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08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4:25Ctrl+D 收藏本站

????木莲说着,从托盘内端起一碗汤药,颇为殷勤地递给墨问。舒唛鎷灞癹

????墨问什么也没说,正要伸手去接时,木莲端着碗的手忽然一抖,碗内滚烫的药汁尽数朝墨问脸上泼去。

????墨问料不到有此一变,循着本能,长袖卷起,泼洒的药汁瞬间折了方向,仿佛有一股内力逼迫,纷纷落在木莲的鞋面上,冒出一阵热气和滋滋声,木莲被烫得后退了一步,眉头蹙起,全身戒备,喝道:“你究竟是谁?!”

????墨问将衣袖放下,袖上没沾染一滴药汁,他脸上的神情丝毫未变,还是原来那种淡漠的脸色,泛着苍白,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忍不住怜惜他的病弱。他坐在床头,木莲站在床边,视线几乎齐平,然而,墨问茫然地对上木莲的眼睛,似乎并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不过一会儿,他收回目光,折身温柔地为床上的百里婧盖好薄被,动作轻而又轻,充满了爱怜。

????处变不惊、装聋作哑的高手,木莲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相信这个人是个柔弱的病秧子,也完全解释了为何这一个月来,那些毒药他喝下去后,身子不仅没有任何损害,气色还一日好似一日!

????多可怕,这个人!

????今日她存了心试探墨问,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木莲必须要问出个究竟,毫不客气地对着墨问出手,掌风狠辣!

????鹿台山上出来的人,除非资质实在平庸,否则受了几年的训练,武功绝不会弱,且每个人各有所长,婧小白性子好动,歇不住,又有韩晔从旁指导,因此学得很杂。

????从没有人见识过木莲的真本事,相府中第一个领教到的便是墨问,然而,木莲的手掌还没碰到墨问的身,便被人从旁截住,那人接了木莲数招,挡在墨问身前,怒道:“木莲,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婧驸马不敬!反了么!”

????是远山。

????那个身材矮小相貌普通的小厮。

????神情不卑不亢,与他平日里莽撞的姿态完全不同。

????连远山都深藏不露,可以轻易化解鹿台山上高手的招数,这主仆二人是什么来路!如果要与他们硬拼,木莲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么,婧小白呢?他们对她是什么态度?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藏得这么深?

????木莲看着床上昏沉沉睡着的女孩,忽然胆战心惊起来,拳头在身侧捏紧,全身紧绷:“你们想怎么样?想对婧小白做什么?”

????刚刚木莲与远山交手时,掌风吹拂起了墨问的发和床前垂下的帘幔,然而,墨问镇定自若,伸手点了百里婧的睡穴,动作温柔得如同爱抚。

????见木莲护犊子似的质问,远山杀气腾腾一字一句道:“今日,你休想走出这里。把命留下。”

????主子的身份已经暴露,再留不得木莲这个活口,连床上的婧公主也是留不得的!必须一律斩草除根!这未必不是好事,让主子断了继续掩藏的念头,早日启程回去,契机已成。

????说着,远山作势便要攻上去,墨问突兀地伸手拦阻了远山,波澜不兴的眸子定定瞧着木莲,忽地展颜一笑,张口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唇语。

????普通人不懂,但木莲从小受训,看得一清二楚。

????墨问说,安分一些,否则,你的身份也藏不住。

????他竟不杀她!不仅如此,墨问连她的来路似乎也摸得一清二楚!

????木莲震惊地后退一步,往日无害的病秧子驸马,竟不动神色地将她最害怕的把柄握在了手上,不仅如此,她还如此被动,身份被人揭穿,她却不知这人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他是什么来历,又要想得到些什么!

????主人,这病秧子不仅是个祸害,还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多少的大风大浪里他都能维系这一身病弱姿态,让婧小白心疼如许,做戏的功夫到了家,到底还藏着多少她所不知的秘密?!

????墨问说完,还是保持着方才那抹无害的笑容,又道,出去吧,药凉了,热一热。

????从前若是墨问吩咐她这些,木莲不会听从,会选择无视,然而现在却无法忽视,留在这里只会处处受限,木莲又低头看了床上的百里婧一眼,警惕地折身退了出去,一步一回头。

????待木莲的身影消失,远山不解道:“主子,为何要与她费那些口舌?她这一出去,如何能守得住秘密?她肯定会全数抖出来,让主子无立足之地!不行,远山必须去杀了她灭口!”

