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23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5:48Ctrl+D 收藏本站

????    “小狐狸,爹还有二娘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嫁什么人啊,我家小狐狸还小呢,个头小,年纪小,屁都不懂,要是嫁人了,还不得被那混账东西欺负啊?”

????    应付完了府里的客人们,黎戍与黎狸坐在往碧波阁驶去的马车上,黎戍的嘴自出了国舅府就没停过。

????    黎狸却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大哥……都有谁来啊?”

????    她问得没头没脑,黎戍半天才明白指的是他请的客人,当下得意洋洋起来,小眼睛笑眯成一条线:“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以你大哥在这盛京城的名望,有谁请不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    黎狸的手攥着胸前垂着的长命锁,轻轻应道:“哦。”

????    她一路上许多次地撩起窗帘朝外看,引得黎戍很是惊讶:“小狐狸,大哥怎么觉得你有点迫不及待?女孩子家过十五岁生辰都这么高兴?”

????    黎狸忙放下帘子,大眼睛躲闪着:“哪有啊!”

????    黎戍笑眯眯的:“不过也正常,女儿家就该这样,长大了有长大的自觉,也就婧小白那死丫头让大哥一肚子的恼火……”说着,叹了口气:“所以啊,大哥这才担心,小狐狸要是嫁了人,也变得跟婧小白一样,连小时候的情分都不讲了,只惦记着什么夫君,伤人伤己的……总而言之,要嫁就嫁个可靠的,别让大哥担心,也别让自己难过。想想婧小白,唉,好好一女孩儿,从前多活泼可爱啊,一旦喜欢错了人,嫁错了人,都毁了……”

????    黎戍是性情中人,长吁短叹间眉头深锁,抬眼就瞧见黎狸听得入神,见他不讲了,又追问:“婧公主喜欢谁?司徒赫么?”

????    黎狸在岭南呆了一年多,回京后也没人跟她提过百里婧与百里落的恩怨,自然是不知道那些瓜葛的。

????    一提到司徒赫的名字,黎戍冷笑:“要是婧小白喜欢司徒赫倒好了,那还有什么可烦的?倒真是皆大欢喜了!呸!皆大欢喜个屁!全他娘的乱套了!”

????    黎戍有时说话粗俗,黎狸是听习惯了的,虽没听到什么重点,但至少知道婧公主喜欢的并非司徒赫,她不由地越发好奇:“大哥,婧公主到底喜欢谁啊?”

????    少女心中遥不可及的偶像,究竟应该爱着一个怎样的男子呢?又为什么说她喜欢错了人?黎狸实在想象不出。

????    这时候,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到碧波阁了,黎戍率先跳下去,又扶着黎狸下来,答道:“小孩子家别问太多,知道了又能怎样?都是些孽缘!你简简单单地把自个儿的日子过好,嫁个普普通通一心宠你爱你的人,大哥就谢天谢地了!”

????    黎狸根本不曾听到黎戍的话,她出了车厢,下意识地抬头,就望见三楼的窗口处那个红衣黑发的挺拔背影……

????    他在呢。

????    一路上忐忑焦躁的心瞬间开出花来,却又开始“砰砰”乱跳个不停,怎么都平息不了。

????    年轻人之间熟得快,黎戍与黎狸爬上碧波阁三楼时,雅间里的众人早已经喝开了,称兄道弟划拳比酒,好不热闹。

????    那一群华服里就属他的红衣最为惹眼,只那么遥遥一站,眉梢眼角勾起几分笑意,不仅有着盛京纨绔的随性恣肆,还带着少年将军独有的英武锐利,在场的任何人都比不上……

????    黎戍携着黎狸上前,那群正在拼酒的人便停了下来,纷纷笑看着一身桃花襦裙的小女孩,不知是谁起了头,众人拿出礼物,一样一样地送给她。

????    送什么的都有,首饰、绸缎、小玩意儿……名贵的,费心的,敷衍的……司徒赫的礼物也随着众人一起送出,却单薄得很——两串糖葫芦还有一个用彩泥塑成的小姑娘,着海棠红的采衣,梳着少女双环髻,然而,泥人实在太小,除了衣衫鲜艳些,面目却有些模糊,但如果硬要附会,确实与黎狸有几分相似。

????    “赫,你倒真不客气,让你随便送点礼物,结果就两串糖葫芦,也好意思拿出手啊你!”黎戍颇为不满地瞪着司徒赫。

????    谢玄忙笑着打圆场:“怎么会?我们几个都可以作证,这礼物赫将军可是挑了好久,瞧瞧黎小妹不是很喜欢么?心意到了便好,倒显得我们这些人粗俗了,绸缎和首饰难道黎小妹还会缺么?”

????    众人也跟着笑,有个书生模样的公子道:“这泥人的手艺真不错,女孩子家及笄过后便要‘弃尔幼志,顺尔成德’,从此要学着相夫教子了,可赫将军这泥人着采衣、梳双环髻,意思是让小狐狸别忘了做小丫头时候的快乐,真是寓意匪浅哪!”

????    经他这么一解说,黎戍总算满意,端起桌上一大海碗的酒仰头就喝了下去,把空了的碗底亮给司徒赫瞧:“爷自罚一杯!误会赫将军了!这么看来,赫将军当真是用了心的,也不枉咱们这些年的交情!”

????    黎狸手里捏着两串糖葫芦和彩塑的泥人,看了司徒赫一眼又低下头去,轻声说了句:“谢谢,我……很喜欢。”

????    司徒赫淡笑:“喜欢就好。”

????    两人头一次在碧波阁内见面还曾大打出手,这一回却反倒相敬如宾,黎狸心里记得清楚,不由地赧然起来,司徒赫却早已忘了,转头又与谢玄等人说笑,丝毫不曾放在心上。

????    “还别说,小狐狸和赫将军今儿个衣服穿得好啊,明艳照人,墨发红衫,乍看真有夫妻相……”有人忽然调侃道。

????    司徒赫和黎狸都没说话,黎戍倒急了:“别胡说!小狐狸还小,说什么夫妻相啊!是兄妹相,兄妹相!”

????    那人马上改口:“对,兄妹相,我这嘴不伶俐,尽说些不上道的话!该罚该罚!”

????    一群人又哄笑起来。

????    黎狸偷眼去看司徒赫的脸,他的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好像任别人怎么调侃都无所谓似的,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黎狸无法像他一样自在。

????    待众人分几桌坐定,将要开席时,雅间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    黎戍是东道主,自然由他去开门,他边往门口走,边对众人笑道:“敲门声这么小,跟没吃饭似的,爷倒要瞧瞧是哪家的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先灌他三杯再说!”

????    众人的目光追过去,黎戍一把将两扇门拉开,却立刻呆在那里,门外立着的不是什么书呆子,而是一位着粉裙亭亭玉立的少女,她动人的瞳眸温柔似水,双手在身前紧紧捏着一块绣着兰花的丝帕……竟是杨尚书的千金杨若兰。

????    自从黎国舅向杨尚书府上提亲遭拒,黎戍真是谢天谢地,感谢杨尚书他老人家瞧不上他这个又混账又纨绔的畜生,但杨若兰小姐与她爹的想法截然不同,三天两头往黎戍的戏楼子跑,他的每一场戏她都在听,且比任何人都听得认真。

????    黎戍起初哪里知晓她就是杨家小姐,还与她相谈甚欢。两人将古往今来的戏本子都讨论了一番,又将盛京城的那些名旦名角逐一点评过来,大有“于我心有戚戚焉”之感,那段日子,黎戍只恨这小姐不是男儿身,若她是男儿身,他便舍了司徒赫那不开窍的混蛋,与她长相厮守唱一辈子的戏多好。

????    后来,小狐狸见他们俩关系如此亲密,终于憋不住地问道,大哥与大嫂既然这般投缘,何不让爹再去杨府提亲,这回肯定能成了……

????    黎戍当时只觉被雷劈中,原来他引为知己的小姐,根本不是什么曲艺世家的后人,居然就是杨府的千金杨若兰!

????    为此,黎戍一连消沉了数日,没再去戏楼子登台,这回黎狸生辰,他也只给杨若兰的大哥禁军统领杨峰递了请柬意思意思,没想过杨峰来不来,却打死也料不到杨若兰会来,这会儿真尴尬地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    杨若兰轻咬着唇也不知如何是好,倒是她身后的丫头香萍先开了口:“黎老板,我家小姐是来贺黎小姐的生辰的,难道黎老板不欢迎?”

????    黎戍没应,黎狸闻声迎了过去,从黎戍的肩膀看到杨若兰,立刻欣喜不已:“大嫂!你也来了?!快进来啊!”

????    雅间内的众人瞧见杨若兰,起初还不明所以,这会儿听见黎狸的话,马上开始起哄,有人高声笑道:“黎少,别堵住嫂子啊,这是不准备让我们瞧见是吧!这么好的事儿,都不告诉兄弟们一声,太不够意思了!”

????    “是啊!今天咱们可没白来,赶上好时候了,真可谓双喜临门哪!”

????    ……

????    杨若兰的脸早已红透,黎戍却还堵在门口,她手里的帕子快要被绞烂,强笑着问道:“我……是不是太唐突了?你生我的气了么?”

