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3】十八相送-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yabo88.cm,亚博娱乐网页

腹黑丞相的宠妻

【083】十八相送

住家野狼2016-11-15 23:12:10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戏楼的方向,远山凑近墨问身边,用唇语道:“主子,白家的人。舒唛鎷灞癹您不能再呆在这个地方,会被他们认出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不如找个借口先回去?”

????那间药铺与黎戍的戏楼恰在对面,不过几步之遥,若是那群白衣出来,倒真有可能迎头碰上。但碰上了又如何,他们就能认得出他来?

????白家的人去药铺是查什么,他心知肚明。

????黎戍等人都朝戏楼子里去了,墨问稍一思索,走到百里婧身边,牵起她的手,攥得紧紧的。

????百里婧偏头问:“怎么了?”

????墨问的眼神平静淡然,写道:“不想离你太远,怕又走丢,给你添麻烦。”

????他始终是宽容而内敛的,只想着别人,却委屈了他自己,百里婧笑:“傻瓜,有什么麻烦的?”

????墨问平淡无奇的面容绽放出笑容来,一低头吻在她的手背上,跟她一起上了台阶。远山回头,恰好看到那群白衣从对街的药铺出来,手中是一模一样的剑,与他们险险擦肩而过。

????本没有什么可稀奇的,众人也都不在意,可司徒赫的拳头却在身侧捏得紧紧的,这个该死的病秧子,如此得寸进尺,第一次见到他,他吻的是婧小白的手背,方才在法华寺,他吻的是婧小白的额头,那么,在他没有看到的时候,他又做了些什么?

????无论墨问是不是病入膏肓的活死人,他始终是个男人,现在看来,病情似乎一日好似一日,这样下去,难道真要婧小白跟他一辈子?

????可他的傻姑娘没任何拒绝的意思,她不担心,她不紧张,他却如此心急。怎样都不放心,无论她在谁的身边他始终不能放下心来,他的傻姑娘,若不能由他自己亲手捧在手心里爱护,交给谁都不行。

????这么一想,司徒赫看着墨问的眼神便含了浓浓杀意。

????在西北战场上与突厥人对阵了这些年,亲手斩下的头颅不计其数,在信奉佛家的大兴国,他司徒赫杀生无数,犯下了洗不清的孽障,还会在乎多杀一人么?罪孽都由他来背,他会对自己的一切选择负责!

????今天是佛诞节,时候也不早了,黎戍的戏楼子里来听戏的还真不少,看台上坐得满满的。黎戍命人清了前排的几张桌,让众人坐下了,稍后糕点、茶水一一奉上来。

????台上正唱着《打金枝》,黎戍隔着桌子笑眯眯地看着墨问,吐出嘴里的瓜子壳,才道:“婧驸马,瞧见没有?戏里头唱得多好啊……休仗你父亲是皇帝,休仗你是公主把人欺,驸马爷今日要……教训你……要是婧小白犯了错,你也打一回金枝玉叶我们瞧瞧。”

????百里婧压根不睬黎戍,墨问也没理他的意思,淡淡一笑而过,面前的糕点都是甜的,他记得百里婧不喜欢,便抓了把瓜子过来,默默地剥着壳,在外人的眼里他是如此地安静如此地淡然与世无争。

????“赫将军,你瞧瞧,婧小白那横样,她就吃准了人家不敢打她呢!看你教出来的好丫头,不像我们家小狐狸,多乖啊,谁娶了小狐狸都是福气。”黎戍挠了挠黎狸的下巴,黎狸咯咯地傻笑,在哥哥的眼里终究还是自家的妹妹最好,哪怕与她比较的是身份高贵不可亵渎的公主。

????司徒赫不耐烦极了,黎戍的这张臭嘴最烦人,与婧小白斗嘴一直斗了这些年,还是没完没了。要是病秧子敢打婧小白,他永远想不到他会死得多惨,不论婧小白尊不尊重公婆,像不像《打金枝》里的公主那样骄横。

????百里婧喝了一杯茶,没好气地看着黎戍道:“你唱不唱?不唱我们先回去了,要是唱就省点口水。”

????黎戍无奈地指着百里婧站起来,恨得牙痒:“婧小白,喝茶怎么不噎死你?专让爷不舒坦!”随后,笑脸一绽:“等着啊大伙儿,爷这就去换衣服,马上就来《十八相送》了!”

