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3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093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3:4Ctrl+D 收藏本站

????冲击力太大,熟悉的身子被大力反弹开,急急往后倒退了几步,后背撞进他怀里,低低闷哼了一声。舒唛鎷灞癹墨问身子一僵,低垂的黑眸一缩,忙伸手将怀中人扶住。

????“婧小白!”

????司徒赫大惊失色,对那抹海棠红急唤出声。

????不仅是司徒赫,球场上、看台上所有的人都被眼前所见震惊,百里婧着一身海棠红宫装,长裙飘飘,发髻高高挽起,乌发上插着一支彩凤金钗,脚上着一双绣花翘头的宫廷鞋履,这装束,只有嫡公主才敢如此张扬,而这身打扮本该端坐看台之上与皇室共赏赛事,或者在凌云寺中为大兴江山社稷祈福。作为一位嫡公主,她理应端庄贤淑,不失帝国风度,可是她却没有遂了众人的心愿,在这女人多数不愿涉足,而男人冲锋陷阵的地方横冲直撞来了!

????百里婧赤手接住司徒赫的一脚蹴鞠,在场的人都有些胆寒,聪明的人会躲,再不济的人会用脚借力,谁会傻到不偏不倚地生生受了。

????百里婧稳住身形,大口喘息,将手里抱着的蹴鞠随手扔在了地上,偏头咳了一声,唇角渗出一丝血来,她抬起袖子随意一抹,回头对上墨问的眼睛,柔声问道:“受伤了么?”

????她这一扔,司徒赫的射门便算是败了,不得分。

????墨问低头直视着她,唇边一丝笑意也无,全然不似平日的温雅,百里婧只当他吓着了,牵起他的一只手,握得紧紧的,折身对看台上道:“父皇,驸马身子不好,已经比了大半场,得休息了,儿臣请求替驸马上场。”

????看台上的人望望百里婧又望望景元帝,皇室队中途插了个人进来,使原本必胜无疑的黑衣队失了一球,这应当算是犯规。

????然而,景元帝却没半分恼怒,威严而锐利的双眸似有笑意,问道:“婧儿,你这身红妆如何替夫上场啊?”

????这一问,就是允了的意思。

????百里婧跪地拜谢道:“多谢父皇成全!儿臣这就去换过衣服,请各位稍事休息。”

????说完,拉着墨问朝东侧的角门而去,这个蹴鞠场她太熟悉了,不需要太监指引,都知晓该往哪里去。

????墨问由她牵着,神色还是没缓过来,眉头微微锁着。

????司徒赫那一声惊慌失措的唤没得到百里婧的回应,心里堵得难受,喉咙也卡着,谁也没有交代,也顾不得任何人的眼光,抬脚朝百里婧远去的方向追过去,黎戍拽不住他,在原地气得跺脚:“喂!赫!你去哪儿?!你这个叛徒!”

????入了角门,百里婧换了身皇室的球衣,内官却说蹴鞠场准备的新靴子不够,没法换下她的绣花鞋,而他们这些内侍和宫女的鞋子又不大干净,顿时为难地看着百里婧,等她发怒。

????百里婧却没生气,走到静坐着的墨问身边,蹲下身道:“靴子脱下来给我穿。”

????墨问的一身球衣还没换下,后背被汗浸透,凉飕飕的冷,他不知在想什么,脸色苍白,心不在焉。听见百里婧这么说,他没有异议,顺从地抬起脚,百里婧替他把两只脚上的靴子都脱了下来。

????内官随即为墨问拿过他早上自穿的鞋,让他换上。又比对着百里婧的脚,在墨问脱下的靴子里垫了一层又一层的棉絮,才重新递给了百里婧,百里婧随后穿在了脚上,勉强合脚,比鞋底带着高度的宫廷翘头鞋方便多了。

????百里婧一边弯腰穿另一只,一边吩咐道:“带驸马去把汗湿的球衣换了。”

????内官应了,对墨问一俯身,做了个恭敬的“请”的姿势。

????墨问看着百里婧脚上的靴子,眉头锁得更深更紧,起身随内官去里屋换衣服去了。

????百里婧刚将两只脚都穿好靴子,司徒赫便闯将进来,急急拉过她的手,道:“婧小白,让我看看!”

????百里婧立刻手握成拳,不让他看掌心,大力一挣,推开司徒赫的手,别开头不去看他。

????如此明显的拒绝,让司徒赫心里猛地一痛,他梗着嗓子,重复着一字一句道:“婧小白,让我看看你的手。”

????百里婧双手都捏得紧紧的,扭头看着司徒赫,眼眸中掠过深深的失望,哑声低低的:“赫,你想杀了他,你真的想杀了他……要是他被你那一球打中,就真的活不成了!”

????“活不成又怎样!他死了,你就自由了!”司徒赫一恼,高声喝道。

????百里婧咬唇,反问道:“所以,你让母后带我去凌云寺?就是想把我支开,好对墨问下手?往年你根本不会参加蹴鞠赛,你们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人,每一球都往他身上砸,他不过是个病人,他怎么躲?他往哪里躲?!赫,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我不想让你变成这样!我现在就很自由,过得很好,你为什么总觉得我过得不好?你为什么总要替我操心?!”

