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6章-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第086章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2:26Ctrl+D 收藏本站

????“就凭这一点赤诚,佛祖应该会受到些许感动,然后,许我们一生一世虽然有坎坷却还能在一起……”顿了顿,百里婧继续道:“可是,佛祖兴许是没空管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眼睁睁看着有些人有些事变得面目全非,完全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黑暗中,墨问静静听着,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看。舒唛鎷灞癹她竟肯将她和旧情人的故事告诉他,说得那么情真意切缠绵悱恻,他是应该对她的坦诚和毫无心机感激涕零,还是干脆现在就伸手掐死她?

????百里婧忽然吸了下鼻子,笑道:“真像一下子经过了好多年,从前认识的人都开始变得陌生了,那么当初……是不是不应该认识呢?要是给不了长久,为什么要给那一刻的美好?让我以为就这样一辈子了,他不变,我也不变,他变老,我也变老,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墨问听出她是在哭,侧身过去,长臂将她搂入怀中,让她的脸埋在他胸口,与平时的反抗和退缩不同,百里婧伏在他怀里无声哭泣,滚烫的泪珠顺着墨问的衣衫流入胸口,皮肤一片濡湿。

????白日所见,让她藏了许久的心事终于爆发,哪怕身边是一个完全帮不了她的人,但能告诉他,她的委屈和痛楚,她的一颗心如此荒凉绞痛,那种能够肆意发泄的感觉,她这一个月来从未有过。

????韩晔究竟为何变成现在这样决绝,鹿台山他从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即便他的武功最好,却从不欺凌弱小,每一位师兄弟都很敬重他,师父也喜欢他。这样一个宽容内敛毫无瑕疵的人,他竟在佛诞日——他的生辰,当着她的面与她最亲的亲人大打出手!

????做不成夫妻做不成情人做不成师兄妹,也许都是她一个人的错,是她不够好,她让他失了望。可从前的韩晔对一个陌生人都如此温和大度,为何竟单单不肯放过她的亲人?

????相爱的时候,她曾无数次地对他提起赫,赫回京述职的时候,他也曾毫不嫌恶地帮着她用冰雪堆成高高的雪人,他一直在她身边充当着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位置,他把她捧在手心里宠了这么久,现在有什么了不得的原因让他对她如此记恨?

????那血淋淋的一剑之仇?

????还是满朝文武前的咄咄相逼?

????为什么相爱的人最后要走到这个境地,连陌生人都做不成?韩晔的身上仿佛烙上了这样的字眼——婧小白勿近。

????越哭越哽咽,左手腕上已经愈合的那些伤口痛得剧烈,墨问将她抱得更紧,宽大的手掌自上而下地抚着她柔软的长发,稍稍一低头,温凉的唇便印在她的额头上。

????胸前的衣襟已经完全湿透,她的眼泪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墨问叹气,从未有任何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更别提哭湿了他的衣服。可他心口的位置此刻却有些微的涨,他甚至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

????“别哭了,你要长久,我便给你长久,虽然我也不曾见过长久的模样,但兴许可以试一试,只是……别再哭了。”

????然而,他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待反应过来,才发现差点出口的这句承诺竟是完全地不假思索,让他自己也不由地微微一愣。

????江南的春天很短暂,一眨眼就过去了,四月初其实已经渐渐热起来,一个人睡或许不觉得,两个人贴在一起,时间一久,薄被中便很快升温。百里婧沉浸在排山倒海似的情绪里无法自拔,自然不曾注意,只苦了墨问。自从上次在浴池里抱着她自渎过后,现在仅仅是握着她的手都会让他产生**,何况是像此刻这般亲密相拥?

????病秧子是有欲念的么?

????墨问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有的。

????就算是身子残缺不全的太监,在正壮年时见了女人也会有欲念,也许病秧子因为身体虚弱遭人嘲弄而更加地渴求着发泄,女人便派上了这个用场,无关对那个女人是否有着感情。

????强忍着蠢蠢欲动的**,墨问深深呼出一口气,再低下头却发现怀中的女人已经睡着了,两只手半松不紧地揪着他胸前的衣服,脸颊上还有泪滚落。

????他竟拿自己同太监比?只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发泄汹涌澎湃的兽欲?

