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7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087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2:32Ctrl+D 收藏本站

????他的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在门外,终于,出声打断她:“要说的,方才已经说清楚了,韩晔是将要娶妻之人,不想再与旁人有任何瓜葛,从今往后,别再来晋阳王府了。舒唛鎷灞癹”

????他说着便抽回手,另一只脚也迈过了门槛,然后,身后的门“轰隆”一声合上,将她彻底挡在了门外。

????绝望么?

????爱,就是深刻的绝望。

????景元帝对驸马遇刺之事只字不提,对法华寺更名镇国禅寺一事一语带过,却对一个掌管内务礼仪的正五品小官如此器重,在旁人看来也许不觉得,只当是圣上忘了,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他到底针对的是谁。

????正三品的朝臣无事可做,韩晔如他的人一般,从不去挤热闹,也不与人搬弄是非,独来独往地去到碧波阁中饮酒,白日去,傍晚归,只是自那次遇刺之后,他的身边便多了两个随从。

????……

????黎戍随那个太监去往原来的钟鼓司,在皇城中较僻静的一角,一路上那个小太监话都不多,问一句答一句,木头似的。

????黎戍虽然对男人有特殊的爱好,可对这种不男不女的阉人,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索性不再问了。

????钟鼓司和教坊司合二为一,圣旨下得仓促,新的衙门还没筹备好,黎戍只是象征性地去瞅瞅罢了。钟鼓司有个小伶人唱戏唱得不错,上次经由高贤介绍,还给了黎戍许多指点。这不,刚到钟鼓司的大院,黎戍一眼就瞅到了他,遂笑眯眯地上去拍他的肩膀:“小杜公公,咱们又见面了,缘分啊!”

????教坊多为乐伎,而钟鼓司多为太监,黎戍当的这个官其实很尴尬,经常出入后宫给皇帝和后妃逗闷子,怎么着也得避嫌,在他之前都是由太监来做司正。

????不过,黎国舅何等精明的人,怎么可能单单是听从了韩晔的话,仅仅让黎戍当一个杂耍和唱戏的小喽啰?就算黎戍再被他骂成畜生,却也是亲生骨肉,还是希望他能开了窍,一步一步往高位上爬,至于那高位有多高,且看后来的天下是谁的天下了。

????钟鼓司和教坊司这个差事,容易见到皇上,又因为当今圣上爱戏剧的玩意儿,便更容易讨得他的欢欣,那么,升官的机会也就更多。

????然而,黎戍打完招呼后,那个会唱戏的小杜公公表情却不似从前那般爽利,带着显而易见的尴尬,笑道:“黎大人,近来可好?”

????黎戍没察觉出来,环顾钟鼓司,颇有兴趣地问道:“这么大的园子,你们平日里都排什么戏呢?”

????那小杜公公命人呈上了一叠厚厚的集子,道:“这些是从前给圣上唱过的本子,请黎大人过目。”

????一口一个大人,说话打着官腔,前几日还跟他相谈甚欢,变得可真够快的,有什么直接说便罢了,偏要让他自己去看。

????黎戍和司徒赫一样,平日里是最不爱看带字的东西,四书五经也好,戏本子也好,看到就觉得倒胃口。

????好心情一扫而光,黎戍随手翻了两页,与钟鼓司的人打了个照面,大体数了数有几个人,便不想再呆在此处了,命方才的那个领路太监再带他去教坊司瞧瞧。

????教坊司与钟鼓司离得有点远,快出皇城了,教坊里清一色的乐伎,环肥燕瘦都有,抱着琵琶的,弹琴的,演奏箜篌的,总之,各司其职,每人皆有所长。一双双含情的眼睛盈盈地望过来,秋波快把人给淹没了,黎戍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大兴国有明文规定不许王子皇孙或朝廷官员嫖宿乐伎,一经发现,必当重罚。然而,这一条例,对黎家来说却是个重大的转折点——当年景元帝为皇子时,便因勾搭乐伎而遭受重罚,亲王位被削,人也被贬至北郡府荒凉之地,整整呆了六年才重回到盛京。

????那个大胆妄为的乐伎,便是如今的黎贵妃。一朝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彻底扬眉吐气,也让从前那些瞧不起她的乐伎们悔得肠子都青了。黎家也从那惊世骇俗的一嫖而慢慢浮上水面,虽然起因不大光彩,但权势之下,谁还敢计较这些来路?

