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7章 (一更,补昨天)-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097章 (一更,补昨天)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3:26Ctrl+D 收藏本站

????你曾羡慕过的最平静悠远无忧无虑的时光……是在什么时候?

????七岁以前的记忆大都模糊了,只记得母亲大红色的华美而艳丽的锦袍,云髻高高挽起,那是帝国最尊贵的嫡公主才有的雍容华贵。舒唛鎷灞癹然而,母亲在提起司徒家时,美丽的容颜总是会带上点点愁绪,若有似无,难以掩藏。

????那时,司徒家的家主已经是当朝一品骠骑将军,此时的晋阳王府还被唤作“公主府”,盛京城西的官员街比现在要冷清得多,司徒家的小辈男丁也不止司徒赫一人,他记得,司徒赫还有个堂兄。

????并不是所有的混混一开始都可以做得了老大,司徒赫之前,他的堂兄司徒睿便是那群混混中的第一人。官员街的孩童不多,他无聊了与同胞的弟弟出府寻找玩伴。

????那天,远远瞧见一群孩童在踢蹴鞠,八面皮制的圆球在他们脚下穿花似的游走,弟弟很感兴趣,挤上前去,要与他们同玩。孩童年纪虽小,却那么认生,他们五六个人停了脚下的蹴鞠,司徒睿带头问他:“你们是谁家的?”

????弟弟急切地脱口而出:“公主府的!”

????司徒睿与司徒赫对视了一眼,忽地将手中的蹴鞠朝他俩砸过来:“公主府的?我们司徒家不带公主府的人玩!谁让你们姓韩!”

????谁让你们姓韩……

????七岁那年,那道圣旨念罢,公主府被抄,他们举家被驱往北郡府,那个太监也低声骂了一句:“谁让你们姓韩。”

????北郡府有茫茫的大草原,一望无际,每年的秋天,鸿雁南飞,母亲都会站在城楼上看着南国盛京的方向,她仍喜欢穿一身大红色的锦袍,发髻还是梳得很高,与从前一般无二。

????可每每看到母亲愁容惨淡的样子,他都忍不住想,会不会有一天,母亲会从高高的城楼上跳下,衣裙飘飘,像每年夏天漫山遍野盛开的红色虞美人?

????……

????十八岁他以外藩质子身份回到盛京,景元帝赐的宅邸偌大,却并不是新建的宅子,只是将十年前陈旧的“公主府”更名为“晋阳王府”罢了。

????那一天,他独自一人从护城河边走过,看到一群人在放风筝,其中有一对特别扎眼,高个子的少年和矮小的小女孩,两个人都着一身火红,从衣饰上来看,家境应该相当不错。

????他忽然便停下了脚步,想起年少时曾带弟弟去放风筝,风筝虽然只是那么普通的小物什,却也能让他们玩上一整天而不亦乐乎。

????然而,不一会儿,红衣少年突然将手中握着的风筝线丢下,折身就要走,那些正各自放着风筝的男孩子都在劝他:“司徒,别去了!你去了也赢不了!”

????“是啊,听说那人是大兴国第一美貌,我们这些人连他的边儿都抵不过,你去不去都一样啊!你打我,我也要说!”

????“……”

????种种的言语虽然带着劝,更多的却夹杂着怂恿,使得红衣少年更加难以收敛,脚步越走越快。这群人中唯一的那个女孩还在摆弄她的风筝,她人小,力气也小,风筝飞得远了便握不住,她终于高声叫道:“赫!赫!快点!快点过来!风筝要飞了!我手痛!拽不住了!快点!”

????比方才千万句的劝还管用,红衣少年迈出去的步子又折回,从背后握着女孩的两只手帮她把风筝稳住,女孩扭头看着少年,一副认真的样子,语气笃定,嗓音清脆:“赫,你不用去了,也不用和他比,放心吧,那个叫韩晔的人肯定没有你好看!”

????红衣少年顿时咧开嘴笑,英俊的眉宇间满是自得,将方才那些男孩的怂恿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笑道:“婧小白说是,那就是。”

????十年过去,司徒赫已经不认识韩晔,而韩晔就站在护城河畔的垂杨柳下,不远不近地听着别人或好或坏地评价他,他没折身离开,也没像十年前那般自讨没趣地道一声:“可以带我一起玩么?”

????他们会不会嘲讽地看着他,然后再次嗤笑反问:“谁让你姓韩?”