????    黎戍从来是个不正经的人,这回遇到的却是个极正经的千金小姐,他不能骂娘,不能凶悍,不能说滚你大爷的,连半点招架之力也无,身子侧开让了条道出来,也是强笑:“哪里哪里,欢迎欢迎……”

????    杨若兰长到十七岁,上门提亲的公子哥不知有多少,却偏偏瞧上了一个口碑极差的纨绔,不惜放下身段追在他身后,明知他躲了,还锲而不舍地追过来,其中的勇气非常人可理解。

????    众人大部分都知晓黎戍的劣习,却并不清楚他们二人之间的纠葛,只道是黎戍已然从良,与杨家小姐好事将近,因此,席上都来敬杨若兰酒。

????    杨若兰哪会喝酒,黎戍起初还替她挡一挡,后来就不行了,他的酒量也一般,中途跑出去吐,吐了回来就开始胡言乱语,指着杨若兰发酒疯道:“以后别再来找我了!爷不喜欢女人!再漂亮的女人都不喜欢!你瞧瞧,女人多麻烦啊,不会喝酒,爷还要替你喝,又不能骂,不能打,烦死人了,爷有一个妹妹就够了,再来一个还真吃不消,真的,呃,爷吃不消……”

????    任杨若兰有再好的心理准备也受不了黎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她,眼圈顿时一红,众目睽睽之下离席而去。

????    众人劝黎戍去追,他却不动,大手一挥,豪迈地抱着酒壶就灌:“追什么追?爷又不喜欢她,今儿个是我家小狐狸的生辰,你们怎么分不清主次呢?来,喝酒!喝酒!”

????    许多人都觉得黎戍做的太绝,但没人敢当面指责他,独谢玄一人看不过眼,踹掉身下的椅子,骂道:“黎戍,做人不用这么绝吧!人家一弱女子,被你这么一羞辱,要是想不开寻了短见,你拿什么赔!混账!”

????    雅间内一时安静下来,谢玄骂完就走人,脚下生风,应该是去追人了。那些公子哥见场子有点冷,黎戍也醉了,尴尬地喝了两杯纷纷找借口走了,最后雅间里只剩下司徒赫、黎戍和黎狸三人。

????    夕阳西下,天色渐晚,黎戍趴在桌子上瞅着司徒赫,眯起小眼睛笑:“日久见人心啊,赫,咱俩果然是好兄弟!他们都走了,你居然没走!”

????    司徒赫嗤笑:“别装了,醉了根本不是这个样,你这一刀两断斩得够彻底的。”

????    黎戍“嘿嘿”了两声,手臂撑着脑袋坐直了:“爷从不喜欢拖泥带水,你们这些人啊,婆婆妈妈的,才最混账!”转头见黎狸还捏着那个泥人,黎戍登时不解道:“小狐狸,泥人啊糖葫芦啊大哥从前没给你买过?司徒赫送的这个就特别好看?”

????    黎狸偷眼瞧了瞧司徒赫,咬着嘴唇低下头道:“当然好看。”

????    黎戍有七分醉,没看出黎狸神色有异,只推了司徒赫一把,笑骂道:“好小子!你送的东西都特别香!真没看出来你有什么好的!”

????    司徒赫没注意黎家兄妹俩话中有话,只是轻轻一笑,笑容莫名苦涩。糖葫芦是婧小白喜欢的,从前她牙齿还好的时候最爱吃,一根不够,两根又腻了,吃不完便扔给他,酸中带甜的滋味,他这辈子也忘不了。彩塑泥人,也是婧小白喜欢的,他只送了黎狸一个泥人,没有送她一对,采衣总角的岁月,一去不回。

????    “将军,皇后娘娘让您入宫一趟。”

????    三人正围着满桌的酒菜说话,亲卫队长周成进来禀报道。

????    司徒赫蹙眉:“娘娘回宫了?”

????    “是。”周成答道。

????    司徒赫眉头深锁,别了黎家兄妹,匆匆随周成走了。

????    黎狸目送司徒赫的红衣黑发远去,忽地开口问黎戍:“大哥,司徒赫喜欢婧公主,对不对?”

????    黎戍不疑有它,直言不讳地点头:“是啊,单相思哦。”

????    黎狸语气黯然:“那婧公主嫁给了别人,他不是很伤心?”

????    黎戍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眯着小眼睛盯着黎狸道:“小狐狸,别可怜司徒赫,他丫的不值得可怜。司徒赫、婧小白他们这群人就是喜欢折腾,让他们折腾去,你好好地找个喜欢的人嫁了,别学他们,懂么?”

