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13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4:53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113章

????韩晔坐在靠门的位置,百里婧刚走过他身边,一脚踏在碎裂的碗底上,脚下一滑,身子往后倒去,韩晔丝毫不曾犹豫,拦腰将她抱起,力道之大,使得一个撒酒疯的人完全无力挣脱。舒唛鎷灞癹

????两个人的脸离得极近,呼吸都带着酒气,百里婧眼神迷离,酒劲已经冲上了头脑,她的双臂本能地圈住韩晔的脖颈,唇边漾开一个大大的笑意来,舌头打着结道:“大师兄……你今天……射箭的样子真好看,可以教我么?你教我……我就好好学……保证不会给你丢脸……”

????这一段情景何其熟悉,林岑之已经傻了,木莲也不知如何是好,夜色已然来临,韩晔方才失控的脸色努力维持着平静,众人都看不到他的身子在颤抖,唇角的肌肉也轻微抽动着,他半晌才应,声音恢复了冷漠,不带一丝感情,却还是十分动听:“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百里婧听罢,笑了,笑得像个傻瓜似的,她毫不否认地点点头,顺着他的话应道:“嗯,我好像是喝醉了……”却突然一个大力挣开韩晔的怀抱,扶着桌子才勉强站稳。

????她站在两步开外的地方看着韩晔,脸色漠然,嗓音平缓:“大师兄,我知道你演不下去了,我也演不下去了……迟早师父、师兄他们都会知道的,我们早就分开了,早就不喜欢对方了,你还可以跟他们说你恨我,恨我伤了你,伤了你的妻,都没关系,反正……我也不见得就不恨你……”

????最后一句,她的声音低下去,头也低下去,深吸了一口气,抬脚朝门口走去,步子仍旧带着几分不稳。

????在迈出门槛前,百里婧又回过头,没看韩晔,而是注视着林岑之道:“三师兄,明日内场考试结束,你若是想找我,就去城东左相府,我的夫君是左相的大公子,你稍作打听便会知道,整个盛京城应该没有人不认识。”

????林岑之呆若木鸡,半晌才僵硬地点了下头,应道:“好、好的……”在百里婧跨出门槛的那一刻,林岑之反应过来,追上去道:“婧小白!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姑娘家大晚上的不要乱跑啊!”

????林岑之离开了,木莲不好再留在这里,看着伫立在原地面色平静如死灰的男人,她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一个字来,只是在临出门时问道:“主子,您这是何苦?”

????来时的路开满了灿然的花朵,从单纯青涩走到甜蜜温存,然后,再从甜蜜温存倒回素不相识,一步一步后退着走。天地间巨大的悲喜都藏于这小小的一方雅室之中,夜色昏沉,几盏小灯的微弱光亮下,他虽着一身白衣,身后的影子却黑暗一片,凉飕飕的冷。

????他们相爱以后,因年龄和性格相差许多,鹿台山上的众人总是笑话婧小白,笑话她整天追在韩晔身后叫大师兄,竟不像恋人,倒像是无赖的小师妹对大师兄纠缠不休似的。

????婧小白被这些笑话刺激了,从此都不肯再叫他大师兄,而是指名道姓地直呼他韩晔,她以一种平等的目光渴求着得到他同样的平等注视。

????大师兄是大师兄,韩晔是韩晔,大师兄是很多人的大师兄,而韩晔却只是婧小白的韩晔。

????不一样的。

????今日,她早想得清楚,彼此间的关系早已不似从前,分手后的两个多月里,她第一次对他说话,叫的是……大师兄,她说,我不见得就不恨你……

????究竟是如何走到今时今日这种境地,全世界都是敌人,而他不过想要护一个女孩周全,为何竟这么难?

????……我不见得就不恨你。

????恨我没有关系,一点都没有关系,最难过的是我爱你,但我……不能说。

????※

????在岔路口与鹿台山上的四位分道而走后,司徒赫等人相携着去黎戍的戏楼听戏,墨问也未直接回府,而是在长兴街上转了一圈,看到了那辆载着她的马车停在了“碧波阁”前,心里多少有了点谱。

????绕了一圈,还不肯回府,车夫只当他想透透气,便驱车到了僻静的护城河边。

????其实,墨问哪里是想要透气啊,他只不过是在想往日的旧情人见了面会说些什么。他没这种经验,实在想不出,也猜不着他的妻会有什么反应,情绪是否会大起大落,平日里那个旧情人不在,她都常常失控,现在面对着面,她能安安分分地叙旧?

