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6章 (二更)-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096章 (二更)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3:21Ctrl+D 收藏本站

????木莲抓了药回来,煎好送到房里来,已经傍晚时分了,百里婧却还未醒。舒唛鎷灞癹

????木莲是婧公主的贴身侍女,不用禀报便可入内,她掀开层层纱幔闯入时,见墨问正坐在床头给婧小白敷着冰块,冰块用厚棉布包着,且和婧小白的手掌之间隔了很厚的一层,不会轻易冻伤。

????墨问已经换过了衣服,一身素色外衫,披散在肩头的长发还有些潮湿,因为冷,他的脸色越发地苍白,连唇也一丝血色都无。听见脚步声,他朝木莲来的方向看过去,沉静的眼眸温和且无辜,不带半分凛冽。

????这种无害的外相,让木莲的困惑又深了一层。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何时是真,何时是假?

????“咳咳……”

????墨问咳了一声,声音沙哑,十分难听,不像个正常人会发出的,又因为冷,嗓子更比平时哑了几分。

????木莲微微福了福身,将药放在一旁的高几上,立在床边道:“驸马,公主有我照顾着,你回去休息吧。”

????墨问冲她露出淡淡笑意,却固执地轻摇了摇头,双手还是没放开冰袋,冰袋被他按在掌心,没有棉布的包裹和阻隔,相比于百里婧手腕处的白净颜色,可以看出墨问骨节分明的手指冻得发青。

????墨问摇头的意思很明显,他不走,他要留在这里。

????木莲的脾气暴,从未将这个病驸马放在眼里过,语气顿时重了些:“驸马的身子本就弱,若是不慎病倒,又要让公主为你操心,到时候更加不得安宁了!驸马若是为公主好,就回偏院歇息吧,这里有我们这些丫头照看着,不会有事。”

????墨问垂下的眼眸一眯,隐约浮起层层杀意。

????“木莲姑娘,你怎可如此同大公子说话?真是不分尊卑!婧公主难道都没有教过你规矩么?”远山刚入屋内,就听到木莲如此说话,分明带着埋怨,不由地连声责问道。

????今日一大早,远山急急闯入凌云寺,为了墨问参加蹴鞠赛的事将正在礼佛的婧小白匆忙叫回,连皇后娘娘和住持大师等高僧都撇下了。

????婧小白当时走得急,司徒皇后不让她走,命禁军拦下,婧小白却不管不顾,打退了禁军,径自闯过层层守卫下山去了。木莲和远山碍于禁军的阻拦,都没能追上去,然而,木莲却看到司徒皇后的脸色着实很差。

????如果不是在寺院重地,扰乱佛门清净的远山很可能都无法活着下山。而且,无论是之前墨问所喝的药,还是此番婧小白被支开时墨问恰好被“请”去参加蹴鞠赛,都可以看出司徒皇后对墨问的态度——杀之无妨。

????若非有人默许,朝中的大臣、蹴鞠场的内官,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将病弱的婧驸马请上蹴鞠场?守门说来好听,不需要耗费体力,其实却是个只能站着不动让人随便打且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动位置。

????木莲不知赛场上的具体情况如何,单看结果,婧小白弄得浑身是伤昏死过去,而病驸马安然无恙能走动能疗伤,那么,肯定是婧小白将墨问救了,且为了他而弄出一身伤,这个结果,又要给多少人带来刺激?

????木莲是山野之中长大的丫头,从来不是好惹的主,对待老四墨誉时没尊没卑,对待毫无压迫感的墨问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此刻更是瞧着墨问主仆不顺眼,对着帐外道:“远山,你这奴才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婧公主的卧房!驸马没有教过你规矩么?”

????如此盛气凌人且挑明了的不满,让远山气得捏紧了拳头,而墨问正思虑着如何应对时,百里婧的手一动,突然睁开了眼睛。

????墨问忙折身看向她,木莲瞥见墨问的举动,也回头朝百里婧看去,见她醒了,木莲忙跪在床前,紧张地问:“婧小白,你怎么样了?”

????声音比刚刚小了许多,也温和了许多。

????百里婧眉心拧着,抽回正敷着冰块的手,强撑着胳膊想要起身,却被墨问按住了身子,动不了,保持着侧卧的姿势。百里婧这才将目光看向墨问,她张了张口,声音弱的很:“我要起来……”

????墨问摇头。

????“让我起来。”百里婧到底是习武之人,这点伤算不了什么,还是有足够的力气推开了墨问的双手,见她撑着床的双掌不便,木莲忙扶着百里婧坐起身。

????百里婧扭头,看了看窗外,却什么都没看到,只好问:“什么时辰了?天亮了么?”

????木莲柔声道:“天快黑了,雨也停了,你已经躺了一下午,饿了没有?药和粥都熬好了,先喝哪一样?”

????百里婧眼神迷离,又问:“还是四月十五么?”

????“嗯。”木莲应。

????百里婧遂不再挣扎,安静地靠在了木莲肩上,过了一会儿,轻声问道:“十五了,天上有月亮么?记得带小黑去晒月亮,但千万别把它弄丢了,要不然,三师兄会把它烤了吃掉。”

????“……”木莲听罢这话,沉默了一会儿,咬着唇狠狠点了点头,应答的声音都小了:“嗯。”

????至此,墨问才知,她说的是胡话,神志半清醒半糊涂,她记得是四月十五,却不记得那只叫小黑的白胖兔子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被她下令丢了。这个四月十五,是哪一年的四月十五?

????百里婧笑了,全然忘了身上的伤痛:“喝完药我就睡,醒了,大师兄也该回来了,是不是?”

????木莲抬眼看了墨问一眼,随后柔声应道:“嗯。喝药吧,睡一觉就好了。”

????百里婧捧着木莲端过来的药碗,一口气将汤药喝下,随即裹紧薄被,身子侧向里头,乖乖地睡了。

????木莲一只手持空了的青瓷碗,另一只手为百里婧掖了掖被子,就蹲在原地对墨问道:“驸马,公主要休息了,手心里的瘀伤隔一个时辰木莲会为公主冰敷一次,驸马大可放心。”

????墨问的脸上半丝情绪波动都没了,也根本没打算留在此处,起身拂开层层纱幔和帘子缓步往外走去。

????魔障太深,现实中她已经认了命,可以在面对旧情人时做到镇定自若,然而,神志不清时,她还在继续着从前的美梦,和旧情人在一起的种种她记得那么清楚,以至于睡梦中无数次地重演,怕是连她自己也无力阻止。

????暴雨过后,地上又湿又滑,墨问踩着软泥入了偏院的月洞门,步伐匆匆,远山在身后急追,却还是有些跟不上。

????进了桃林,周围的阵法大变,墨问忽然停下脚步,出声道:“让孔雀和黑鹰来见我。”

????远山惊讶不已,三年了,主子从未主动召见过黑鹰孔雀,是不是要启程回去?又是惊又是喜,远山忙不迭地应:“……是!远山这就去!”

????就在当日百里婧落水的小池边,墨问负手而立,忽地两道黑影在他身后跪倒,齐齐唤道:“属下拜见主子!”

????墨问没回头,也未让他们起身,他天生高高在上,辽远而空阔的声音像自远方传来:“法华寺地宫查得如何?”

????左侧的纤细黑影答道:“不止一股势力在查,但是,法华寺的藏经阁被重兵把守,门禁森严,轻易不得入内,药师塔距藏经阁不过百步之遥,属下只入内一次,发现药师塔七层灯室亮有四十九盏长明灯,除此之外,并无异常。”

????“四十九盏长明灯?”墨问沉吟了一声,“作法招魂?”

????“想必如此,孔雀会继续探查究竟!”那纤细黑影垂首道。

????右侧的黑影魁梧,见墨问再不开口,便问道:“主子,您要启程回去么?今日您的处境凶险,属下万分担忧,好在您最终化险为夷。可您若再不回去,白家的人恐怕会一日比一日猖狂,如今北上的门禁已封,再这般下去,主子恐怕会……”

????“会回不去?”墨问替他说完,随即嘲讽般朗声笑了:“就凭白家?薄延若是处理不了这些小事,他可以自刎西江了。”

????两道黑影对视了一眼,纷纷噤声。

????墨问看着空中的那轮圆月沉默良久,想起方才他的妻那一声做梦似的呓语:“十五了,天上有月亮么?”

????天上的月亮有多圆,他的愤怒与不甘便有多深,昨夜的朦胧情丝此刻一片冰凉,被她兜头浇下一盆又一盆的大雨。

????“边疆近日似乎平静了许久,东兴的将军皇子都有工夫玩蹴鞠了。一月之内,我想看到东兴手忙脚乱。”墨问望着月亮的黑眸寒波生烟一般冷凝,与他平日里的沉静无害完全不同。

????两道黑影俱惊道:“薄相他不会……”

????“薄延若是敢不从,就杀了他的那只九命猫。”墨问的身子纹丝不动,语气越来越冷:“白鹿若是不从,就告诉她……我正在回去的路上。”

????孔雀、黑鹰察觉出男人的坚决,丝毫不像在开玩笑,看来今日的蹴鞠赛真的惹恼了主子,可是,边疆一乱,受益的是谁?暴露行踪,受损的是谁?主子为何变得如此急躁且糊涂?

????二人迟疑着,终于还是垂下了脑袋应道:“属下遵命!”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