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06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4:14Ctrl+D 收藏本站

????“陛下,婧公主和婧驸马来给您请安。舒唛鎷灞癹”

????外头,当值的太监禀报道。

????景元帝抬起头,放下手中的朱笔,道:“让他们进来。”

????父女相见,墨问和百里婧请过安以后,景元帝道:“婧儿与你母后一样,素来喜爱习武,这次武举机会难得,若那日身子好些了,可以去瞧瞧,来自各地的举子们齐聚,想必十分精彩。”

????说罢,景元帝并没有等百里婧的答复,而是直视着墨问的方向,难得和颜悦色道:“从那日蹴鞠赛上来看,婧驸马的身子也非病入膏肓,大约是这些年独自一人闷惯了,才显得稍稍虚弱些。朕既然答应将婧儿嫁与了驸马,自然希望你们可以长久,宫中太医所开的方子若是无效,朕会为你遍寻天下的神医,。人活在这世上,说到底得自己成全自己,若是连自己的主都做不了,也莫怪他人将你看低了,到时候,无论多少羞辱你都得受,明白么?”

????与司徒皇后的忽视和否定态度完全相反,景元帝的意思似乎是说,他并不排斥墨问,他甚至希望墨问能够与百里婧携手一生,只要他有这个命活下去。

????墨问自进殿起,手臂便一直环着百里婧的腰,他虽不健壮,但扶住弱小的她还是绰绰有余的。听到景元帝这番话,墨问心中颇为讶异,百里婧显然也是,偏头望了他一眼,墨问对她轻轻一笑,眉目温柔。

????他不会说话,无法应答景元帝,稍稍思索,墨问单膝跪了下来,态度极为恭敬。

????景元帝叹息道:“好了,朕还有奏章要批阅,这些家常话不说也罢。婧儿,你母后不在宫中,若是嫌宫里寂寞,便回相府歇着吧。小小年纪莫将身子骨熬坏了,即便不是我大兴国尊贵的的公主,就算是寻常女孩儿家身上有伤,也总是不好的。”

????父皇其实从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他一直扮演着帝国君主的角色,算不上多么慈祥温和,这似乎是父皇自她出嫁以来第一次语重心长地嘱咐她,而不是像母后一样带着诸多的叹息和苛责,逼她选,逼她放弃墨问。

????百里婧心有所感,也要屈膝跪下,景元帝抬手道:“别跪了,驸马也起身吧。日后好生照顾婧儿,你毕竟比她岁数大,要是她做的不好,尽管教她,皇家公主与寻常女孩儿没什么分别,有点小性子臭脾气也属人之常情……”

????听罢这些教诲,百里婧与墨问携手退出来,日头刚从东边升起,墨问心上竟泛起一种浅浅的触动。大兴国的现任皇帝登基的过程并不光彩,景元帝作为大兴国天佑皇帝的第四子,却在天佑帝驾崩后以卑鄙的手段夺了帝位,至今许多前朝旧臣始终认为,他是篡权夺位名不正言不顺的乱臣贼子。

????乱臣贼子也会有为人夫为人父的时候,哪怕对朝臣对百姓诸多敷衍,待自己的儿女总归不会铁石心肠。景元帝这番话竟似是有感而发,告诉他,人始终应该自己成全自己,墨问一笑,他又怎会不知?

????回宫的路漫长,马车缓缓行驶中,人一旦失了精神气便憔悴得不成样子,昔日健康生机无限的女孩,这会儿竟至于连坐都坐不稳,墨问揽着她,让她靠在怀里,紧贴着他胸口的位置,将平日用来御寒的披风盖在了百里婧身上。

????车厢有些晃动,她的脑袋几次撞得他生疼,墨问忙用另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脑,体贴地护着她。

????百里婧苍白着脸,开口道:“墨问,昨晚我梦见你开口说话了……”

????她是带着笑的语气,只是声音不大。

????墨问低头看着她,沉静的黑眸闪过一丝异常。

????“你叫了我的名字。”她笑容更大,抬头望着他。

????墨问很想问,是不是很难听?难听到异常刺耳,再也不想听到第二遍?

????然而,他没问,俯身在她的唇瓣上印下一吻,彼此的气息间都夹杂着药香味,再谈不上谁嫌弃谁。

????墨问松开百里婧的唇时,她没有任何不适,她甚至都无法解释这些没有反抗情绪的正常反应是如何演变而来的。

????两个月前,墨问吻了她的手背,只是唇瓣轻轻一擦,她都忙不迭地想抽手。她完全不记得,墨问是怎样从手背、手心、脸颊、唇……一点一点把她的极限打开,给她适应的时间,让她这个碰不得的敏感身子接受他一天深一寸的侵犯。

????不等百里婧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墨问倒先不好意思起来,敛着眉,间或抬眼,颇为羞涩地看着她笑。

????百里婧被他这个不知所措的神情逗笑了,眉头疼得一牵,身子稍稍挪动,往他怀里靠了靠,一句话也没说。

????被“侵犯”时,甩手发怒是一种态度,不知所措是一种态度,无动于衷是另一种态度,习以为常又是一种态度。

????习惯太可怕。

????如果想把她的那些根深蒂固的坏习惯剔除,只能以新的习惯日复一日地覆盖。

????墨问勾起唇,他显然有这个耐性。

????马车停在相府偏门前,木莲在外头掀开帘子,搀扶百里婧下车。

????百里婧忽然在偏门前停下脚步道:“木莲,你替我去元帅府看看赫,昨天他的样子我放心不下。见了他,就说我已经没事了,让他不要担心。知道么?”

????木莲想说什么,但瞧了墨问一眼,只好点头道:“好,我去。婧小白,你小心一点哦,走不了就让他们弄顶轻轿来。”

????百里婧点了点头。

????木莲上了马车,朝城西的方向而去。

????墨问搀扶着百里婧走了两步远,发现她的腿一直在轻微颤抖,他按住了她的肩,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墨问……”百里婧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着,双臂环住了墨问的脖子,这是她在清醒的时候墨问第一次抱起她。

????墨问低头对她一笑,沉静的眼眸中夹着不容抗拒,他的手臂并不算有力,但抱起她绰绰有余。

????百里婧没再继续要他放她下来,怕伤了他,只是道:“要是累,就放我下来。”

????墨问颔首,视线却直视前方,他走得并不快,但很稳。

????一路走下来,引起了诸多小厮和丫头们的侧目,纷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病弱不堪的大公子竟有这等力气抱起婧公主。

????入了海棠苑,墨誉正在那处读书,远远瞧见墨问走过来,放下书迎上去,竟发现百里婧在他怀中,身上盖着黑色的披风,虚弱不堪。

????“大哥,她怎么了?要不要紧?”墨誉急问道,双手微张,大有从墨问怀中接过百里婧的意思。

????墨问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避让开了墨誉的亲近。

????见到自己虚弱不堪的兄长,第一句问的居然不是他的身体如何,而是问他的怀中人。

????对待兄长的妻不以嫂子称呼,而只唤一个字——“她”。

????兄长还未死,好端端地活着,他竟想着越俎代庖替兄长照顾她。

????这三个细节,将墨誉心里的鬼完全暴露,墨问的心思何等细致,一瞬间,胸口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从头到脚熊熊燃烧。

????墨问的表情未变,墨誉未能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见他退后一步,以为墨问抱不动了,张开的双臂不仅没有收回,反而更紧张道:“大哥,我来吧。”

????墨问无法回答,倒是他怀中人察觉到他的神色有异,抬起头,冷冷淡淡道:“不用了。墨问可以。”

????从刚才开始,百里婧的头一直埋在墨问怀里,墨誉以为她睡着,这会儿听见她的声音,他那点显露在外的关切忙畏首畏尾地缩了回去,手臂收回,人也不自然地后退了一步,尴尬笑道:“大哥,你小心一点。”

????墨问抬脚便从他跟前擦过去,方才一路上的柔情蜜意,都叫墨誉这显而易见的举动给破坏精光。三年来,墨问在任何人眼里都是无用之人,因为同住西厢,离得较近,墨誉隔一段日子会去瞧一瞧他,比之相府内漠不关心的旁人,唯一真心待墨问的,只有这一个四弟。

????如今倒好,他的四弟觊觎他的妻,从那圣贤书里读到的学问让他知书达理,却也渐渐不自量力起来,难道他以为从那皇城中替他迎了亲,便应该对他的妻的事情关怀备至指手画脚么?

????从前不在意的,现在都在意了,他在意迎亲的不是他,在意不曾在迎亲时早早瞧见她,在意不曾在迎亲前认识她,在意……

????什么都在意。

????越追溯,越在意,越无法平息这心头的怒火,竟至于连牛角尖都钻了起来,若是他就这么死了,他的妻成了寡妇,是不是还要来一个叔承兄妻,让墨誉顺便娶了她?

????入了“有凤来仪”,墨问将百里婧小心地放在床上,一众的丫头们围上来嘘寒问暖,因为没有木莲在,乱成一团,连百里婧的喜好都不知。

????木莲那丫头去了元帅府,却指不定会去见除了司徒赫之外别的什么人,她一回来,又会碍手碍脚……

????司徒赫想要她,护犊子似的霸着,韩晔明里断了,却藕断丝连地纠缠,随时可能反扑一口,墨誉的心思已经写在了言行举止间,是个近水楼台的祸患……

????墨问站在屋内,忍着滔天的、只有他一人才知的怒火,这碍手碍脚是时候除去了!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