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 (15日二更)-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104章 (15日二更)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4:3Ctrl+D 收藏本站

????去往紫宸殿,必从御花园穿过,忽地从牡丹花丛中立起一个窈窕的身影来,颇欣喜道:“婧儿妹妹?好久不见哪。舒唛鎷灞癹”

????“奴婢给落公主请安。”

????百里婧精神不济,有些恹恹的,还未反应过来,身边的宫女太监们已经对那人行礼了。她从竹撵上偏头看过去,只见百里落着一身素色绣着浅紫花纹的宫装,正站在花丛中对她笑,百里落的手中捏着一朵牡丹,与她眉心的银锁珍珠相映,颇为明艳动人。

????真是好久不见罢。

????前日的蹴鞠赛上,她们一个在台下踢着生死攸关的蹴鞠,一个在台上与众人一起看戏,只当是彼此没有见着。

????百里婧还是一如既往对百里落没什么话可说,也不让太监停轿,只是居高临下地在人头上俯视百里落,淡淡道:“不打扰姐姐赏花了。走吧。”

????抬轿的太监们正要迈步,却被百里落拦住:“等一等。”

????说着,她从花丛中踱步出来,侧身时小心地提着裙摆,以防被花枝刮到。

????百里落发了话,那些太监不敢再动,可百里婧也下过命令,他们又不敢忤逆。两位公主不和的事实,从一个月前起,宫里头便人人知晓,此番两位公主好巧不巧地对上,不知会掀起何种风波来,因此,每个人都战战兢兢地垂首等着。

????百里落走到小径上,也不拦百里婧的轿子,却是挡在了后头墨问的轿子前,将去路堵住,横在了百里婧和墨问之间。

????她仰起头,笑意盈盈道:“前日蹴鞠赛过后,姐姐便十分想问候婧儿妹妹和妹夫,奈何天突然下雨,母妃又强留我在宫中住上几日,我便没去相国府上拜访。却不想,今日这么巧,婧儿妹妹和妹夫都入宫了,又在这繁花似锦的御花园内碰上……”

????百里落顿了顿,转身面对着百里婧,仍旧带着笑意:“妹妹为何要如此冷漠疏离,坐的那般高高在上,没说上几句话便要走,竟让姐姐觉得婧儿妹妹是嫌弃姐姐了。”

????在这些太监和宫女的面前说得如此楚楚可怜,她竟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百里婧的身上。百里婧素来是不喜争执的,因为从小与男孩子混在一起,性格也不由地沾染了男子的直率和豪爽,轻易不会与人计较,若真计较起来,她不会动口,只会动手。

????这个被百里婧忽视了十几年的姐姐,竟在她十六岁这一年横空出世般与她彻底对立,处处与她为难,她究竟是仗着谁的势力?

????父皇?

????黎家?

????还是韩晔?

????百里婧想不明白。她有太多的事想不明白。

????百里婧蹙眉盯着百里落,正要开口,却听墨问在竹撵上咳嗽了起来,咳得很厉害,他用绢巾抵着唇,神情十分痛苦。

????“墨问,怎么了?”百里婧的注意力被转移,关切地问道。

????百里落也看过去,还没出声,墨问手里的绢巾忽然朝百里落的方向飞去,绢巾上隐约有些不干不净的痕迹。

????百里落原本要上前的脚步迅速一转,躲过那飞来的肮脏的绢巾,将原本的道让了出来。

????墨问随即朝百里婧伸出一只手去,这意思非常明显,那些抬轿的太监们立刻会意,抬着竹撵往前走了两步,墨问总算如愿握住了百里婧缠着纱布的手,带到唇边轻轻一吻。

????二人完全忽视道旁的百里落,墨问的眼神满含温柔,她不嫌弃他,哪怕他病弱至此。

????太监们抬着竹撵继续行路,百里落在身后不咸不淡道:“婧儿妹妹,若是不想自讨没趣,最好不要现在去紫宸殿给父皇请安,也免得妹夫尴尬。”

????这是一声提醒,没带多少笑意。

????百里婧抿唇,似乎已猜到她的意思,偏头看向墨问,墨问一如既往地对她微笑,神情无限宽容。

????“多谢姐姐提醒。走吧。”百里婧高高仰起脖子,带着帝国公主才有的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傲慢,将百里落远远甩在了身后。她若是不在乎,便没人能让她尴尬。

????一行人穿过繁华小径,木莲回头瞧了百里落一眼,又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待那两乘轻轿消失在转角处,百里落狠狠掐断了手中的牡丹花枝,几根手指慢慢地收紧,一寸一寸,将那朵娇艳欲滴的牡丹掐出了红色的汁水来,而她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眸中也再无温婉,只剩下漫天的恨意汹涌翻滚,快要满溢而出。

????蹴鞠赛上,那些大臣注意的只是赛事谁赢谁输,那些后妃只为了讨好父皇的欢心才来蹴鞠场上凑凑数,而她,不同于他们所有人——

????她只想看看,这场赛事里,司徒赫如何置墨问于死地。

????墨问死了,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然而,对另一个人来说却息息相关,意味着那个人将会变成寡妇,成为出嫁一月便克死夫君的祸害!

????她怀揣着这样的目的去看蹴鞠赛,如愿看到黑衣队的司徒赫等人对墨问痛下杀手,那样凶狠的球肆意地对着墨问招呼。她可以墨家老二老三对墨问的恨意,也可以理解司徒赫想要杀了墨问的决心,连谢玄想要赢得比赛的野心也通通明白,却无法接受韩晔故意的松懈和迟钝——

????他可以在高手云集的蹴鞠赛上进了第一个球,怎么可能在后续的比赛中屡屡失去反击的机会?带着皇室队的几个半吊子皇子们只防不守,给黑衣队提供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时机,让司徒赫、谢玄等人把那结实的有力的蹴鞠往墨问所在的球门射去!

????唯一的解释是……

????韩晔也想墨问死。

????他自己无法动手,便借了司徒赫等人的手。

????皇室队的输赢都不算什么,他从未放在眼里过。

????那么,墨问的生死呢?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的病秧子,他有哪一点让他看不顺眼,非要他死不可呢?

????为什么呢?

????她不需要自己去挖掘答案,答案自己送上门来。

????她是他的妻,满场那么多的男人,她自然只将目光胶着在他一人身上。可是前面的球踢得再顺畅,传球、闪让、射门全都无懈可击,却在那道红色身影出现时脚步一顿。

????怎么?韩晔,心疼了么?

????看到你潜心要利用的局被人破了,看到你昔日死心塌地的小情人为她的夫君挡下重重一击,这伤可能伤及肺腑,心疼了么?

????看到她拉着夫君的手离场,又情意绵绵地携手入场,看到她一身男装站在你身边,独独对你没半句话可说时,心疼了么?

????没什么可装的了,韩晔。

????若非心疼,她要伤便伤,就算你离得再近,也轮不到你来救她,昔日那一剑之仇你若还记得,你若当真,便该与她断绝所有关系,怎么会在她快跌倒时拦腰一抱?

????多亲昵的一抱啊!

????力道和角度都用的正好,看起来亲昵得像是打情骂俏的情人!

????配合得多么默契的传球和射门啊,像是在此之前就已经练过许多次,若非融入骨血,这本能从何而来?

????不过,可惜,真是可惜,百里婧永是那高傲的嫡公主,她不会领你的情。看她宁愿被利器穿透后背,也不愿你伸手救他,那一瞬间,你是什么滋味?

????生不如死?

????呵呵,终于,温雅如玉的晋阳王世子方寸大乱,从未有过的重重失误……不是很能忍么?不是一直深沉淡漠如潭似海么?为什么连直视她都不敢了?

????漫天的大雨落下来,别人有夫君牵着走,身上没有被雨水打湿,你,韩晔,凭什么拒绝你的妻为你撑的伞,径自走入暴风雨中?前方只是她的背影而已,你却不肯放过,踩着**的脚印也要追过去,却看不到她的脚上穿了另一个男人的靴。

????你有什么资格?!

????你以什么身份?!

????晋阳王世子不过是个摆设,以质子之身入盛京,你若是想要权势,想要在朝中立足,便只能依附黎家,婚姻虽不带感情,但你这戏做得未免太粗陋了!

????百里落想起蹴鞠赛上那些后妃问的话,问她何时会有子嗣,怨恨便排山倒海而来,将她笑意盈盈的眼眸完全覆盖住,不由地伸手抚上了左手臂的位置,夏衫薄透,那里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且随时可能被人识破的秘密……

????为了守住这个秘密,她必须得不择手段!

????“公主。”

????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百里落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侍女春翠,她忙将抚着左手臂的右手放下,面色如常地问道:“何事?”

????“贵妃娘娘说,等七殿下下了学,一起用过午膳再回晋阳王府。”春翠气喘吁吁道,“奴婢已与当值的公公打过招呼了,待驸马爷从紫宸殿出来,便领他去朝晖殿,公主可不必在此等候了。”

????听到“紫宸殿”三个字,百里落的眼眸一闪,眉心拧成一个小结,她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替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一饮而尽,捏着青瓷杯,道:“本宫就在这儿等着驸马出来。”

????……

????韩晔出了紫宸殿时,墨问和百里婧的竹撵刚刚停在殿门前。

????------题外话------

????+_+凌晨2点,总算写好了二更。等审核。

????碎觉去。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