????说着就进后台去了。

????等待的工夫,墨问将剥好的瓜子仁放在百里婧面前的碟子里,百里婧看着那一堆瓜子仁,一愣:“你自己吃吧,不用替我剥。”

????墨问却看着她笑,不言不语,看的百里婧很不自在,只好拣起瓜子仁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台上还唱着《打金枝》,说是驸马教训了不尊重公婆的公主,两个人争争吵吵,闹到了皇帝那儿去又重归于好的故事。

????南曲的细腻委婉,使得南戏在情意缠绵上更加动人柔美,男人扮的公主也像那么回事,彩衣凤冠,莲步轻迈。但身边就坐了位真正的帝国公主,她却与戏文里写的完全不同,她竟能忍受台上唱着明显诋毁公主身份的戏词,若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拍案而起。墨问勾唇一笑。

????因为在吃上有禁忌,墨问向来很挑,几乎不尝面前这些糕点,手一旦习惯了做一件事便有些停不下来,他剥瓜子,百里婧吃瓜子,剥的速度没她吃的快,不一会儿碟子里就空了,她再摸,却没摸到瓜子仁,而是摸到了墨问的手,收回眼睛一看,顿时尴尬极了。

????墨问没让她抽回手,而是反握住,在手心捏了捏,温柔地笑了,在她手心里写:“是我不好,太慢了,等一等。”

????从小到大,无论是赫还是韩晔,谁都没有替她剥过瓜子,且在剥慢了的时候如此自责,百里婧咬唇看着墨问,道:“你其实……不用这样……”

????墨问笑,抬手拭去她唇边沾着的一粒瓜子仁,松开手,又继续剥着,他的固执劝服不了。

????随着一声声喝彩,这出戏唱完了,稍微歇了一歇,黎戍便穿着戏服上来了。

????《十八相送》,女扮男装的祝英台对梁山伯一番番地暗示心意,奈何呆头鹅梁山伯完全不开窍,一次次地将她的表白推拒回去。

????不得不说黎戍穿上戏服画过妆面,手执折扇轻摇,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戏中的祝英台原本就是女扮男装,所以,他演起来也是毫不突兀。然而,黎戍他个头不矮,与身边的“梁山伯”相当,若祝英台这位佳人有了黎戍这种身量,恐怕会吓跑一众的“梁兄”。

????“开始啦!开始啦!”黎狸托着腮,转头提醒众人道。

????黎戍携着“梁山伯”的手,送出几步远,面露喜色地开口唱道:“书房门前一枝梅,树上鸟儿对打对,喜鹊满树喳喳叫,向你梁兄报喜来。”

????那梁山伯却完全不明白祝英台的对对鸟儿是什么意思,接道:“弟兄二人出门来,门前喜鹊成双对,从来喜鹊报喜讯,恭喜贤弟一路平安把家归。”

????祝英台不死心地又唱:“清清荷叶清水塘,鸳鸯成对又成双,梁兄啊,英台若是女红妆,梁兄愿不愿配鸳鸯?”

????梁山伯笑唱:“配鸳鸯,配鸳鸯,可惜你英台不是女红妆。”

????黎戍是个男人,且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百里婧看着戏,听着戏文,忽然笑出声,因为知根知底,这戏词倒不像是祝英台唱给梁山伯的,而像是黎戍在勾搭良家男子,强拉人家配鸳鸯。

????“小姐,快点,快点,戏开始了。”

????身后听见有个丫头在喊。

????“是黎老板么?”然后是个温柔的女声应道。

????“是啊!黎老板的《十八相送》。”丫头笑道。

????居然有人称黎戍为“黎老板”,这着实让人讶异,司徒赫、百里婧等人都回头望去,只见一位着粉裙的小姐脚步匆匆地朝看台走来,就在他们身后的桌子上坐定,用绢巾擦着额际的汗,眼睛却定定看着台上的黎戍。

????跟在她身边的丫头一边为她倒水,一边笑道:“小姐,黎老板的《霸王别姬》真惊艳啊,没想到这祝英台的扮相也这么美,眼里含情,嗓子也好,跟着小姐听了几年的戏,还是黎老板唱得最好。我啊,还是头一回见小姐这么心急的,上完香拜完佛还赶着来戏楼子……”

????那小姐嗔怪地打断她,面色温柔如水:“香萍,别说了,好好听戏。”

????那叫香萍的丫头一吐舌头,坐下了。

????都是这样,相处得太熟的人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对眼前的一切改变都觉得普通、平常、不知珍惜,倒是那些不熟的人才真正懂得欣赏他眼里、戏里的内容。唱戏时的黎戍,与平日里油腔滑调嘻嘻哈哈的样子完全不同。

????有时候,与你最熟的人却不一定最懂你。

????小二来添茶水,黎狸略带兴奋地问道:“那边的小姐是哪家的啊?”

????小二瞥了一眼,笑道:“哦,那是杨尚书的千金杨若兰小姐,自从戏楼子建成,她天天都来这儿听戏的。”

????“噗……”

????黎狸刚刚喝尽嘴里的茶喷了出来:“什么?杨若兰?我大嫂?!怎么这么巧?”

????六部的几位尚书,姓杨的只有吏部尚书杨弘,这位杨尚书为人刚正不阿,在朝中颇有威望,因此担任六部之首——吏部的尚书以来,无人有异议。他的大儿子杨峰为禁军统领,直接效命大兴皇帝,不听从任何人差遣,而杨家只有这一位千金,年方十七,上门提亲的人早就踏破了门槛。

????------题外话------

????+_+卡得厉害,有些线索还木有理清,所以写不出来,亲们砍死我吧,周末一定多更点。

????

????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高速首发最新章节,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评论列表: