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14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4:58Ctrl+D 收藏本站

????依照木莲的个性,她恨不得远山死了才好,与病驸马一样深不可测的奴才,留了也是祸害。舒嫒詪鲭雠可墨誉说的有道理,她作为丫头不能反驳,只得掀开帘子进去找百里婧。

????整个内室都是血腥味和药草的味道,扑面而来,异常刺鼻。

????大床前围了一圈的人,待命的丫头们,诊治的太医们。病驸马躺在床上,被白色纱布包裹得像是粽子似的,脸色越发苍白,泛着不正常的青色,映得他的人更加病态,死人一般。若不是知道病驸马的手段高明,瞧见这一幕,木莲甚至都要怀疑,这个人一只脚恐怕都已经迈进了鬼门关,命不久矣,也只差个断气的功夫。

????百里婧坐在床头,墨问握住了她的手,他沉静的眸子瞧着她,眸中的光却渐渐暗了,他张了张口,似有话要说,却什么都说不出,百里婧本能地倾身,将耳朵贴在了他的唇边仔细地听着。

????这阵子,夫妻他们二人灾难不断,她的病才好了些,墨问却出了事,若不是因为她要去校场寻三师兄,墨问今日也不会出门,招惹了这场无妄之灾。加上百里婧万分笃定要害墨问的人是母后或者赫,这让她的心里越发愧疚不安,一面担心墨问熬不过去,一面又担心谋杀案追查下来,会让她的骨肉至亲遭受重惩。

????墨问是个哑巴,当然说不出个名堂来,任他再怎么努力,也不过从喉中发出一道沙哑怪异难听至极的声音,别说语不成句,连一个字都听不清,无人知晓他在说什么,只觉得刺耳异常。

????百里婧用心听着,墨问冰冷的唇触到了她的耳垂,忽然呼吸一弱,松开了她的手。

????百里婧吓得瞳孔睁大,哆嗦着手站起来,转头瞧着一众太医,惊慌问道:“他……他死了?”

????屋子里气氛凝重,连军中惯常取箭的军医都来了,年迈的孙太医上前,伸手探了下墨问的鼻息,照实答道:“回公主,老臣几个方才已经将驸马中的箭取了出来,驸马所受的伤很是凶险,左肩下的那一箭只差一寸便入了心脏,加上驸马身子本就虚弱,又患有失血之症,九箭的伤口流了太多血,虽暂时保住了一命,但吉凶未卜,老臣不敢妄下定论。麻沸散这会儿失了效用,驸马怕是痛晕过去了,老臣立刻为驸马扎针,能不能醒过来就看驸马的造化了。”

????医者父母心,却因为见惯了这样的场面而变得异常心硬。孙太医在墨问的几处大穴和伤口周围施针,细细的单薄的银针看起来异常可怖,百里婧看着孙太医下的每一针,双手在身前用力绞着,下唇都已被她咬破,舌尖弥漫着一股铁锈的味道。

????木莲站在百里婧身边,平静地注视着那些银针,眼神很是麻木,她只是被病驸马此刻的惨状弄糊涂了,猜不透到底是他故意伤到这个地步只留了一口气好糊弄过所有人,还是主子的暗卫真的疏忽大意才让他侥幸活了下来?

????九箭,伤口流出的血染红了整个车厢,血迹从护城河边一直滴到了左相府西厢,生生染了一条血道,就凭这一血的证据,要是还有人敢说病驸马是在做戏博取同情……那么,这一提出他装病装痛的人会被拖出去万箭穿心伺候吧?

????谜一样的人,谜一样的心思。若是当初弓箭手们射出了那些箭之后,再一把火烧了那驾马车,一切就都干干净净的了,什么谜都不用猜,什么隐患都不留。木莲如此想。

????屋子里静悄悄的,连根针掉在地上肯定都能听得见,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粗声喘气,生怕打扰了孙太医施针,却又只能留下来听候随时随地的吩咐。

????木莲从床上收回目光,拉了拉百里婧的胳膊,将她往外带了几步,把方才墨誉对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百里婧自然不希望远山死,便叫了两个太医院的首席御医去替远山诊治,由木莲带了去。木莲拖了这一阵子才说,本就不想远山得到救治,又担心到时候墨誉埋怨婧小白,婧小白怀疑起了她。

????远山被安置在西厢的一间下人房里,木莲进去的时候,发现他身上中了好几箭,虽然比起病驸马来似乎伤势轻了许多,却因为他在中箭后落入了护城河,也不知攀附在什么地方,被护城河的水一泡,伤口溃烂,皮肤浮肿,看起来异常恶心。

????“木莲姐,你还是先出去吧,留在这里也不大方便。”