????她一声比一声语气更重,砸在司徒赫心口上,心脏的位置无声地绞痛着,司徒赫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半晌才苦笑道:“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总要替你操心?婧小白,先是韩晔,后是墨问,你喜欢了谁就死心塌地的,恨不得天塌下来也替他们顶着。我越长岁数越招你厌烦,像个老妈子似的在你耳边絮叨,怕你受伤,怕你受苦,怕你被辜负,到头来,在你心里,他们却都比我重要,是么?你愿意受伤,愿意受苦,就是不愿意好好的让我放心……”

????司徒赫接连说道,直至再也说不下去,凤目的余光瞥见墨问的藏青色衣角从里间走出,司徒赫没再看百里婧的表情,猝然转身进了甬道,回了蹴鞠场。

????百里婧本能地伸手去扯司徒赫的衣袖,奈何司徒赫走得快,她竟没扯住,眼角有泪,未滑落之前,她自己抬手抹去了。听见身后有脚步声,百里婧回头,对正走来的墨问笑道:“我去比赛了,让内官领你去看台上坐?”

????墨问却上前两步,摇了摇头,牵过她的手,正要像平时一样在她的掌心写字,一垂眸却发现她的掌心一片青紫,刚刚与蹴鞠接触过的地方没有一块完整,皮肉里头充了血,看起来异常骇人,可见司徒赫那一球下了多狠的力道。

????百里婧要抽手,墨问却不放,一手轻托着她的掌心,一手在她手背上写道:“我想在内场看着你,不想去看台上。”

????百里婧笑笑,没拒绝:“好。”

????两人携手入了蹴鞠场,一直到百里婧踏入蹴鞠比赛划出的场地,旁人止步,墨问才松了手,内官搬了把椅子,让他坐在场内。

????百里婧径自朝皇室队走去,她的脚上穿着墨问的大靴子,那高高的公主髻已经改作普通的男子髻,只在头顶处揪成一团,颇为简洁。

????见她入场,场上、看台上也稍稍安静了些,百里婧却没走向球门,反而停在韩晔身边,却没对韩晔说话,而是将方才墨问戴的手套递给四皇子,道:“四哥,我记得你的守门技术不错,不如去守门吧。”

????“好。”四皇子为人内敛,欣然接了手套,往球门走去。

????百里婧又对满头大汗脸色发虚的七皇子道:“七弟,踢了这么久腿疼了吧?去和五哥一起防卫,我来替你。”

????百里婧从小在男孩堆里长大,她的蹴鞠是司徒赫教的,无论是腿上功夫还是战略布局都比他们几个皇子要好得多,不学无术的恶少年,她也算其中一个。

????七皇子百里明煦被母亲黎贵妃和姐姐百里落教育,要把当初受了百里婧的那一巴掌连本带利地还回去,可是孩子气说忘就忘,别的地方也许还会想起来不服气一番,可在这蹴鞠场上,面对百里婧如此肯定的口吻,他抬了抬确实很痛的腿,忙不迭地点头:“嗯。好!”

????防卫虽然也需要实力,但若是次头球进攻得当,他们会少受很多罪。

????皇室队简单调动了一番,还是三皇子为球头,四皇子守门,七皇子和五皇子防卫,次头球就变成了韩晔和百里婧二人。开球前众人按照“一二二一”的队列站好,百里婧与韩晔离得很近。看台上的人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议论,看向他们俩的目光却很微妙。反目的旧情人此刻需要并肩作战,从前在所有人面前大闹的婧公主能平静地面对么?队友之间需要互相配合才能踢好比赛,他们之间可能有默契么?

????黑衣队的队列还是没变,只是众人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司徒赫由原本一心一意想致墨问于死地,到此刻的心灰意冷,比赛胜负如何,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黎戍的心始终不变,无论对面站的是谁,都改不了他来玩玩的初衷,他只是担心司徒赫,不停地拿胳膊肘暗暗去捣司徒赫,司徒赫没反应,他低低骂了一声:“婧小白在对面,舍不得踢了?瞧你这没出息的样!”

????谢玄是一心想赢比赛,他是盛京蹴鞠社的现任社长,已经在兄弟们面前夸下了海口这回要赢个漂亮,如果输了赛事,那就栽了跟头了!方才被病秧子墨问气得不轻,这会儿必须得大大方方地使出全部的功夫来!

????墨家老二、老三见到百里婧比看到墨问还要恼火,十几日前的百里婧将他们的妻踹下水,又将他们的手腕拧得脱臼,脖子差点放干了血,在相府的下人们面前丢尽了颜面,如此新仇旧恨怎能不报!

????场上比分二比一,各就各位,又是一阵锣鼓敲响,裁判扬起了开球的旗帜,将蹴鞠往空中又是一抛,尖着嗓子宣布道:“比赛继续!”