????墨问哭笑不得,他先躺平了,再将怀中人的脸自湿透的右胸口移到干净的左胸口,贴着心脏跳动的位置。这是他第一次不需要耍什么点穴的手段,她却主动睡在他怀里。不知心口是被她的脸压迫得有些紧,还是他的心真的有些满,他竟觉得这种滋味格外独特。

????单手捧起她的脸,指腹拭去她眼角的泪,墨问低头吻在她的唇上。

????傻瓜,天下的男人那么多,他不要你,你怎么还如此稀罕他?丢开手便罢了,有什么值得念念不忘的?

????后半夜的风轻轻吹过床幔,百里婧半梦半醒间,感觉到唇上温凉的湿意和身边的人无言的温柔。她的四肢有力,可以赤手对付一群铜墙铁壁般的男人,可她的心病得太厉害,不敢再追着谁不顾颜面不知疲倦地奔跑,不敢再肆无忌惮不计后果地去爱谁——

????当有声的世界充满了苛责、怨怼或者苦口婆心的担忧,这无声的温柔便似细微的针,从她千疮百孔的心上不动声色地扎进去,一天深一寸。

????……

????四月十二,按照惯例又是常朝。

????科举过后便是武举,上朝时,兵部侍郎将武举事宜上奏景元帝,介绍了各省举子所长之处,还有京中朝臣的公子参赛资格之类,最后还请景元帝列席四月十五的蹴鞠比赛。

????司徒赫的伤虽未完全康复,走路却已无碍,所以,常朝他也在百官之列,因为连降三级,今日他着的是正四品武将朝服。听罢兵部侍郎介绍完蹴鞠比赛,他低垂的凤目微微闪烁。

????然而,今日的常朝却与上次不同,又来了一个很生疏的面孔,他显然戴不习惯乌纱帽,也穿不惯那身规规矩矩的朝服,一直在大殿内弄帽整衣,终于引起景元帝的不满,目光如炬地看过去,询问道:“黎戍,朕还未开口,你有何话说?”

????黎戍陡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忙从文武百官中出列,跪在地上,吞吞吐吐道:“臣……臣无话可说。”

????朝堂上的百官都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窃窃私语,黎国舅忙躬身对景元帝解释道:“陛下,孽障头一回上朝,直面圣颜难免紧张,请陛下赎罪。”

????景元帝听罢,宽容地点点头,笑了:“原来如此。到底是年轻人啊。”遂对文武百官道:“朕察黎国舅的公子有教坊钟鼓之能,如此人才不可埋没。朕思索了几日,决定将教坊司和钟鼓司合为‘掌仪司’,由黎戍担任司正,即日起便上任了罢。”

????黎国舅矮而胖的身子立刻躬下:“谢吾皇恩典。”

????黎戍在无论是在台上唱戏,还是在台下耍嘴皮子,功夫都是一流,却独独上不了朝堂,如今一见这等威严的阵势,早就没了任何想说话的兴致,行动处也畏首畏尾,遍身不自在,待黎国舅提醒,他才知叩头谢恩。

????才退回自己的位置上,松了一口气,偷偷抬眼去瞅御座上的景元帝,却对上了一旁的高公公略带异样的眼光,黎戍百思不得其解,正纳闷间,只见一老臣出列道:“臣杨弘有事启奏。”

????吏部尚书杨弘,朝中老臣,颇有声望,他的儿子杨峰为禁军统领,专事守卫皇城和陛下的安全。吏部为朝廷六部之首,吏部尚书自然分量也最重,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肩负得起的。

????有本启奏,景元帝自然高兴,笑道:“杨大人请讲。”

????杨弘为人刚正不阿,与司徒大元帅虽然互不理睬,却更加瞧不上黎家,他直言不讳道:“礼乐误国,先帝时教坊司和钟鼓司只在祭天祭祖时才能派上用场,如今陛下却将钟鼓教坊二司合并,便是大肆提倡钟鼓之乐。恐怕不仅是朝臣之间,还会在民间引起靡靡之风,对我大兴国的千古江山十分不利。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节制宫中的礼乐优伶事宜。”

????杨弘这一番言论下来,虽然未曾提及黎国舅和黎戍任何一人的姓名,却无异于在黎国舅脸上扇了一巴掌,朝中不乏黎国舅的门生,然而,无人敢在老臣杨弘上奏时当这出头之鸟,于是,朝堂寂静,都在静等景元帝的反应。