????说话的是水生,墨誉身边的小厮,平日里与远山的关系还不错,所以,看远山伤成这样,特地过来帮衬着。太医院的那两位太医,掀开了远山身上盖着的一层薄衣裳,赤身**的,确实不大方便,木莲别开头,退了出来。

????出来才发现,这儿离偏院并不远,木莲手里提着灯笼,望了望灯火通明的“有凤来仪”,又瞧了瞧僻静的偏院月洞门,只觉一股阴风刮过,门前小道上种有银杏树,叶子随风舞动发出“沙沙”的声响,无端便让人的心提了起来。

????若想了解病驸马的底细,定然得从偏院下手,此刻虽然夜色已深,但时机不对,她现在不能离了婧小白,这一夜,若是有合适的机会,最好是将虚弱的病驸马结果了,如此才能消除隐患,即便他有再多的能耐,能算得出自己会死于今夜么?

????这么一想,木莲的步子从偏院的方向折回,径直往“有凤来仪”走去,走到半道上,背后一道黑影闪过,刮起一阵凉风,似乎有人闪身入了假山。

????“谁?!”木莲喝了一声,轻功一跃追了上去。鹿台山上出来的人个个都有不俗的本事,且有自己的专长,下山后,或许没有人知道木莲的轻功绝顶。

????那黑影的轻功也不差,因为木莲追他并不轻松,耗费了半盏茶的功夫,待追上时,手中的灯笼忽然被风吹灭了,她索性扔了灯笼,单手扣住了那人的肩膀,黑影一个鹞子翻身,退出了好几步,滑溜得像一条鱼。

????木莲紧追不舍,两人在海棠苑里过了好几招,那人影身材苗条,手上的皮肤光滑如缎,身子也轻,很明显是个女人,看她气息吐纳间也不觉得喘,想必内力十分深厚,是个高手。

????木莲不由地微微一惊,她对来人的身份半点不了解,究竟是相府中人,还是从外闯入?这般鬼鬼祟祟,到底有何目的?她不会傻到以为开口问了,这个黑衣女人便会全盘托出,全部都告诉她。唯一的办法,便是将这黑衣女人抓住!

????但是,就在木莲抓住了一个破绽,掀开了女子的面巾时,那女子忽然发出一声低笑,声音清脆悦耳,却极其嘲讽,一股异味就在这时钻入了木莲的鼻息。

????“不好!”木莲想屏息,却已经来不及,神志一晃,整个人朝后栽去,彻底失去了知觉。

????那黑衣女子踢了踢木莲的身子,侧身对身后道:“交给你了。”

????说着,她将夜行衣脱去,身上的衣服竟与木莲所着的绿色衣裙一模一样。她刚走出两步远,身后一只手将地上的木莲提了起来,鬼魅般消失在夜色中。

????那女子拾起地上的灯笼,提着它往灯火通明的“有凤来仪”走去,刚走上主道,一个丫头就迎面走来,手里端着正冒着热气的汤药,对那女子道:“木莲姐,驸马的药熬好了,公主让您送去。”

????“木莲”没说什么,接过丫头手里的托盘,便入了禁军把守的“有凤来仪”。当朝婧驸马出了这么大的事,整个京城都震动了,京卫军围住了相府,很快,一队禁军也把住了相府的各个出口,尤其是婧公主所居住的“有凤来仪”,更当严加看守,不能再有丝毫差池,一般的丫头们轻易也进不去。

????木莲是婧公主的贴身侍女,出嫁前便跟着她,多数禁军都对她很熟悉,所以,她进入内室时没有受到任何的盘查。

????“木莲,你去哪儿了?”百里婧正坐在床头,看木莲来了,起身要去端那碗药。

????“木莲”略略一愣,将药递给她,顺口答道:“哦,御医在给远山诊治,我稍稍耽误了会儿,这不,药熬好了就立刻送来了。驸马身子如何?太医怎么说?”

????木莲大约离开了半个时辰,这会儿,房里的御医都走了,只剩她们主仆二人与病床上躺着的墨问。

????百里婧端着药碗,有点烫,她放在了一旁的紫檀木高几上,倾身想去扶墨问起来,奈何墨问没醒,她不敢搬动他,也没细细去看这会儿“木莲”的表情,焦虑道:“太医说药熬好得趁热喝了,可是墨问还没醒,怎么办?”

????“木莲”未答,眉眼一瞬不瞬地盯着病床上的墨问,眉梢眼角细细打量,连发梢的变化都不敢错过似的。这时候,却见百里婧端起药碗,喝了一大口,随即俯下身,唇贴着墨问的唇,小心地将苦涩的药汁一点一点渡进他的口中,神色没有半分羞赧。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