????负责计时的太监早已将剩下的时间算出,这会儿,盯着漏壶,继续计时。

????这次的比赛较之上一场总算公平了许多,球由黑衣队的谢玄率先抢到,但被韩晔夺了去,蹴鞠在他脚底下带了一段路,传给了前方的三皇子,靠近南边场中后方时,又被墨觉勾着,颠了几颠,还没热,又到了百里婧脚下,

????百里婧转了个圈,发现左右前后都是包围,此时,就各人站的位置来看,最适合的就是传给韩晔……遂不假思索,灵巧地用脚后跟将蹴鞠踢向韩晔,韩晔随即凌空而起,借势将蹴鞠射向球门,司徒赫消极比赛,蹴鞠从他身边擦过,他也毫无抵挡的意思,竟失了挽救的机会。

????墨誉在蹴鞠朝他射来时,张开怀抱一扑,被蹴鞠上的巨大力道震得撞在了球门上,蹴鞠落地,却还在球门的禁区内。

????皇室队得一分。比分再次拉平。

????人声欢腾,这记球踢得漂亮,韩晔和百里婧二人配合得相当默契,并不是每个人都敢在比赛时用“蝎子摆尾”这一花哨怪招,而百里婧喜欢。

????当年在鹿台山上,师父十分严厉,禁止他们玩乐不学无术,百里婧在盛京时和司徒赫他们玩习惯了,久久不踢蹴鞠便有些心痒,木莲有次下山给她带了只蹴鞠回来,她欢喜极了,偷偷拉着韩晔去后山玩蹴鞠。

????韩晔的蹴鞠功夫与赫不相上下,但他的花样没有赫多,她玩久了知道自创招数,用脚后跟来踢球,还笑嘻嘻地说,这叫蝎子摆尾!

????韩晔接住她的歪球,蹙眉在她脑袋上重重敲了一记,道:“以后不准用这种踢法,若是一个不小心,你的腿就折了!”

????其后她屡教不改,玩的兴起时便忘了韩晔的教训,还是照旧踢她的“蝎子摆尾”,不忘指挥:“韩晔,以后要是我踢蝎子摆尾,你要接住哦,我这叫虚晃一招,吸引对手的注意力,他们肯定都会看我的脚后跟,你再趁机射门,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嘿嘿,这不算狡诈吧?”

????韩晔清淡的眸柔和,眉梢上挑,叹气道:“师父禁蹴鞠,不尊师命者严惩不贷,丫丫又想去碧桃树下扎马步?”

????她那时候脸皮真是厚的很无敌,师训也吓不着她,她猛地扑进韩晔怀里,抬头轻咬他的下巴,不讲理地纠缠道:“韩晔也踢蹴鞠了,要扎马步一起扎,韩晔跑不了的。”

????韩晔低头望进她的眼,一本正经地问:“我也去扎马步,谁抱你回去?小无赖。”

????她不满地咬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仰视着韩晔清淡的眸,忽地咧嘴嘻嘻一笑,双手将韩晔的腰搂得更紧,身子左右晃着,好不得意:“无赖就无赖,韩晔喜欢小无赖。扎了马步,韩晔就没力气了么?那小无赖抱韩晔回去也行啊。”

????韩晔原本还面无表情的面容立刻就破了功,爽朗地笑出声,平日里清淡的星眸闪出柔和而温润的光亮来,拉着她的手,再用脚挑起地上的蹴鞠,沿着后山的石阶和潮湿的丛林往回走,声音里还是带着笑的:“小无赖,不扎马步能自己走么?”

????爱人之间总是有那么多亲热的昵称,无论那个词是褒是贬,从爱人带着宽容和宠溺的口中叫出来,通通都那么甜蜜那么温柔,听了一遍还不够,想一直一直听他这么叫她。

????她亦步亦趋地跟在韩晔的身后上山,突然良心发现似的乖起来:“韩晔,其实,你牵着我,我就可以走很远的路的,不用抱,也不用背,你别放手就好了。要是你突然放了手,也许我不会摔下去,可我就不认识回去的路了……师父说鹿台山上又有虎,又有狼的,吃了我怎么办?赫在那么远的大西北,他想来找我也赶不及……”

????韩晔没回头,却在笑,打断她的话:“胡思乱想什么?小无赖的手攥着我的手这么紧,我怎么放得开?”

????“哈哈哈!”她在韩晔身后大笑,为自己的无赖行径,两只手将韩晔的大手攥得更紧,“韩晔,以后咱们离开鹿台山了,一起去找赫踢蹴鞠吧?我们三人一组,夺了蹴鞠社的第一把手吧!”

????韩晔应:“好。”

????“我踢‘蝎子摆尾’的时候,你要接住,趁机射门,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好。”

????……

????“好!”

????来自看台上的阵阵喝彩,将记忆里那个清淡却温柔的回应冲断,百里婧看了眼韩晔,他也在看她,可不过一瞬,他便移开了目光,小跑着朝中场而去。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