????十八岁,只剩下一肚子的不合时宜,连少年时懵懂无畏的性情都丢了。他如此羡慕司徒赫和婧小白的时光,不用与任何人相比,他在她心目中最好看。

????十九岁,红衣女孩贸贸然闯上鹿台山,她才刚来一个月,却日日去后山偷听他吹笛,又每每因此耽搁时间致使晚课迟到,而被罚扎马步担水锄草……反正,师门内不轻不重的惩罚她都受过。然而,她屡教不改,照旧还是每日都去后山,一直坚持了半年,他吹笛子时她都在。

????女孩太执着了其实很招人烦,尤其还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他烦了她,不再去后山,她也不纠缠,只是日日清晨给他送上一盘从后山新摘的果子,鲜艳而甘甜,或者,摘一支新鲜的碧桃花插在瓶中,摆在他的窗台上。

????鹿台山上的岁月真漫长,与遥远的北郡府凛冽的寒风呼啸不同,与盛京潮湿繁华的热闹也不同,他每每推开竹窗,瞧见的都是活泼的生机,或一抹躲躲藏藏又小跑而去的红色身影。

????春、夏、秋、冬,分明的四季由一个女孩日日送来,她的眼睛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景致,看着她每日送来的东西,便会知晓时光走到了哪里,山上开了什么花,叶子是否已黄了。

????然而,那天早上,他推开窗却没看到她送来的任何东西。窗台上没有,地上也没有,一片空空落落。

????他垂下眼睛,捏紧腰间的笛子,不知是怅然还是自嘲,勾唇笑了。

????那么小的女孩,没有了耐心,自然也就不再来了吧?何况,他从未给过她任何回应,她心灰了也说不定。脑子里突然便忆起那年在盛京的护城河边,她对司徒赫说:“赫,你不用去了,也不用和他比,放心吧,那个叫韩晔的人肯定没有你好看!”

????其实,那个叫韩晔的人……

????也从未觉得自己有多好看,他从未觉得他的外貌值得赞美与恭维。

????早课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婧小白一夜未归,师父已经让人四处去找了。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从刚坐定的椅子上站起,脚步匆匆地奔向后山。他从前练笛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林子深处有不少的奇花异草,然而,也有飞禽猛兽出没,所以,猎人们常常会在此处设下陷阱。

????山中雨后的清晨,草木都是湿的,他的鞋和衣摆早已潮了,终于,看到她的一只鞋挂在一截断了的枯枝上。

????心忽然就提起来,他拨开一层枯枝杂草,一处塌下去的陷阱顿时露了出来,他俯身往下看,见她的人正坐在深深的坑洞里,一只手按着左脚的脚腕,另一只手却捏着一枚碧绿的叶子,凑在唇边吹着,破碎的调子隐隐约约听得出是他曾吹过的曲子。

????已经被困陷阱,她却不慌不忙,没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吓得哇哇大哭,他心里一松,两手捏断了一截枯枝,发出“咔”的一声脆响。洞底的女孩听到声音抬起头来,见到他,大大的眼睛瞬间亮了,身子前倾,惊喜地唤道:“大师兄!”

????上鹿台山习武的人,学制最多为五年,五年一过,无论有没有学出名堂,师父都会赶人,他们这一批的师兄弟以韩晔为长,个个都唤他大师兄,这个称呼他已经听了两年,却从没有一声如此刻这般触动他的心弦,一遍一遍地在心底回荡,始终停不下来。

????他蹙着眉看她,扯了根藤蔓,滑入窄窄的坑洞中,离地越来越近,才发现她的左手心都是血,左边的脚腕处一大块的皮肉露在外面,她的人还笑眯眯的,毫不害羞地仰头问:“大师兄,你特地来找我的么?”

????他落在地上,看到猎人用以捕猎的夹子被掰开丢在了一边,铁夹子上也是血,正值春末,什么猛兽毒物都已活了,他还在铁夹子旁看到一条被石头砸在七寸上的青色毒蛇。

????她的胆子大得出乎他的意料,却也让他的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蹲下身,撕碎了衣衫的一角将她的脚腕扎紧,随后一言不发地将她抱起,跃上洞口,一步一步往树林外走。

????被他抱着,她起初有些害羞,身子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还时不时拿眼瞟他,后来见他扳着脸不高兴,又从怀里掏出个毛茸茸的东西来,小心翼翼地摊开手道:“大师兄,送给你好不好?”

????他低头去瞧……

????一只小白兔,缩着两耳窝在她的手心里。

????二十岁的弱冠成人礼,这只小白兔,是他收到的唯一一样礼物,他这才恍惚知晓,早上推开窗没瞧见她送来的东西时为何会那般失落。现在,总算不再失望了。

????“以后,不准再来这片林子。”他没说要不要这只兔子,也没说喜不喜欢,而是严肃地命令道。

????女孩点点头,有点失望,把小兔子又放回怀里,垂下脑袋,轻声道:“昨晚我以为我要死了……”

????他脚步一顿。

????“但我总觉得第一个找到我的人……不会是大师兄……”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