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18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5:20Ctrl+D 收藏本站

????四月最后一日,武举的内场考试结束,诸多的武举学子们在盛京的大街小巷内穿行而过,见识着帝都的繁华和别样的风土人情,或心中忐忑不安,战战兢兢等待着放榜那日,或踌躇满志,对此番中举颇有把握,各人的心思从面色上就可以猜出个大概来。

????林岑之愤然从晋阳王府出来后,觉得甚是烦躁,本来他对此番入京抱有许多憧憬——高中状元,与师兄妹久别重逢……哪一样都足以让他欢喜,可是现在连武状元的名号大约都不能叫他提起兴致了。

????闲逛着,瞎想着,一晃神就被一人撞上,踉跄退开几步,发现他正站在“碧波阁”的大门前。夜色已然降临,进出“碧波阁’的客人络绎不绝,虽然昨天晚上他们师兄妹四人在此相聚时他没问出这是什么地方,但可想而知这”碧波阁“必是盛京城内的好去处。

????林岑之家境不错,上京赶考盘缠充足,倒不用担心囊中羞涩,有了兴致,想进去就进去了。不过,这回他却未在前厅止步,而是跟着那些世家子弟一路往前,入了左后方的大门。

????穿过一道密闭的走廊,四周静谧,只见两侧的壁上挂着一幅又一幅的书画,灯火有些昏暗,林岑之没细瞧,只随便一瞅,发现似乎多为人物画,越发觉得前头应该是什么风雅之地。他出生镖局世家,对这些文弱书生的世界颇为好奇,脚步不由地加快了几分。

????再穿过一道拱形门,吵闹声渐渐又大了起来,”碧波阁“的前厅多是聚会,那些喉咙或粗或细的人声与杯盏碗筷的碰撞声交错,可这左侧的后院却多为琴声笛曲,间或传来觥筹交错的清脆声响。

????果然是风雅之地。

????林岑之心想。

????”冤冤相报何时了……“

????林岑之被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吸引着,停下了脚步,眼前是一个开阔的院子,栽有一片细竹,声音便从那细竹并不繁密的缝隙里传了过来。

????”相逢一笑泯恩仇。“

????又有一道声音在竹林后方响起,嗓音略略柔软些,却依旧听得出是男人的声音。

????林岑之想,这是在对诗呢。

????他报着附庸风雅的心情,放快脚步绕过竹林,想要跟这些盛京城的”才子们“多攀谈几句,可眼前的情景却叫他大吃一惊——

????那里有一张躺椅,两个男人叠在一起。初夏的夜晚,天气渐热,两个男人的外袍都只是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露出一大片的后背和胸口,宽大的外袍简直只是摆设而已,可这半遮半掩之间却更加叫人血脉喷张。

????不,这还不是重点——

????上面的那个身形粗犷,牢牢圈着身下那个男人的腰肢。男人的腰竟能那么细,肤色竟能那么白……

????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靠的那么近,他们这姿势这动作这神情……他们在……

????林岑之瞪大眼睛,还来不及眨眼或者出声疑问,那个在上面的男人抬手勾起身下男人的下巴,颇为好笑地在他唇边吹了一口气,低沉的声音带着**的味道:”小东西,对错了,当罚……爷方才才疼爱了你一番,知道谁在上面谁在下面么?嗯?相逢一笑泯恩仇,怎么笑?如何泯恩仇?“

????粗犷的男人猛地将身下的男人翻了过来,伏在他背上重重咬他的耳朵,喘息都粗了起来:”小东西,你该对得饶人处且饶人,爷一高兴,兴许就能饶了你。“

????身下那弱小些的男人痛楚地呻吟了一声,却又似快慰,被压得完全动弹不得,声音更柔软了,略带哭腔:”你说了今天让我在上面的……“

????那粗犷的男人一边继续戳瞎林岑之双眼地卖力动作着,一边伸手去拿案上的酒壶,刚将酒壶拎在手上就发现林岑之正站在前方,便轻佻而放肆地笑起来:”兄弟,要一起玩玩么?三个人怎么样?“

????林岑之下巴都已经掉下来了,方才所有的震撼都不及这一句来的可怖,他转身箭一般逃了!他所以为的风雅之地居然……居然有两个男人在……在……

????盛京城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地……这么地……

????他的脚力好,跑着跑着,又惊动了好几对正激战的野鸳鸯……不,不对,才不是什么鸳鸯,鸳鸯一雌一雄,而那句”冤冤相报何时了“当是”鸳鸳相抱何时了“才对!