????他反正是不信的。

????但作为一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好丈夫,若是贸然闯入他们师兄妹的聚会,肯定会惹得她不高兴,且将他苦心竖起的良好形象也颠覆了不可。他焦躁地算着时辰,想着待时候差不多了,就去碧波阁外接了她,顺道一起回去,什么可乘之机都不给别人。

????初夏的风呼呼地吹过护城河畔的垂杨柳,携着河水和青草的味道一阵一阵拂过鼻端,周围安静异常,只听见马蹄的哒哒声和车轮的滚动声。

????墨问的耳忽地一动,沉黑的眸子一眯,敏锐地射向厚厚的布帘之外,果不其然,车前奔驰的三匹骏马忽然齐齐扬蹄,发出几声受惊时的嘶鸣,差点没将车厢整个掀翻了过去。

????来者不善。

????完全不打一声招呼,连只字片语都不询问,仿佛早已知晓车里坐的是谁,四周黑暗中破空之声接二连三,数不清的箭矢朝着偌大的车厢一齐射来,周围空旷,连可以躲避之处都无。

????远山大惊,忙抽出腰间的软剑,飞掠上了车厢顶部,将射来的箭矢挡去了大半,奈何车厢太宽,利箭如麻,无休无止,远山身中利箭滚下了护城河,发出“扑通”一声水响。没了他的阻挡,不一会儿,华彩的车厢被射出了数不清的窟窿,料想里头坐着的人恐怕早就被射成了筛子,密密麻麻的皆是洞眼。

????半刻之后,破空之声消失,仿佛有人在黑暗中下了命令,那支看不见的队伍如风般迅速遁去,只留下护城河畔一座插满了箭矢的马车厢,车厢前悬挂着的两盏灯笼随风飘动,而手握缰绳的马车夫身中无数支箭,早已成了“刺猬”,三匹骏马,一匹倒地,一匹重伤,一匹在仰天嘶鸣,发了疯似的拖着车厢往前跑,却无论如何都拖不动这沉重的负累,伏在地上直喘气。

????万籁俱寂,远处是万家灯火,无人知晓护城河畔发生了这一幕惨案,直到晚归的小摊贩挑着担子路过此处,被无数的箭矢和死不瞑目的马车夫吓得屁滚尿流,大喊大叫着报了案。

????京卫军闻讯赶来时,驱散了四周的百姓,校尉举着灯笼,查看了一番车厢外刻着的纹饰标记,大惊失色地喊了出来:“婧驸马!”

????每一个身份显赫的大家族都有独立的纹饰标记,刻在马车上、轿子上、进出城的腰牌上,京卫军将这些纹饰标记都认得清清楚楚。三匹马,公卿家族外出才可有如此排场,而车厢前的纹饰,在墨家的蓝色族徽外头涂了一层金色,是皇家驸马的标志。

????本以为只是一件大手笔的杀人案,哪里想到遇害的居然是当朝婧驸马,在这块地界上出的事,别说是校尉这顶帽子,恐怕他祖宗十八代都不够诛连的。

????顿时,这校尉吓得浑身上下哆嗦不已,连张口说话都再没力气,举着灯笼扫过马车车厢下面,鲜血一滴一滴地从车厢底部渗出来,将马车周围的空地染成一片血红,空气里满是血腥的气味,这婧驸马怕是再无生还的可能了。

????“快,上……上报朝廷。”浑身脱力的校尉半晌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忽然对着围观的百姓大吼道,“你们……你们都给我散了!”

????百姓们刚散开条口子,从长兴街的方向驶过来一辆马车,车前华彩灯笼的光亮由远及近,将马车的周身几丈远的地方都照得透亮,可以清晰地瞧见车厢前五匹骏马并列而行——五匹马是皇家才敢享有的待遇,这来的人肯定是皇亲国戚。

????还来不及下跪,车厢的窗帘被掀起一点,有个着绿衣的丫头探出头来问:“发生什么事了?何故挡道?婧公主的凤驾到了,你们也敢拦么?”