????景元帝为皇子时,是出了名的纨绔,不学无术,对礼乐教坊一事最为上心,先帝在位时,他便曾因热衷教坊之乐而被贬至北郡府,如今七殿下的生母黎贵妃更是教坊乐伎出身。

????待景元帝登基之后,大兴国各州郡的地方戏名班子便络绎不绝地入京,在皇宫之内为其唱戏,十七年来,民间戏子的身份较之前朝已然大有改观,若是唱的好,成了角儿,会大受百姓追捧。

????然而,杨弘等规规矩矩的儒生眼里,却仍将戏子当做不入流的玩意儿,若是君主长期沉迷其中只会祸国殃民,因此,君臣之间分歧渐深。

????人人都等着景元帝发火,却不想他竟不慌不忙地笑了,开口道:“杨大人所言极是,为国为民,劳苦功高,朕很欣慰。高贤,记下,赏杨大人白银万两。朕有些饿了,退朝吧。”

????说罢,景元帝便起身离了御座,杨弘已经做好受罚的最坏准备,左不过以死相谏,不料陛下竟有此一招,正待再开口,御座前,高贤已经扯开嗓子道:“退——朝——”

????群臣只得应声下跪:“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杨弘等人再起身时,大殿上已经不见了景元帝的影子,杨弘只得重重叹息了一声,身边一个矮胖的人影着一品文官服,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小眼睛眯成一条细小的缝隙,不温不火地笑道:“老夫真是羡慕杨大人啊,随口说了那么一句便得了白银万两,敢情陛下是金口,杨大人您是银口啊?”

????杨弘哼了一声别开眼,根本不想看他。

????黎国舅还在他耳边笑:“杨大人哪,识时务者为俊杰,您少操点心吧啊!”

????黎戍一听“退朝”二字,简直像是刑满释放了,双腿软的直打颤,第一天上朝就这般战战兢兢,以后他还不得吓死?他又有几个胆子够折腾的?可他家老不死的偏要找贵妃娘娘向陛下讨了这两司的职务,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这根本不是给他谋前程,分明是要送他的命呀!

????有几个黎国舅的门生过来向黎戍道贺,黎戍连他们的名字长相都没记住,只晓得拱手答谢,堆起满面笑容,待司徒赫从他身边走过,黎戍一把抓住他,凑近他面前小声道:“赫,我感觉这事不妙啊!”

????司徒赫打量了一番黎戍的朝服,随口问道:“有何不妙?这差事不错,你既能唱戏,也还算有个一官半职,两全其美啊。”

????“咝,说不上来……”黎戍摸了摸下巴,与司徒赫一同跨出门槛去,低声道:“刚刚高贤那厮瞧我的眼神不大对劲儿,爷寻思着,自法华寺那天之后没碰着他啊,难道是梦里骂了他两句阉人,他有心灵感应然后记恨在心?今天上朝专门拿眼瞪爷来了?”

????司徒赫从来不觉得黎戍说话有个正经,也就很少放在心上,他如今惦记的只是三日后蹴鞠比赛的事。

????才出宣政殿的门槛,就见未央宫的福公公等在那,满面笑容地看着自己。司徒赫抬脚走过去,回身对黎戍摆了摆手:“姑母找我,你先走吧。”

????黎戍没好好看路,差点撞到红漆柱子上,嘴里恨恨骂了司徒赫一句,抬眼便见韩晔走在前面。若不是在朝堂上,黎戍一直是相当能混的,见谁都能自来熟,撇去婧小白和韩晔的恩怨,他怎么说也是他的表妹夫,打个招呼也是应该的。

????“表妹夫。”黎戍这么想着,就这么叫出口了。

????韩晔一听,转过头来,冠玉似的面容无悲无喜,稍稍一弯唇,笑道:“戍表兄,恭喜入朝。”

????提起入朝为官一事,黎戍就有点不大舒坦,心里憋得慌,而且,韩晔一说话,黎戍才想起,自己原来就一直觉得韩晔这人不大好相处。

????司徒赫和婧小白毕竟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时候两人什么德行什么底细他都知晓得一清二楚,现在说话没什么边界损一点缺德一点也无所谓,谁都不会认真计较。

????倒是韩晔,去年还是婧小白带回来的心上人,被她拽着招摇过市,旁人兴许不知道,可是他们这一伙人却瞧腻了。黎戍比司徒赫先见着韩晔,所以,在司徒赫回京述职前还幸灾乐祸地想,若是让他见了韩晔会有什么反应。结果,那反应是够大的,堂堂征北大将军恨不得醉死酒中才罢休。

????两个月前韩晔突然换了身份,与婧小白闹得天翻地覆的,黎戍虽然不是很了解个中缘由,但潜意识里着实有点不大待见韩晔。

????虽然他黎戍的人生观是吃好喝好玩好,可这玩也是有原则的,始乱终弃这种事就算要做,也得做得光明正大,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好聚好散才是硬道理,是不是?

????“哎,同喜同喜!”黎戍拱手,也同他打起了官腔。

????似乎再没别的话可说了。

????黎戍保持着笑嘻嘻的脸,问道:“表妹夫这是要去哪啊?”

????韩晔的星眸平静无波,淡淡应道:“礼部没什么能帮上忙的,所以,正想下了朝四处走走,或者,去喝酒。”

????黎戍素来对男人的心理揣测得比女人多,韩晔如此直言不讳,黎戍竟莫名地觉得他这句回答里有那么丁点的落寞,可这落寞消失得也极快,稍纵即逝,让人想抓都抓不住。

????黎戍笑道:“我这差事也很闲哪,不过表妹夫你也看到了,头一回上朝,还没新官上任呢,就被人在圣上面前参了一本。要是一直这么下去,我头上的乌纱帽恐怕很快就要不保了。不过不保也好,不用起那么早赶着上朝了……”

????说着,他就打了个哈欠。

????韩晔浅淡的笑容长在了脸上似的,一直未变,他穿朝服时也丰神俊朗,甩出黎戍好几条街。忽然,韩晔遥指着前头道:“戍表兄,那位公公好像是在等你的。”

????黎戍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太监站在那,他随即“哦”了一声:“对!对!对!是来找我的,从前钟鼓司的,带我去新设的掌仪司瞧瞧。”说着,加快了脚步下着台阶:“表妹夫,为兄先行一步了,回头再聊。”

????韩晔礼貌地一颔首,目送黎戍走远。

????朝臣下了朝,去向各种各样,有的会在宫中吃了圣上赏的“朝食”,与人交流一番一直待到中午,有的会回府补一觉再去衙门,有的是直接去衙门,而像韩晔这种闲差不管去不去衙门,仍旧还是无事可做。

????人人似乎都有去路,进一步如何,退一步如何,当不了官做个戏子也无不可。全天下最孤独的孤独便是如此,周围无一人站在他的身边,仿佛说出的每一句话别人都不会放在心上,他想去的地方不能去,想做的事不能做,想见的人不能见,遍身都是挣不开的束缚。

????“韩晔,你连影子都不准离开我!”

????“韩晔,我错了,昨天不应该不听你的话偷偷去逛碧波阁,下次带你一起去逛好不好?”

????“韩晔,我太任性,天天粘着你,总是缠着你,是我的错。还有,我不会琴棋书画,但是如果你喜欢,我就去学……哦,我太不像话了,总是和那些男孩子一起胡闹,以后我不会了,我不和他们一起疯了……如果不是这些错,我做错了什么呢,让你突然不喜欢我了?你告诉我,我会改……我全都改……”

????她从护城河边一路追来,在晋阳王府门前扯住他白色的袖子,高贵无敌的第一公主放下所有的身段如此求他。不是往昔那般带着娇嗔和傲慢的撒娇,而是真正卑微到骨子里,明亮的黑色眼睛蓄满了将落未落的泪水,明明都哭得哽咽了,却不敢哭出声,怕他会觉得她无理取闹纠缠不休。

????手背上有被划破的伤痕正往外渗着血,手指带着六分力道揪着他的衣袖,不敢松手,也不敢紧握……

????久久等不到他的回应,她眸中的眼泪越聚越多,终于大颗大颗掉下来,她还在笑,带着欢欣:“韩晔,我想好了要送你什么礼物了,今年,我……”

????他的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在门外,终于,出声打断她:“要说的,方才已经说清楚了,韩晔是将要娶妻之人,不想再与旁人有任何瓜葛,从今往后,别再来晋阳王府了。”

????他说着便抽回手,另一只脚也迈过了门槛,然而,身后的门轰隆一声合上,将她关在了门外。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