????快步疾奔,林岑之全然忘了自己一身武艺,赤手空拳打倒这帮人都不在话下,可是,他还是逃了,像是误入了一个令他恐惧的世界。才刚跑到走廊中央,就见迎面走来一个身着紫色锦袍的公子,手里拿着折扇轻快地摇着,神情开怀,面上不见半分阴霾,仿佛前头是无上的美妙去处,与他方才优哉游哉想象着美丽景致的神情一模一样。

????林岑之不由地起了恻隐之心,一把扯住了那个紫衣公子的胳膊,喘着气道:”千万别进去!“

????那个紫衣公子一愣,一双小眼睛直愣愣地瞅着他,问道:”怎么?里头走水了?“

????其实,黎戍是被吓了一跳。但他立刻就认出这人是婧小白的三师兄,那个武举子中最热门的人物,是那个在校场上他觉得异常有意思的……咳,妙人。

????黎戍喜欢男人,尤其是美貌的或者不拘一格的男人,比如司徒赫,比如韩晔,比如病驸马……通通都有可取之处。这林岑之呆头呆脑的样子,又生的英俊喜人,黎戍原本听婧小白说林岑之家中已许了亲事,这会儿见林岑之从小倌坊出来,心下不由地一喜,同道中人啊!

????林岑之惶惶道:”里头……里头有好些男人在……总之,你别进去了!快走吧!“

????借着壁灯的光,黎戍一瞬不瞬地瞅着林岑之,越瞧越觉得他英俊非凡,还有意思得很,便不由地想逗逗他,遂用扇子指着墙上那些画道:”怎么?三师兄没看过墙上的画?这可是挂了一路的,每一幅都不一样。“

????他们俩所站的位置离墙壁很近,黎戍这么一指,林岑之的目光便追了过去,顿时五雷轰顶也不过如此!墙上哪里是什么风雅是山水花鸟人物画,这明明是一张又一张的春宫图,画上叠在一起的还都是男人!男人啊!

????林岑之像是碰到了什么污秽不堪的东西似的立刻松开了黎戍的袖子,满脸恼恨道:”原来你也是……真是伤风败俗!“

????他半晌才吐出这么一句来,说完就迈开长腿大步走开,一刻都不愿多留。

????”嗨,怎么说话的呢!“黎戍侧着身子,目光追过去,却只见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的入口。

????不论是韩晔还是病驸马,谁都不曾这么”明显“地说过他黎戍,伤风败俗这词只能从他家老不死的嘴巴里说出来才对,这么年纪轻轻的妙人,不知人间的极乐就是”鸳鸳相抱“,他懂个屁啊!连司徒赫那小子这些年都没如此贬低过他,婧小白的三师兄算什么狗屁……

????等等。

????黎戍停止了腹中的愤愤不休,拿折扇猛敲了一记脑袋,脚步急匆匆地朝小倌坊的方向走去,喃喃自语道:”这下完了,不知道被破了身没有,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熟门熟路地找到了那个雅间,扑面而来浓浓的酒气,黎戍皱了皱眉,拿扇子挡着鼻子,转过一扇同样画着春宫图的大屏风……

????视线一旦没了屏风的阻挡,立刻就瞧见司徒赫单手撑头,斜着身子侧躺在古雅的地毡上,他那身标志性的大红色外袍已经散开,露出健硕的胸膛,肌理间隐约可见几道明显的伤疤。无论是这健硕的身体,还是平添着性感撩人滋味的伤疤,都让黎戍舍不得移开眼睛。

????但是,他不仅移开了眼,还颇为愤怒地用折扇指着围在司徒赫身边的一群男人,骂道:”快给爷滚蛋!你,还有你,你!爪子往哪里摸呢!不想活了是吧!知道爷是谁么!敢动爷的男人!“

????司徒赫真是艳福不浅,他身侧的那些小倌要水灵有水灵的,要温柔有温柔的,要粗犷也有粗犷的,还都颇为机灵,新鲜的水果、甘醇的美酒通通往司徒赫嘴里送,捶背的,捏腿的,揉肩的,伺候得司徒赫舒服极了,以手支头侧着身子半躺,整个人懒洋洋的,凤目一片迷离。

????被黎戍这么一呵斥,那些小倌却嬉皮笑脸道:”哎呀,黎少爷,你也太会吓唬人了,大伙儿这么熟,何苦吓我们?“

????”是啊,黎少爷,这些年玩在一块儿,怎么今天格外计较了?司徒小将军第一回来小倌坊,我们几个自然要好好招待,这不,小倌里头数一数二的头牌都来了,您要是不介意,大伙儿一起玩玩嘛!“

????”一起玩玩嘛……“

????不知是谁起了头,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其余的小倌都接二连三地笑了起来,显然对司徒赫这块极品不肯放过,盛京城好男色的公子哥颇多,这些人里头也不乏恶趣味的,来这小倌坊接接客,在他们看来颇有情调。

????在黎戍破口大骂前,司徒赫迷离着凤目举起酒壶,唇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来,开口道:”对,不如一起玩玩,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多也热闹些,来吧……跟爷……喝酒!“

????话音刚落,他便将仰起头,将整壶的酒倒入了口中……

????------题外话------

????一言难尽,等会儿会给亲们个解释。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