????听闻“婧公主”三个字,那校尉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围观的百姓也纷纷跟着他跪下,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校尉哆嗦着声音道:“奴才叩见婧公主,公主万福!但、但有一事要告知公主,婧……婧驸马一刻钟之前遇……遇害,恐怕凶多……吉少了……”

????那挑起帘子的绿衣丫头骇然睁大了眼睛,回头望向车厢撑着头睡着的百里婧,百里婧迷迷糊糊地听到校尉的话,僵硬着脑袋坐起了身子,一把掀开车帘,厉声质问道:“你再说一遍?!”

????皇室公主的气势在这一声质问中显露无疑。

????校尉已经知道自己只剩下一死了,双膝跪着往前爬了两步,离车厢近了些,不敢看百里婧的神色,闭着眼重复道:“婧驸马遇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请婧公主……节哀!”

????他“节哀”这两个字说得特别清晰,百里婧跳下马车,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喝道:“胡、说、八、道的狗奴才!让开!”

????她拨开人群,朝那辆马车走过去,脚步匆忙。及至看到满地的鲜血,百里婧再也走不动,胸口泛起巨大的恶心,忙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吐出来。

????满目都是羽箭,狰狞不已。

????今日在校场上看到的还不够,还叫她在这种场面里再看一次,被箭矢扎得密密麻麻的车厢,早晨她才与墨问同乘,现在已经被射得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人想要靠近一步都不行。

????“咳……”她突然便蹲下了身子,将方才在“碧波阁”喝的酒全部吐了出来,她没有吃菜,吐出的全都是苦酒,肺腑里涌起无限的悲戚和荒凉,一阵一阵空虚的冷。

????“墨问……”

????她口中喃喃,忽地疯了似的站起身,冲上前去,一把掀开了破碎的车帘……

????百姓们人人都不敢看里头的惨状,纷纷别开了头或者闭上了眼。

????百里婧直直地毫不避讳地看了进去,正对上了一双沉黑的眸子,男人的唇边染着血,却在看到她时弯起唇角微微一笑。

????这一笑,与平日里一模一样,温柔而沉敛,他眨了一眼,笑容越发地温柔了,却让百里婧失控般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墨问的双肩和双腿都中了箭,只是因为马车车厢宽大,箭镞射入时许是遇到了阻力,伤口并不深,却让他完全动弹不得,像是被钉死在了车厢内,而他又不会说话,喊不出一字半句,所以,直到百里婧掀开车帘,才发现他还活着。

????墨问有失血之症,一点小伤口便会血流不止,肩上和双腿起码被射入了十支箭,血已然将他藏青色的袍子完全浸透,车厢下面的血持续不断地往下滴着,确实都是他的血。

????百里婧忽地用力一抹眼泪,折身抽出了京卫军的佩刀,将钉在车厢上拦着路的箭矢一刀砍去,喊道:“木莲,快去叫太医!快去啊!”

????木莲后知后觉地应了:“哦,知道了!”一边爬上校尉的马,眼睛却仍旧盯着墨问。这场谋杀是谁做的,她一清二楚,可这个病秧子身上的箭全部射中了无关紧要的部位,怎么可能是偶然?在箭林之中还能不死,他到底可怕到何种地步?现在揭穿他,告诉婧小白他在做戏,他其实深不可测,婧小白不可能会信,因为,他做足了弱者的姿态,他以濒临死亡的困境继续示弱,谁都不会信她木莲所说的是真的。

????一看到墨问未死,校尉的命也活了一半,赶忙命令京卫军帮着百里婧拆开了马车车厢,将墨问从箭雨中搬了出来,只见传说中的病秧子左边的肩上中了两箭,右边中了三箭,两腿各中了两箭,伤口不深,但箭镞几乎都没入了大半。正值夏日,伤口容易感染,普通人都可能活不了,病秧子本就病得只剩下半条命了,这九支箭恐怕真会送他归西。

????京卫军要抬着墨问上另一辆马车,墨问却不肯走,而是艰难抬起手,朝百里婧伸过去,百里婧忙上前握住。

????墨问的手掌上都是血,他颤颤地用指在她手心写道:“方才我以为我要死了,但我最遗憾的是,竟没有告诉你我心底最想说的话。也许这一次我终究难逃一死,我得把这心里话告诉你,才能死得瞑目,也许你不愿听,也不愿接受,但……我、爱、你。”

????最后三个字他写的艰难,一个字一个字的覆盖下去,鲜血早就将百里婧的掌心染红了,“我爱你”三个字尤其模糊不清,但百里婧却清晰地感觉到他写这三个字时的力度和认真。

????写完了,他微微一笑,缓缓低下头去,在她的手背上烙下一吻,吻出了一个血色的印记,竟像是要与她永别一般。

????百里婧怔忪,不做回应,墨问苦笑了一声松开了手,京卫军不敢耽误,立刻抬着墨问上了马车,让他平躺在厚厚的厚厚的毛绒地毡上。

????百里婧早已泪眼朦胧,后知后觉地追上去,爬上马车,跪在墨问的身旁,俯视着他苍白的脸色,她哭道:“我知道我不爱你,我现在还不爱你,但是……我真的想和你一起过完此生。你别死,求你不要死,你死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怎么办?你答应过要和我一起生活的啊!”

????墨问平躺在那里,注视着她婆娑的泪眼,他唇边泛起一丝不明的笑意,对她的质问和妥协都没做回应,缓缓闭上了眼睛。

????……

????城东左相府一片混乱,手无缚鸡之力的婧驸马竟然遭受这等无妄之灾,同情、后怕与幸灾乐祸的都大有人在,尤其是西厢,乱作一团。

????宫中来了好几位太医,丫头们在“有凤来仪”中进进出出,端进去的热水出来就成了血红色。见了太多血,百里婧受了惊吓,木莲为她熬了安神的汤药,她捧着碗抖着手一直没能喝下去。

????百里婧喃喃自问:“究竟是谁要对墨问下这么狠的手?万、箭、穿、心……不给他留一点活路,究竟是谁?!”

????木莲不敢答话,沉默不语。

????外头有人通传道:“婧公主,驸马身边的小厮在护城河里找到了,他胸口中了一箭,不过还有一口气在,不知能否救活。”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禀报道:“婧公主,赫将军来了。”

????听到“赫将军”三个字,百里婧手中的药碗一抖,掉在了桌上,药汤都翻了,她突然对外喝道:“不见!告诉他,我不想见他!再也不想见他!让他走!”

????这一声好大的火气,伴着哽咽的哭声,让外头通传的人立刻噤声。

????木莲皱眉,即便事情失败,主子却全无害人的动机,婧小白怀疑了所有的人,却怀疑不到主子的头上去,因为,在婧小白的眼里,陷害墨问的人已经有了前车之鉴,只会是关心她的人,不想让她陷入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中的人——当今皇后或者将军赫,都有嫌疑,蹴鞠赛已经是个先例。

????司徒赫正在戏楼听戏、喝酒,猛地听闻墨问出了事,便丢下黎戍、黎狸等人立刻就来了相府,只是怕婧小白伤心恐惧,找不到人说说话,哪里知道热心肠撞上了冷冰块,婧小白竟拒不见他。

????司徒赫是个聪明人,听到百里婧这近乎失控的一声吼,立马就知晓了婧小白的意思了,她怀疑他,不,她竟十分肯定是他制造了这一场暗杀,企图将她的夫君置于死地!

????瞬间就寒了心,司徒赫打倒了挡路的小厮,径直闯入外室,站在百里婧身侧,痛心地问道:“婧小白,你怀疑是我做的?”

????百里婧没转头看他,她摇摇头,一字一句道:“我、不、知、道……”

????她没说“是”,却等于说了“是”,她已经十分肯定是他做的,只是她还想保全他,不想追究他这个责任罢了。

????司徒赫的心越来越凉,夏日的夜晚,他的身子骨竟冷得像冰块,凤目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傻姑娘,明明知晓不该与她斤斤计较,却还是难掩心头的钝痛。

????他堵着气,哑声问她:“婧小白,你要他……还是要我?要我死,还是他死?如果是我做的,你会杀了我么?”

????百里婧的心混乱得找不到一丝头绪,赫做事从来都很冲动,与她一样,也只有他的将军身份,才能动用这数不清的弓箭手,别的人有什么本事在盛京城内大开杀戒?又或者,下令动手的人是她最敬爱的母后……

????这个问题她真的答不出,赫也已经问了许多次,越问,百里婧越觉得他幼稚且偏执,所以,这一次她漠然应道:“赫,你不会死,但是他会。明明这本来就是个不公平的问题,你不要再问了……问来问去,没有任何意义。”

????司徒赫哑口无声,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他觉得心里真空。方才在黎戍的戏楼子听戏喝酒的时候,他心不在焉地想,要是婧小白在身边多好啊,没有韩晔在,也没有病秧子在,就他们几个在一块儿,听黎戍依依呀呀地唱着戏,那就是他平生最向往的幸福了。

????他想尽一切办法靠近她,出了事第一时间赶来她的身边,她却已经长大,不需要他牵着她的手,不需要他背着她跑,婧小白长成了一个坚强的有自己的想法的姑娘,为夫家着想,为师兄着想,就是不肯再要赫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当那个人在你心里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且开出了最美丽的花朵,你眼见着那树那花成了你的生命之源,可那个人却当你可有可无,一日比一日更加不重要起来。

????更可悲的是,他不能把心里的这些话对婧小白说出来,她当他是什么?表哥?他对待战事、对待敌人果敢残忍毫不留情,却在婧小白身上优柔寡断、鲁莽冲动,这些年藏着如此深的心思,不敢对她吐露半句。怕一说出口,这层亲密的关系从此都没法继续下去,她若是不知道,还能当他是哥哥,她若是知道了,依她的个性,会让他多么绝望?

????司徒赫,你就是个没出息的孬种,竟已经在心底给你与她的关系下了定论,已经承认她和你之间除了现在这种状态,就只剩彻底决裂和永不来往。

????为什么?

????为什么如此笃定,笃定她会选择别人,而不是你?

????越在乎的人越卑微,他爱着婧小白,婧小白或许也爱他,可这爱,性质完全不一样。他的爱,不允许任何一人掺入其中,只有他和她,而婧小白的爱,可以有韩晔或者墨问存在,她的所爱或者她的夫君,也可以允许他的身边有别的女孩陪伴,说到底,她就是个不懂事且让他恨得牙痒的傻姑娘……

????“好,既然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从此都不会再问了。”司徒赫苦笑一声:“你若觉得是我做的,那便是我做的,我不否认。”

????最后一个字说完,他决然转身离去,来时有多匆忙,走时便有多绝望。

????百里婧听着司徒赫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捂着脸伏在桌上无声地哭了起来。是有很多人爱她,却没有多少人理解她,他们从未站在她的角度为她着想过,总是他们认为怎样对她最好便给了她什么。也许归根结底都是她的错——

????也许她从一开始就不该任性地要嫁给墨问为妻,带累他无望的生命遭受如此多的磨折。

????也许她一开始就不应该对韩晔死缠烂打,让他误以为喜欢她,又发现喜欢的根本不是她,最后,韩晔轻松抽身离开,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怎么都无法释怀。

????也许她不该上鹿台山习武,她该和她所有的姐妹或者姑姑们一样,安分守己地做着帝国公主应该做的事,在闺阁中时学习如何知书达理、务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等着将来出嫁或者和亲,相夫教子、兴国安邦。

????可惜,她走的并不是这样一条路。她走了所有的皇室公主都不敢走的路,学了她们不敢学的武艺,嫁了她们不敢嫁的人,做了那么多出格的、招人怨憎的事,她若是有一丝后悔,便是等于将此前的整个人生——十六年的所有通通否决。

????不,不该是这样。

????若她可以预知现在,她便不会如此痛苦,若她早知世事无常,便可以做到清心寡欲,她做不到,这是她的软弱和无能,也因为如此,所以,她才是百里婧。

????赫,婧小白从来都没有变,还是原来的那个婧小白,只是你们看待她的眼光变了,开始从你们的角度思索她开不开心,想着她遭受了那么多的苦,应该早日为她扫除障碍,可那些所谓的“障碍”,就是她生命里难得的平静,她应该惜福,应该知足。将我心,换你心,其实,这是不对的,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代另一个人受苦。

????她兀自哭得颤抖,木莲环着她的肩无声地轻拍着,耳朵却听到有脚步声跨进了门槛,那人都不需要通报,直接问道:“她怎么了?受伤了么?!”

????是墨誉。

????语气十分急迫,竟用起了质问和责备的口吻。

????木莲转头朝他看去,见墨誉还是那一身蓝色便服,少年的脸上是藏不住的焦急和关切,干净的眸子注视着哭得伤心的百里婧。

????木莲看着他半晌没说话,墨誉被看得很不自在,上次遭木莲这么一讽,他将心底的秘密尽数暴露,现在任何心思在木莲的目光下都会原形毕露似的,什么都藏不住。

????墨誉这次来,确实是听说墨问遇刺,所以担心地过来看看,但见百里婧在那里哭,他便什么都忘了,若是向来强势寸步不让的女孩突然哭了起来,那定是受了无限的委屈,无端地就戳中了心里那个隐痛的地方,他的担忧和关切一股脑儿都表现了出来。

????“我大哥伤势如何?”墨誉恢复了几分淡定,又问道。

????然而,百里婧哪里有工夫搭理墨誉,木莲冷冷道:“四公子坐会儿吧,太医还在里面替大公子诊治,公主也乏得很,不大想说话。”

????墨誉于是在桌前坐了下来,目光时而看一看烛光摇曳处近在咫尺的人,时而注视着被纱幔和屏风阻挡住的内室,丫头们还在匆忙地进出。

????孙太医忽然打起了帘子,道:“婧公主,驸马醒了,似乎想同您说话。”

????百里婧抬起头来,蓬头垢面的,哭得眼睛红肿,她用绢巾擦了又擦,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入了帘幔,墨誉站起身目送她进去,喃喃道:“好好的一个人,竟哭成了这副模样……”

????木莲冷笑了一声,为他倒了一杯凉茶,讽道:“可惜不是为的四公子。”

????墨誉脸一红,故作不在乎道:“我知不是为了我。”

????木莲从墨誉的话里听出了几分自嘲,也没有心思反驳他,便不再应答,只是这相府里头乱的很,驸马初醒,她也不能离了婧小白,不知主子那里境况如何,如此多的箭矢齐发,暗杀当今驸马,誓必遭到朝廷彻查,稍有差池便满盘皆输。

????更可怕的是,病驸马未死。若之前只是惹了他,此番誓必惹恼了他,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奸人,会有何种报复手段……是针对主子,还是会对婧小白下手?无论是哪一种,她都必须严加戒备。

????“木莲。”

????墨誉忽然开口道。

????木莲从纷乱的思绪中被惊醒,茫然道:“啊?”声音竟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墨誉听了,一笑:“难得没有对我冷嘲热讽。我方才在外头的时候听说远山也中了箭,可太医们都忙着给大哥诊治,只请了个郎中给远山瞧着。我想着这恐怕不好,远山毕竟伺候了大哥这些年,你进去告诉公主一声,叫太医也给远山诊治一番,且保住他的命吧。”

????依照木莲的个性,她恨不得远山死了才好,与病驸马一样深不可测的奴才,留了也是祸害。可墨誉说的有道理,她作为丫头不能反驳,只得掀开帘子进去找百里婧。

????整个内室都是血腥味和药草的味道,扑面而来,异常刺鼻。

????------题外话------

????【每日小剧场】

????墨问:→_→擦,万箭穿心好刺激!不过还好我没死,要不然就有人睡我的媳妇,抢我的床位,鄙视我神马肉都还没尝到!

????琴妈:(无力状)大姨妈亲切地慰问了我,我流着血,乃们也应该流着血,这才公平……以后更新情况请看置顶的第一条留言,会提前告知亲们滴。罪人爬走。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