????    黎狸咬咬下唇,点点头,答得很轻:“哦。”

????    爱情来的时候,要是我们能正面遇上,我爱你,而你恰好也爱着我,或者我们干脆背道而驰,彻彻底底地躲过彼此,那该有多好。

????    十五岁生辰的前一夜,不谙世事的小狐狸忽然爱上了那个醉得一塌糊涂紧紧抱她入怀的少年将军,那红衣黑发是她此生躲不过的劫数。即便他不送她泥人糖葫芦,只送她一根茅草,她心里也定是欢喜的。

????    ……

????    在凤仪池中泡了好几个时辰的药浴,池子里的水换了一次又一次,渐渐变得清澈,墨问也不再呕血,安安静静地靠在百里婧怀里,但他的眉头始终深锁,因内外的伤势痛苦不堪,任何人见了,都不会怀疑他此刻的虚弱是装出来的。

????    凤仪池内瞧不见外边的日头,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侍女们惧怕刺鼻的药味,都离得远远的。百里婧浑身湿透,被蒸腾的热气烤得快要受不住,却还是没松手,被热水泡久了,手心的皮都起了褶子,一层一层泛着白,让墨问难熬的药浴,对百里婧来说,同样艰难。

????    不知过了多久,“木莲”来送晚膳,百里婧喂墨问喝了几口粥,她自己也匆匆喝了一点便放下了,问“木莲”道:“孙神医醒了么?请他来瞧瞧墨问有没有好转,温泉泡久了,他怎么受得住?伤口还浸在药水里,我总觉得不妥。”

????    “木莲”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应道:“孙神医早料到你会如此,方才他已经对我说了,只要再过几个时辰,体内的毒素清了,驸马自然便会醒来,到时候若是还有怀疑再去问他。”

????    孙神医说的如此有把握,百里婧只得继续等,“木莲”见状,斟酌着开口道:“婧小白,瞧见你这些天担心得紧,我心里也不好受,今日是初一,我便去法华寺求了一块平安符回来,希望能保佑驸马平平安安熬过此劫吧。”

????    说着,在百里婧感激的目光中,“木莲”将一块东西放在池边,又匆匆扫了一眼闭目不醒的男人便退了出去。

????    到底是一起生活了四年之久的师姐妹,百里婧相信木莲待自己的真心,哪怕木莲再不喜欢墨问,却因为怕婧小白难过,所以特地为墨问去寺里求平安,她万料不到木莲会借此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    看着那块鲜艳的平安符,百里婧心里一暖,在墨问耳边道:“木莲能接受你了,有一天母后、赫也一定能接受你,只要你好起来,一切都有希望……请你快点好起来吧……”

????    听罢她的耳畔呢喃,墨问咳了一声,虽然困倦得睁不开眼,神志却有几分清醒,他想用此刻颓然无力的双臂抱紧她,用他沙哑而难听的嗓音亲口对她说,“他们接不接受我没所谓,一切全都无关紧要,我之所以留在此地迟迟不走,宁愿忍受中伤、暗算、杀戮种种是非侵扰,只因想知道有朝一日你会不会接受我……这有朝一日,你又会让我等多久?”

????    然而,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含糊不清地在心里说着,傻瓜,今夜过后,邀你看一场好戏,不论你喜不喜欢,戏都要开场,不论你接不接受我,此生我都不会放过你……

????    ……

????    “木莲”出了凤仪池,折身便入了僻静的小屋探望病重的远山,推开门,木桌上的油灯昏暗,只见潮湿的地上歪躺着一个人。

????    “人带来了么?”“木莲”上前踢了地上那人一脚,那人打了个滚继续躺尸,身上穿的是相国府小厮的服饰,已然昏迷不醒,“木莲”这话显然不是对他说的。

????    话音刚落,暗处飞掠来一道黑影,将一个着绿色罗裙的女子丢在地上,黑影隔着蒙面的黑巾冷冷答道:“时辰算准了再下手,别让主子为难。”

????    “木莲”睨着黑影颇为不满:“各司其职,做好你自己的事罢!药师塔内我已留下记号,但你务必适可而止……”

????    黑影不待她说完,便已闪身消失不见。

????    “木莲”没看地上的小厮丫鬟,径自走到简陋的床前,看着伤得面目全非的远山,轻声道:“依照主子的吩咐,你不能再活了。早日回去吧,这里有我们。”说着,便将一粒药丸投入远山的口中。

????    再无后顾之忧,“木莲”丝毫不拖泥带水地拎起地上的绿衣女子,轻盈地朝西厢“浩然斋”掠去,而此刻“浩然斋”的卧室内,墨誉正在喂胖兔子小黑吃食。

????    ------题外话------

????    剧情确实有点慢,但有琴真的无能为力,故事架构大有点力不从心,果然功力不够啊不够~o(>_<)o~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