府里人尽皆知,这相国府中得罪了谁都可以,独不能得罪了她的人,现在,木莲出了这么大的丑事,不知百里婧会有何反应,会不会祸及她们这些下人。

????    百里婧呆了片刻,长腿跨出池子,脚底有些虚,接过平儿递过来的宽大绢巾披在了身上,回头看着墨问,道:“平儿,驸马爷还需在这池中泡上半个时辰,你们小心伺候着,不得有任何闪失。”

????    交待完毕,百里婧便朝出口走去,脚步极快,不一会儿便没了踪影。

????    尽管池中水已然变得清澈,但浮了一层层的药草,看起来还是异常可怕,得了百里婧的命令,几个丫头守在池子外头,不大敢靠近。

????    丫头们害怕不敢接近也好,墨问落得清静,他闭着双目,后背倚在池壁上,唇角泛起一丝显而易见的笑意来,与第一次抱着她自渎相比,这一回他虽未能尽兴,却收获良多——她的人是清醒的,肯帮他纾解**,他们之间便更近了一步,有了这第一次,此后的第二次、第三次也就顺理成章,至少她已知晓,他这个与她拜了天地的病秧子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    别的,慢慢来。

????    墨问这般地怡然自得,好似“浩然斋”乱成了什么模样,与他没有半分干系似的。

????    ------题外话------

????    【每日小剧场】

????    琴妈:不……不要脸!那个占足了便宜还“神情羞怯”乃是肿么做到的!

????    墨问:→_→都是本能,不解释。

????    小白:+_+我素不素真滴太二了?

????    墨问:→_→媳妇儿,你的二深得我心。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