????墨问摇头:“不必。”他低头俯视着床上的女孩微蹙的眉,用指腹一点一点替她抹平了,唇边露出显而易见的温柔笑意:“不必杀她,就算她现在揭穿我们的身份,也没人会信,她若死了,她的话倒成了真的。远山,不必收拾偏院了,今夜,我在此处安歇。”

????那人终于沉不住气来试探他,试探已经有了结果,接下来应该就是刺杀了。但撕破了脸皮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某些人的面前不必再如此遮遮掩掩,他要与他的妻同床共枕也无需再瞧一个丫头的脸色。

????远山愤愤而去,墨问轻轻拂开了百里婧的睡穴,女孩翻了个身,躺下之前,墨问截住了她的身子,未免她背后的伤口碰着床板,他只能这样抱着她。方才的那些不痛快都化作无限柔情,他索性在她身边躺下,搂她进怀里,略带恼怒地在她的唇上轻吻了吻——

????傻瓜,若是你的师姐死了,纵使她有万千的错处,你是怪她,还是怪我?

????自然,是要怪我的吧?

????所以,她不能死,得好端端地活着,但,毋庸置疑的是,也不能让她的日子太好过……

????木莲热过了药,没有自己端进去,而是遣别的丫头送进了屋内,她站在翠绿的竹林边,心里乱得很,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事情远远超出了最初的计划,似乎已经越来越难以收拾,她不能一出事便立刻汇报给主子,让主子为难冲动误了大事,可是,若不汇报,她一人如何处理得了这些始料未及的状况?病驸马到底要的是什么?

????若他要婧小白,绝不可以!若他不要婧小白,要的是别的东西,那么,他的千般柔情与呵护都是假的,婧小白便身处险境!

????所有种种,都指向同一点——病驸马无论是什么身份,也不论他想要什么,他必须得死!

????如何下手?

????病驸马既然能够识破她的身份,那些药里的名堂,想必他也早有察觉,下毒这条路行不通。可倘若公然在婧小白的面前对墨问下手,依照婧小白的个性,她定然会刨根问底追查不休,到时候,主人的麻烦更多,她的身份也藏不住,一直将鹿台山上这些年的一切都牵引出来,没完没了……

????“木莲姐。”

????一道声音忽然在木莲耳边响起,吓得木莲身子一颤,魂不守舍地看过去,是她方才让送药进“有凤来仪”的丫头平儿。

????平儿手里端着喝空了的药碗,笑道:“木莲姐,公主醒了,方才还问起你呢。”

????木莲没了平日里的泼辣,行动都缓了几分,木然点头:“哦。我知道了。这就去见公主。”

????拂开层层的帘子,木莲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婧小白,而是墨问,他仍旧安静地坐在床头,一丝声音也未发出,手中正捧着一杯茶,揭开杯盖,耐心地吹拂着杯中的热气,见她来了,眼角一瞥,没什么表示。

????越是沉着自若,越让人捉摸不透,木莲局促不安起来,手指在袖中绞着。

????“木莲。”百里婧唤道。

????木莲却并没有因为这身唤而平静下来,走过去握住了婧小白的手,心却仍旧提的高高的,她不知这个病驸马有没有对婧小白透露些什么。

????“赫说什么了?”百里婧问道,她的脸色不好,透着虚弱的苍白色,竟与墨问有几分相似。

????木莲强挤出一丝笑意来:“哦,赫将军挺好的,就是放心不下你,还让我带了把扇子回来,说是天热了,蚊子也多起来,让我们好生照顾你。他近日有些公务要办,不能来瞧你。”

????说着,木莲从袖中掏出一把折扇来,递给了百里婧。

????墨问这时候抬起了头,视线落在百里婧手中打开的扇面上,是把旧扇子,扇面上的画和题字也久了,普通的花鸟画,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但显然对百里婧来说,这把扇子有着特殊的意义,她用缠着白纱布的手去触上头的字画,莫名地笑了起来。

????墨问不明白她笑什么,心里便不怎么舒服,将凉了的茶水送过去,挡住了百里婧的视线。

????百里婧抬头看了他一眼,将扇子放下,接过茶杯,喝起了杯中已然凉了的茶。

????木莲立在一旁,眉头却微蹙,司徒赫并不是因为什么公干才不来瞧婧小白,而是因为他病了,烧得厉害,连床都下不了,昨日淋雨的并不止婧小白一人。怕婧小白担心,才编出这些谎话。

????瞧得见的祸害都不足为虑。若人人都如司徒赫这般坦荡,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挺得笔直,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

????木莲又陪着婧小白说了些话,却还是不见墨问起身离开,他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见木莲看着墨问,百里婧也看过去,嗓音还是哑的,低声问道:“你不回偏院么?”

????墨问的目光直视着百里婧,眸光无辜无害,神色有些微的窘迫,牵过她的手,在那层纱布上,小心地写道:“偏院有些远,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的声音,我会担心。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打地铺,能离你近些便好。可以么?”

????两人已经睡过那么多次了,他还是说着这些冠冕堂皇惹人怜惜的话,生怕逾矩,惹她生气了似的。百里婧一触及墨问的眼睛,那般的淡然平静,她便没了招架的能力,心软下来道:“为什么不可以?”

????墨问听罢,唇角绽开腼腼腆腆的微笑,眉眼也敛了下去,低头,隔着纱布在她的手背上烙下一吻。

????与百里婧不同,木莲已然知晓墨问非同一般的手段,这会儿瞧见他这些伎俩,越发觉得这个人道貌岸然,表面和内里截然不同,完全叫人捉摸不透。

????最可怕的不是对方强大,而是对方到底有多强大你一点都不清楚,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冷静沉着,也许连一个微笑一声叹息一个吻都可能是算计,婧小白这样单纯的女孩子如何是他的对手?

????然而,木莲什么都不敢说,恐怕连这一点,墨问也算准了。

????“木莲,时候不早了,你去睡吧。”百里婧随即转头对木莲道。

????木莲机械地点头,边往外走,边回头叮嘱道:“我就睡在外头,有事叫我。”

????屋里掌了灯,红纱帐里映出两个人影,墨问扶着百里婧躺下,她手里还捏着那把司徒赫的折扇。

????他什么都没问,俯身在百里婧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站起身,边脱外衫,边往红纱帐外走,那里有一张睡塌。

????他走得很慢,步伐虚浮,没什么力道,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果然,三步之后,身后传来女孩沙哑的声音:“墨问。”

????她的声音不大,但墨问立刻便停住脚步,回头朝她看过去,修长的黑色影子恰好投在她的床头,两个人竟像是连在一起似的。

????手受了伤,百里婧只能用肩膀撑着床面,头吃力地抬起,出声道:“外头的睡塌太硬,又凉得很,你睡不惯的……上来吧。”

????墨问就是在等她这句话,光影昏暗中,他的唇角泛起一丝笑意,折身又走了回去,心安理得地在百里婧身侧躺下,与她面对着面。

????天确实热了起来,薄被盖久了也会出汗,两个人都只搭了点背角,百里婧将折扇打开,扇了两下,胳膊没了力气,便又搁下了。

????太累,身上又痛,她睡得很快,朦朦胧胧中,一只手搂过她的腰,小心地将她带进怀里,随后一阵凉风徐徐刮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扇着,很是舒服。

????那只搂着她的手像韩晔,无数个夜里给她充足的安全感,而那阵凉风像夏日里赫扇的扇子,清凉而温柔,一刻不曾停歇。

????没有上鹿台山之前的许多夏日她都在元帅府午休,一直都是赫为她扇扇子。她总是嫌弃小姐们用的团扇,因为团扇的扇面没有折扇大,风自然也没有折扇凉快,时隔多年,赫还是记得清楚。

????但她模糊的意识中却又清楚地知晓,这不是韩晔,也不是赫,鼻端是一阵若有似无的药香……她蜷缩着身子,往那个人的怀里钻了钻,口中溢出两个字来:“墨问……”

????凉风停了一刻,随即温凉而柔软的唇贴上她的眼睛,他不会说话,却似乎是在告诉她,我在。

????百里婧听不到他说的,但她确定地知道,他在。

????对一个人养成一个习惯,只需时日久了,火候够了。

????同一时辰,在法华寺的七层药师塔顶,韩晔正对着七七四十九盏长明灯默诵着经文,周围空无一人。

????从塔窗朝下看去,可以看到半个盛京城的景色,夜市散去,灯一盏一盏熄灭,直至万籁俱静,只有打更人的灯笼穿梭在街巷间,偶尔才亮上一点。长夜漫漫,山河沉寂。

????四十九盏长明灯旁挂有彩幡,幡上垂着一朵大红色的虞美人,颜色已逐渐枯萎下去,不复当初的明艳。

????佛教的秘术中有一条颇为神秘:若是在有人重病垂危之际,点上四十九盏长明灯,挂上彩幡,然后由至亲虔诚诵读佛教七七四十九遍,倘若灯不灭,幡不断,便可使那人魂魄归位,安然无恙。

