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05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4:9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105章

????韩晔出了紫宸殿时,墨问和百里婧的竹撵刚刚停在殿门前的台阶下,恰好隔着重重的石阶迎面撞见。舒唛鎷灞癹

????韩晔在上,他们在下。

????韩晔从来都是淡静的,今日他穿的是一身寻常的白衫,并非朝服,显然不是以朝臣身份朝觐景元帝,素色白衫的衣摆随着他的走动而轻微浮动,如一阵清风般洒脱。

????百里婧从来都觉得,这世上不可能有人比韩晔更适合白衫,仿佛那颜色永远干净,不会沾染一丝污垢似的。百里落方才提醒她会尴尬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说明韩晔在这里,她见了他,会忍不住歇斯底里大动肝火。

????但,不会了呢。百里婧已经能够平静地接受韩晔是陌路人的事实,她不会再因为韩晔在这里,便厚着脸皮靠上去,任他怎么冷落都不走。

????现在的婧小白,似乎没那么完整了。

????“婧小白,小心。”

????百里婧的目光从韩晔身上掠过,撑着竹撵的边缘想站起来,奈何她浑身是伤,连走下竹撵的那一脚都迈不动。

????木莲见状,赶忙上前扶她。

????宫装的衣袖宽大,本可以将手掌上包裹的纱布遮得严严实实,可上阶梯时,百里婧伸手去提长长的裙摆,又暴露了手掌上的伤处,疼得眉头一皱。

????墨问跟上来,环着百里婧的腰,用他孱弱的力量携着她前进。

????韩晔往下走,他们往上去,越离越近,台阶宽阔,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直线,然而,有那么一刻,会相互交错、擦肩而过,似乎在诸多的场合中,他们已不是第一次擦肩而过,也非第一次无话可说。

????一大早,韩晔来宫中接百里落回府,随百里落一同来给景元帝请安,小坐了一会儿,景元帝却留他单独谈谈。

????自古皇帝与驸马可谈的东西不外乎家事,皇帝防着外戚专权尚且不及,又怎会为自己找更多的来自女婿家族的麻烦?朝政自然不会多提。

????韩晔留下来时,景元帝确实与他聊及了家事。然而,与一般的驸马家族不同,北郡府韩家有着非同寻常的背景——

????大兴国开国功臣中司徒家是第一,韩家是第二,后来,先帝将玥长公主指给了韩家长子韩幸,便给了韩家高于司徒家的外姓王的尊贵地位。即便十七年前,景元帝登基后,韩家被驱往北郡府偏远酷寒之地,朝廷却仍旧不敢将韩家连根拔起,其中很大一方面是因了那位玥长公主非同一般的出身……

????这片大陆,除却蛮夷小国,广袤的土地上只有两个政权共生:东边的兴国,西边的秦国,。东兴和西秦两国经历过长期混战,也结过姻亲关系,玥长公主的生母是先帝的贤德皇后,这位贤德皇后便出身西秦第一大家族——荥阳白家,当年,贤德皇后以西秦郡主的身份嫁入东兴,且为先帝先后诞下了先太子、玥长公主,可谓宠冠后宫、尊贵无比。

????正因如此,韩家驻守北郡府十几年,哪怕一直是景元帝的眼中钉肉中刺,却碍于西秦的关系,不能轻举妄动。

????景元帝问韩晔,近期是否与北郡府通信,玥长公主、晋阳王身子如何。

????即便天气热了起来,偌大的紫宸殿内却十分阴凉,隔着君臣之间不可逾越的距离,韩晔突然跪了下来,垂首道:“母亲身子不好,韩晔十分担忧。”

????语气里夹着明显的低沉味道,让当值的太监们都不由地察觉到落驸马的悲伤。

????景元帝叹息道:“朕的年纪大了,身子也是不大好,想必玥公主经不住北郡府的气候罢,又或者是思念远在盛京的儿子?”

????这是问,看似言辞真切,却着实轻飘飘。

????韩晔没有抬头,只是答:“父皇圣明。”

????景元帝沉思了片刻,道:“若是如此,不如朕下旨让人护送玥长公主回京休养,也好与落驸马共享天伦之乐,如何?”

????景元帝不会不明白,从北郡府到帝都盛京,要经历长途跋涉,险恶的山川、终日的颠簸,即便是普通人也要耗费巨大心力,若是一个病了的弱女子,经过这么长路途的奔波,即便到得了盛京,恐怕也剩不了半条命了。

????老狐狸,何其虚伪!

????韩晔敛眸,忙俯身道:“臣多谢父皇恩典,但母亲身子弱,怕是受不住这沿途颠簸,而且,多年来,母亲已习惯了北地的气候,若回了江南,恐怕一时难以适应。韩晔请求陛下准臣入法华寺药师塔,臣已在塔内为母亲亮起了长明灯,只需至亲潜心祈祷诵经七七四十九日,便可积无上功德。臣远在千里之外,无法随侍母亲左右,只能以这浅薄心愿为母亲祈福,求陛下成全。”

????他说得言辞恳切,据实以告,连药师塔内的长明灯、招魂幡他都毫不遮掩地全部告知龙椅上的景元帝,哪怕景元帝早已知晓。韩晔退一步再退一步,使自己看起来毫无秘密可言。

????这是合情合理的请求,景元帝含笑应道:“落驸马至孝,朕很欣慰,玥公主和晋阳王有这样一个好儿子,真让朕羡慕不已啊。虽说法华寺正在编修佛经,戒备森严,但驸马的一片孝心实在可贵,好,朕准了。高贤,拟旨,落驸马可持朕的御赐腰牌自由出入法华寺内药师塔,任何人不得拦阻。”

????韩晔颇为感动,忙叩谢道:“谢主隆恩!”

????景元帝微笑之余,又道:“过几日便是三年一度的武举,历年来都由兵部尚书全权负责,但朕知晓落驸马出身鹿台山,想必功夫了得,为了昭显我皇室风骨,让天下的举子瞧瞧朕的驸马何等英勇,朕想让落驸马与兵部尚书谢炎共同承办此事。”

????韩晔蹙眉,不明白景元帝是何用意,只能应道:“韩晔资质愚钝,怕辜负父皇厚爱。”

????景元帝端坐龙椅之上,朗声笑道:“朕的驸马,朕怎会瞧错?落驸马何必谦虚,就这么定了罢!”

????“臣遵旨。”韩晔再无话可说。

????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韩晔才退了出来。

????以二十三岁的年纪去窥探那只老狐狸的心思,连一句话一个表情都得小心翼翼仔细揣摩,他笑着的时候是什么意思,他语调上扬时又是作何算计,时刻都得提防祸从口出,时刻都要注意是否会让人抓住把柄。

????你明白这其中滋味么?

????吃饭、睡觉、说话、走路,没有一时不在监控之中,没有一刻不提心吊胆,哪怕他活得再坦荡无畏,也要使自己变成一个谨言慎行寡言少语的清冷之人。

????真羡慕盛京城的那些纨绔,做横行霸道的市井混混也好,做上不了台面的戏子也罢,哪怕做一个夜夜被丢入“醉巷”中醉鬼,也好过身处他所在的冠冕堂皇的位置。

????……

????在与百里婧擦身而过时,韩晔的眸始终直视着前方,将余光瞥见的海棠红身影忽略,脚步从容不迫,他身边跟着的是落华宫的小太监,引着他往御花园方向去。

????韩晔站在重重台阶底端,状似无意地回头一望,那个被众人簇拥着的小小身影已经到了紫宸殿殿门前,与他又隔了长长的触摸不着的距离。

????鹿台山上的那几年,他上山下山的时候她都陪着他,挽着他的手随他一起走,说是担心他一个人太寂寞,于是,那么长那么久的石阶走下来,她的腿功练得不错,不会像普通的女孩那样,稍稍走上两步就喊累。

????她总说,韩晔是她一生所遇见的最美好的人,她总是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她多么害怕失去他,可正是这个她眼里最美好的韩晔,给了她短暂的年华里最深沉、最难掩的痛。

????一日一日,一月两月,自他们在护城河畔分手的那时那刻起,她从未停止受伤,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人便整个消瘦了下去,也不复往日欢颜,现在连爬上那么短的台阶都需要两个人来搀扶……

????痛么?

????皮肉之伤是痛。

????鲜血淋漓是痛。

????而那看不见的、最深的痛早已沁入骨髓,撕心裂肺,只剩这一具残破的身体如同行尸走肉般继续前行。

????“落驸马,落公主正在前头等您。”

????引路的小太监见他停下脚步,久久未动,声音低弱地开口道。

????韩晔的星眸海一般深沉无风无波,微微颔首应道:“嗯。带路吧。”

????普通百姓家的女子出嫁后都会冠以夫姓,只有皇家才如此奇怪,皇帝的女婿以公主的名字来称呼,以示恭敬。

????“这只小兔子叫什么名字呢?嗯……收了这兔子当我们的儿子,韩晔是它爹,我就是它娘,它肯定要跟韩晔姓,不如叫它……韩小白?啊!不,不行,不能和我的名字一样,叫它韩小黑吧!”她一个人就可以絮絮叨叨很久。

????“白兔子叫韩小黑,以后再捉到一只黑兔子叫什么?”他眼皮跳着,却还轻问。

????“这个……扔掉!要不然,叫它韩小二,哈哈哈!”

????“……”

????多希望,以我之姓,冠你之名,或者,让你的名字成为我身份的象征。

????……

????韩晔走后,有太监上前,附耳对高贤说了些什么,高贤斟酌着对批阅奏章的景元帝道:“陛下,皇后娘娘今儿个一早上启程往西山的行宫去了,说是身子不大好,一边专心修佛,一边好生休养。”

????景元帝手中的朱笔停了下来,身子坐直,端坐在龙椅之上,素来含笑的面容沉敛下来,锐利的眸子闪过几分薄怒,可不一会儿功夫,他又将那怒压了下去,继续伏案批阅奏折。

????司徒珊,你再吃斋念佛也是无用,十年战场你杀了多少人,罪孽如何消得?一旦有了不顺心的事便离宫出走,朕已非昨日青年模样,还能经得住你多少折腾?

????“陛下,婧公主和婧驸马来给您请安。”

????外头,当值的太监禀报道。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