????身为皇子的景元帝因为嫖宿乐伎而被查办,讽刺的是,待他登基之后,这条祖制仍旧严格执行。

????然而,这些卖艺不卖身的宫廷乐伎们虽然比外头的乐伎清白高尚得多,却也希望得到一个长久的依靠。是以,当她们打听到新上任的司正是个正正常常的男人,且是朝廷重臣之子时,便多多少少存了些攀附的心思,这些接二连三的秋波可不是白送给黎戍的。

????可惜,还是送错了人。

????黎戍在教坊司没待够一盏茶的工夫,连一首完整的曲子都没听她们奏完,便匆匆地逃走了。

????这么来来回回地跑了两趟,耗费了不少时间,出东华门时竟还是遇到了司徒赫。

????黎戍对身边的那个领路太监道:“别送了,我知道怎么回了,你忙你的去吧!”说完,扭头朝前边喊了一嗓子,欢快极了:“赫将军——”

????司徒赫转过头,脚步顿住,眉头皱着,凤目微眯:“你怎么还在这?”

????黎戍瞧见司徒赫那来不及遮掩的愁容,方才的欢快又低落下去,三两步追到司徒赫跟前,抱怨道:“爷最近真不想见你,一见你就胃疼,酸的要死!敢情你是天天在家拿醋当水喝是吧?方才皇后娘娘也命人给你泡了杯醋,一气喝下去了?酸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啊?”

????还是怀念从前那个风一样的少年,带着婧小白走街串巷无恶不作,笑起来勾起一边唇角,凤目异常明亮。当他长到十六七岁时,这种风华便随着时日增长,凡是见过司徒赫的姑娘没有一个不脸红,这种种变化,旁人也许没注意,黎戍却都瞧得清清楚楚。

????然而,那时的司徒赫恨不得给婧小白做牛做马,她的一句话比圣旨还灵,让上树就上树,让下河就下河,拖得动就拖着,拖不动就背着。即便几个人很熟了,黎戍仍觉得婧小白不是什么大兴国的公主,她就是司徒赫一个人的公主。

????黎戍爱贫嘴,司徒赫却没心情和他开玩笑,继续沿着去路往外走,只说了一句:“四月十五的蹴鞠赛,你上不上?”

????黎戍追上去:“真要下手啊?”

????“上不上?”司徒赫固执地重复道。

????盛京的纨绔们不会诗词歌赋就罢了,谁不会蹴鞠?

????“上吧?”黎戍颇为难地应付了一句。

????司徒赫脚步未停:“好,算你一个,我再叫上墨觉、墨洵。”

????“什么?!”黎戍差点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我说司徒赫,你丫疯了吧?犯抽还是怎么的?墨觉和墨洵那俩小子什么时候入得了你的眼了?脑门子被飞沙踢多了吧!”

????司徒赫表情依旧镇定:“只是组个队而已,凑够六个人。”

????“六个人偏偏找墨觉和墨洵?司徒赫,别当爷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墨家老二老三都不喜欢那个病秧子,你这是把病秧子往死里整啊!”黎戍冷笑:“以病秧子的身子骨,他肯去参加蹴鞠赛?以婧小白那种护短的性子,她能让你害了她的夫君?想什么想傻了?”

????司徒赫停在元帅府的马车前,道:“回去好好准备蹴鞠赛,其余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我自有主张。”

????长腿迈上马车,刚坐定,黎戍掀起车帘,探头进去劝道:“赫,说真的,你这么做不值得啊,要是那个病秧子没死,你与婧小白就闹翻了,要是他死了,婧小白恐怕也不会待见你,以她那个臭脾气……”

????司徒赫冷笑出声:“你的意思是……婧小白会为了那个病秧子跟我闹翻?她要他,不要我?如果不是我死,就是他死,婧小白会选他?”

????“……”黎戍哑然。

????“走吧。”司徒赫对车夫道了一声,马车立刻朝前驶去,黎戍不得不侧身让开,却还是在后头叫了一声:“司徒赫!你就这么没出息!有种光明正大地跟婧小白说啊!”

????司徒赫没回头,在车厢内深深呼出一口气来。

????是啊,真没出息,从前没勇气与韩晔比,他一声不吭自甘堕落地认输了,现在,竟又这么不自信地拿自己与那个病秧子赌。明明,他知道婧小白永不会舍弃他,无论他变成什么模样。

????他司徒赫独独在面对婧小白时才会有妇人之仁,若是有些人以为他永远温吞良善,便是大错特错了。

????武举前的蹴鞠比赛,是皇室每年都会举办的盛事,参赛者分两队,都是青年人,一队是朝中重臣之子,一队是王子皇孙。

????然而,景元帝能上赛场的子嗣只有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七皇子年仅十岁,勉强也能凑个数,剩下的那两个名额,按照惯例,该由皇室宗亲补上。不过,今年恰逢荣昌公主和定安公主大婚之喜,驸马算是陛下的半子,这参赛的名额便应该由韩晔和墨问来顶上,理所当然。

????新帐旧账,正好一起算。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