????长长的经文,一遍已经诵读完,韩晔抬起头来,四十九盏长明灯跳跃着,很是不稳。

????其实,他何尝不知呢?这些伎俩都是没用的,求神拜佛都是没用的,长明灯寓意“长命灯”,因此有起死回生一说,然而,若是那人早已亡故,做再多次的法事、诵读再多遍的经文都只会徒劳无功。

????高高的城楼上,那袭红衣一跃而下,就在鸿雁南飞北方萧瑟的时候。他惊慌失措地奔过去,却见她昔日美丽的容颜近乎扭曲,唇边染着鲜血,但是,她却是笑着的,平静而安详地说:“终于可以回去了,终于不用再看大西北的雪了……”

????言辞间,竟像是终于得到了解脱,不用再饱受苦楚。

????大西北的雪有什么不好?

????一望无际的苍凉本就是天地间最平常的颜色,已然看了这些年了,为什么不能继续看下去?母亲,你竟不明白,人若不能行走在苍凉的风雪里,便会被埋在风雪之下,到那时,你会不会更加不喜欢?会不会觉得更加难过?

????放弃的人自以为解脱了,留下的人执着受苦。

????腰间的碧绿玉佩映着烛光,放出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光芒来,韩晔盯着那玉佩的中心许久,深邃如海的眼眸越来越暗。

????地宫的钥匙已经得到,只是地宫的入口究竟在何处?

????老狐狸如此轻松便允了他自由出入药师塔,他怎会突然如此慷慨大方?兵部侍郎谢炎是韩家从前的部属,却命他与谢炎一同操办武举事宜,老狐狸又是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不怕他们联络出了感情,会动摇他那可耻的因篡权而来的皇位么?

????如履薄冰,处处留心,老狐狸与司徒皇后已然为难了韩家十七年,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够不够?

????上次“醉巷”中遇刺时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韩晔一站起身便扯得一痛。站在另一侧的塔窗旁,看向三层高的藏经阁,巡逻的禁军来回走动,将藏经阁围得水泄不通,想要入内,除非会遁地而走……

????等等,遁地而走?

????……

????接连几日,木莲都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与百里婧单独相处,“病秧子”驸马借着病弱这一点日日与百里婧同吃同卧,连后来百里婧的身子稍稍好些了出去散步,他也陪着去。

????那些爱嚼舌根子的丫头们都传开了,说是婧公主与婧驸马感情越来越好,谁都分不开了。病驸马竟也不大回偏院住,而是日日宿在“有凤来仪”中,之前夫妻不和、夫妻分居的传言早就没人再提。

????这日,司徒赫派亲卫队长周成送了些桑果来,满满的一盒,个头差不多大小,颜色也都差不多,鲜艳欲滴,显然是刚摘的。

????江南的蚕丝很是出名,桑树也随处可见,然而,记忆里,墨问却并不曾吃过桑果,从前没有,在相府偏院住的这几年更是无人会送桑果予他。

????桑果在漆木盒里盛着,摆在凉亭的桌上,当做点心小吃来尝,他的妻吃得满面笑容,也招呼他尝尝看。

????墨问挑了一颗红色的桑果,嚼了一口,满嘴的酸,不由地咽了咽唾沫。依照司徒赫的个性,似乎是在这桑果里下了诅咒,除了他的宝贝婧小白,别人尝起来都是酸的,尤其是该死的墨问……

????墨问自嘲地在心里乱想了一番。

????他不吃,只看着他的妻吃,口中自然而然地生津,又只得将津液吞下去。他的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想,傻瓜会不会也觉得酸?她那滑腻的小舌头湿润而酸甜,若是含在口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他吃不得酸果,却吃得她的舌头,只是不知何时她才肯心甘情愿地让他尝个够。

????木莲是在候在一旁的,瞧着墨问的神色不大对劲,眉眼温柔,满含宠溺,与从前在鹿台山上时那人瞧婧小白的眼神颇为相似,只是一个温润如水,一个沉静如夜。

????忽然,她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会不会病秧子驸马也爱上了婧小白?柔情蜜意不是作假,都是真的?

????假如果真如此,有办法对付他么?抓住他的把柄……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